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婚礼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430 2020.05.11 16:20

  我被放出去的时候,并没有人来接我。

  原以为离开监狱会是件多么复杂的事情,可到了今天只不过是狱官打开格子的铁门,将我手上脚上的链锁解开后,就把我这样突兀的塞进了格子外的世界。

  我在狱里呆了多久?狱里连窗都没有,整日黑漆漆的,靠一把火把点亮微弱的光,而我每日就瞪着这一点光度日。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还是入狱时的那一套,白色的衣裙已经看不出原先的颜色了,浑身都是褶皱和被刮开的口子。

  我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却发现自己手上也都是黑漆漆的灰尘,反倒越拍越脏了。想起刚才我还用手抹过脸,赶紧看了看自己还算干净的胳膊,使劲在脸上蹭了蹭。虽说自己看不到,但我如今的扮相怕是蓬头垢面,在路边多做停留面前就能被人扔了铜板的那种。

  从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很是嘈杂的声音。我站定脚仔细听了听,像是敲锣打鼓的声音,中间伴着很是明显的唢呐声。过了不久,就能看到远方的街道上大队的红色向着我的方向走过来。

  此处正是牢狱的门口,位置在建安城里算是偏僻,无论什么人都会将此处视为大凶之地,平日里就极少有人途径此处。远处这群人看上去像是什么喜事,怎么会专挑了这样一条路来走?

  我在门口驻足等了一会儿,打头的人群挑着大大小小的红挑子喜气洋洋地往前走,许是哪家嫁人的姑娘抬了的嫁妆。光是抬挑子的挑夫就有数十人,想必也是有钱人家的婚事,多备了嫁妆,生怕姑娘到了婆家受了委屈的。

  挑夫后面跟了许多吹唢呐的人,在往后的人拎着铜锣或是两手捏着镲,平日里很是冷清的街今日也热热闹闹的,旁边甚至随了许多跟着看热闹的人们。乐队的人缓缓向前走,后面便是骑着马的新郎官了。

  我怔怔地看着马上的人,脸上的笑渐渐僵硬起来。

  马头上系了朵大大的红花,邸恒身着红衣,手里牵了赤色的绸缎,浑身喜气,脸上却满是清冷的气息。

  邸恒垂头看到了我,原本毫无表情的脸突然动了动,眼睛里或许是悲伤,但更多的大概是无奈。

  这或许是邸恒第一次输,输给赵廷瑞,输给他从前从未正视过的那股力量。

  我抬着头看着邸恒从我前方经过,邸恒将目光从我脸上收回去,依旧像方才那样直直地看着前方。红色的花轿在我面前划过去,轿子的窗帘被风掀开,隐隐看得到里面的红盖头。

  迎亲的队伍愈走愈远,方才明亮的火光、热闹的人群都开始散去,留下的还是牢狱门前原有的冷清。我装作无奈的样子耸了耸肩,不过是短暂划过黑暗的光罢了,当光离去之后,原有的黑暗与平凡还是照旧罢了。

  我看了看四周,被那群人带来的时候正是夜里,周围黑成一片,自己光顾着思索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目光没在来时的路上停留一刹那,如今要我从这儿走回去确是有些为难。我看了看刚刚走远的迎亲队伍,跟着他们走大概便能找到邸府的位置了。

  我义无反顾地回过身去,向着他们走过的反方向大步流星地走去了。

  满眼都是我之前还未见过的景色。这是我第一次漫无目的地逛建安,建安城果然与深州很是不同,到了夜里也是灯火通明的样子。街道,商铺,酒楼,牌坊,无一不是明亮的,只有我是万家灯火中的一处阴暗。

  或许是我自己不自量力。我以为我可以在建安好好的生活下去,我以为我可以凭自己的努力找到事情的真相,我以为邸恒的坚持可以与一切抗衡,可是所有的我以为不过是因为我还没有好好的认识这个世界。

  邸恒是生在官宦人家的少爷,赵佩瑶是自小养在深闺的小姐,他们喜结良缘,举案齐眉似乎才是这个世界应有的规律。我的出现不过是个意外罢了,是我一厢情愿的将这个意外当做美好的奇迹,现在是时候将这个意外修正了。

  我低头一蹦一跳地走着路,嘴角用力地笑了笑。邸恒是我的朋友,他今日娶妻,我该为他高兴才是的。

  可是我为何笑不出来呢。

  沿着街道走了许久,大概已经绕过了大半个建安城。直到酒家都已经纷纷熄了灯火,被小厮搀扶着的衣着华贵的有钱人,与那些摇摇晃晃身着布衣的失意酒鬼纷纷从各色酒坊里走出来,我眼前的景色才开始熟悉起来。

  一棵老树突兀的出现在眼前,我抬起头去,正看见邸府的牌匾,上面挂了许多装饰的红色绸缎,一片喜气。

  我瘪着嘴叹了口气,怎么终究还是躲不过。

  邸府门前的红色亮的扎眼,我想转过身离去,却总也迈不动步子。伸手摸向腰间却没有摸到熟悉的玉带,我仔细想了想,被人架着离开三味堂时走的匆忙,玉带也并没有戴在身上。

  我仰头看了看邸府门前那棵老树,跳了跳脚伸手摸到了最低的那一枝,借着力轻踏了粗壮的树干几下,便一个转身跃上了枝头。这棵树大概是有些年头的了,坐在上面透过眼前繁茂的枝叶,能将邸府里大半地方都看的一清二楚。

  那棵丁香树已经是枝繁叶茂,移种来的树能长得这样好也确是不容易,明年暮春时节若是开了花想必整个邸府都闻得到香气。花是有心人为我栽的,我却无缘见上一面。

  邸恒的屋子里还亮着微黄的灯光,颇有家的样子。新婚燕尔,红烛喜泪,这才是生活该有的样子吧。

  我靠在身后的树枝上定定地看着黑暗中的那一点熏黄的烛光,不管是深州还是建安,好像我在哪里都没有个安定的家呢。

  .

