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医馆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195 2020.05.04 23:36

  我在房里随意走了两圈,最后在桌边坐下,随手捏了盘子里一块点心吃。

  “怎么不出去走走?”我听到门口有侍女行礼的声音,门被人轻轻退了开,穿着官服的邸恒走了进来。

  “下朝了?”我接过邸恒手里提着的纸包放到桌上,轻轻打开,里面是几块梅花糕。

  邸恒点了点头:“你试试今日这家的和昨日的有什么不同。”

  我平日里醒的晚,刚刚用过了早饭,方才有吃了不少点心,此刻虽然看着的是梅花糕但也有些吃不下去,只在边角处轻轻咬了一口。

  “没有昨日那样甜,比昨日的更好吃些。”我点了点头,“其实我对吃的东西没什么要求,你不必每日换一家的买回来。”

  邸恒也随手拿了一块咬了一口:“我府上平日里少有人来,如今你住下了我自然要好好的招待。只是我平时向来很少吃甜食,也不知什么样的算是好吃,你就只管尝尝,等尝出最好吃的来我便知道买哪家的了。”

  我喝了口茶水:“我虽说是随你来的建安,但也不是为了让你把我圈在家里养着的。”

  邸恒向窗户的方向轻轻扬了扬头,我回过头去,正看到一个身影从窗外闪过。

  “大人。”是很熟悉的声音出现在门外。

  “进来。”邸恒也喝了口茶,神情严肃了两份。

  “大人吩咐的事情属下已经办妥了,”廖胜正立在离邸恒五步远的地方,垂着头恭敬地站着,“按照大人的嘱咐,距离邸府不算远,大约二里地的样子,正在城东街道上,虽说开门不大,但房后有个院子,平日里存放东西还算方便。”

  邸恒放下手里的茶杯点了点头:“走吧,带你去看看。”

  “给我找了地方?”我有点惊喜,自到了建安后邸恒几乎日日在皇宫里,原以为他早将此事忘记了,“用钱的事情你可以先和我说的,此次来建安我又不是没有盘缠。”

  “和我你不必分的这样清楚。”邸恒站起身来,“走吧,带你去看。”

  .

  “真的不错,这种地方才家的感觉。”我在房子里绕了一圈,临街的店面算不上大,但也算是能够伸展的开,可喜的是店面后面便是个院子,院子西面是围墙,北面与东面都是屋子,一间做药房,一间住人刚好。

  “照你说的你前几日住的都是什么地方。”邸恒见我在院子里蹦蹦跳跳,在店面邻着院子的台阶上坐下。

  “虽说儿时家里也还算宽裕,但也总没住过你家府上那样好的地方。对我来说只有这样的四方小院才最是舒服。”我笑嘻嘻地在他旁边坐下,满意地瞧着我的院子,“在你家里四处都是婢女奴仆,他们都生在建安,我不过是个小地方来的人罢了。总要想着千万小心,不要行差踏错一步招人笑话才是。”

  邸恒撑着头看着我,叹了口气:“院子已经盘了下来,你打算用它做点什么来?”

  我仰着头看了看院子上方的天,建安与深州虽说诸多不同,但终究还是在同一片天下的。

  “开医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地呼出来。

  邸恒愣了一下:“我以为你日后都不会再碰这些了。”

  我摇了摇头:“有的话不过是激动时的气话罢了,我这个人又没什么旁的本事,除了开医馆还能干什么呢?”

  邸恒意味深长地看了我良久,我转过头去看向他,他大概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了。

  “耿闻清的事情我自有办法,你若是想要从邸府搬出来不必为自己找借口。”邸恒转过头去不再看我,只是看向对面的屋子。

  “我既然说了会帮你,就不会轻易放弃的。”我撑着头慵懒地看着前面,“只有开医馆才能让他知道我来了建安,算是能够不动声色地找到他。”

  邸恒轻轻叹了口气:“好,你需要什么跟我说就是了。”

  我看着邸恒的侧脸笑了笑:“你不必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邸恒瞥了我一眼,眼神里大概都是不信任。

  “打算叫什么名字,我明日先叫廖胜去给你找人做块匾来,店里需要的东西这几日我陪你慢慢置办。”

  “三味堂。”我郑重地点了点头。

  .

