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仇恨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230 2020.05.01 22:57

  “你为什么要杀他?”我隔着黑夜,并不能看得清师姐的脸。

  “你真的很厉害。”师姐转过身来看向我,朝我无所谓地耸耸肩,“我原以为我们焉宿人最是可信,更何况这是蒲甘镖局的人,没想到都会被你说的动了心。为了避免他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我就只好出手了。”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做了这些的?”我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地握了拳头,“你八岁来了百草堂时就是为了报仇,是吗?”

  “八岁的孩子能做得了什么啊。”师姐很是感叹地仰头看向月亮,“如若当时我不是八岁,我定要屠了深州满城。”

  “为什么?”我的声音开始颤抖,”如果你如今还是八岁,我毫不惊讶你会说出这样的话,做了这样的事情,可你不是,你已经长大了,你为什么还要引起那些战争,还要伤害那些无辜的人?“

  “无辜的人?”师姐向我走近了两步,“没有,这座城里没有一个无辜的人,因为战乱,我的父母走了,我的家没了,这或许还怪不得他们,但我流浪在深州时那些用不怀好意地眼神看着我的人,那些轻视我侮辱我的人,那些因为我来自焉宿就对我拳打脚踢的人,他们呢?他们都是有罪的。”

  “你还有我啊,三味堂算不得你的家吗?”我说出口时才发现这句话竟然这样苍白无力。

  “我原是没想伤害你的。”师姐的脸离我不过几寸近,她的眼睛让我说不出话来,“我以为虽然你与我不同,但你终究是能懂我的,你也懂失去了亲人的感觉,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想为你爹报仇,你不怕师傅的在天之灵看着你仍然为了那个无能的皇帝卖着命,都不能安息吗?”

  “你我也算是一同跟着阿爹长大,在你心里阿爹就是这样一个人吗?”我用力向下咽了咽,“他希望的只不过是我能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辈子,他的离世我不会忘了的,但他也不会希望我在这上面搭上我的一生。”

  “所以我才恨你。”师姐的脸上还是带着笑,和从前没什么两样,“我恨你可以好好的过这一生,你可以不用被人当做棋子四处安插,不用每日想着如何赢了这场斗争,你可以好好的生活,可以被人爱着,也可以爱上别人,然后顺风顺水的嫁一个如意郎君,生几个自己的小孩,在满堂儿孙的注视里老去。”

  “你也可以的,只要你想,咱们随时可以重新过原来那样安稳的生活。”我郑重地看着师姐的眼睛,像是一汪湖水,你永远摸不透在这表面的风平浪静下到底藏着如何汹涌的波涛。

  师姐笑着摇了摇头:“不可能的,从蒲甘拓找到我开始就不可能了。”

  “是他来找的你?”我惊了一下,“他是如何知道……”

  “他是如何知道我是蒲甘家的人的,对吗?”师姐侧着头看着我,“你不要把我想的太厉害了,若是只有我一个人怎么能做了这么大的局?“

  “是耿叔。”我看向师姐的眼睛。

  :“是个你信任的人。”师姐愣了一下,眼神从我的身上移开,点了点头,“如果没有他们或许我可以放弃,只在心里藏着这些事情直到我老去,但我不能辜负他们,他们希望能看到蒲甘家族的再起,能看到焉宿的再起,我每晚入睡时眼前都是他们期待的眼神,我不能弃他们于不顾。”

  “这都不重要。”我摇了摇头,“师姐,趁着如今还可以收手的时候放下吧,日后你也可以那样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我会去和邸恒说,日后他也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或者我们离开深州,换个地方开个医馆,也能过得顺风顺水。”

  “这才是我恨你的地方,”师姐看着我的眼睛突然凄厉了起来,“你连报仇都不敢,甚至去为那个冤死了你爹的人卖命,你不过是个懦夫,为什么还会有人愿意对你那么好?耿闻宇自小就将你视作最好的朋友,耿闻清也只想要娶你一个人,如今又有个建安来的邸大人,你凭什么?”

  “闻清哥的事情,我……”我受不了师姐是眼神,不觉向后退了一步。

  “你不用解释,”师姐笑的很是荒凉,“与你无关,不是你的本意,你不想这样的……这种话有什么意义?他想娶的人是你!不是我,不是其他任何人,这还不够让我恨你吗?只是我没想到,你和邸恒真是命大,我原以为你们两个都活不出百崖山的。”

  “我被赵伯绑架是……”我有些不敢相信地皱了皱眉。

  “你是个听你爹话的好孩子,可是你为什么不乖乖听话趁早毁掉所有的赤星堇呢?”师姐笑着朝我摇摇头,“如果没有了赤星堇,你与邸恒原都不必在鬼门关走一遭的。对,你被赵顺绑了的事情原是我想的法子,不然你追了去的那个小贼怎么会如此轻易的进了花房?原本第一次在花房见了贼的时候你就该被绑进百崖山的,谁知道半路杀出了邸恒,那次是你给了他活下去的机会,而第二次又是邸恒给了你一条命,你们两个本就都该死的。”

