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大人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317 2020.05.05 21:00

  “我家的事情我都已经听说了。”耿文清结果我递过来的茶水,坐在桌子旁。

  “你也莫要因此着急,既然出了这样的事情靠你一人也无力回天,你也不必急着回深州去,在建安多躲上些日子,保着自己的命要紧。”我在耿闻清身旁坐下。

  “你这地方倒是不错,虽然不大但清净的很,你一人住也足够了。”耿闻清叹了口气,四下看了看,“是邸大人帮你找的地方吗,怎么我一来他倒是走了?”

  我轻轻点点头:“都是我太傻,原想着建安和深州也没什么两样,带了些家当便过来了,没想到建安不仅租子贵,房东也要我找保人来才肯将房子租给我,想着原先和邸大人还算有些交情便只好找了他去,今日我也是才开了张,他便过来瞧瞧。若是早几日遇到你我也就不必欠他这个人情了。”

  “建安不比深州,总是要复杂些。”耿闻清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你若只是安安稳稳的开个医馆大概招惹不到什么人的,切忌再像深州时一样随着邸大人上天入地,他们天镜司的人最会蛊惑人心,只怕你被他卖了还替他数钱呢。”

  “你当时离了深州时为何那样急,我还是听了你们府上的人说才知道你走了,连声道别都没有。”我有些嗔怪地看着他,“当时我还想怕是耿叔新娶你心里不乐意呢。”

  “你心里我竟是这样小气的人。”耿闻清笑了出来,“其实我早些年便知道父亲这些事情。起初他培育赤星堇时我还曾帮过忙,只是后来他竟然越走越甚,竟然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甚至还……还险些伤了你。”

  “耿叔的事情是从何时开始的?”我没料到他竟然会亲口承认自己知晓父亲的计谋,不觉有些惊讶。

  耿闻清犹豫了一瞬方说:“大概是从你父亲离世不久开始的吧,那时候人们都以为百草堂倒了,赤星堇便无人能继续培育下去,父亲原是想借机发一笔财,便偷了你家的书来,只是没想到赤星堇的作用远超他的想象,所以又起了歹念。我也曾跟他劝过吵过,只是……”

  “这一切都是他的过错罢了,你也不必自责。”我轻轻叹了口气安慰道。

  “当时我知道了父亲有私通焉宿之罪,便已经想到了今日的后果。父亲见我坚持阻挠便想将我从深州支开,我也是一气之下,想着既然劝不住我自己躲开就是了,现在想来若是当时我能再坚持留在深州加以阻止,可能现在也不会是这幅光景。”耿闻清有些懊恼地垂着头,定定地看着桌上的茶杯。

  耿闻清的样子倒不像是做戏,看得我竟也有些愕然,此中几分真几分假凭我这点看人的功夫的确无从分辨。

  “听闻我家的案子也将程潇牵扯了进来,她如今怎样了,可也入了狱?”耿闻清突然问起。

  我愣了一瞬,强笑着摇了摇头:“她……没有人知道在哪。”

  “跑了?”耿闻清有些惊讶,“此等罪过定有不少衙役在追捕,她一个女孩子家又能跑到哪去?”

  “耿叔的罪行怕也是诛九族的大罪,你如今不也仍旧好好的吗?”我撑着头看向耿闻清。邸恒早些时候就已经传了密报会建安,我原以为耿闻清总算得上是个要犯,没想到自进了建安城连缉拿令都不见一张。

  耿闻清看了看周围,不见什么人来,挥挥手示意玲儿先到后院里去,才对我说:

  “耿家在建安原先就有不少生意做,我来了建安这段日子借着以前的关系交往了建安城内一位权贵,若不是有他帮忙,此番我怕是在劫难逃了。”

  听到权贵二字我心里猛地一颤,却依旧面不改色地问:

  “这定是了不得的人物了,是耿叔从前的世交吗?”

  耿闻宇摇了摇头:“从前不过是有些生意上的往来,只不过如今的陛下素来不喜宫中熏香的味道,倒是耿府在建安的香料生意里,有一味陛下甚是喜欢,这位大人拿去贡给陛下甚得陛下欢心。只是这香料价格不菲,我便低价售给这位大人许多,算是用银子为自己买了条命吧。”

  这似乎是说得通的事情,只是听起来甚是牵强,不知道这位大人是如何舌灿莲花,能将欺君卖国的罪人之子说成无罪之人。

  “先前耿闻宇入狱不就是为了你家香料之事?自那之后耿家的香料坊能在建安存活就已经是万幸了,如今陛下如何还能用耿府的香料?”我皱着眉想了想,总觉得事情不太对。

  “家里的香料坊自那以后确是生意惨淡,”耿闻清面色一怔,却又很快恢复如常,“只是许多制香的工艺即使在深州耿府都是独一份,更别说不善制香的建安人了。我只不过是将香料送到大人府上罢了,至于呈给陛下时他准备了什么说辞我也不可知。”