  三味堂开始营业廖胜原想帮我置办地热闹些,却被我制止住。我若是当真自己来了建安,为了生计重操旧业,必定只会简简单单地盘个铺面,每日看上几位病人,能够饱腹足矣,若是真的大张旗鼓反倒会让耿闻清觉着奇怪了。

  店面里的药柜桌椅一应俱全,邸恒从府里找了个叫玲儿的丫鬟过来帮我的忙。玲儿本就是我住在邸府时邸恒叫来我房里帮忙打理的婢女,如今跟过来我倒也没觉着别扭。

  “早就听闻姑娘医术高明,如今开了医馆生意定不会差,等过了月余说不定等着找姑娘瞧病的人都要排到西街去了。”玲儿一面帮我抹着桌椅一面和我说笑。

  “我可不希望,”我笑着将昨日晒好的药材分放进药柜里,“如今这样清清闲闲的便很好了。从今日起也不要叫我姑娘了,叫我程大夫。”

  “是,程大夫。”玲儿笑着看向我。

  “你如今几岁?”我见玲儿笑的好看,不觉自己也笑了起来。

  “奴婢再过两个月就十六了。”玲儿答道。

  “可有认过字?”我将医术理了理摆在墙边的架子上,“日后也不要说奴婢,只管说‘我’就是。”

  “我哪有程大夫那样幸运,我十岁便随着我爹来了邸府做活了,倒是我弟弟跟着先生认过几年的字,我也跟着学了一二。”

  “既然来了三味堂便不要白白在这里耗日子了。”我从所有书里认真翻了翻,抽了本《汤头歌诀》出来递给她,“今日起便随着我学些医理吧,虽说我算不得什么名医,可教你这一张白纸还是绰绰有余的。”

  玲儿很是惊喜地在衣裙上蹭了蹭手,才恭恭敬敬地双手接了书过去。

  我正准备叮嘱她每日该背多少,突然听到门口有动静,玲儿回过头去,猛地变了脸色,很是严肃地弓了身子行礼。

  “大人。”

  我伸手把玲儿拽起来,朝邸恒扬了扬头:

  “今日没有事情忙吗,怎么有功夫过来?”

  “我都已经特意叫廖胜寻了邸府附近的铺面了,怎么还会不过来看看。”邸恒穿着官服,大概也是刚从宫里出来便来了我这儿,“我们府上的丫鬟都叫你教的愈发不规矩了。”

  “既然你已经将她给了我,那只要听我的就是了。”我拍了拍玲儿,示意她到后院去,“定是你平时苛待下人,才会让他们都如此怕你。”

  “可知道不怒自威是什么意思?”邸恒的手在我的一排书脊上划过,“今日无论如何也算是你开张的日子,我总要送些贺礼来的。”

  我这才注意到邸恒手上拎了纸包,虽然已经料到是梅花糕,但依旧做出很是期待的样子打开。里面的梅花糕卖相算不得好看,我有点疑惑地看向邸恒,这次又是哪一家的?

  邸恒用眼神示意我尝尝看,我捏了一块放进嘴里,的确和前几日邸恒给我吃的那些味道很是不同。建安人喜欢吃甜,我自开了医馆以来本就喜食清淡,邸恒前些日子搜罗了建安城里各处的梅花糕,我却总觉得不是太油就是太甜,今日的这些倒是刚好和我的口味。

  “好吃?”邸恒看着我的表情很是满足。

  我愉快地点点头,端详着眼前的梅花糕:“这次是哪家的,虽说丑是丑了点,味道确实不错。”

  邸恒有点无奈地瞪了我一眼:“哪有这样十全十美的事情,吃的东西只要味道好就够了。”

  我完全没在听邸恒说话,自顾自的又拿了一块吃起来。玲儿从后院端了我前几日晒的药材进来,见我正在吃梅花糕俏皮地笑了一下:

  “前几日听我爹说邸大人在灶间呆了许多时辰,原来是为了给程大夫做啊。”

  邸恒难得有些局促地瞪了玲儿一眼,玲儿像是畏惧的样子缩了缩脖子,却朝我偷偷一笑。我不觉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拍了玲儿一下。

  “当真是你做的?”我看了看梅花糕,又看了看邸恒。

  邸恒点点头:“你说儿时最喜欢建安的梅花糕,可如今吃总不是当时的味道,想来人长大了,口味也总是会变的。既然买不到合口味的我便自己做了试试看,邸府的梅花糕也算是建安的梅花糕吧。”

  “你们灶间没有厨子的吗,怎么还要邸大人亲自动手?”我其实心下有些感动,却还是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道。

  “我平日不吃这些小食,府里厨子也没有擅长这些的。既然这是你的开张贺礼,也总要自己亲手做了才算是心意。”邸恒也从我手里捡了一块尝了尝,“想来我也不止有带兵打仗的能耐,居然在这方面也有些天赋。”

  我认同地点点头:“日后你若是不做官了,便在我药房旁边再盘下个铺面,专卖梅花糕,想来日子也会过得闲适。”

  邸恒瞄了我一眼:“梅花糕本就是薄利的买卖,单租院子实在犯不上,不如就让我从你的院子里盘间房,晚上做了白天就在你三味堂门口摆了小摊售卖,你我就如布衣夫妇一般,这样的日子不也很美吗?”

  我感觉脸上有些烧,伸手在他腰上拧了一下,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轻轻咳嗽。

  “你居然来了建安了?”身后的声音很是干涩,却是熟悉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