  “如果你真的恨我,我可以接受,可是邸恒呢?你和他有过什么交集,你为什么要希望他……“

  “我希望他死,”师姐咬着牙对我说,“你知道他父亲是谁的,如果不是邸穆青,焉宿也不会惨败,我们蒲甘家也不会落到那副田地。只是他太过敏感了,居然能在见到我时就猜出在他入深州时伤了他的沾了赤星堇的银针是我的,日日行事都将我避开。”

  “所以邸恒在焉宿谈判时,伤了他的银针也是你的对吗?”我蹙着眉看向师姐。

  “银针是我的,或者说是蒲甘家的,”师姐笑了起来,“但伤了他的人并不是我派去的,他与他爹做了多少害人的事情,想杀他的人绝对不止我一个。”

  “师姐……”我一时语塞,“我好像不认识你了。我和你一起生活了十五年,在我记忆里你是那个虽然不爱讲话但总会陪在我身边安慰我的师姐,是会在我受了委屈的时候拉着我跑到别人家里讲理的师姐,我原想过,就算我这一辈子不嫁,我也可以和你一起经营着小医馆,平日里看看医书,瞧瞧病人,等到我们老了,一起坐在三味堂门前晒着太阳,可是如今,我竟然不知道你究竟是谁,你不是我认识的程潇,你是蒲甘沁,一心想着复仇的蒲甘沁。“

  “我是谁,”师姐突然向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郑重地看向我,“对不起,程湘,方才我说的话你只当忘了吧,我不是什么蒲甘沁,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你师姐,是同你一起学医一起练武相依为命了十五年的人,我是程潇。”

  我看见师姐指尖一根银针飞了出来,可我们离得那样近,我甚至躲无可躲,只是看着银针扎进了我的胳膊里,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我脚下发软,只觉得自己向下栽了下去。

  “师姐,你……”

  .

  像是天气很好的样子,阳光穿过那颗老丁香树的叶子洒在院子里,空气里是淡淡的树叶的清香味。我眼前的景象从模糊变得清澈,正是师姐站在我面前。

  “怎么了你,许是中暑了?”师姐向周围看了看,确保没人看到,才悄悄将手里的一碗绿豆水递给我,“刚才房里煮了绿豆水,我给你端了一碗来,喝了赶紧去跟师傅赔个不是,再在这正午的大太阳底下站下去怕是要病上好几日呢。”

  我还是站的很是端正,低头瞧瞧撇了绿豆水一眼,师姐看着我不禁笑了一下:“谁叫你乱在师傅房里玩鞭子,打碎了师娘陪嫁来的那么多琉璃器,快喝了吧,给你加过冰糖了。”

  我接过师姐手里的碗,一口气喝了下去,师姐拍拍我的肩膀,接过我手里的空碗:“等会师傅就来了,你记得说点好听的,别再说什么是师娘把琉璃器都摆在桌子的边边角角才会那么容易打的碎,记住了?”

  眼前的景色在师姐的话里又开始变得模糊,太阳的光晃得我眼前发白,所有的东西像是蒙了一层雾,我听到耳边大概是师姐在叫我的名字。

  “程湘,程湘……”

  “程湘,程湘……”

  声音开始变得低沉了些,我慢慢睁开眼睛,天色已经大亮,眼前的身影渐渐清晰了起来。

  邸恒见我醒了,长出了一口气:“可要喝水?”

  我轻轻点了点头:“我怎么了?”

  “大概是用了什么药物,只是短暂的昏迷了一会儿,”邸恒起身走到桌边为我倒了杯水递给我,“昨日守在牢房旁的那个人听见里面有了动静便去找了我来,我到的时候你已经躺在地上了,就委屈你在官驿过了一夜。”

  我撑起身来接过了水:“可有再审问蒲甘拓?”

  邸恒点点头:“你当真是有些本事的,居然连这样一块硬石头都撬的动,日后真该让你就随我回了建安,比廖胜强了不少。”

  “昨夜……”我想了想方继续说,“昨夜我见到师姐了。”

  邸恒点点头:“料到了。若是有人突然出现,大概是为了能灭蒲甘拓的口。目前焉宿的队伍已经被我们俘获,耿府又一时间找不到顺手的杀手,大概就是程潇亲自出手。”

  “你们可要抓了我师姐?”我突然有些紧张,手里的水洒在了被子上一半。

  “官府的人去寻了,”邸恒垂头想了想,方继续说道,“她已经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