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赵廷瑞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103 2020.05.06 23:13

  我看着邸府颇有气势的大门叹了口气,转身翻上墙外的老树,借着玉带的劲儿一跃落在邸府府内。虽然我落地很是轻巧,却也听见四周有脚步的声音向我围了过来。

  “什么人?”廖胜的声音很是有气势的冲向我耳边,我却悠闲的将玉带系在腰上,靠着墙慵懒地看着他。

  廖胜悻悻地将腰间的刀收了起来:“好端端的怎么不走门,非要做这些像是偷鸡摸狗的事情。”

  “原先以为你只是跟着大人办办案子罢了,原来连大人府上的安全你都要管啊。”我笑着朝廖胜说道,“怎么,夜里还要宿在大人府上?”

  廖胜脸一红:“我是大人的侍卫,当然要护了大人的安全。此刻五更已过,已是清晨了,只有你这样每日睡到日上三竿的懒人才会觉得是夜里。”

  我不屑地撇撇嘴,摇着腰间的玉珠从廖胜身边摇摇晃晃地走过,廖胜赶忙回头叫住我:

  “你干嘛去?”

  “我来邸府还能是为了找你啊?”我回头一脸纯真地看着廖胜。

  “大人大约还在洗漱,你在前厅等着就是了,”廖胜倒是不生气,指了指另一侧的路,“那边。”

  我想了一瞬,还是回过身去继续走我的路,在身后朝廖胜挥了挥手。

  房间的门依然关着,方才面对廖胜时我倒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如今真的走到了门口却怂了起来。我立在门外举了举手想要敲门,犹豫再三还是放下,转过身去下了台阶,打算去前厅坐上一会儿,等着廖胜给我通传。

  “进来。”

  我刚转过身去便听到身后的门打开的声音,门口的侍女在屋内拉开了门,向我敛衽行礼,随后步履轻盈地从房间里离开了。

  我跳了三两下进了房内,屏风后面的邸恒还是只穿了贴身的衣物。我背过身去:

  “倒是等你洗漱好了再叫我进来啊,我先去前厅等你了。”

  “回来。”邸恒一面系上衣带一面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今日怎么起的这样早,可用过早饭了?”

  “还没有。”我看屏风外的几案上摆了还挂着水珠的葡萄,便随手揪了一颗扔进嘴里,“夜里睡不着,本想找玲儿聊聊天,她倒好,鼾声都快把隔壁家的鸡吵起来了。想来想去实在没什么人说得上话,就来找你了。”

  邸恒坐在我对面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还以为你光顾着和耿闻清把酒共话重逢之喜,早就忘了建安城里还有我这号人。”

  我撇了撇嘴:“别那么小气,近日来找你也算是有正经事儿要说。”

  门外的侍女轻敲了两声门,细声细气地叫了声“大人”,邸恒眉梢眼角仍然挂着调侃的笑,语气却严肃了许多:

  “送进来。”

  我看着一桌的粥菜咽了咽口水,邸恒递了勺子给我:

  “边吃边说,什么事儿?”

  “昨日我带玲儿去了趟红绡院……”我咬了口饼子,里面的红糖淌了出来,我将饼子悬着捏在手上,好让糖都流进粥里。

  “我给你的人若是不喜欢可以随时来找我换,不必想着法子把人家卖去那种地方。”邸恒一面喝粥一面淡淡地说,“医馆生意不好也不必想着从这条路上发财。”

  “……发现耿夫人大概就是从那里出来的舞女。”我朝邸恒翻了个白眼。

  邸恒抬眼瞟了我,便继续低头吃饭,没说什么。

  “你早就知道?”我看着邸恒神色如常,“也是,我能查到的事情对你来说更是小菜一碟。那你应该知道她早些日子就已经被赵廷瑞大人赎了身吧?”

  邸恒淡淡地“嗯”了一声。我想了想,又不甘心地问了一句:“你难道一点都不惊讶或者惊喜吗?”

  “你可还记得你入宫为陛下诊治时都有谁在陪侍?”邸恒问道。

  “几乎每次皇后娘娘都是在的。”我细细的想了想,“似乎还有一位赵大人,可就是赵廷瑞大人吗?”

