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强夺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149 2020.05.30 21:35

  玲儿在我的搀扶下一面一瘸一拐地向三味堂走一面叹气,我拍了她一下,佯装不满地说道:“你倒是还叹上气了,怎么好端端的在人家门槛上还能绊了一跤,吓了人家一跳不说,药箱里的东西仔细摔坏了。”

  “谁叫程大夫非要夜里上门问诊,本就眼皮打架,他家房里又灯光昏暗,门槛怎么还做的那样高。”玲儿噘着嘴小声嘟囔道。

  “你倒还赖上旁人了,”我笑她,“既然阿婆是已经卧床不起的病人,你总不能还要她孙子一个人将她抬了来啊?自己不当心,还这样给自己找理由。”

  “程大夫从前也常这样上门问诊吗?”玲儿走得很是吃力,却还是止不住聊天。

  “从前?”我愣了一下。

  “听我爹说过,程大夫在深州时是名医呢,那时候程大夫也常亲自上门问诊吗?”

  “不算经常,亲自上门去瞧病的也只有那么一家而已。”我想起耿家的事情,不愿多说。

  玲儿识趣的点了点头,没再继续问下去,却突然伸手指了指前面,险些因此跌倒。

  “程大夫,你看那儿是否有个人?”

  当下夜色已深,一路走来出了我们手中的那一挑灯火,只能靠月光照亮,三味堂门前隐隐约约像是有个人影的样子,不过看不真切。

  我伸着头努力想要看清楚,直到走近才看到一个摇摇欲坠的人正在三味堂门前徘徊。

  “耿闻清?”我闻着一股酒气,不似他平日的作风,可这个身影的确很是熟悉。

  “你今日去哪了?”耿闻清的口齿不甚清晰,不知今日是喝了多少,“我在这儿已经,已经等了你许久了。”

  “这么晚了,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儿?”我一手扶着玲儿,一手有些厌恶地挡住了鼻子。

  耿闻清见我如此,憨憨笑着在嘴前挥了挥,像是要把酒味儿扇走似的:“等你回来,想见你,见你一面。”

  “如此便算是见到了,快些回家去吧。”我向他点了点头,转身要将玲儿扶进门去,他却在我身后扯住我的袖子:

  “你等等。”

  我有些无奈地转过头看向他:“你究竟喝了多少才能喝成这个样子?”

  耿闻清什么都不说,只是看着我笑,脚下颇有些站不稳的样子,似乎想要一头栽在我身上,我赶忙抽出一只手来撑住他的身体。

  “可能找得到回家的路?”我无奈地看着耿闻清。

  耿闻清微闭着眼睛,借着我的力堪堪站住,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我叹了口气,转头看向玲儿:

  “你自己蹦进去吧,我将他送回府去。”

  “我同你一起去吧。”玲儿脱离了我的手,自己跳了两下站稳在我旁边,“若是你一人照应不来我也还好帮帮你。”

  “算了,”我低头看了看玲儿的脚,“就你当下这副模样,这一路上我还要照应着你们两个人,属实麻烦。你去柜台的抽匣里帮我找出他从前写给我的地址来,然后回房睡去吧,天亮之前我便回来了。”

  玲儿瘪瘪嘴,向我轻轻点点头,自己扶着墙一蹦一跳地上了台阶,过了不久又拿着纸从台阶上跳了下来。我伸手接过,映着月光看清了上面的字,还不算远。

  耿闻清虽算不得什么强健的男子,但醉酒后倚着我的力气走回家去属实将我累得不轻。我将他扔在床上自己坐在桌边喘着粗气时,耿闻清倒是自己从床上爬了起来。

  “可是你将我送回来的?”耿闻清一副大梦初醒的样子,有些迷茫地看着我。

  “不然还能是你自己爬回来的吗?”我给自己倒了口茶,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可倒好,醒来的真是时候。”

  耿闻清带着些酒意摇摇晃晃地走到桌前坐下,我见他良久也为说话,自顾自地站起身来:

  “想见我也见了,我也将你送回来了,我便回去了。”

  我转过身去还未迈步离开,便听到身后一深一浅的脚步声,刚回过头去便被耿闻清从背后揽住。

  “今日你喝多了,若是和我动手不一定是我的对手。”我用力挣扎了几下,耿闻清脚下不稳,却依旧不松手。

  “你不会对我动手的。”耿闻清很是笃定的说,“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你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

  “那是从前的事,如今已经不同了。”我停了挣扎,冷着脸看向他。

  耿闻清慢慢松开了手,笑着向后退了几步:“对,是不同了,从前你不过是个追着我叫闻清哥的小姑娘,如今的你已经是等着盼着想要攀龙附凤成为邸夫人!”

