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村庄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320 2020.06.09 15:00

  我看着杨和将他兄长埋葬在一片赤星堇田旁,深深吸了一口气,是熟悉的味道。

  “这些花你们种来做什么?可是要自己用?”我颇有些担心地看着杨和。

  杨和摇了摇头:“我们农家人要花儿做什么用,还不是你们城里人才会有闲情雅致拿来做了香薰或是摆在几案上。”

  我不禁放心地出了一口气:“这些花是什么人让你们种的?”

  “是城里来的一位先生。”杨和将最后一抔土扔到杨义的墓地上,“说是生意人,要用这些花儿,便叫我们种了,每月都会给我们送些银子来。”

  “按理说你们每月都有银子入账,日子该不会过得如此落魄。”我有点疑惑。

  “早些时候日子过得也还可以,每个月甚至还能有些存银,只是这几个月来先生送来的钱越来越少了。村中也有人因此心生不满,拔了田中的花儿改种了别的,却在夜里被人闯进家门去毒打了一顿,还威胁我们说断不可妄自毁了这些花,否则钱拿不到不说,性命都不保。”

  “如今一月能给了你们多少?”邸恒帮着他将墓地周围的杂草拔开问道。

  “我们一户人家一月也就一两五钱银子,我们村子一共三十多户人家,算上邻村的这些人,一月总着下来也大概要百两有余。”

  我掐着手指算了算,百两银子加上从前从耿闻清账本中看到的银子,大抵与红绡院账本中每月的香料支出相抵。我抬头看向邸恒,邸恒也朝我微微点了点头。

  “二位若是没什么事情,我也就不留二位了,二位还是赶快回去吧,眼看着天也要黑下去了。”杨和看我和邸恒不说话,便低着头拎了铁锹要走。

  我赶忙伸手拦住:“还请你带我去你家瞧瞧,你母亲的病说不定我还能帮得上忙。”

  杨和大概以为我先前只是随口一说,如今听我提起,倒是颇有些感激地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一言不发地朝着家里走去,我赶忙示意邸恒跟上。走不了多远便能看见来来往往的农户扛着农具正从田中往家走去,一路上所有与杨和打招呼的人大多受了杨和冷落,便开始上下打量我与邸恒,许是在此少见建安城中之人。正是傍晚时分,家家户户都有炊烟飘出,我们随着杨和走了许久,到了村子的角落里,他才在一户没有炊烟略显清冷的房前停了下来。

  “回来了?”杨和才推开院子门,便听到屋里传来一丝有气无力的声音,“今日怎么这样晚?”

  “唔,”杨和一时语塞,模糊不清地答应着,“今日我进城去给您请了大夫来瞧病。”

  杨和带着我与邸恒进了屋子,床上躺着的妇人看上去年岁不大,但极为憔悴,有些担忧地看着我:“只是我家……”

  “您放心就是了,我算是杨和的朋友,银钱之事就不必了。”我赶紧接过话来,她的神情这才放松了几分,突然有些疑惑地看向杨和:

  “今日怎么没和你哥一同回来?”

  “我哥……”杨和骤然哽咽了一下,转过身去水缸边舀了一瓢水出来一饮而尽,“我哥在城中觅了个差事,今日回不来了。”

  “好,如此便好了。”床上的妇人自言自语地念叨着,“你们还年轻,总不能一辈子就陪着我在这乡里浪费时光,如今地不好种,能在城里觅到差事真是再好不过了。”

  我心中有些酸涩,转头看向邸恒,他只是朝我微微抬头,示意我去瞧病。我定了定心神,坐到床边,随手在床上卷了块布料做脉枕,端起她的手放在上面。

  我手指微微用力,心中却凉了一瞬,此人身体已是油尽灯枯,大概是生产时留下的病,如今只是在这里熬着日子,能过一日算一日了。

  “大夫,我这身子我自己心里有数,就不劳烦你再为我费心开药方了。只是不知我还要再拖累着孩子多久?”她颇有些担心地转头看向杨和。

  “娘,你说什么呢?”杨和有些着急地制止了她,“不必说这些丧气话,你自然是会好的。”

  妇人只是微微笑着不说话,我有些不知所措地将她的手重新放回被子中,面上却还是很有自信地笑着:“您放心就是了,我回去之后立刻给您抓了药送来。”

  “您瞧,我一早就说过了,您的身体没事儿的。”杨和像是安定了一些,朝着他娘很是自豪地说道。

  “今日时候不早了,二位便留下吃一口饭再走吧,只不过我家这境况二位也看到了,还请二位不要嫌弃。”妇人很是和善地说道。

  “不必了。”邸恒朝她恭敬地笑了笑,“我们还有要事要办,今日便回去了,待下次她送了药来给您时再与您一同吃饭。”

  我也认同地点了点头,向杨和道了别,随着邸恒往外走去。刚出了院子,便轻轻叹了口气。

  “她的状况很是糟糕吗?”邸恒见我如此神情,问道。

  我侧过头看向他:“你是如何知道的?”

