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终篇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481 2020.06.22 15:00

  三味堂重新开张的那一天格外热闹。

  玲儿对从前三味堂的屋子很是不满意,总说屋子太旧,院子太乱,煎药的地方不通风,动不动就被烟呛得直咳嗽,火也生不起来,灶间太小,总是施展不开。为了能如了她的意,我和锦霜与她一起大张旗鼓地收拾了很多天,还专程拜托邸恒在建安城里找来了出名的木匠,把从前被火烧过的客房从头到尾地翻修了一边,还在院子里搭了花圃。只是我并非喜欢料理花草的人,玲儿也没想好自己想要种什么,便一直搁置着了。

  “程大夫!”我还在一一核对着药柜中的药品,玲儿从大门外兴致勃勃地跑进来,“来信了。”

  我接过信封,依然是熟悉的字迹,不过这次是“程湘亲启”。

  “可还是从前那个林大人的信?”玲儿凑过头来要看。

  我把信伸到她的眼皮子底下去:“你给我念,我看看如今你认得多少字了?”

  玲儿赶忙连摇头带摆手地把信推回给我,拿了笤帚跑到门前扫地去,我无奈地看着她摇了摇头。

  这次林湛的来信不长,恭贺了我药馆开张,又简单说了说他在深州的近况。战事已毕,百废待兴,虽说陛下已经召他回京任职他却也找了缘由推辞了。

  毕竟如今母亲年迈,不愿离开深州,也需要身旁有人能照料。更何况深州事务繁多,若是贸然换了人来接手恐怕很是困难。他在信中是这样说的。

  “林湛说随信还寄来了许多西域的花种,你可见到了?”我扬声问门口的玲儿。

  “见到了!”玲儿也朝我喊道,“可是程大夫要他寄来的?”

  我点点头,想到玲儿正在门外洒扫看不见我才说道:“你不是始终想不出在花圃中种什么,便在这些里面挑一挑吧。”

  “这些花我又没见过,怎么知道如何种才好看?”玲儿嘟囔着,“程大夫可有百花图?我先好好看几日挑一挑。”

  “还要百花图?上次给你的汤头歌诀可背熟了?”我笑着看向玲儿,“正经事儿不想着,每日净在这些事儿上操心。”

  “理家也是正经事儿啊!”玲儿倒是理直气壮,“瞧病是本事,我理家也是本事!要是没有我,谁给你煮牛肉汤喝?”

  我笑着摇了摇头,随她去吧。

  门外一阵风吹进屋里来,柜台上的纸随着风哗啦啦地响了起来。我赶忙回过身去将纸张压好,只感觉迎面的风很是温暖柔和,不似前几日时还是清冷凌厉的,想来已经四月了,正是春日的好光景。

  “过几日咱们去骊山踏青吧。”我撑着头朝玲儿说,“建安城中四处都是街道屋宇,实在没什么有意思的地方。”

  “程大夫,如今三味堂可就算是正经开张了,不能再似以前那样三日打鱼两日晒网,若是人家每每路过三味堂都不见开张,日后人家自然也是不会来这儿瞧病的。”玲儿一本正经地看着我,仿佛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白了玲儿一眼,低下头暗自嘟囔:“邸恒哪是给我找了个帮手来,根本就是给我找来了个娘。”

  “程大夫怎么还没有玲儿懂事,若是这样日日惫懒怕不是刚开张就要关门了。”我抬起头来,白色的衣袂倒是比人影率先进了三味堂的屋子,锦霜笑着大量了一番房间:

  “虽说我没见过三味堂先前的样子,可如今想必是比之前好了不少,看上去花了很多心思。”

  “锦霜,那就你陪我去吧。”我跑到锦霜身边去拉住她的胳膊晃了晃,“留下玲儿在这儿看着家,咱们去骊山好好玩几天。”

  门外的玲儿朝我大大的翻了个白眼,我也毫不示弱地对着她吐了吐舌头,锦霜笑着说:“来了建安后我也还哪里都没去过呢。”

  “那刚好,趁这机会也带你在建安好好玩一玩。”

  “再过段时间吧。”锦霜摇了摇头,“我今日来是和你说一声,我要走了。”

  “走?”我吓了一跳,“不是说好留在三味堂跟我一起的吗?怎么还能不讲信用呢?”

  “我又没说不回来。”锦霜气笑着拍了我一下,“再过不几日便是我娘的忌日了,我还要赶回去上柱香,今年……我有很多话要告诉她。”

  我点了点头:“一定要把认识了我的事情也告诉她!记得替我向伯母问好。”

  “那是自然的。”锦霜笑着应允,随手拉开了一个药柜的抽屉闻了闻,“好香。”

  “懂得药香的人以后定会是一个好大夫的。”我笑着看着锦霜姣好的面容。与从前在红绡院见她时不同,没有了脂粉气,她的轮廓反而更加清晰好看了,满满的都是属于我们这个年纪的气息。

  “等我从江南回来便与你好好学医术。”锦霜说道,“若是能学成,我便回到江南去开一家医馆,每日就这样给人瞧瞧病、煎煎药,日子过得也很是闲适。”

  “怎么还想着要走。”我撇了撇嘴,“建安城可是有什么不好的?”

