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离乡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058 2020.05.03 21:00

  我掀开马车的窗帘看向窗外,景致开始变得繁华却陌生了起来。

  “建安总是比深州要热些,今日咱们早些在驿站歇下,明日记得穿薄些的衣服。”邸恒见我时时掀开窗帘,对我说道,“若是颠簸的难受可以将窗帘卷上去,有风吹着会好很多。”

  我摇了摇头:“哪有那么娇气。如今离建安还有多远?”

  “明日大概就到了。”邸恒也随着我看向窗外,“我已经叫人传信回去,在我府内收拾了一间房,你便暂且在我府上住下,等到了建安我再陪你慢慢寻摸好的地方,你愿意买间小院子单住,或是用来做做生意都随你,不过我倒是欢迎你在我府上常住。”

  邸恒有些促狭地瞥了我一眼,我翻了个白眼回敬他:“你府上人多眼杂,蓦然住了个姑娘怕是不好对外解释的吧?”

  “邸家虽然人多,但我住的不过是自己的别院,我又喜欢清静,平日里除了洒扫的奴婢外少有人来,若是有要紧事商议也大多去了我父亲的府邸,你只管放心住就是。”邸恒靠着马车,一副慵懒的样子。

  “虽说带了些盘缠,但我这点银钱不知在建安能不能租的下一间小院。”我自嘲地笑了笑,“早就听闻建安万物都金贵,我怕是没本事在建安立足呢。”

  “有我在还能饿死你不成?”邸恒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你放心就是,在深州你没少帮我的忙,到了建安便是我的地方了,总是要好好招待你的。”

  “你打算在建安留我多久?”我有点无奈地看向邸恒,“建安再好我也只是客罢了,哪有在家里行的舒服?”

  “等到你把建安当成家位置。”邸恒认真地看向我的眼睛,“只要我在建安一天,你就不会是客,只把我家当成你家就是了。”

  “主人说的客套话,客人怎么能当真呢?”我微微笑着看向邸恒。

  邸恒看着我叹了口气:“你若真是把我当成外人,就不会对我说这话了。”

  我看着邸恒愣了一下,才忽觉似乎的确是这样。我好像的确从未将邸恒视作外人过,不论是最初百崖山中的相遇,还是在诏狱里经历过的生死,或者是如今我随他一起去建安生活,我都本能地相信这个人不会害我,他会是站在我这边的。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间决定下来去建安继续生活,可能是那天和邸恒一起通宵饮酒的场景让我觉得,如果以后的日子有邸恒陪着我也还不错。

  那天酒醒后我便开始张罗离开深州的事情,能当了买了的东西基本都换了银钱,从前的衣服也大多送了街坊四邻,只挑了几件喜欢的服装首饰打了个包袱。我原想着将三味堂的屋子和我从前置的几亩地都卖出去了事,邸恒也叫官衙里的人替我寻了门路,价格都已经谈妥的时候我却改了主意,将三味堂的屋子和小院留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日后我还会不会回来,可是这个地方我希望它永远都是属于我的。

  “别想太多,等到了建安我给你买梅花糕回来吃。”邸恒伸手拍了拍我。

  “你这是糊弄谁家小孩呢,以为一块梅花糕就能叫我对你言听计从了?”我佯怒瞥了邸恒一眼。

  “我哪有你那么吝啬,谁说是一块了,想要多少你自己说嘛。”邸恒一脸的无赖相,“不过这次带你回建安的确有我的私心。”

  “我知道我生的漂亮,不过邸大人平日里各色姑娘不少见,名门闺秀也大可以随便挑,怎么还偏偏好上我这一口呢?”我开玩笑地看向他,“难道是大鱼大肉吃腻了,也会有想吃糙米野菜的日子。”

  “你和他们不一样。”

  我没想到邸恒突然认真了起来,不觉脸红了一瞬,邸恒也有些尴尬地移开了目光,挑了窗帘看向外面。

  ”不论你为我做了怎样的打算,此次我来建安是希望多多少少能够帮你一些的。”我正了神情,严肃地看向邸恒。

  “帮我?”邸恒挑了挑眉,表示惊讶,“你打算如何帮我?”

