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红绡院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285 2020.05.16 21:54

  “程大夫,你穿男装是真的好看。”玲儿为我扣好腰上的束带,“你今日这身装扮上了街可记得千万不要回头了。”

  “为何?”我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转了转身子,确是英姿飒爽。

  玲儿憋着笑回答我:“怕是会见到一地姑娘们跌碎的芳心。”

  我伸手敲了玲儿的头一下,自己也笑了起来:“今天夜里我若是不回来了你便早早闩上门睡了,莫要等我,明日一早别忘了煎好了药给那几家人送了过去。”

  玲儿一面为我整理衣摆上的褶皱,一边点了点头:“我知道的,程大夫放心就是了。不过程大夫自己一人前去没有问题吗,若是带着我去明日的事情我也不会误了的,还能与程大夫相互有个照应。”

  “真当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坐到梳妆台前为自己挽着发髻,“不就是想借此机会出门好好玩一玩吗?你又不会那些打打斗斗的事情,若是当真出了事,我保护你还差不多。等这次的事情结束,咱们两个好好的上街吃一顿好的,定不会亏待你的。”

  玲儿见我挽的发髻松松散散,伸手接过了我手里的梳子,为我重新束发:“那要不要将此事告诉邸大人一声,若是有什么意外,还能……”

  “呸呸呸,能有什么意外。”我打断了玲儿的话,“此次前去我又不会胡来,只是去看看罢了,你大可放心,我绝不会露了女儿气的。邸恒平日里的事情已经足够复杂了,我就不再给他额外添堵了。”

  玲儿笑嘻嘻地看向我:“程大夫平日里看病时雷厉风行,没想到竟也是个……贤妻!”

  我翻了玲儿一眼,却也悄悄的笑了起来。

  .

  我决定要再去红绡院一次不过是今日上午的事情。我刚送走第一位病人,耿闻清便带着大大小小的纸包进来了。

  “前几日有个从深州来建安做生意的老朋友来见我,给我带了不少深州的吃食来。我想着你也来了建安许多日子了,便给你带了些来。”耿闻清将手中提着的纸包放在桌上,笑着跟我说,“你拆开看看,有没有你原来喜欢的那些?”

  “你这几日在忙什么,怎么已经很久没见你来我这儿了?”我放下手中的笔,一面拆着绑纸包的绳子一面问道,“上次见你似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不过是生意上的事情多了些罢了,”耿闻清愣了愣,说道,“你这样说,倒是也不见你到我府上去找我啊?”

  “虽说和你相比我不过是个小医馆,但我也是日日走不开身的。”我将纸包逐一展开在桌子上,叫了玲儿一同来吃,“最近可有什么大生意在做吗?”

  “红绡院在我这里进了一批香料,是笔大单子,这些日子里始终在亲自督办这些事情,”耿闻清顿了顿,继续说道,“若是此次做好了,日后说不定能有更稳定的合作。”

  “你不是已经投靠了一位朝中的大人吗,怎么还会缺了生意做吗?”我歪着头看向耿闻清。

  耿闻清立刻做了襟声的手势:“此事还是不要声张的好,虽说算不得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与朝廷里的人有了什么关系总归是麻烦事儿。”

  我满不在乎地点点头,耿闻清见我专心吃点心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我与你所做的生意还是不同的,只要是人就一定会生病,但香料生意便没那么容易。平日里本就只有官宦人家喜用熏香,我又是个刚在建安城没开了多久的铺子,没什么口碑名声,一个靠山能保我不倒,却不能保我飞黄腾达。做生意的机会给了我,要做出口碑来还是要靠自己努力。”

  我听着他的话坐直了身子:“这么说,此单生意是这位大人介绍给你的了?”

  耿闻清微微怔了一下,自知说错了话,不觉尴尬地笑了一下:“是,红绡院的生意这位大人多多少少参与了一些,便做主将这单生意给了我。”

  我轻轻摇摇头,笑了起来:“旁的人也就是平日里到秦楼楚馆逛上一逛,这位大人居然会亲自经营一摊生意,还是建安城里最为红火的,也当真是……”

  耿闻清见我并不在乎此事,也放松地笑了起来:“当真是有闲情逸致的一位。”

  “前些日子,听说邸大人娶亲的事情了。”耿闻清有些试探地看向我。

  我坦然地点了点头:“你是从哪里听说的?”

