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坠崖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319 2020.04.28 22:25

  “是你的手笔?”邸恒坐在将军营帐内的交椅上,一副审我的架势。

  “此次战役大获全胜,你可有什么奖赏,不分我些总是说不过去的吧,”我立在邸恒面前低着头,不时抬眼瞟他一眼,“我也不贪,分我两成就行。”

  “你嘴里能不能有一句正经话!”邸恒突然发狠了似的用力拍了拍身旁的几案,上面的茶杯震了震摔在了地上,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动吓了一跳,不觉向后稍了一步。

  邸恒大概察觉到自己有些激动,几案上的手握了握拳,又慢慢松开,我听到他叹了口气:

  “刚下战场,总还带着点狠劲儿,你别介意。”

  我使劲摇了摇头:“刚下战场你便好好休息吧,我就不多叨扰了。”

  “你可知道你这样做有多危险。”我刚转身要走,便听到邸恒在我身后的声音,此次的声音柔和了许多,“他们又不是一两个普通山贼,你一个陌生人,带着自称是赤星堇的东西闯入,他们若是不信你呢,若是不用你的东西呢,若是那个禽兽又如上次一般想要对你……”

  “上山时我是有把握的。”我没有转过身去,只是背对着邸恒说话,“虽说没有十成,八成的把握总还是有的,否则我也不会自己上山去送死。”

  “你为何会有把握?”邸恒有些疑惑。

  “你为何会知道我送了赤星堇上去?”我转过身来,歪着头看向邸恒。

  “我早已派了一队精兵在四月廿五守在鄯焉山下,提防着他们突然闯进城来,等了许久只来了几队散兵,大多都虚弱无力,更别提进城作乱了。带了这些人回来细审,虽说那些人说不出你的姓名身份,不过此事除了你大概没有什么人能做得出了。”

  “他们……”我脑子里都是师姐的事情,却不知道怎么开口问起,“他们说,我是什么人?”

  “只说是有人送来了赤星堇而已,并未提及是什么人。”邸恒叹了口气,“焉宿人最重忠诚与义气,这些人大概从进城时开始便没打算活下去,身上早就藏好了药,只是将他们从提审的刑椅上拉起来的一瞬,便通通服毒自尽了。”

  邸恒见我没说话,有点疑惑地问我:“我倒是想知道,你是如何让他们信了你,用力你带去的赤星堇的?”

  我抿着嘴摇了摇头:“我自有我的方法,你便不要再问了。”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邸恒皱着眉看向我。

  我惊了一下,猛地抬起头看向邸恒,过了一会儿方才愣愣地摇了摇头:“我能知道什么,不过是想起了那日在百崖山赵伯让我译的书籍,便凭着记忆用赤星堇做了一次不是救人的事儿罢了。”

  “同样是救人,只是方式不同罢了。”邸恒在我背上拍了一下。

  “没想到兵力如此紧张的境况下你还能再鄯焉山下排兵布阵,想来也是我小瞧了你,自己多虑了,”我强笑了笑,“即使没有我这一趟,你也能赢得很是漂亮。”

  “我并非不认你这次的事情的确是做的漂亮,”邸恒气笑着摇了摇头,“只是此次的事情想想确是后怕,日后你若是再做这样的事情我当真和你翻脸不认人。”

  我看邸恒严肃了起来,方才认真地朝他点点头。邸恒看着我笑了一下:

  “不过今日你还要再去一次鄯焉山了。”

  “今日?”我皱了皱眉,随后突然明白过来,“你们要去将那些人抓了来吗,今日方刚刚战毕,是不是太过着急了。”

  “这群人贼的很,我带着士兵上山寻了很多次都没有结果,这几日来因为你的赤星堇或许他们还没力气更换营地。不知你的赤星堇能拖延多久,咱们自然是越早上山寻了他们越是保险。”邸恒看向鄯焉山的方向,叹了口气,“你倒算是幸运,只上山了一次便能找到他们的队伍,今日你便做一次向导,带着我们去便是了。”

  我想起那日在花房的鸽子,不觉出了一下子神,只是木讷地朝邸恒点点头。

  .

  依照邸恒的嘱咐,我离那群焉宿人的营地站开了些距离,只远远地听着从营地方向传来的打斗声音。我正无聊地在崖边踢地上的石子玩儿,忽然感到背后用东西朝我飞来,忙抽出腰间的玉带转身挥去,打开了几支飞来的箭。

  他们大概是想通过我吸引邸恒的注意,我默不作声地用玉带挥开弓弩射出的箭,却听见有人朝我喊:

  “姑娘!”

  远处邸恒大概听到了有人喊我,向身边的侍卫使了眼色,侍卫快步向我的方向闯过来,侧身挡在我面前。

  面前的几个人抬起了弓弩对准我们,还未发箭便听到方才的声音又响起来:

  “放了我们东家,有什么事儿尽管冲我蒲甘拓来,男人的事儿,就在咱们男人中间解决!”

  我抬头看了去,正是蒲甘拓横在那几个围了我们的焉宿人外面。挡在我面前的侍卫愣了一下,许是尚未明白蒲甘拓到底在说些什么。

  “尽管放马过来,我今日定不会让你们伤到堂主一丝一毫!”