  “深州耿府的事情,你觉得结束了吗?”我看向邸恒。

  邸恒摇了摇头:“通敌卖国的事情总是讲求一个‘利’字,对于耿府而言,既然做的是稳定的通货生意,在重农的定国总比畜牧的焉宿更容易些。更何况按照耿岳的说法,他们对我与朝廷怀有敌意也是从耿闻宇入狱开始,可那时候距离公主被害一案也不过月余,要是能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拉拢程潇、聚集一支焉宿的队伍,并且策划周全如何躲过公主身边那么多的耳目,耿府就不会只是一介生意人了。”

  我认同地点了点头:“这些日子来你发往建安的军报似乎频频受阻,就连援兵都迟迟不到,陛下那次的病也是来势突然、时机刚好,我怀疑……”

  “等到了建安,有些事情心里明白就好,不必说出来了。”邸恒接过我的话,朝我轻轻认可地点了点头,“不过此事既然已经是前朝的勾当,你大概就很难插手了。”

  “我明白的,”我认真地说,“和你们这群人精比起来,我和猴子也没什么两样,更何况我也并非你们那个圈子里的人。只是有一件事大概只有我才做得到。”

  邸恒皱着眉看向我,等着我继续说下去。

  “找到耿闻清。”我坚定地看向邸恒。

  “此事你不必出手。”邸恒偏过头去,直接了当地拒绝了我,“虽说眼下耿闻清与此事定是脱不了干系,但眼下他也是朝廷通缉的要犯,自有官府的人去寻。”

  “如若我们方才的猜测成真,耿闻清便很可能是如今唯一能将前朝与深州挂上线的人了,哪个傻子会轻易放弃这样重要的人物?”我侧着头问邸恒。

  邸恒皱了皱眉,想了一会儿说道:“再不济也有天镜司的人去寻他,犯不着交由你亲自冒险。”

  “寻他这事也并非不能交由天镜司的人秘密进行,但最终总还是要有人去和他接近。耿闻清是生意人,本就精明圆滑,再加上如今这些事情,若是陌生人大概没办法从他那儿得到一句实话,稍有不慎还会打草惊蛇,我大概是个最好的人选。”

  邸恒看了我一会儿,重重地叹了口气:“你爹不是叫你不要寻仇家,不仅是说杀害你爹的仇家,还有你如今遇到的所有仇恨,你爹都不希望你怀恨在心的。连杀父之仇都忍了,如今还有什么非报不可的仇呢?”

  “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你是在嘲讽我。”我有点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并非想要对那些人如何,只是想寻一个真相罢了,更何况等到了建安还不知道要麻烦你多久,我身上的盘缠又不多,如果这样能够帮上你这便当作我给你的房费了吧。”

  我见邸恒不说话,有点无奈地瘪了瘪嘴,继续说下去:“你放心,虽然经过了这些事情我不敢向你保证耿闻清不会做出什么伤我的事情,但我总敢说保护好自己的本事我还是有的。过去这些日子,从深州到建安我也算经历过事情了,能活到现在我也算个福大命大的人吧。”

  “你动动脑子想想,你的‘福’都是哪来的。”邸恒的神情像是有些生气。

  “我知道的知道的,在深州你都能护我周全,到了建安还护不得我不成了?”我伸手扯了扯邸恒的袖子,“若是没有你在我定是不能去做这些事的,正是因为有你在,我才能放心大胆的去求我想要的真相,我并不是想帮你,只是想帮自己罢了。”

  邸恒很是无奈的偏过头去坐了良久,才转过头来看向我:“你若是真的想做那就随意吧,若是发现他对你有什么不轨想法及时告诉我,若是想要放弃也只管放弃就是,别顾及什么所谓的大局,你后面还有我呢。”

  我点了点头,邸恒像是不放心似的接着说:“还有,任何时候最重要的都是护住自己性命的周全,没有任何真相比你自己更重要。”

  “知道了,”我笑了出来,“你今日怎么如此啰嗦。”

  邸恒想说什么,却只是瞥了我一眼。

  .

  坐了太久的马车,双脚踩在地上如同踩在棉花上一般,邸恒翻身跳下马车后伸了只手来扶着我的胳膊,我看了看周围,倒是只有廖胜与门房在,便大方地借着邸恒的力跳下车来。

  “按照大人的吩咐,府内已经安置妥当。”邸府的门房一早已经将大门打开,在邸恒与我前面带路。

  邸恒点点头:“先带程姑娘去她房里看看。”

  门房回头恭恭敬敬地看了我一眼,笑着点了点头。

  “大人吩咐的都已经安置好了,只是如今已经是五月时节,花期已过,老奴问过花匠,只要悉心照料,等到明年暮春时分自然会开放的。”

  我听着门房说的话,心下不觉有些好奇。在门房的带领下拐了几个弯子,才到了我的房前,映入眼帘的先是满目的绿色。

  我看着房门前的景象,嘴角不觉勾起了一丝笑。

  是一树丁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