  “见你方才已经说起了活话,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想着便大概如此了。”邸恒伸手拍了拍我的后背,“可是在担心杨和?”

  我点了点头:“杨和大概还觉得他娘的身体会有所好转,怕是要让他失望了。”

  “杨和也不是小孩子了,方才说那番话也只是为了安慰他娘而已,实际情况如何,他自己心里也清楚。”邸恒同我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返,“你不必如此有压力。”

  “他的兄长死于他的箭下,如今他娘也命不久矣。”我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真不知他日后的日子要如何过下去。”

  “你行医这些年,这样的事情难道见得还少吗?”邸恒看向我。

  我叹了口气:“很多,可每一次我都希望这是我见到的最后一次,至今还尚未如愿。”

  “日子总是有办法过下去的,”邸恒轻轻握住我的手,“你从前那些绝望的日子不也就这样挺了过来,杨和性子坚毅,也一定可以的。他的功夫算是有些天赋,又善用弓弩,日后的日子也不会太差。”

  我骤然想起方才的事情:“他们可是赵大人派来杀你的?”

  “九成吧,除了他我也未在建安城中树下什么仇人。”邸恒笑了一下。

  “那你为何要装作已死的样子?”我看向邸恒。

  邸恒轻轻叹了口气:“如今我并未掌握赵廷瑞什么切实的证据,不知他这样急慌慌地想取我性命用意何在,倒不如假装遂了他们的愿,静观其变就是。并且今日若是我未死,杨和定是活不成了。”

  “你会担心杨和被赵廷瑞灭口?”我颇有些惊喜地看向邸恒,“倒不像我认识的你了。”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邸恒有些好笑地看着我,“杀人不眨眼吗?”

  “你们天镜司不净是这种人吗?”我小声嘟囔道。

  邸恒愣了一下,突然握紧了我的手。

  “从前是的。”

  我没听真切,歪着头有些疑惑地看向邸恒,他却面色如常,只是目不斜视地向前走着。

  我环视四周的景色,开始变得熟悉了起来。

  “这里可是杨和埋伏你的地方?”我问道。

  邸恒点了点头,拉着我进了树后的灌木中蹲下,示意我安静。

  我皱着眉四下看着,一个衣着端正的男人沿着我们先前上山的路越走越近。看穿着不像是附近村庄中的农户,我用眼神询问邸恒是否认得此人,邸恒只是示意我看着他。

  那人从见周围无人,便在树下蹲下,伸手刨了一会儿拎着一个熟悉的玉佩站了起来。他将玉佩对着夕阳的光仔细看了看,很是满意地从衣服中取出鸽哨长长地吹了段哨子,天边的一个白点朝着他飞过来,落在他的手臂上。他从鸽子腿上取下竹管,用怀中的墨条在纸条上写下字来,将鸽子向上一抛,看着它飞远了。

  我静静地看着他行云流水的动作,才忽然注意到一只野兔从我脚下跑过。我侧过身子想要避开,却不知裙裾在何处挂住了,布帛撕裂的声音在晚霞中格外明显。

  那人猛地回过头看向我们的方向,我一时间有些慌乱,邸恒拍了拍我的背示意我不用怕,拉着我从灌木丛中站起身来。

  “你是人是鬼?”那人见到邸恒吓了一跳。

  “你是什么人?”邸恒冷着脸看向他。

  这人现在才反应过来,从腰间抽了长刀出来:“我是来取你命的人。”

  那人一面说着一面朝邸恒扑过来,邸恒一个闪身避开他的刀,一面拉着我向他身后闪了几步,一面从腰间抽出刀来应对。只是那人的功夫不错,转手便将刀换了方向。邸恒倒是不见反抗,只是挡在我身前,拉着我与他一同不断向后躲避。面前那人见邸恒不加进攻愈发自得了起来,待他举刀朝我们刺来时,邸恒突然拽着我向旁边一个闪身,在我们身后便是纵深的悬崖。

  邸恒抽过我腰间的玉带缠住那人的手臂,将他悬在崖边,朝他淡淡说道:“可是赵廷瑞的人?”

  “邸大人不必知道。”那人也毫不示弱。

  “鸽哨交出来。”邸恒朝他伸出了手。

  “邸大人在说什么?我实是不清楚。”

  “你可要知道,如今你的命还在我手中。”邸恒扯扯嘴角笑了笑。

  “是吗?”那人看向自己脚下的深渊,也朝邸恒笑了起来,“那就不劳邸大人费心了。”

  说话间他便伸手拉住我的玉带,解开在手臂上的缠绕。邸恒想要伸手拉住他却不及,我一惊,却只能眼看着他坠落下去。

  “还是老样子。”我朝邸恒叹了口气,“将人逼到绝路上。”

  “是他先朝我们动手的。”邸恒站起身来看着脚下的山崖,说的很是平静,“我给过他机会了,是他自己不要的。”

  “回去吧。”邸恒见我看着悬崖,伸手拍了拍我的后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