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入狱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027 2020.05.09 14:29

  薄薄的一层床帐透进来窗外的月光,我躺在床上重重地翻了个身,却依然毫无睡意。

  旁边房间里玲儿的鼾声在静谧的夜色里愈发明显,我有些烦躁地用被子捂上耳朵,却并没有什么用。我怔怔地望向帐顶,脑子里都是白天的场景。

  是我诊的脉出了岔子?可我明明翻来覆去诊了许多遍,我不信我的医术连一个喜脉都会诊错。只是一面诊脉我一面想明白了为何赵家小姐一定要叫了我去为她瞧病,她许是听说了我为穷人瞧病的事情,以为我是个心善的人,又与她同是个女人,在这件事上能理解的了她的心思,或许能帮了她几分。

  我原想着干脆开些性温安神的药来,虽说不治病但也定不会出了什么错。可赵佩瑶初来建安,为何会是喜脉?怕不是被什么人欺负了赵家的人都不晓得。想起赵廷瑞甚至妄图用自己的女儿做了棋子来为自己的卖国求荣铺路,我还是忍不住气愤。

  “我有些话想和小姐单独聊聊。”我看向立在床边的侍女。

  侍女向我欠了欠身子,回过头去向立在门口的几个人使了眼色,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带我进了内室的那个最后离开,在房间外面带上了门。

  “在下请问小姐一句,今日小姐为何要叫了我来?”我看向床帐内部,并不能看到清晰的人影。

  “程大夫天资聪颖,既然已经诊过脉了,还不明白吗?”床帐内的声音闷闷的。

  我明白自己猜中了几分:“不知小姐想要如何医治。”

  “我只不过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还有什么医治的办法吗。”床帐内的声音似乎是有些哽咽,“还请程大夫救救我了。”

  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药我可以开了给你,不过之后要如何瞒得住家里人就靠你自己了。”

  床帐内的声音窸窸窣窣的,过了良久里面的人才说了话:“多谢程大夫。”

  我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几案旁边提起笔来,砚中的墨下人早已经磨好,我思忖良久才写下了药方。

  “你还年轻,方才为你诊脉时觉出你身体也很是康健。只是此事定会伤身,事后一定好生躺在床上多养些时日,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来找我,我自会帮的。”我原想留下药方便离开,想了想却还是忍不住嘱咐了几句。

  我等了一会儿,床帐内并没有声音。我只好回过头去轻推开门,由方才带我进来的侍女领着我出去了。

  我伸手在自己眼前挥了挥,想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赶走。眼下复杂的事情远比这个多的多,耿闻清的把柄抓不到,赵廷瑞为何突然将女儿嫁与邸恒更是想不明白,我居然还有心思在这儿关系旁人的事情,邸恒说的没错,我是真把自己当菩萨了。

  远处隐约传来敲门的声音,起初的几下不重,越往后敲的越急,似乎是想要破门而入。我听到玲儿的房门开了,大概是跑出去开门,我自己也忙着起身披了件外衣。

  “你们是……”玲儿一句话没说完就听到她叫了起来,我赶着往外跑去。

  “程大夫是谁?”闯进屋来的几个男人一身官服,立在黑夜中看起来倒真有些骇人。

  “是我。”我将披在身上的衣服穿好,扶起了趴在地上的玲儿,“找我可有事儿?”

  旁边两个人听了我说话立刻到我身边来攥住了我的胳膊,玲儿叫嚷着想向我身边的那两个人扑过来,我赶着喊她:

  “去,后院去。”

  “程大夫什么都没做,你们要干什么?”玲儿被一个立在我身边的人踹开,倒在地上向着他们喊。

  “什么都没做我们就不会来了。”领头的那个人很是严肃的朝我身边的人挥了挥手,“带走。”

  .

  我被扔进一个黑漆漆的格子里,我抬头望了望四方的高墙,真没想到居然又来了一次。只是这次显然不是诏狱,只是个普通监狱罢了,看来是个不知道谁安的小罪名。

  “程湘是吧?”铁门的窗子上露了一张脸。

  我点点头,想伸手撩开挡了脸的头发,却因为手腕上的铁链太重而作罢。

  门“吱呀”一声开了,门口站着一个穿了狱官制服的人:“出来。”

  我向门口走去,但脚踝上挂的链子总是绊着我的脚。门口的狱官不耐烦地闯进来拎着我的衣服把我半拖半拽的沿着走廊带进了一间稍微宽敞些的屋子。里面的人把我手上的铁链解开,两只手分别穿进架子顶端的铁环里,我感觉自己像一只等待被人切割的猪一样被挂了起来。

  “可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面前的椅子上坐了一个胡子拉碴的狱官,看官服他的品级应该比方才带我来的那人高上许多。

  “不知。”我摇了摇头。

  “不知?”那人看我没露出什么畏惧的神情似乎有些生气,“你昨日午后可是去了赵府为赵廷瑞大人家的小姐看了病?”