  “堂主……”蒲甘拓一时间怔住了,“你是他们的人!”

  “当日我居然信了你的鬼话,说,你把我们东家怎么了?”我尚未说些什么,蒲甘拓已然激动了起来,“你那日的玉坠子,是不是绑了我们东家抢来的!我可以跟你们回去,但你们放了我们东家!”

  “你不要执迷不悟了。”我与身前的侍卫随着面前这些人的包抄步步后退,我向身后看去,再退一步便是悬崖,“我是你们东家的人,不过如今你们的东家已经降了定国朝廷,你们还要执迷不悟吗?”

  “东家降了?”蒲甘拓皱着眉,一脸好笑地看向我,“不可能!谁叛变东家都不会扔下我们不管,不会扔下焉宿不管!”

  “放箭!”蒲甘拓双目血红,一声令下,周遭的弓弩朝我们一齐放箭,五箭连发,我已经尽力阻挡却还是应接不暇。挡在我身旁的侍卫忙着为我挡箭,却顾及不上为自己挥开正中心脏的一箭。

  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拉他,玉带的速度不自觉地慢了下来,眼看着短箭朝着我的眉心越飞越近,我用力向后仰身,可脚下的石块不稳,在我的脚下坠下崖去,我也顺着它脚下一晃,手下意识地向前挥舞,却抓不住任何东西。

  “这次大概是完了。”

  我已经闭上了眼睛,却发觉自己没有下坠。我将眼睛眯了条缝,发现自己仍然紧紧拽着玉带,玉带的上头被人死死拉住。

  “小心!”我眼看着邸恒一手拉住我,一手挥着长刀挡开面前飞舞的短箭逐渐力不从心,蒲甘拓趁他忙着挡开短箭挥刀砍向我的玉带,邸恒用力推开他,却顺着自己用力的方向向后退了一步。

  从我头顶方向掉落的石块朝我砸过来,我与邸恒也如同那些石块一般飞速下坠,不幸中的万幸或许是我们紧紧攥着的玉带终于挂在了生在山崖当中的一棵树上。

  “大概支持不了多久的。”我抬头看向树,被一根玉带上的两个人挂住早已摇摇欲坠。

  “你不要跟我说什么你要放手留我独自活下去的傻话。”邸恒警觉地看向我。

  “你还是不够了解我。”我摸索着山壁寻找可以落脚的地方,“若我当真说了这话,只会是让你赶快松手,好留我一条命。”

  “如今这境况你我二人只要有一人松了手便可以共赴黄泉了。”邸恒看向挂在树上的玉带摇了摇头,“这里的岩壁常年受风侵蚀,太过脆弱,若是想攀着岩壁落地,恐怕就是送死了。”

  我朝我们正下方努了努嘴:“看见那两棵树了吗,大概是有些年头的了。”

  “你疯了?”邸恒有些惊讶地看向我。

  “你还有更好的方法吗?”我感到头顶上方又有砂石坠落,挂着我们的树大概支持不了多久了,“看准了跳下去,这两棵树枝繁叶茂,若是能被树枝多挡几下卸了力,说不定能活。”

  邸恒看向我,我朝他认真地点点头,我们一齐向后蹬了岩壁借了力,向前扑了出去。

  坠崖的滋味当真不好受。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时正挂在一棵不矮的树上,我用力晃了晃自己的头,过了许久才感到全身都传来尖锐的痛感。

  我一边痛一边欣慰,此次算是捡了一条命。

  天空已是墨蓝色了,隐约能看得到天边的一弯月,我用力撑起身子才发现玉带扔被我紧紧地攥在手里。我将玉带缠紧了枝丫,自己握着玉带向树下荡下去,却因为胳膊上猛烈的刺痛骤然松了手,本以为自己又要跌在地上,却被一双胳膊稳稳地接住。

  “醒了?”我看向身后,邸恒早已立在那里。

  “你也还活着?”我惊喜地看向他,“太好了!”

  “你先看看自己有没有伤到什么地方。”邸恒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胳膊仍停留在我的腰上,不觉向后退了一步。

  失去了邸恒的借力我才感到脚踝上的疼痛,哀嚎了一声向下跌去,邸恒伸手过来扶住了我的胳膊,架着我慢慢坐在了地上。

  “可有伤到筋骨?”邸恒按了按我的脚踝,我吃痛向后退了退。

  “大概只是扭了一下,小事情。”我伸手摸了摸脚踝,痛的吸了口冷气,“你可知这里是哪儿?”

  “大约是百崖山与鄯焉山交界之处。”邸恒站起身来朝远处望了望,四周都是山脉,“若要出去大概还要寻了能上百崖山的路才行,今日天色已晚,你又行走困难,不如先在这儿过上一夜吧。”

  “可这儿又不似上次,起码还有个山洞能避避风。”我有点担心地环顾四周,却发现在层层树叶间有个茅草屋顶依稀可见。

  “你看那儿,”我向远处指了指,示意邸恒快看,“是不是有个人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