  邸恒点点头:“那时候便听说皇后娘娘提出从民间召集大夫来为陛下看病时便是赵大人率先反对了,我每每入宫又总能见到赵大人不是在陪侍,就是找了什么由子在宫中逗留,当时便也存了疑心了。”

  我用筷子撑着脸想了想,叹了口气。

  “怎么了?”邸恒这才抬起头来正经看了我几眼。

  我摇了摇头:“我以为自己足够聪明,果然和你们比起来还是算不得什么。”

  “你只有一个人,能查到这个份上已经很是不易。”邸恒很是肯定地看着我,“不过你一个女孩子家日后还是少去那种地方,你能保护好自己才是帮了我最大的忙。”

  “不过我之所以想到要亲自查了此事是因为昨日耿闻清说到他投靠了一位朝中权贵才得以保命,是谁他有不肯说,我想了许久才想到耿夫人或许是条路子的,你又是如何想到通过耿夫人继续追查?”我歪着头看向邸恒。

  邸恒有些神秘地看了我一眼:“你今日在我家多坐一会儿,我让你见个人。”

  .

  说是多坐一会儿,我却从早上呆到了太阳快落山。原想着既然邸恒已经上了朝去我便回三味堂里等着,可昨日夜里翻来覆去想着那些事情几乎一夜未睡,我竟然倚在邸恒房里的塌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朦朦胧胧中听到轻轻的敲门声才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我揉了揉太阳穴,扬声问:“谁?”

  “是大人叫奴婢来请姑娘到书房去。”门外的声音细细小小的。

  “知道了。”我一面皱眉一面喊。在房间内走了两圈我才完全清醒过来,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当做漱口,才推门叫侍女领着我往书房去了。

  侍女在书房外为我开了门,自己退到书房外面,我很是谨慎地走进去,正看见邸恒和另一位男子立在几案前。

  “来了。”邸恒向我笑了笑,“看看可还认识?”

  我盯着那个男子的脸看了许久,才突然一拍手:“林湛?”

  林湛向我微微欠身行了一礼:“程姑娘,如今是不是该叫邸夫人了?”

  “读书人怎么说话也这样冒失。”我有些脸红,“我今日在邸府也不过就是为了等你罢了,怎么,科举可有中第?”

  “如若没有现在又怎能站在这里和邸大人说话。”林湛笑了起来,如今的林湛似乎已经不是山中那个一腔热血的书生,倒是比当初看上去稳妥了许多。

  “不知林大人如今在哪里高就啊?”我嬉笑着向林湛行了一礼。

  “常清不才,只是户部一个小小的主事罢了。”林湛也学着我的样子一本正经的回答。

  “林大人才入官门便位居主事,日后前程不可估量。”我笑着说道,“他乡遇故知,当真是喜事儿。”

  “先别顾着寒暄。”邸恒也轻轻笑了笑,随后正了神色看向我,“他便是我为何能想到的原因。”

  我不禁有些惊讶,林湛倒是神色如常:“邸大人可和你说了?”

  “还没有,”邸恒说道,“你和她说就是了。”

  “我中第后入了户部,原是叫我帮着整理旧时赋税粮饷之账目,我却发现深州的粮饷运输一直以来都交由耿府操办,但价格在六年前突然高出了一成。”林湛说道。

  “六年前大概是耿闻清开始接受耿家的大小事务了,”我仔细的回想了一瞬,“他做生意最是讲究薄利重义,怎么会价格突高,你是怀疑朝中的人从中拿了好处?”

  “克扣之事怎么可能从六年前刚刚出现,想来也该是一直都有的,只不过数额还不甚过分,贪污者官位又高,我们的人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只是我想起了那日在百崖山中时你们二人说的话。”林湛看向我,“你们当日说那些深州城内的焉宿人是被人组织了起来的,而你们最怀疑的便是耿府。”

  “你装睡的本事倒是一流。”我摆了林湛一眼,“那日我记得真真的,你在山洞里睡得很是安稳,怎么这些话还都叫你听了去?”

  “程姑娘这就是小看我了,深州也是我的家乡,焉宿即将侵略深州,我岂是能安睡之人?”林湛正了神色,“我原是想将此事向上面的人禀报,可如若此事当真便关系重大,想来不是我挨上一顿板子就能了了的事情,我便只好来找了邸大人。”

  “粮饷运输是谁主理的事情?”我问道。

  “兵部尚书,赵廷瑞。”邸恒看着我的眼睛。

  “原是用于抵抗外敌的银子却被人拿来纠集强盗,制造武器,里应外合攻打深州,实在可恨。”我重重地叹了口气,坐到桌子前给自己倒了杯茶水。

  “不仅如此,研制赤星堇想必也不是一笔小数目,这里面的银子大概军饷的钱也包揽了大半。”邸恒低头看向气鼓鼓的我,“只是毕竟是粮饷账目,赵大人即使挪用也不过是增了一成,要用这些钱做那么多的事情大概是远远不够。既然这一成的增量从六年前便有了,大概只是用来研究了赤星堇,而纠集强盗的钱要从赵府的私家账目上找答案了。”

  “那你们天镜司为何不去?”我刚问出口便觉得自己太过幼稚了。

  “不急在这一时。”邸恒看向林湛,二人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