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贼人重现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2806 2020.04.07 14:37

  我坐在街边迎着刚刚露头的朝霞一边琢磨着药方一边喝牛肉汤,这几日来每位将士的病情都见好转,但却总是在不停地反复,若非师姐催我回三味堂歇歇我现在定还在军营里试药。

  我用力摇了摇头,多日来的少眠让我总觉得自己脑子已经不大清醒了。待我敲了敲自己的脑门,才能越发清晰地听到确是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回头一看,邸恒正立在我身后。

  “听闻我不在的这几日里堂主直接下了逐客令,连客房都已经收拾整齐了。”邸恒一身便装,在我身边坐下,扬扬手也向小二要了一碗牛肉汤。

  我很是疲惫地朝他轻轻点了点头当做行礼:“邸大人如今既然已经向人们表明了身份,若是还住在我三味堂怕是不妥了,外人也要说是我们招待不周。”

  邸恒叹了口气:“在军营里呆了几日,说这些虚与委蛇的场面话的本事倒是见长。”

  “你不是给我留了条子说要留宿在官衙吗?”我把汤喝的吸溜吸溜的,“我以为你以后便都会宿在官驿,才特意叫阿福把你的行李收拾整齐了。”

  邸恒看了我一会儿:“就那么希望我快点走?”

  邸恒的话听起来与往日不同些,我从汤里抬起头看向他,他却已然神色如常:“也是,我快些离开了,也能省的坏了你和耿闻清的好事。”

  我这才想起耿家的事情,顾不得反驳他便问道:“耿家的事情如何了?”

  邸恒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耿家上下但凡有点权力的都被深州知府一股脑抓紧了牢里审问,普通的下人们也都到了牢狱里走上一趟。耿家老爷耿岳倒是真不知情的样子,看在他年纪大的份上我们对他算是客气,他居然也还能吓晕过去三次,一点没有耿府在深州叱咤风云的样子。耿闻清还算冷静,只说自己确不知情。”

  “你们可是对耿家的人用刑了吗?”我有点紧张耿叔。

  邸恒白了我一眼:“好歹耿家也算是你们深州的大家,更何况此次审问主责在你们深州,又不入我们诏狱,我也只是协助罢了,你大可不必这样紧张你那位情郎。”

  我愣了许久才明白邸恒在说耿闻清,不觉冷笑一声:“你今日这是怎么了,三句话不离闻清哥,你若是瞧上了他我大可给你们牵桥搭线,不必在我这儿净说些酸话。”

  邸恒瞪了我一眼,接着说:“虽说耿家的那些人你们深州知府客客气气的对着,倒是也多多少少吓唬了那些下人一番,最终是耿府的管家赵顺不禁吓,招的明明白白的。开始时他只说从你们三味堂偷了些制好的赤星堇出来给工人抽,借机克扣工钱,绝口不提自己种过的事情。我便叫廖胜上山找了上次你我遇到的那个村民来,他才招了自己的确在偷偷培育赤星堇的事情。”

  “那韩将军的那些烟草……”我问道。

  “自然也是他了,稳住军粮生意,又和韩巍有私下里的勾当,他大概也没少从这里面捞好处。”邸恒叹了口气,说道,“都说赵顺是富贵险中求,不过他这番行径虽说凶险,也还算得上是行事周密。此番事情若是没有你帮忙,怕是即使天镜司的人全部出动都无法把事情揭露。”

  我掩嘴笑了笑:“邸大人无需把我抬得这样高,若是当真感谢我,这餐饭你掏银子便是了。”

  邸恒摇了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嘴角也露了几分笑。

  “如今耿府的境况怎样了,可有被你们监禁?”我问邸恒。

  “虽说主事的人只是个家奴,但终究是耿府管教不力。因为此事涉及到军粮,过几日兵部会来人与深州的官衙共查此事,再把韩巍依法查办,我也不便再插手了。如今耿府已经被官役封锁了起来,那管家怕之后兵部的审问会更加难捱,昨夜便服毒自尽了。”

  “自尽了?”我惊了一跳,随后又点了点头,“这罪名将来也是砍头的大罪,与其被你们折磨来折磨去,还不如自己给自己个痛快。”

  邸恒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儿,最终移开了目光,专心喝汤。

  “有话要说?”我探头看向邸恒。

  邸恒摇摇头:“你吃完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还要去军营一趟。”

  “和你们这种人说话可真是累。”我咬了一口饼子。

  “很多事情你若是不知情反而会更安全。”邸恒说的面无表情,“更何况我目前也没有证据。”

  我挑了挑眉,无所谓地喝着汤:“在深州城里我还能怕了谁不成?”