  在一片微黄色的灯光中,赵佩瑶自己掀开了绣着菊兰的盖头,轻轻叠好放在了身旁赤色的床榻上。

  “夫人,不如今天先歇下吧,奴婢帮您更衣。”立在一旁的侍女小心翼翼地说。大婚之日将新娘撇下独自离开的男人她也是第一次听闻,想必此时夫人也是十分气愤,如果不是因为那群人欺负她这个新来的,她定是不敢陪在夫人旁边的。

  “不必了。”赵佩瑶看了看窗棂上的两只喜烛,龙凤两只燃的速度相当,正是白头偕老的好征兆,可如今却只有她一个人坐在空房里,“你下去吧。”

  小丫头忙不迭地向赵佩瑶欠了欠身子,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出了房间。赵佩瑶看着她很是惊恐的样子,不屑地笑了一下。

  那日邸恒来到赵府时,身上还带着牢狱里那股子阴冷的气息。

  “你来的倒是快啊。”赵廷瑞在厅堂正中的椅子上坐下,指了指旁边的座位,示意邸恒坐下。

  “邸恒今日来并不打算久留,只是有事想请问赵大人。”邸恒向赵廷瑞拱手行了一礼,并没有领情的意思。

  赵廷瑞无奈地挥了挥手:“我知道你要来问什么。还不都是那个庸医错诊,害小女失了名声。不过我与你父亲交好多年,你儿时也常来我府中玩耍,我是什么人你邸恒再清楚不过,小女从小得我教养,自然也不是那放荡不羁之辈。若是因为此事影响了你我两家的婚事,这可真是天大的罪过了。”

  邸恒抬头坚定地看向赵廷瑞:“邸恒之所以叫父亲退了婚,不过是怕耽误了赵姑娘的前程。邸恒志在疆场而非朝堂,如今正值年少还希望能与敌国拼杀纪念,不愿早早便落了个安定,只怕即使嫁与我姑娘也难得幸福。”

  “她一个女人家,要什么前程,不过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罢了。”赵大人皱着眉挥了挥手,“再者说成家立业,你尚未成家又何来立业之说呢?”

  邸恒看着赵廷瑞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站直了身子:“既然赵大人如此坚持,邸恒也不好再与赵大人打哑谜。赵大人昨日已经绑了程湘去牢里,也将看守都一一吩咐明白,想必也已经知道邸恒不中意此门婚事的缘故了吧。”

  赵廷瑞手撑着膝盖,看着邸恒很是慈爱的笑了起来:“你们孩子家的那些小心思,我到了这把岁数也不会关心。只是那个如果那个庸医影响了这门亲事,她就不得不以死谢罪了。若是邸大人不因此介怀,我倒是可以不追究她此次的过错。”

  邸恒看着赵廷瑞的脸,眼神很是复杂。赵廷瑞笑着开口:“不过你最好早些决定下来,毕竟你今日也看到了,那个女人对我赵家如此冒犯,牢狱里的那些人也不会让她好过的。”

  “赵大人就没想过,我心既然不在赵姑娘身上,她嫁与我之后的日子会如何吗?”邸恒偏过头去,摇着头笑了笑。

  “既然嫁给你了,那就是你的人了,我这个做爹的也是管不着了。”赵廷瑞向后坐了坐,靠在椅子上,微闭了双眼,“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一个老头子不掺和你们的事情。”

  邸恒垂在身边的手握紧了拳头,却又慢慢松开。

  “邸恒今日贸然前来,多有冒犯。明日一早邸恒便带聘礼前来,”邸恒的话顿了顿,“求娶赵佩瑶姑娘。”

  “我答应你的事情办成了,你该做的也不能再有什么差池。”赵廷瑞听着邸恒的脚步越走越远,仍然微眯着眼睛说道,“跟我谈条件的,你是第一个。”

  “这算不得是条件。”赵佩瑶从屏风后面款款走出来,“我进了邸府对你而言也不过是有利无害的事情。”

  “我要的东西在哪儿?”赵廷瑞直起身来,看向坐在下方的赵佩瑶。

  “如今事情还未成,”赵佩瑶悠然地拿起茶杯抿了一口,“成婚前一日我自然会将弓弩的图纸与赤星堇的配方都写于你。”

  赵廷瑞重新靠回椅背,摇了摇头:“你若是不嫁我还能留着你当个杀手用,你也知道一个好的杀手有多难得,尤其是你这种能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

  赵佩瑶将茶杯轻轻放回桌子上,没有说话。

  如果没有你,我也许还是不介意生死的人。

  可如今我不仅要活着,还要让我的活着成为你一切不幸的开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