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深州耿府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2963 2020.04.02 16:59

  “廖胜穿上学徒的衣裳,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儿!”回了三味堂,阿福已经给廖胜找了身他平日的衣服换上,我看着他拍着手直乐,“这发髻梳的傻兮兮的,确是有新学徒的感觉。”

  廖胜顶着青色的包发布一脸委屈地看着他家大人:“属下虽只是大人的贴身侍卫,但也还从没用帻挽过发髻。”

  邸恒看着廖胜蹙了蹙眉,廖胜赶忙改口:“廖胜就不能穿身平日的衣服吗?”

  “哪有非官宦人家的家奴还在平日以冠束发的?”邸恒看着廖胜的一身装扮,也泛起几分笑来,“刚好让你在三味堂中多呆几日,学点医家之道静静你的性子有什么不好。”

  廖胜垂下眼睑不看邸恒,邸恒也站起来朝我点点头:“走吧。”

  我拎起来放在院里石桌上的药箱要往身上挎,邸恒朝廖胜使了个眼色,廖胜不情不愿地抢过我的药箱背在自己身上,我看着廖胜背药箱的样子又笑起来:“真是有模有样,你们在我这儿多待几日阿福就要被你比下去了。”说罢我从后背重重拍了廖胜一下,迅速从旁边窜出去,故意不去看廖胜从背后瞪我的眼神。

  这次说是去给耿叔看病,其实更像是带着邸恒和廖胜在深州城里转转。深州虽然不像建安那般大,但总归有很多建安没有的玩意儿。我带着邸恒在路边小摊坐下,要了三碗牛肉汤,五个饼子。

  我数着荷包里的银子嘟囔:“廖胜怎么这样能吃,一听说我请客就不要命了,虽说我们深州的牛肉汤确是味道不错,可你看看你家大人,长得比你壮实不说,怎么也不像你这样吃起来没完没了。”

  廖胜被饼子噎住直咳嗽,倒是邸恒压着声音替他接了一句:“吃了两日你做的粥饭,出来吃一顿什么能不觉得好吃呢。”

  我顿时冷了脸看向邸恒,他倒是一副面无表情毫不在意的样子。我拍拍桌子:“你认认清楚,我是个大夫,这样油腻的饭菜偶尔吃一顿当然香,可你若日日这样吃定会五脏受损脾胃不和。”

  说道最后我故意摇头晃脑摆出一副庸医的姿态,廖胜一副看不起我的样子笑起来,邸恒的脸色却依旧毫无变化。我歪头看向他,叹了口气,真不愧是天镜司的人。

  “程大夫平日里看病人也都是这样不守时吗?”邸恒理了理衣摆,坐的端端正正地问我。

  “今日这位不能算是个病人,是个故交罢了。”我还没说完,远远听见有人叫我的声音:“湘姐,你还在这儿喝汤呢,我爹可在家等着你来呢。”

  我抬头看到耿闻宇阳光下的一张大脸:“你又上哪野去,等会儿你爹寻不到你你可别扯谎说又去了我三味堂,上次我窝藏包庇你跟那几个公子哥跑去通宵饮酒的事情,你爹差点把我院子放火烧掉。”

  “我这不是去看看香料坊的生意,顺便过来迎迎你。”耿闻宇把顺便两个字咬的死死的,他转转头看到旁边坐着的廖胜,“阿福呢?你们如今已经开始招这样老的学徒了吗?”

  廖胜冷眼看向耿闻宇,我赶紧掰了块饼子塞进耿闻宇嘴里:“这二位是我上次去末羌国进货时认识的朋友,如今路过深州我便带他们在城里转转。我家哪招的起这样的学徒,这是邸恒兄带来的人罢了。等会儿我带他们一起去你家如何?”

  耿闻宇一边嚼着饼子一边点点头,见我喝完了汤,主动把我的药箱挎过去:“走吧湘姐,我爹该等急了。”

  耿闻宇跑在前面,我没去追,和邸恒一块站起来往耿府走:“这是耿家二少爷,耿闻宇,大少爷耿闻清与他虽说是一个娘生的,但要比他稳重的多,他家的生意也大多都是闻清哥在打理着,就只有方才说的那家香料坊在耿闻宇手里苟延残喘。”

  “你刚刚说,是故交?”邸恒问我。

  “是,我爹与耿叔从前便是很好的朋友,虽说在我爹刚走那几年我们与耿叔断了联系……”我感到一阵心悸,深吸了几口气才定了定心神,“但总归当年我爹犯下的罪是大罪,没波及到我就已经很幸运了,耿叔总该避嫌几年的。”

  “他如今是什么病?”邸恒抬头看了看,耿府的牌匾已经出现在头上。

  我转弯进了耿府的门,和守门的爷爷打了招呼:“年纪大了罢了,只说浑身不舒服,我倒没看出他有什么病来,开些安神补气的药给他他便能心里舒服些。”

  走到耿叔房间前时,邸恒看着廖胜朝我扬扬头:“你跟她去吧,我在府中随便走走。”

  我点点头,廖胜跟在我身后进了房门。一进去便看到耿闻宇已经帮我把药箱摊开在小桌上,将脉枕取出来垫好。我朝他眨眨眼表示感谢,理了理衣裙坐在床前备好的凳子上。

  “阿福呢,你换了学徒了。”耿叔问我。

  “阿福今日不舒服,就留在堂里了,”我轻轻号脉,脉象依然很平稳,“耿叔最近怎么样,上回开的那两帖药吃了吗?”

