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邸府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181 2020.04.15 15:37

  邸家在建安是实打实的大户人家,邸恒虽说在邸府外另有自己的府邸,但也算不得难找。我斜坐在邸府门口的槐树上看了看月亮,已是移到西山了,邸恒为何还没回来?

  我正迷迷糊糊地想睡,一个石块正朝着我的头飞过来。我慌乱之中急忙躲避,石块才堪堪贴着我的耳朵飞过去。我解下腰上的玉带,将玉珠朝树下石块飞来的地方击打过去,却被人死死拽住。我脚下不稳,被人拽着从树上跌落下去。

  一只手在我身后撑了我一下我才没有跌到地上,回头一看正是邸恒。

  “大晚上的,跑到我府门口的树上做什么?”邸恒皱了皱眉,“下次我若是再看不真切出手伤了你你可不要怪我。”

  我将玉带缠回腰上,邸恒拨了拨我的玉珠:“这东西防身的确不错,不过下次记住,若是玉珠被敌人拉住自己切莫逞强,松手便是了。”

  我点点头,邸恒看了眼我衣服上的露珠:“来了多久了,怎么不进去?”

  “你家的门童又不认得我,哪能让我一个平民私闯邸府呢?”

  “是他们拦了你?”邸恒有点不满。

  “没有,我本来只想着等你回来和你说两句话便走了,谁能想到邸大人竟然差点通宵不归。”我笑了一笑,凑近他闻了闻,“身上连点脂粉气也无,看来邸大人为了维护自己正人君子的形象花了不少功夫。”

  “我刚从宫中回来。”邸恒有点无奈地瞥了我一眼,“陛下这两日已经清醒了,今日特秘密召我入宫,吩咐了些事情。”

  “是我不能问的事情?”我歪着头看了看他。

  “明日便天下皆知了,告诉你也无妨,只是你莫要再外传。明日一早我便要去深州了。”

  “深州?还是为了赤星堇一案吗?”我有点吃惊。

  “这次不是,”邸恒说,“今日来陛下病重,皇后娘娘从全国召集名医,此事便传开了,必定也瞒不住焉宿。近日来焉宿新王也是踌躇满志,时刻找着能攻打定国的机会,正值陛下病重,这是他的一次好机会,我这次回去便是秘密驻守深州,如果有战随时应对。”

  “此事为何还要秘密召你入宫,难不成陛下也怀疑前朝有人通敌卖国,担心此事泄露?”我眯着眼睛想了想,发现这些搞脑子的事情实在不是很适合我。

  “或许是吧,但如今前朝可用的将臣不多,我也已经与焉宿交过手,焉宿必然也有自己的应对之策,此事瞒与不瞒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邸恒也是一副在思索的样子,“不过陛下想必有陛下的理由,如今的陛下虽然身体抱恙,但雄心与抱负也是有的,幼年时陛下又颇通兵理,若不是身体不佳,陛下定是比我更强大的将领。”

  “你好像很了解陛下?”我看向邸恒。

  “陛下还是皇子时我母亲便被召入宫中做了陛下的奶娘,那时我还小,时常跟在母亲身侧,与陛下也算是一同长大,后来年级稍长些,我便作为陛下的伴读入了宫。”邸恒大概是想起了儿时的事情,眉梢眼角竟然也带了些笑。

  “难怪,陛下会如此信任你。”我见他神色温和,不觉也笑了起来,“天快亮了,既然明日就要走你也快回去好好休息吧,明日我还要进宫给陛下请脉,大概不能送你了。”

  我转身要离开,邸恒扯了我袖子一下,又飞快的松手:

  “你今日来时为了何事?”

  我拍了拍自己的头,什么脑子,正经事儿都忘干净了。

  邸恒有点好笑地看着我:“走吧,现在正是露重的时候,府里说。”

  “不必了,几句话而已。”我站在原地未动,邸恒却已经大步流星地朝府里走去,我只好快走了几步跟上。

  “我好歹也还是尚未出阁的女子,你好端端的把我往家里带是做什么?”我跟在邸恒身后一路小跑,有点好奇地看着府里的景象,虽说是富贵人家,但府里的景致也简单的很,并不见什么花草,推门进了屋里,陈设的也很是朴素,只有几件成色上好的玉器。

  “进门的时候我也没见你犹豫,如今又跟我装什么贞烈女子。”邸恒猛地定住脚步回身,我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险些撞在他身上,一抬头才发现与他的脸离得这样近。

  我不觉有些脸红,邸恒倒是很坦然地向后稍了一步,坐在塌上看向我:“说吧,什么事儿。”

  我正了正神色:“耿闻宇的事情,你可知道会如何处理?”