  我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迟疑了一下,方点了点头。

  他看我神色微变,终于满意了一些,随即换了张更为凶狠的面容:“你可知道你给他家小姐开的是什么药?”

  我心中一动,没来得及回答,他就用力拍了拍身边的桌子,做出一副无比气愤的样子:“那可是滑胎的药!”

  “人家清清白白一个未出阁的小姐,竟被你……”他满脸写着不忿地看着我,“若不是赵大人家的家奴今日晚上去药房抓药时,药房的小伙计好心告知,怕是人家还都蒙在鼓里、被你这个庸医所骗啊!你让人家姑娘的颜面往哪放,让赵家的颜面往哪放?如今赵家小姐被你污了清白,在家嚷着要上吊,你,你……”

  我深吸了一口气:“药是我开的,人也是我看到,不过她到底得了什么病她自己心里清楚,你们若是觉得我心怀不轨只管再找了医师去问诊就是了。”

  “都进了牢狱,你还敢血口喷人?”对面那人被我气得站了起来,“你当赵大人是傻子吗,自然又找了府里众多医师为小姐诊脉,人家本就没做不干不净的事情!人家小姐本就不像你一样在外抛头露面,整日待在府中一位外人都不见,怎么可能……”

  “诊出问题的大夫如今已经呆在这儿了,旁的大夫又怎敢说什么呢?”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也并非没想过,只将此事混过去便算了,可我既然选择帮了她我便也不避讳。人是我看的,可我的医术绝对没有问题。”

  我静静地看着狱官的脸色,似乎是被我气得不轻。

  “好,你就嘴硬吧,我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们的刑器硬!”狱官正想招呼人进来,门却突然开了,一个年纪不大的狱官跑进来趴在他耳边嘀咕了许久。

  审我的那位脸色大变,急急忙忙地叫那人离开了,转而一脸凶相地看向我:

  “你不是不服吗,现在我就让你心服口服!”

  我被两个人蒙着眼领出了审讯的房间,走了许久,眼前突然像是亮了起来,周围也暖了许多,大概是到了室外。不知在里面呆了多久,记得进去的时候天还黑着,如今觉着已经像是正午了。

  过了不一会儿,我又被带着拐进了屋子里。等我站定被解开眼上的黑布时,我闭着眼睛使劲摇了摇头才适应了这里的光线。眼前的房间像是官衙里的屋子,只是垂了一道纱做的帘子,看不清纱的另一侧是什么。

  “帘子后面就是赵家小姐。”我身边传来狱官的声音,“小姐心善,听闻你的事情执意过来看看你,让你来为她再诊一次脉。”

  我看向帘子皱了皱眉,慢慢地向帘子移过去。从帘子后面深处一只手来,我将指尖轻轻搭在手腕上。

  这不可能,我昨日绝对没错的。

  我搭在她手腕上的指尖微微发颤。帘子后面传来声音:

  “程大夫莫慌。”

  我有些不甘的反复确认,可脉象的确没有任何异常。

  “庸医害人啊,若不是小姐发现的早,就该被你这庸医害了!”身后的狱官看我一脸惊诧,做出一副嫉恶如仇的样子,伸手扳住了我的肩膀,将我向后拉,“事到如今看你还有何可说的,走,回去认罪!”

  “不可能!”我用力甩开狱官的手,抓住帘子里伸出来的手腕仔细辨认。虽说与昨日见到的那只手没什么不同,可我将她的手翻过来,在食指和中指的指尖看到了淡淡的茧。

  “不,不对,里面坐的不是赵家的小姐!”我突然很是激动地喊了出来,“你们为了逼我认罪居然找了旁的人来装作赵家小姐?你们也太卑鄙了!”

  “大胆!”狱官冲上来,掰着我的手撒开了帘子里面人的手腕,“竟敢如此无礼。”

  帘子里面的人倒是很是镇定,轻轻地将手收了回去。

  “你看清楚了,我如何不是赵家的小姐。”

  我与狱官都惊了一跳,面前的纱帘被人缓缓地掀起了一条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