  “吃了。”耿叔笑着说,“好是好些,只是今日有些咳嗽,不知是不是肺病又犯了。”

  “看脉象好得很。”我笑了,“耿叔,年纪大了固然要惜命,可也别太草木皆兵了。就当是我和耿闻宇这样的年纪,平日里咳两声也是常有的事情,哪能就是肺病呢?”

  “你们堂里的赤星堇丸若是有存货你倒是可以给我取来几颗,我常备着,”耿叔笑看着我,“若是存货不多了你便把那些药给我包些来,我叫闻清搓成药丸便是了。闻清虽说只和你们一起学过不几日的制药,但总归搓个药丸这种小事情还是懂的。”

  “耿叔。”我嗔怪地看向耿叔,耿叔低沉地笑了两声,朝我摆摆手:“我明白的,你们那赤星堇是从来不给人见到的。”

  我也甜甜地笑了一下,忽听屋外有打斗的声音,廖胜风一样地窜出去,我赶忙随着廖胜往外走,正看见闻清哥一拳直向邸恒冲去,被邸恒伸手挡开,闻清哥换了出拳方向,邸恒一个回身把闻清哥的胳膊别在他身后,低头看着他。

  耿闻宇要冲上去帮忙,我赶着把邸恒牵制着闻清哥的胳膊轻轻晃开,把邸恒拉到我身后,一手推开耿闻宇,一脸谄媚:“误会误会,先聊聊,聊完再打。”

  “你们认识?”闻清哥看向我。

  “认得认得,这是我带来的人。”我朝闻清哥笑着点点头,“我朋友,进货时候认识的,正好今日带他在深州转转。”

  邸恒朝耿叔作了一揖:“晚辈见过耿老爷了。”

  “你是哪里的人。”耿叔站在屋前的台阶上,垂着眼睛看着邸恒。

  “晚辈从建安来,本是去从末羌运些货物回建安,途径深州想起还有一位故人在此,才停留了一日。”邸恒眉梢眼角极其谦卑,说到此处还专门停下看了我一下,我也附和着点点头,“早就听闻深州地形复杂,运输的车马难以通行。这次来时听闻耿府的运输最为万无一失,就连军粮过深州都要耿府相助,因此特来耿府,希望能学得一二。”

  耿叔拄着拐杖和蔼地笑了:“那你们两个,为何打起来啊?”

  “我看这人闯了书房便去阻拦,是我脾气急了些,向先生道歉了。”闻清哥说的是道歉,却只是始终面向耿叔垂着腰,我抱着双臂耸了耸肩,转目看向邸恒。

  “晚辈在院中等程大夫,没想到竟无意进了书房,是晚辈唐突了。”邸恒嘴角的几分笑恭恭敬敬,完全不似平日。

  耿叔仰头笑了起来:“到底都只是一群孩子,做事儿还是毛毛躁躁的。等下我定会好好教育闻清,你们若是还有要紧事,我便也不留你们了。”耿叔停了停,“不过湘儿跟除了阿福以外的男子同行,倒也真是少见。”

  我佯怒看向耿叔:“耿叔,再这样我下回可不会来了。”

  耿叔很是宠溺地看着我:“女儿大了出嫁那是应当的事情,你师姐不替你打算,你总该自己为自己打算好的。”

  我撇了撇嘴,耿闻宇接过话去:“没事儿,要是真成了老姑娘嫁不出去,大不了我不嫌弃你就是了。”

  我气踹了耿闻宇一脚,向耿叔敛衽行了一礼,转身离开耿府。

  “闻清哥平日最为稳重,今日却能与你打起来,没想到你们这种人竟也会这样性急。”我一面走一面随手玩着腰间的玉珠,一面向邸恒抱怨。

  “你一个学医的女儿家,倒是随身带着武器。”邸恒看向我的玉珠。

  “护身而已。”我拍了拍玉珠,“早些年百草堂开的大时,树敌也不在少数,我爹从小便给我请了习武的师傅,不求我做个武状元,只要遇事能逃便好了。”

  “你学的成果倒是远高于你爹的想象。”邸恒说道,“耿闻清看上去是个书生样子,功夫倒是不俗。”

  “你在试探?”我惊了一下。

  邸恒像是没听到我说的话一般,径自往前走。我撇撇嘴,廖胜真是受气,要每日与这种人在一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