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战事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363 2020.06.10 15:00

  我与邸恒行至山下时并不见原先拴在此处的马匹,待我们行到营地时天色已经泛白,可营地也是人去楼空。

  “陛下不是原打算在此处住上三日的吗,怎么如此匆忙地回去了?”我看着营地上的一片狼藉如今尚未收拾。

  邸恒的面色有些严肃,我想了想,问道:“难不成建安出了什么大事,等着陛下回去拿主意?此次出行不是已经留了太子兼国,是什么事情需要陛下亲回建安。”

  “不是建安的事情。”邸恒笃定地说道,“是深州的事情。”

  “你是说深州已有战事?”我有点惊讶,“前几日所来战报还说一片祥和,怎么今日忽然……”

  “要的就是出其不意。”邸恒冷笑了一声,“难怪他们想要我死在此处,我确是他们在深州动作的一大障碍。”

  “如今陛下若是认定你已死,此去深州便会是赵大人吗?”

  邸恒摇了摇头:“他才不会卖命去深州领兵作战,他只需要守好他的建安,待焉宿军队入境民心惶惶之时再领反军于建安城中谋逆便会容易的多。既然他可以与焉宿互通,自然已经与焉宿谈妥了条件,焉宿入中原自然会有他们的好处,他们也会助赵廷瑞坐上高位,只是如此一来日后定国便是屈从与焉宿的傀儡了。”

  “所以此行深州陛下将会派……”我一时不敢讲心中的想法讲出来,邸恒冷峻地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我会阻止他的。”邸恒笃定地说道,“此次回去,我便会去深州。”

  “定国内通外敌,此次深州已是俎上之鱼,怕是……”我看着邸恒的神情,硬生生地将“无力回天”四字吞了下去。

  “如果不去便是一丝希望都没有。”邸恒叹了口气,此事于他而言最多也不过三四成的把握,可倘若不做他是不会安心的。

  我看着他的脸色摇了摇头,知道自己多说也无益,只是看了看四周不见人烟的草场:“我们如今要如何回去?若是就这样走回去,怕是什么都来不及。”

  邸恒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草棚:“再去马场寻两匹马就是了。”

  “此处是皇家的马场,你如今腰牌不在身上,可能从此处牵出马来?”我有点怀疑。

  邸恒看着我挑了挑眉:“谁说一定要光明正大地从马场领了马出来了。”

  我向后缩了缩脖子:“从御马场盗马,邸大人是有几个头可以砍?”

  “此事算不得盗,”邸恒毫不在意地朝着马场的方向走去,我也只好快跑了几步跟上,“我们才不会用那偷鸡摸狗的手段,只是略施小计罢了,可听闻过兵不厌诈?”

  我朝着邸恒的背影翻了个他看不见的白眼。

  .

  我与邸恒骑着他从御马场中“略施小计”得来的快马在操场上狂奔,全然没有方才在马场中绑了人家守夜的小厮又扔下一袋银子给他时的潇洒。此事身后跟着追来的一人一马离我们越来越近,若是只有邸恒一人大约早就将他甩在了身后,只是奈何还有我这一个拖后腿的,让我这种胆小之人骑了如此骏马也当真是浪费。

  我回头看着身后慢慢接近我的马头和策马之人挥动着的套圈,心中暗念三遍“得罪”,抽下腰间的玉带用力挥舞,玉珠直击马头,只听马儿一声哀嚎,一人一马散落在草场上。

  邸恒看着我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方才不是还说着做贼心虚,不知如何下手吗?如今怎么这样稳准狠?”

  我收回玉珠后赶忙握紧了缰绳。马匹跑的飞快,我不敢移开分毫地视线,只好朝着邸恒大大地“哼”了一声:“既然已经被逼上梁山,及时出手总比落在敌人手里强。”

  邸恒无奈地摇了摇头,一夹马腹让马跑的更快了些,我手忙脚乱地策马挥鞭才能堪堪赶上。能远远地看到城门时,我正想加快速度,前面的邸恒却突然勒马,稳稳地停了下来,倒是我慌忙之中将缰绳拉的太过用力,险些被马甩下去。

  “怎么了?”我心有余悸地伏在马身上,很是无力地看着邸恒,邸恒向城门的方向微微抬头:

  “你看是谁?”

  我用手遮挡着头顶过于耀眼的阳光,眯着眼睛仔细看着不愿的地方,一个女孩子正背着包裹朝我们跑过来。

  “玲儿!”我认出她来,赶忙翻身下地朝她跳着挥了挥手。

  “程大夫!”玲儿的话里似乎都带了哭腔,“他们都说你们已经死了,他们都这样说!我不信,我还想着要亲自到安定山中找你们。”

  玲儿一面说一面流出眼泪来,我心中很是感动,看着她如今抽抽搭搭的样子又觉得有些好笑,只得一面拍着她的背一面背过脸去偷偷地笑出来。

  “对了,”玲儿抹了两把脸,从背上的包袱里翻了一会儿,掏出一封信来递给我,“这是前天夜里到了三味堂的信,当时你与少爷已经随着陛下的队伍去了,我本想着等你回来再给你的。”

  我看着信封上林湛的笔迹,将信递给马上的邸恒,邸恒看着信的表情却是越来越严峻。

  “林湛可有说什么?”