  “行婚礼那日是多么大的阵仗,在建安城里恐怕无人不知了。”耿闻清笑着说道,“从前便听说过赵家与邸家交好,如今当真是更亲了。”

  我顺着他的话笑了笑,并没有接话。耿闻清见我不言语,自己笑了笑接着说下去:

  “从前见你与邸大人关系不凡,还以为你有心于他,本来刚刚听闻此事时就想着过来看看你,只是始终被那些事情缠着没有功夫。今日来了看你没事儿就好,我也白担心你了那么多日子。”

  “邸大人是什么人,我又是什么人,我自然不会如此拎不清的。”我淡淡地抿了一口茶水。

  “想来你也不是那种野心勃勃的女人,邸恒平日里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定是谁嫁给他谁受罪了。”耿闻清也端起茶水,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你这个年纪还不嫁人的女人确是不多了,你总还是要为自己考虑的。即使嫁了人你也可以继续开医馆,你的生活不会受到什么影响的。”

  我抬起眼睛看了看耿闻清:“闻清哥,我从前便说过,你我不必再谈论这样的事情了。”

  “是,是我忘了。”耿闻清的脸上沉了下来,过了一瞬才恢复了以往温和的样子,朝我点了点头。

  .

  我站在红绡院门前,看着赵廷瑞手中经营的这一派灯红酒绿的景象。

  “客官真会挑日子,今日我们唱的可是好戏,公子是在厅里坐了,还是让小的去给您挑个僻静的雅座?”门口的小二迎上来,满脸堆着谄媚的笑意。

  我打开手中的扇子,在身前扇了两下:“给我在厅里找个位置坐了就是了,我也就图个热闹。对了,把你们这儿头牌的姑娘给我叫过来,陪我喝上一杯。”

  “公子,今日真是不巧,”小二看着我一脸为难,“锦霜姑娘今日刚刚被一位公子叫去陪了,我们这儿许多姑娘生的都很是标致的,脾气也温柔,公子不如再看看别的人?”

  我皱了皱眉,从腰间取出一枚银锭子拍在桌子上:“你若是觉得我是个差银子的人,那就太不给我面子了。”

  小二看着桌上的银子,很是为难地又给我推了回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收了手中的扇子,很是不满地看向小二。

  “公子,不是我不想要您的银子,只是今日锦霜姑娘正巧被人刚刚点了去,建安城里的哪一位不是大爷,小的不过在这儿跑跑腿挣两口饭钱,公子还是不要为难小的了。若是公子真心想找锦霜姑娘,小的这就去和方才点了锦霜姑娘的主儿通传一声,您亲自找了他去,您二位商量着。”

  我看小二确是一副为难的样子,遂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赶紧去办,自己重新到了茶水,展开手中的扇子在手里摇晃着。

  我注意瞧着来来往往的每一位姑娘,不仅脚步轻盈,身手更是敏捷。就在我左前方的那一桌上,掉落的酒杯明明离那姑娘还有近十步远,她却能轻巧地两三步踏过去,用手稳稳地接住,连一声脚步声都听不到。如此身手,定不是一两日的时间能够练成的。

  先前有个纨青,不论权谋还是身手都很是不俗,看来赵廷瑞亲自开了红绡院不仅为了满足自己左拥右抱的情趣,更是个充足的后备军。花柳巷的红牌本就与建安的望族男人脱不了干系,纨青已成了赵廷瑞的一步棋,不知这个锦霜又是个什么样的姑娘。

  “公子,方才点了锦霜姑娘的大人是出了十足十的银子,人家就是不肯让人。”小二很是为难地回到了我的面前,“公子不如再看看?凡是也总该有个先来后到才是,若公子是真心喜欢锦霜姑娘,小的就帮您约上下回的日子,保证能让锦霜稳稳当当地陪您。”

  我皱了皱眉:“那人在哪儿,你告诉我,我自己去就是了。”

  “哎呦公子,这是不合规矩的。”小二脸上虽说写着不情愿,但眼睛已经开始往我身上瞟,“方才那位大人一早便定了二楼的雅座,就是不愿被人打扰,小的哪能……哪能……”

  我不耐烦地将方才的银子重新掏出来,向小二的方向随手一扔。小二很是满足的接住,放在后牙上咬了咬,一脸欣喜地向我恭恭敬敬地作了一揖:“小的就不便带您上去了,您从这儿上了二楼,第三个挂了青色珠帘的屋子便是了,公子您请了。”

  我迫不及待地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梯,站在青色的珠帘旁边,有些紧张地吸了口气,将手中的扇子飒然展开在身前,轻轻晃动着做出一副轻薄公子的样子。

  “本想着今日来叫锦霜姑娘陪我喝几杯,不成想被这位兄台抢了先。小生今日来就还请兄台割爱了,要什么补偿咱们好商量。”

  我一面说一面用扇子挑开了珠帘,本已经做好了被里面的醉汉冲出来动粗的准备,却不成想,里面听了我的话竟什么动静也无。

  我移步到珠帘前,正看见一个腰肢柔软、涂脂抹粉的姑娘软绵绵地倒在一个熟悉的身影上。

  “你来这种地方做什么?”我被问的愣了一瞬。

  “我也没想到,平日里最是正人君子的邸大人,有了家室也还来这里寻花问柳啊?”我戏谑地看向珠帘里那个表情有些惊讶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