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曲折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312 2020.06.21 15:00

  我看着那个在雪地里步履蹒跚的身影朝我越走越近,别说当年那个风度翩翩佳公子,就连说他是个权倾朝野的人臣我都无法想象,此刻他只是一个痛失爱女多年不得的父亲。

  “你倒是很守信用,”我定了定心神,将手中的匕首架在锦霜的脖子上,“果然只有你自己一个人来了。”

  赵廷瑞点了点头:“你让我埋在南城城门西侧树下的银子已经取走了,数量想必你也清点过了,人我就可以带走了吧。”

  “赵大人做事就是爽快。”我低头瞟了一眼锦霜,“不过大人可问过锦霜姑娘愿不愿意跟你走?”

  赵廷瑞的眼神定定地落在锦霜身上,不由自主地朝着锦霜的方向伸出手来:

  “你便是映柳的女儿?走,跟父亲回家去。”

  锦霜看着赵廷瑞的目光似乎也有些发愣,我的手在暗中拍了拍锦霜的后背,示意她清醒一点。

  我看着赵廷瑞朝着锦霜走来的步子,还有十步,十步之后藏在暗处的弓箭手便可以放箭了。

  “你可是叫锦霜?”赵廷瑞看着锦霜的眼神停下了脚步,他看着锦霜的眼神与平日里大为不同,让我感到很是熟悉,就如同从前阿爹还在时看着我的眼神一般,“对不起,父亲来晚了,父亲……让你和你母亲吃了很多苦,你听话,和父亲回去,以后你的日子都会过的好好的。”

  锦霜有些畏惧似的往后躲了躲,却刚好撞在身后的我身上。我向后撤了两步:“我没时间听你们父女在这儿扯闲篇,你们要道歉也好,要回忆也好,等你们回了家有的是时间,你赶紧来把她带走。”

  “锦霜,”赵廷瑞充满希望地看着锦霜,“过来吧。”

  我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在我手中匕首下的锦霜却颇有些动容,我心下有些慌乱,忙将锦霜死死地拉住,伏在她耳边轻声说:

  “锦霜,你不要忘了,是这个人害死了你的母亲。”

  “可他是我爹啊。”锦霜一反往日处变不惊的样子,眼睛里突然开始有泪水在打转。

  赵廷瑞大概听见了锦霜的话:“锦霜,是父亲对不起你,我知道这些年你过得不容易,所以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的补偿你,我们父女俩以后好好的生活,你也不必再为了生计发愁了。从前父亲欠你的日后都会补给你,府上已经为你收拾好了屋子,你跟着父亲一起回去看看,若还有什么想要的,父亲都给你置办妥帖。”

  赵廷瑞定定地站在离我们十步远的地方不动,锦霜却是一脸动容地冲动了起来,我不敢回头,在心中默默算着弓箭手隐藏的位置,如此距离怕是难以开弓。

  我只得将匕首朝着赵廷瑞晃了晃,月光与雪地的映射下匕首显得格外明亮:“赵廷瑞,你按照我说的做就是了,锦霜的命是不想要了吗?”

  赵廷瑞全然不理会我说什么,只是期待地看着锦霜一点点沦陷。我只感觉自己的小腿开始无法控制地发抖,猛地将锦霜向后一拉,匕首在她的皮肤上印出痕迹来。锦霜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回身想要甩开我的手,我一面用尽全力将她定在原地一面压低声音说:

  “锦霜,你清醒一点,你不要忘了今日是来做什么的。”

  “我不管。”锦霜的声音里骤然带了哭腔,“你不要管我,我要去找我爹!”

  我又惊又惧地看着眼前这个撒泼打滚的小女孩,锦霜趁我不备用力甩开我的手朝着赵廷瑞的方向跑过去,我想要伸手拦住,却被她用力推开,眼看着自己将要跌倒在地上。

  我的眼前突然一花,耳边的风声中铁器碰撞的声音格外明显,在冰天雪地中甚至看得到几星火花迸发出来。我一声惊呼,发现自己已经被邸恒拉住了胳膊,在我脚边不到三寸的地上扎了五只熟悉的短箭。

  “赵大人果然言而无信,说好一个人过来,怎么还另带来帮手?”邸恒看着赵廷瑞说道。

  “程姑娘也算不得什么实诚的生意人,说好一手交钱一手交人,怎么拿了我的钱却死拉着不放人呢?”赵廷瑞得意地看着身边的锦霜,脸上都要笑出褶子来,“我赵廷瑞从来不是心慈手软之人,敢威胁我的,你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不过话说回来,邸大人如今难道不应该在狱中,怎么还能正大光明地跑来城外逍遥?”赵廷瑞看着邸恒,胸有成竹地笑道,“难不成邸大人也要到深州追寻着令尊去了?”

  “赵廷瑞,你最好不要太过张扬,你只看得见自己荣盛一时,难道不知道盛极则衰吗?”邸恒的脸色有些难看。

  赵廷瑞无所谓地甩了甩袖子:“你不过一介晚辈,如今竟然也敢这样与我说话,看来令尊的确是教导有方。不过你若有你父亲那般胆识,早就不会屈居天镜司了,更不会落得如今这般下场。”

  邸恒颇有些恨意地看着赵廷瑞:“你以为你与我父亲暗中的那些勾当隐藏地很好吗?你不配做我长辈,更配不得我的尊敬。”

  “那是因为你无知。”赵廷瑞傲慢地看着邸恒,“就如今陛下那病恹恹的样子,若不是我他哪有机会坐上龙椅?就他也配让我俯首称臣?”