  “不知是哪位大人如此神通广大?”我笑着给耿闻清续上茶水。

  “虽说我在建安算不得什么人物,不过好歹有些人脉在,若是你这间小医馆出了什么事情我耿闻清还是护得住的。”像是过去在深州时一样,耿闻清仍然面色柔和,只是听他说话的语气比原先锋利了不少。

  我点了点头,不再继续问下去。

  “二位怎么在门口站着,快进来坐进来坐。”玲儿在门口吆喝的声音直冲我天灵盖,我不禁伸手捂住额头。邸恒怕是借机给我安排帮手故意塞了府中棘手的人过来,听这声音全然不像是医馆,倒是觉得等下门口的几位一进来,我该从灶间端上一盘红烧狮子头出来,喊一声“二位请慢用”。

  “你从哪找来的丫头?”耿闻清也笑了出来,“性子爽朗倒是像你。”

  我无奈地捂着额头摇了摇头。

  “有客来了我便不打扰了。”耿闻清站起身来,在柜台上随手拿了纸笔,“这是我所住之处,若是有需要随时来找我就是。”

  我笑着点了点头,拿起墨迹未干的纸看了看,随手收在一旁,脑子里反复琢磨着方才耿闻清所说的大人。门外的玲儿扶了一老一小两人进来,怕是病了瞧不起大夫,才来我这间才开门的小医馆来碰碰运气。

  我不再多想,忙叫玲儿扶了进来,斟上茶水招待了。

  .

  傍晚时分玲儿见街上人渐少,便张罗着关了门。后院里传来玲儿煮粥烧菜的香气,仔细闻一闻,这个小丫头的手艺当真不错。

  “粥菜留着明日一早再吃吧,”我倚在灶间的门框上看着里面忙活着的玲儿,“今日既然是开张第一天,我带你出去吃点好的。”

  玲儿眼睛一亮:“程大夫想去吃哪家的?”

  我撑着头想了一会儿:“你可知道建安城里最出名的教坊是哪家?”

  玲儿皱着眉头想了想:“建安城内的烟柳巷哪家都有几个红牌的姑娘,难较高下,不过我曾听闻红绡院是建安城里资历最老的教坊了,里面出来的姑娘也多。可是这些不是男人去的地方吗,程大夫怎么还有如此癖好?”

  我伸手打了她一下:“小小年纪,整日净想些什么东西。虽说是教坊,总会有些酒菜,我饿不到你的,跟我去便是了。”

  夜色下的建安不同于深州的一片静谧,红绡院便是灯火通明中最耀眼的一隅。虽说我平日里不是拘泥礼数的姑娘,但教坊我也是头次来,我侧头看了看一身男装的玲儿不觉笑了出来。

  “程大夫也觉得我穿这身怪怪的吧。”玲儿有点怯怯地问。

  我使劲摇了摇头:“好看的很,只怕今晚会有姑娘为了你碎一地芳心呢。”

  玲儿瘪了瘪嘴,也露了一丝笑:“程大夫穿今日这身也很是英气,简直比我家大人还要俊朗。”

  “进去之后叫我公子就是了。”我点了点玲儿,沉了口气,迈步走近楼阁中去。

  “客官看着眼生,是头一次来?”迎客的小儿满脸堆笑地带着我们到了一张空桌前,不远处的戏台上有几位面容姣好的妙龄女子,倒是看得玲儿出了神。

  我在桌下轻轻踹了她一脚:“我们是从外地来到建安做生意的,今日得闲,过来找找乐子吧了。”

  “那我先给二位客官上了酒来,客官若是要什么酒菜只管跟我说,我去给二位上来。”我向小二轻轻点点头。

  台上的姑娘轻歌曼舞,步伐很是轻盈,不知道是否是建安当下流行的舞步。

  “你们这里的姑娘跳起舞来果然与我们那边很是不同啊。”我见小二来上酒,趁机问道,“建安的教坊当真是与别处不一样。”

  小二回头看了眼台上的人们,颇有些骄傲的说:“可不是全建安都如此,只有我们红绡院的姑娘才有这样轻盈的舞步。若不是从小练习,这样的舞姿旁人可是学不来的。”

  我点了点头,当时只想着脚步轻盈是学武的缘故,却没想到还有教坊有这样独特的讲究。

  我在脑子里努力回想耿夫人的姓名,最终只想起曾听耿府的家奴提起过一个“纨”字。

  “红绡院可有哪位姑娘单名一个‘纨’?”我试探着问了一句。

  小二仔细着回想了一会儿:“教坊姑娘的名字大多差不多少,不知公子说的可是赵纨青姑娘?她也曾是红冠建安城的姑娘呢。”

  我听着名字有些耳熟:“她如今在哪儿?”

  “这可就不知道了。”小二赔笑道,“纨青姑娘曾经以舞步出名,在红绡院里她的舞步可是出名的轻盈,据说是进了院子之前曾经跟着师傅学过轻功才有此能耐。不过不到一年前姑娘就被赵大人赎了身,听人传说是已经被赵大人嫁了人了。”

  “赵大人?”我问道。

  “对,当今兵部尚书赵廷瑞大人。”

  我笑着点了点头,挥挥手示意小二下去。

  我许是知道是哪位大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