  .

  傍晚时分我还懒在床上,隐隐听见有人在叫我,我拉紧了被子蒙住头,想要牢牢守住自己的这一点睡意,却被人轻轻将脸上的被子掀开。我这才有些不满地把自己从梦里拽出来,眼前模模糊糊地出现了师姐的脸。

  “什么时辰了?”我有点困倦地问到,“你都回来了,我该去替你了。”

  “不必去了。”师姐叹了口气说,“今日焉宿突然进攻深州边境,情况危急,廖胜担心你我在军营中会有危险,便谴人把我和三味堂大半的伙计们都送了回来。今日我与军医已经把药方调配的差不多了,只留下三味堂的几个人仍在军营与军医一同照料便够了。”

  我出了一会儿的神,如今虽然药方已成,但治疗总归需要时间,这次蒸骨病军营里的将士损失近半,元气大伤,焉宿又是有备而来,深州怕是不保。

  我突然握住师姐的手:“邸恒呢,他可是仍在军营里?”

  “我倒是今日才知,邸恒竟还是陛下密旨任命的深州戍军将领,今日焉宿来袭,邸恒便带军出征了,当真不愧是大司马邸穆青之子。”师姐说的很是感慨。

  “焉宿与定国已多年未战,这些年来焉宿虽然被定国压制,但也定是暗中积累了不少的实力。如今这一战焉宿倒是有人和,战力如此悬殊,恐怕即使是邸穆青也难以回天,”我靠在床头看着师姐,“邸恒又只是第一次上战场,这次想来是凶多吉少。”

  “你不必思虑太多,邸穆青之子大概便能是天生的将才,一定能护得住深州的。”师姐拍拍我的腿,“你若是不放心,这几日便先把三味堂里的医术和那些稀奇的药材转到百崖山上的库中,等战乱过了再拿回来便是。”

  我点点头,师姐站起身来,把我的衣裙拿给我:“快起床吧,前几日你日夜颠倒,如今必须给你好好调整才是。”师姐转身要离开,却又回头说:“花房你也好几日没去过了,等会儿你洗漱后去花房里瞧瞧,有几株花的味道我总觉得有些许不对似的。”

  听到花的事情,我赶着点点头,匆匆穿上衣服便赶去了。

  “力量悬殊……深州危机……定国军队大败……”我在花房里仍能隐隐听到阿福在和几个学徒一起愤慨地说那些他们从街上听来的或真或假的传闻。我靠着花房的门,眼前出现的却是战场上的邸恒。刀枪无眼,这个第一次上战场的人能够应对得来吗,这个初来乍到便身居高位的人能驾驭深州戍兵的队伍吗?

  我晃了晃脑袋,我一个平民女子,想这些事情还不是无济于事?

  花房里灯光昏暗,我仔细闻了闻每一朵花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常,也或许就像我与邸恒在耿府时,是我自己鼻子不够灵敏也有可能。我本想出门叫师姐,却听到花房一角窸窸窣窣的声音。

  “谁?”我转身看向花房深处昏暗的地方,并不能看得清人影,我的手握住了腰间的玉带,随时准备抽出去。

  我等了许久没有听到别的声音,心里疑惑大概是自己听错了,正要放松警惕时突然一个黑影从花房深处窜出,轻踏墙壁几下便从天窗溜了出去。

  轻功倒是不俗,我迅速顺着黑影的脚步追了出去,突然相似的场景浮现到眼前。

  大概就是初遇邸恒的那天,我与师姐刚进花房,便看到一个黑影从墙角窜出,顺着墙壁踏出天窗,却因为在山洞里无意间撞到邸恒和廖胜跟丢了贼。

  我微微一笑,让你运气好了一次,居然还有胆子再来。

  我顺着天窗追了出去,正值深州边境大战,百姓大都躲在家中,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那小贼虽然腿脚不慢,但在夜晚的街道上脚步却十分明显。我抬头看了看天空,我们的方向是向着百崖山去了。

  前面的黑影在百崖山里左闪右闪,像是迷了路一般,同样的路竟然走了很多次,前方便是我与师姐上次跟丢了的山洞了,我放轻脚步,跟着前面黑影的脚步声飞速向前,拐进了山洞,前面的黑影便突然右拐,像是进入了更深的山洞中。

  我的手轻轻握了握腰上的玉带,随着黑影拐了进去,正准备抽出玉带给那小贼的头上来一下,却突然感觉脚下一软,没了知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