  “你真的清楚我是什么人吗?”我轻轻叹了口气,定定地看向耿闻清,“你与我从小一同长大,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不堪的人吗?”

  “湘儿,”耿闻清向我走来,用力捏住我的肩膀,“你如今还小,你以为你付出的是真心,可那些人想要的不过是权力和银子。邸家世代为官,其城府不言而喻,更何况如今邸家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我不能看着你就这样掉进深渊。”

  “邸府是不是苟延残喘所有人都看得见,我的事情也用不着你管。”我想挥手打开他,却被他一把抱紧怀里。

  “你当真以为邸恒是真心对你吗?他连娶你都做不到,又何谈对你好?你就宁愿一辈子这样跟着邸恒做个外室?或是嫁进邸府去仰赵佩瑶的鼻息做个妾室?”

  “不会的。”我一面用力推开耿闻清一面咬牙切齿的说,“即使当真如此我也不在乎,我的事情你少插手。”

  “我对你来说就这样不如他吗?”耿闻清似乎要将我禁锢在他的身体里,双臂压的我后背直痛,“宁愿做个没名没分的女人,也不愿意跟着我做个堂堂正正的耿夫人,你就这样看中他的家世?你别忘了,从前在深州时,耿府也是望族,耿府的没落又是因谁而起!”

  “你难道是想说你家之事都是我的过错?”我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耿叔做过什么事你难道不清楚吗?通敌卖国之事害的多少人流连失所无家可归,你难道不知道吗?”

  “倘若不是当年你爹与我爹联手研制赤星堇,我爹又怎会因此走上不归路?”耿闻清用力摇着我的肩膀,“这难道与你家无关吗?”

  我骤然愣住,满心都是耿闻清方才的话。联手吗?竟然是……联手吗?

  耿闻清似乎自知说错了话,一把将我拉开,扯着我的衣服向内室拉扯着走去,我想要用力甩开,他却死死拽住不放手。

  “你说清楚,你方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朝着耿闻清喊道。

  “什么意思我今日不会告诉你,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耿闻清用力将我甩在塌上,脱了自己的外褂随手扔在地上,“今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霎时间从床上弹了起来,却被他重新推了回去,我有些惊恐地喊道:“耿闻清,你可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程湘,你莫要怪我,”耿闻清仍在不断宽衣解带,“这些年来你我总有些情分在,我不信你心里是没有我的。程潇说的没错,若是没有邸恒,你早该嫁与我了,今日我不过是在帮你早日从邸恒的手下逃离出来罢了。”

  “你在说什么胡话!”我听到程潇二字突然心中明白了几分,却也依旧无法相信竟然会从耿闻清嘴里说出这些话,“你不要再说醉话了,快放我走!”

  “得不到你时便日夜想着能和你一同生活,如今得到你了我自然不会放手。”耿闻清的脸向我凑近来,手从我的肩上挪开,开始伸向我腰间的衣带。

  我一手按住腰间的玉带,一手尝试着想要用力推开耿闻清,他却只是在我上面纹丝不动。我看着耿闻清血红的眼睛竟然有瞬间的出神,这是从前那个温文尔雅的的人,是我曾经敬重的人。

  这居然是我曾经敬重的人。

  我狠了狠心,自己将玉带从腰间解下,耿闻清被我的动作惊了一瞬,我咬了咬牙,用力将一串玉珠向着耿闻清的头敲了去,看着他骤然倒在我的身上。

  我的手也被玉珠震得发麻。我不自信地伸手放在耿闻清的鼻下探了探,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还有气在,虽说我平日里出手总是拿不好轻重,今日却还算得上是幸运。

  我将耿闻清从我身上推开,手不住地抖着系了玉带,理好衣领,慌慌张张地向门口跑去,却听到门外下人的脚步声。我定住脚步,皱着眉想了想,还是不要让旁人知道我在这里的好,转过身去想要从窗户翻出房间,再顺着院墙跳出去,没想到腰间的玉珠在书架上勾了一下,书一排排地倒在了地上。

  本就很是急躁的心情霎时间变得更为焦虑。我朝着书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想要踩着书走过去,却突然看见脚下的那本封皮很是不同寻常。

  旁的书都是棕色的牛皮纸为封,只有这一本竟是用牛皮做封,很是郑重端庄。我心下有种奇怪的预感,伸手拾起来,还未来得及打开便见到一张纸条从书中滑了出来。

  纸条上所画是一朵赤星堇,最为纯正的赤星堇。

  我皱着眉定定地看了这朵花许久,突然被门外下人叫耿闻清的声音乱了思绪,顾不得再多看,慌慌张张地将书收进衣中,撑着窗台翻身落在了院中,又行云流水地挥动玉珠挂住院墙的顶端,踩着墙借力飞出院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