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我是否错了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075 2020.04.04 22:57

  星堇花其实在西域大为常见,只是一般的星堇只在白色花朵的表面有淡黄色的斑点,而赤星堇则是亮眼的正红色。眼前这片星堇其实还算不得赤星堇,花瓣上的斑点只不过是淡淡的粉红色罢了。

  我蹲下想要摘下一朵,被那个带我们来的男人猛地拦住:“让你来看看罢了,这玩意娇贵的很,你别再给碰坏了,我们村也就只有这几亩的花儿。你们若是想发财,就跟我说,价格咱们好商量。”

  “你若是做得了主现在便定了价吧,我都要。”我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上的土,伸手便要在腰间掏银子,邸恒皱着眉头有点疑惑地看向我。

  “都要可不行。”那个男人笑起来,“你都收了,我们用什么?再说,这田是我们村的,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这样吧,等会儿我去找了我们几个种花的村民一块儿来商量商量,明儿个你们再来一趟。这东西你们能收走半亩地的就很是够用了,平日抽烟的时候也断不能放太多。”

  “为何?”邸恒问到。

  “我告诉你,”那男人压低了声音,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我们村的道士说了,这东西是通神用的。”

  “通神用的?”我被吓了一跳,竟没想到阿爹从医这些年费尽心思所研制的一味药,在他们眼中却只不过是个跳大神的东西。

  “这东西原本应该是神仙用的,没有人用了第一次不想用第二次的。抽烟的时候若是加一点,便能跟神仙一样快活很长一阵子,但若是加多了,那你就指不定能看见什么,不管是死去的人还是什么神仙鬼怪都能出现在你面前,那就是因为神仙知道了你偷用神药,生气了。”那人说的一脸骄傲,“若老是抽加了很多的烟,过不久身体就越来越虚弱,再过段时日神仙就该来把你收走了。我们平日用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你们若是要收,还真得再来几趟,我们好好教教你们是怎么个用法才行。”

  “你们自己种的与你们在耿府得到的有什么不同?”邸恒侧头看了我一眼,看我愣愣的没说话,便继续问那个男人。

  他想了好一会儿:“耿府给我们的是粉末,颜色比这个还要红些,抽的时候要放的更少才行,也不知是怎样得到的。不过你们也别嫌弃,我们能种出这样一小片已是及其不容易了,若换了你们这种没种过田的商人,怕是连这样的都种不出来。”

  邸恒点点头,朝那个男人礼貌地微微笑了一下:“好,明日我们来了不知去何处寻你?”

  “明日正午,还来这地里便是了。”那个男人很是随意地笑了笑,“我们不过是农家人,家里也没什么好招待的,我们的东西你们也大概看不上,只有这个能拿得出手。”

  男人一面说一面很是骄傲地伸手指了指地上的赤星堇,邸恒微微笑了笑,向男人点了点头。

  农夫已经匆匆离开,邸恒见我还愣愣地看向花圃,伸手在我眼前打了响指,严肃了神情:“这些花如何,可是与你平时用的相同?”

  “的确是星堇,不过还远到不了赤星堇的程度。”我定睛看着眼前的一片花,我曾经最喜欢在花房看阿爹侍弄那些缀有红色星星的花儿,如今看着却只觉得恶心,“这样的花入药远远不够,但毒性大概还是有的,他们若是长期使用终究还是会有很大的伤害。”

  “那他刚才所说的看到鬼神呢,你应该并不是相信鬼神说的人。”邸恒问我。

  我蹲下细细的看这些星堇:“我自是不信的,但如今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赤星堇竟然有致幻与致瘾的作用。你可听说过从西域传入的曼陀罗花,赤星堇的作用大概与它相似,不过听他的描述,赤星堇大概比曼陀罗要厉害得多。”

  我站起身来拍了拍手,在腰间摸索了一番,发现出门时将火石与火棉留在了三味堂中。我伸手向邸恒:“可有火石?”

  邸恒蹙着眉朝我叹了口气:“如今我倒真怀疑你与他们根本就是一伙,你想做什么,付诸一炬毁灭证据吗?”

  我愣愣的看着邸恒,邸恒的语气突然软了几分:“我知道你看着这些东西厌恶,但也再等几日,待查到水落石出的那天我定让你亲手了结了这些花。”

  我轻轻叹了口气,无奈地点了点头。邸恒伸手欲在我背上拍一下,却在空中停住了手:“可累了?”

  “再去别的村子走走看吧。”我摇了摇头,转身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我如今倒是能理解我阿爹为何让我早早毁掉所有赤星堇了,赤星堇有这样多的作用大概连我爹都不清楚,落到心存不轨的人手中不知会酿成什么样的后果。”

  邸恒看着我想要说什么,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抬头看向邸恒:“你可能想明白耿府为何要给工人提供赤星堇的烟叶?”