  “深州边境战事不稳,可深州知府从不来报。”邸恒冷着脸说道,“此信前天夜中刚到,想必发信之日还要再向前推三四日,深州边患之事他们已经策划许久了。”

  “莫要再耽误了,我们快进城去吧,你也好筹划着前往深州一事。”我踏着脚蹬上了马,伸手要拉玲儿上来。

  “我不能回。”邸恒坚定地看着我,“你与玲儿进城去,直接去天镜司找廖胜,将常清的信交给他,除了他不要与任何人说起我还活着之事。”

  “那你呢?”我皱了皱眉。

  “我现在便启程前往深州。”

  “这么急?”我大惊,“连行装也没有收拾,什么准备都不做吗?”

  “你可记得上次我在城外与赵廷瑞对峙之事?如若今日我进了城,让旁人知道我还活着,我就不要再想出建安城。”邸恒蹙眉说道,“此次行宫之行我父亲未伴驾前去,想必赵廷瑞早就已经暗中吩咐他做好前往深州的准备,战事报一来便禀明陛下,任命他为戍军首领即刻启程,如今已经不知行至何处,我也耽误不得。”

  “那你可要给廖胜传什么话?”

  “他见了常清的信自然会明白我为何离开,也会知道在建安城中如何帮我打点,他若有需要你帮忙之事自然会去找你。”

  我点了点头,将腰上的荷包解下,颠了颠里面似乎还有些银子,便扔给了邸恒:“一路小心。”

  邸恒向我轻轻颔首:“你在建安城中也少抛头露面,若有事情多叫玲儿替你去办。我未死之事虽说瞒不久,但也一定要待到我抵达深州后再暴露出来。”

  我看着邸恒有些担忧:“我与你一同去,此行必是凶险,我能在你身边我自己也安心些。”

  “建安城内或许我还有需要你帮忙的事情,”邸恒看着我,很是明朗地笑了笑,“放心吧,我自然会平安归来。等到深州战事平定,我一定带你回去好好的住上一段时日。”

  邸恒不再多说什么,调转马头朝我挥了挥手,便在我的视线中越走越远,直到成为了远处的一个黑点,在我的眼中消失不见。

  “程大夫。”玲儿在马下拽了拽我的衣襟,我本想着将她拉上马来,却转念一想,问道:

  “你可会骑马?”

  玲儿看着我颇有些迷茫地摇了摇头,我看着身下的马匹,若是两名女子身骑骏马如此招摇地进了城去实在太过显眼,只好将马随手拴在城门不远处,领着玲儿步行进城。

  一面走我一面回头看了看,但愿那些追着我与邸恒出来的马场小厮能看见此处栓了一匹。虽说邸恒那匹马是追不回来了,他们能牵回去一匹说不定也好交差些。

  玲儿带着林湛的信直接奔着天镜司去了,我担心赵廷瑞在三味堂设了人做眼线,特意绕着小道去了后墙,看四下无人才翻身进了院子。

  “廖胜?”我被院中突然一个出现的人影吓得一踉跄,幸亏向后扶住了院墙,“我方才还叫玲儿去天镜司寻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昨日听闻你与邸大人遇害一事,我想着以邸大人与你的身手定不会如此轻易地任人宰割。今日本想着来你这儿碰碰运气,没想到竟当真能等到你。”廖胜也是长出一口气的样子,“大人若是对外宣称自己已死定然不会公然抛头露面,你可知大人藏在了何处?”

  “他已经启程前往深州了。”我说道,“今日一早我与邸恒下山后,见陛下行营已去,他便猜测那些人定是因为深州战事才要取他性命,你们天镜司之人入了城后便再难出建安,他便干脆将错就错,为自己争取了个脱身的机会。”

  廖胜点了点头:“我今日来原是想告诉大人,昨日午后突传战报,深州危机,但上山寻邸大人之人声称亲眼见大人失足掉下山崖,亲眼所见者不下十人,陛下也无法,只好派邸穆青将军出征深州,若是快马加鞭,不出今晚大概行程便可过半。”

  “大人此去算是抗旨之举,深州本就凶险,大人此番行程更是生死未卜。”廖胜似乎是有些担忧的样子,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可能帮我安排了车马?不需多么复杂,只要能让我抵达深州即可。”我想了想,问道,“虽说我的身手马术都在你家大人之下,但焉宿人最为阴险狡诈,我好歹有医术在身上,还能为你家大人出一份力。”

  廖胜很是警觉地盯着我:“程大夫,虽说我家大人未与我碰面,可我也知道,若是他知道你只身去了深州,回来后我的脑袋还在不在脖子上就不好说了。”

  “程大夫,你放心吧,大人一定会平安回来的。”廖胜看我神情严峻忙安慰道。

  我抚着自己的胸口呼了一口气,对,会平安回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