  “建安城哪里都好,只是它太好了,而我只是一个不完美的普通人罢了。”锦霜的眼神温柔而坚定,“我只想过我自己最平常的日子,我是属于江南的。”

  “那我将来也去江南找你好了,”我想了想说道,“我出生于漠南,去年来了中原,还从未见过江南景致。”

  “那恐怕你还要等上许多时日,邸大人还要再建安做官呢。”锦霜调侃地看着我。

  “等邸恒致仕我们就已经老了。”我颇有些遗憾地说,“不过老了怕什么,就算老了我们也是定国上下最标致的媪妪!”

  “好。”

  “不过就算不等到那个时候也没关系,我自己去江南找你,把邸恒扔在建安里赚银子就是。”我半真半假地跟锦霜开着玩笑。

  “程大夫果然女中豪杰,不想想怎么把租子还我居然还想着一走了之?”

  我朝刚进门的邸恒翻了个白眼:“这位先生可是哪里不舒服?”

  锦霜好笑的看着我们两个人摇了摇头:“我今日还要收拾些行囊,就不打扰二位的闲情逸致了。”

  锦霜说到“闲情逸致”时故意把每个字都咬的死死的,一面说一面看着我笑。我伸手假意要打她,她却急急忙忙闪到了门外,朝我招招手。

  “车马可需要我帮忙?”我突然想起来,趴在门边朝她喊。

  “不用了,已经安排过了。”锦霜笑着朝我喊,挥挥手示意我回去。

  “第一日开张可有人来?”邸恒笑着坐在桌前看着我。

  “都是些从前来瞧过病的人,早起的时候还有几个来抓药的。”我跟邸恒说着话,手里也不停,将柜台上的药单子理清了顺序,“怎么还穿着朝服,可是刚退朝还未回府就来了?”

  邸恒点了点头:“想着来看看你今日可忙的过来,现在看来倒是还挺清闲的。”

  “从医的最盼着清闲,若是定国所有的医馆都这样清闲那便是最好的了。”我笑着说道。

  “既然今日没什么事情不如跟我走一趟吧。”

  我掩着嘴笑了出来:“玲儿又要发疯了。”

  “走吧。”邸恒站起身来,“这里就交给玲儿看着,若是有人抓药她还应付的了。”

  “去哪儿?”

  “先回府,给你看样东西。”邸恒兴致勃勃地拉着我就要走。

  “什么东西,可要急在这一时?等打烊了再看就是了。”我有些犹豫地顿了顿脚步,“好歹今日是第一日开店。”

  “你等得及,我也等不及了。”邸恒笑着伸过手在我背后揽着我往前走出了门。

  “程大夫,你……”玲儿在门口见我要走,本是想要阻拦,看见邸恒后又急忙把没说出的话收了回去。

  “一会儿就会来,就一会儿。”我一面被邸恒拽着走一面回过头去朝玲儿保证,却还是看见她朝我噘着嘴。

  .

  “打开看看。”邸恒瞟了瞟我面前的檀木箱子。

  我有些好奇地将箱子翻来覆去地瞧了瞧,只是很普通的款式,什么雕花都没有,却散发着一股好闻的檀木香味。

  “打开。”邸恒满脸期待地看着我。

  我轻轻将箱子揭开盖子,里面耀眼的红色瞬间映入眼帘。

  凤冠摆在最上面,金缕丝线交织而成,额头上的位置坠了三颗玉色珍珠。我轻轻颠了颠,并不像平日所见的凤冠那样沉重。箱子子中的衣服布料倒是不算华贵,但也很是上乘。样子并非如今建安城中流行的样式,只是普通的广袖襦裙,但下摆上新绣了图样,显得庄重了许多。箱子里还有与之相配的赤色云锦外褂,云锦薄如蝉翼,不仅轻盈,更平添了一份若有若无的朦胧。

  我有些惊喜的看着邸恒,邸恒自得地从箱子最下面取出一只匣子来,打开放在我面前,里面的金钗与耳坠做工精细,很是耀眼。我将耳坠取出来放在耳垂上比量了一下,很是满意地对着镜子左照右照。

  “喜欢?”邸恒看着我的样子也笑的很是开心。

  “好看!”我兴奋地点了点头。

  “给你做嫁衣可好?”邸恒虽然仍旧笑着,可面色看起来却有些紧张,“都是用你的嫁妆做的,怎么样?”

  我摸着红色的锦缎,全然想不起当时送给邸恒的布料到底是什么样子,邸恒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

  “衣服是找了建安城中最出名的铺子裁的,特意找了位深州的裁缝,听闻你们那边嫁衣的样式与建安有所不同,想着深州的裁缝做的应该更合你的心意。从前你拿来的首饰听玲儿说不过是她随手挑拣的,我瞧着样子太过普通,就找人用你送来的那些重新打了一副。你们女儿家的金银首饰我实在是不懂,只是瞧着觉得好看就……”

  “你今日怎么这样话多?”我笑着打断了他的念经。

  “程湘,”邸恒的神情庄重了许多,“你可愿意嫁给我?”

  我看着他的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按理说该带你回深州去一趟的,你不是一直想要回去吗,咱们也总该和你阿爹说一声才好。”邸恒有点抱歉地说道,“只是今年朝中事务繁重,我又实在脱不开身。”

  “没关系。”我摇了摇头,温柔地看着邸恒,看着我以后几十年的时光。

  窗外的丁香的香气随风吹进屋子里来,白色与紫色遍布枝丫。

  风波已定,岁月静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