  “当年你爹的事情,是如何处理的?”邸恒冷冷地看向我。

  “其实嫁祸耿闻宇比嫁祸我还要漏洞百出,他不过是个纨绔子弟罢了,香料坊在他手中还能苟延残喘已是万幸,如何能指望他为了稳住香料坊的生意在熏香中动手脚?”我说道,“此事你们还会继续查下去的,对吗?当时你救得了我,如今你应该也是救得了他的吧。”

  邸恒蹙着眉看了我一眼:“当初能救你虽说与给你顶罪的说辞有纰漏有关,但其实也是靠你幸运。我以自己做筹码要挟父亲彻查,又幸得几位朝中同僚帮助才能给你多一次机会。始作俑者嫁祸你不成,如今选择了耿闻宇定是已经做足了准备,定不会让我救你时那些笨拙的方法再生效第二次。”

  “那耿闻宇就真的只能等死吗?”我说着说着突然有些哽咽。

  邸恒叹了口气:“此次的事情与陛下相关,耿闻宇已经被带回了建安,由父亲亲自审理。我已经拜托父亲尽量避开了激烈的说辞,只说他此次的行为不过是无心之失,更何况陛下所中之毒并不算重,如今也已经大概康复。陛下素来为人宽厚,杀身之祸或许是可以免了的。但你总归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伸手揉了揉眼睛:“多谢你。”

  “是该多谢我,”邸恒倒是说的直接,“我与耿府交集不多,如今耿府内部关于赤星堇的事情还是迷雾重重,我不过是看在你与耿闻宇交好的份上罢了。不过你也不必太过忧虑,尽快让陛下康复就是你能帮的最大忙了。”

  我轻轻点了点头。

  “耿闻宇是不是,因我而死?”

  “如今尚未定罪,你也大可先说点吉利的。”邸恒有点无奈地看向我,“耿闻宇的罪与你没有关系,你们都是替那些朝堂上道貌岸然的人顶罪罢了。”

  “如何与我没有关系?我与耿闻宇幼时便相识,他……”我一时无法继续说下去,“他如同我亲弟弟一般,他的事与我的事本就是相同的。你能救得了我,定能救得了他对不对?”

  “此次深州彻查是父亲派了亲信去,但这人还能做到嫁祸他人、全身而退,定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若是我们再贸然救人,牵连的就不止一个耿闻宇了。”

  我点点头:“你为了救我已是不惜引人怀疑,如今我又怎好再次麻烦你为了耿闻宇引火烧身呢?”

  邸恒有些生气地皱了皱眉,随即平和下来:“我并非这个意思。如今要救耿闻宇我只能先保下他一条命,至于日后如何再救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定夺的。与这帮老狐狸相斗最忌惮一时冲动,你可明白?”

  我拍了拍自己脑门,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方才我太过慌张,是我失言了。”我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耿闻宇的事我已经和父亲打过招呼,今日进宫时也和陛下略有提及,你放宽心就是。”邸恒说道,“明日我便要走了,你一个人在建安行事千万谨慎些,此次我将廖胜留在天镜司,你若有什么事去找他便是。”

  “我哪里是一个人,师姐这几日不也在建安,有师姐监督着我出不了什么事的。”我想了想才继续问他,“对于嫁祸之人,你心里有了想法吗?”

  “只能简单推断出范围罢了。”邸恒揉了揉太阳穴,“和他们比起来,我还是太过年轻了。”

  我还没说话,邸恒却抬头看向我:“不过和你这种人比起来我大概还算得是个聪明人。”

  我挑了挑眉,附和着点了点头,邸恒有点意外:

  “居然没有反驳我。”

  “没什么可反驳的,”我耸了耸肩,“在深州这种民风淳朴的地方,我大概算得上是个精明的,可是到了建安……”我叹了口气,“建安本就是人精汇集的地方,没点心机谁能在这儿活下去,更何况你们这些官家人,都是人精里的神仙。”

  “你可曾想过,来建安生活?”邸恒问我。

  我坚定地摇了摇头:“建安是很好,繁华热闹,街道宽广,梅花糕也好吃的很,但我大概是不适合这里的。我只要能平日里与师姐一同看书煎药,与阿福斗斗嘴,给来看病的人号脉开药就已经很快乐了,这里的柳绿花红好看是好看,但不属于我。我和阿爹一样,只想过好自己简简单单的小日子,什么精明算计,与我何干?”

  我说着伸了个懒腰,邸恒看着我思索了一会儿,方才看向窗外,天已经露了白。

  “走吧,我送你回客栈。”邸恒站起身来,“过不多久宫里的马车就该来接了。”

  “送就不必了,这点路我自己还认得清。”我站起身理了理衣裙,郑重地看向邸恒,“这几日我与耿闻宇的事情都多谢你了。若是真的上了战场,记得一切小心。”

  邸恒露了一丝笑:“会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