  “你觉得是为何?”邸恒反问我。

  “我昨日想了许久,起初只觉得他们是以此为引诱,让工人们能留在耿府死心塌地地工作而不计较工钱,如此便可随意克扣工人的银两。但细细想来,赤星堇的培育也是及其困难的,听他方才所说,耿府的赤星堇许是还做了粗陋的提纯,这样的工序下来银子定是也不少花,根本不是几个工人的月银能抵消的了的,倒觉得是笔赔钱的买卖。“

  “所以或许是另一种可能,”邸恒微蹙着眉,神情很是严肃,“他们在用工人做实验。”

  我想了一瞬才晃过神来,惊得用手掩住嘴。

  “既然耿府发现了赤星堇的用量不同时会有致幻致瘾的功能,他们大概是想要用不断的尝试找到他们最想要的效果,如此说来便需要大量的工人做牺牲品了。按照刚才那个人的话说,耿府用于实验的赤星堇大概就种在百崖山上。”邸恒面色冷峻地说,“但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实验结果要用于何处。”

  “要尝试找找耿府的赤星堇种在何处吗?”我问道。

  “百崖山如此复杂,你确定你能找到吗?”邸恒严肃地看向我,我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先不必打草惊蛇,等到时机成熟我自会带天镜司的人去寻。”

  邸恒大概看出了我脸上的不甘心:“你自己切不可去寻。”

  “我只是帮你们探探路罢了,毕竟这百崖山我可比你们熟的多。”我正了神色,认真的说。

  “我说了不许你便听我的,耿府既然种了便一定会派人看管,你那点三脚猫的武功不过是点防身的功夫罢了,与耿府专门派去的人相比你没有胜算。”邸恒偏过头来乜斜了我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

  “有人昨日还说我的功夫远超我阿爹的期待呢。”我轻笑了一声。

  “你可知道天镜司的人若是要杀人不需要提前向任何人汇报,若是不想听我的你便自己想好后果。你的安危我大可不管,但你最好不要坏了我的事情。”邸恒说的面不改色,我撇撇嘴,难怪天镜司的人冷血无情,能做到如此这般杀人如麻哪个还能有情呢?

  我与邸恒一同转了几个村子,境况都没比左家村好到哪儿去,不过打听到赤星堇种植的倒是只有左家村一个,又或许只有左家村的人不够谨慎,将消息透露给了我们。

  “能弄到一两株赤星堇已经是极为不易,其它村庄大概是还是只能靠那些在耿府工作的人才能得到一二。”回到三味堂时我依然是怔怔的,邸恒与我说话我也只当做没听见。

  “今日累了,就好好休息吧,明日我会再去趟军营,你不必再与我同去了。”邸恒叹了口气,对我说,“今日我已叫廖胜带着令牌去亮明了身份,军营突发蒸骨病的事情决不能外露,还有些其他的统筹安排我也叫廖胜安排妥当了。”

  “明日我随你去,师姐已经在军营忙了一天了,我总不能把她一个人扔在那儿就不闻不问了。”我说道,“你早些歇息了吧,我还要去花房。”

  我转身要走,突然听到邸恒在我身后说:“别想太多,害人的不是你的赤星堇,是那些盗了你赤星堇的人罢了。”

  我感觉心里的结松了一下,我回头看着邸恒,黑夜中看不清他的脸,但能清晰地感觉到,很安定。

  我打开明锁要进花房的时候,发现花房的门已被里面的暗锁锁住。我拍了拍门,趴在门上听不到什么声音。

  “师姐?是我,湘儿。”我又拍了拍门,门才从里面打开,“今日军营里的事情可是很辛苦?你回来了怎么还不去休息,若是有什么事交给我便是了。”

  “想着已经有几天没来了,便来看看赤星堇罢了。”师姐侧身让我进来,“你今日去了哪里,我左等右等也没等到你回来。”

  “今日我与邸恒上山,竟发现百崖山上有村民自己偷偷种植赤星堇,”我为自己倒了杯水,边喝边说道,“今日我才第一次知道,赤星堇原来远不止是毒药,竟还能让人上瘾、让人产生幻觉。师姐,我是不是错了,我是不是应该听我阿爹的话,赤星堇是不是根本就是祸害罢了?”

  师姐一惊:“你是在哪里看到的,是什么人种的?”

  “左家村,别的村有没有我尚还不知。”我低头揉了揉太阳穴。

  “你别多想,赤星堇救了多少人你还不清楚吗?师傅若是天上有灵,定不会恼你的。”师姐拍了拍我的肩膀,“还记得当年那个跪在雪里来找你求药的人吗,若是没了赤星堇,这样绝望的人还要再多多少?”

  我轻轻点点头,道理我似乎都懂,困扰我的大概只是心里的坎儿。

  我本想再把我与邸恒对耿府的分析再讲给师姐听,却突然想起那日邸恒故意对师姐隐瞒身份的事情,猛地住了嘴。

  “今日你也累了,早些回去歇了吧。”师姐拍拍我,“明日我还要再去军营,我也要歇下了。”

  “明日我与你一同去。”我拉住师姐的手,“今日情况如何?”

  师姐一愣:“试了你的方子,不过才一日,还没有什么进展。”

  我点点头,朝师姐笑笑,师姐也笑看着我,像当年我们刚跟随阿爹学赤星堇时,在花房里一同念书一同偷懒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