  “因此你便可以不顾百姓死活,用深州之地作为你与焉宿交易,只为助自己登上皇位?”我瞪着赵廷瑞。

  “你一个女人,在这儿插什么嘴?”赵廷瑞颇有些不满地瞥了我一眼,便将视线移到邸恒的身上,“我做什么了?不过是让定国在战场上小小地输了几次,你可知道我养兵蓄力的银子不是个小数目,焉宿的骑兵武器又比中原好用许多,我需要他们的助力。至于那些死在战场上的人,你倒不如去问问你的父亲,自古哪有不死人的战争?他们只不过是死得其所。”

  “赵廷瑞,你果然枉为人臣。”邸恒轻轻摇了摇头。

  “胜者为王败者寇,千百年后的史书上我便是荣耀加身,你们不过是被我踩在脚下的蝼蚁罢了。”赵廷瑞自得地笑了出来,“你们也没什么过错,不过是识人不准罢了,跟着那个病秧子还当自己能有什么前途?若是你们抓住机会,趁早给自己选一条对的路,说不定还能挽救几分。”

  “你难道以为我会与你同流合污吗?”邸恒有些讽刺地看着他。

  赵廷瑞很是大方地张开手臂:“邸大人这般贤才若要归顺于我,我自然是輟饭吐哺而迎。”

  “恐怕赵大人太过高估自己了。”邸恒轻轻扯了扯嘴角,朝着身后的方向抬了抬手臂,廖胜立刻带着一队埋伏好的士兵在隐蔽处站起身来,每一把满弓都对准了赵廷瑞。

  “邸恒,你父亲之事全部是他自愿为之,你大可不必因此对我心怀有恨。”赵廷瑞似乎吃了一惊,向后不自觉地退了两步,“若是知道你有今天,当初就应当让陛下连同你府上的护院一同收缴,枉费我当初对你还留一丝怜悯,竟然是为了让你今日对我金戈相向。”

  “赵廷瑞,你最好还是不要再自说自话了,你可看仔细这些人到底从哪里来?”邸恒摇了摇头,“这次天镜司乃是奉陛下之命,前来带你回去问询。”

  “陛下?”赵廷瑞的眼神猛烈地震动,却还是高昂着头做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邸恒,你这一招或许还骗得过旁人,但你可知道陛下是我一手扶植坐上皇位的,这些年他是什么脾气秉性我清楚的很,他一个胸无大志的病秧子,能坐稳皇位就不容易了,怎么会轻易招惹我,怎么敢招惹我?恐怕他还不想让旁人知道他登基之下的那些勾当吧?”

  “动手。”邸恒并不听他多说,侧过头去朝廖胜点了点头,廖胜会意,手中的刀还未出鞘,赵廷瑞急慌慌地向后退了两步:

  “都不许动?”

  廖胜被他唬得一愣,随即回过神来,刚要冲上前去便看到赵廷瑞从袖口抽出一把短刀来顶在锦霜的脖子上。锦霜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了一跳,脚下不稳,被赵廷瑞拎着衣领才勉勉强强地站住,廖胜瞬时停了动作,愣愣地站在原地,向邸恒投来询问的目光。

  “赵廷瑞,”我很是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你还算得上是人吗?锦霜就算……锦霜这样信任你,你却只拿她当个筹码吗?”

  邸恒伸手拉住我的胳膊将我向后扯了扯,冷静地朝廖胜点了点头。

  “不行。”我反手握住邸恒的手,压低了声音说道。

  邸恒轻轻拍了拍我的手背,依旧给廖胜递了颜色,我很是担心地看向被围困在中央的锦霜和赵廷瑞,锦霜看着我的眼睛,有些凄凉地笑了笑。

  “锦霜……”我皱了皱眉,却看见她突然伸手握住赵廷瑞拿着匕首的手腕,猛地向前扳开,回过身来让赵廷瑞手中的短刀直直地扎进了他的胸口。

  我赶忙跑上前去,只来得及看到赵廷瑞不可思议地握着自己胸口带血的短刀慢慢倒在了雪地里,他胸口的血在一片白茫茫的大地上格外耀眼。

  “原来你的血也是红色啊?”锦霜有些绝望地看着地上的赵廷瑞,我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邸恒蹲在赵廷瑞身边伸手探了鼻息,廖胜赶忙叫了几个人围过来将赵廷瑞的身体抬走。锦霜有些无力地靠在我的肩上:

  “对不起。”

  我摇了摇头:“我明白。”

  “是我太天真了。”锦霜扭过头去淡淡地说道。

  我轻轻拍着锦霜的后背,虽然她很努力地在克制着自己,但我还是感受到她轻轻的颤抖。

  “走吧,回去了。”邸恒的手在我肩上搭了一下。

  我俯身在锦霜耳边轻轻说:“走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