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祭祀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229 2020.05.29 19:11

  近日夜里总是热的睡不着觉,每日早晨推开房门时都被浓浓的水汽撞了一脸,入了伏天的建安当真是难捱,这时候我才会深深的怀念深州的日子,虽说深州正午时分也是太阳晒的吓人,但总不至于这样潮湿,早晚间也凉的很。

  细细想来,我到建安也已经三月有余,这还是我第一次在除了深州以外的地方过夏天。建安虽好,却总是没有深州那样甜的西瓜,儿时偶尔从家里跑出来,便与师姐一同去帛河边上坐一整天,将从家里偷出来的瓜果放在帛河水里,不一会儿便凉的很,一面戏水一面吃清爽的瓜果,那时候的日子才是神仙日子。

  “怎么这样懒洋洋的。”我闭着眼斜倚在塌上,一手撑着头,一手随意的扇着扇子,听见了邸恒的声音也没有睁眼,只是很是惫懒地问道:

  “这是又与邸大人吵了架跑出来了?”

  我听闻邸恒一声叹息坐在了我的旁边,才轻轻挑起眼皮来,发现窗外的天色已经是夕阳的红色,不知我在这塌上靠了多长时间。

  “你都不用做生意的吗,怎么能在这里一坐就是半日?”邸恒摇了摇头,很是无奈地瞟了我一眼。

  “建安的正午时分实在很是难熬,不仅炎热,还总有一股潮气,让人懒洋洋的什么都不想做,只觉得浑身都是黏在身上的汗水。煎药送药的事情我便交给玲儿了,自己就乐得清闲做个甩手掌柜。”我慢悠悠地说道。

  “若是难受我明日便差人送些冰块来放在屋里,总还是能好些。”邸恒随手在桌子上捏了快点心放在嘴里,“真是难得,你房中的点心居然还能剩下。”

  “天气一旦热起来真是什么都不想吃。”我瞥了一眼桌上摆着的糖糕,“你若是喜欢就都吃掉好了,今日我与玲儿都嫌热,晚饭定然是没有的。不过冰块还是算了,你府上若是有多余的人大可给我几个,也省的玲儿每日煎药辛苦的很。”

  邸恒看着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我见他不说话,便主动问道:

  “说说吧,今日吵起来又是为了何事啊?”

  “从上次三味堂起火之事后,哪日曾消停过?”邸恒苦笑着摇了摇头。

  “上次的事情他不过是恼你贸然就寻到了赵廷瑞家中去,担心你因此坏了邸家与赵家几世的交情。你父亲毕竟已经上了年岁,也是为你考虑才希望你能在朝中少得罪些人,就算你不理解他的做法,总还是要领情的。”我随意拍了拍邸恒,示意他放宽心。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能对赵廷瑞这些所作所为视而不见。”邸恒皱了皱眉,“虽说这些事情我可以自己去查,可若要彻查最终也不是单凭天镜司之力可以完成的,倘若能有他的帮助,事情总会成的快些。”

  “人一旦上了年纪,见的事情多了起来,所思所想就不会再是什么礼法道义,自己的利益才是重中之重。”我轻轻叹了口气,“总会有其他办法的,你可有呈密函给陛下?陛下如何说?”

  邸恒摇了摇头:“此事断不可通过密函呈给陛下。先前在深州时传回宫中的密函总是没有回复,当时我便已经疑惑此事,如今想来倘若赵廷瑞真有异心,陛下又向来身体羸弱,朝政之事有心无力,早已交由旁人打理,想必他早已掌握了天镜司向陛下进言的途径,如此贸然进言不但无用,反而怕是会催着他快些动手罢了。”

  “陛下的识人之力当真是不行啊,”我有点无奈地笑了笑,“当初倚重赵大人之时不知他有没有想到过今日。”

  “你可曾听过坊间的传闻?”邸恒犹豫了一下,看向我的眼睛。

  “坊间的传闻可多,你说的是哪一桩啊?”我有点好笑地看着他,却突然明白了起来,“你是说……陛下篡位弑君之事吗?”

  我有意压低了嗓音,邸恒也只是默默点了点头,我细细想了一会儿依旧低着嗓音问道:“你也相信此事为真吗?”

  “虽说只是传言,但很多时候传言往往比那些冠冕堂皇的辞令更可信些。当年先皇因赤星堇暴毙一事查的草率,如今刚刚发现与此案相关之人便立刻被赵廷瑞灭了口,此事必然与赵府相关。更何况当年先皇膝下儿女不少,身体强健、通于礼法之人不在少数,为何偏立了当今陛下为皇,此事难道不值得推敲吗?”

  “我以为你与陛下自小交好,便不会在这些留言上留心思。”我依旧感觉有些惊讶。

  “正是因为我自小同陛下一起长大,才会如此留心这些事情。我倒不觉得此事是陛下之意,陛下倒是更像被赵廷瑞操纵的傀儡,不过是黄袍加身后便骑虎难下了。”

  “赵廷瑞可是拿住了陛下的什么把柄,叫陛下对他如此言听计从?”我微皱着眉想了一会儿。

  “或许是吧。”邸恒无奈地叹了口气,“只是如今我更担心……”

  “你父亲与此事有所牵连。”我小心翼翼地将话接了下去,观察着邸恒的神色,他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我父亲与赵廷瑞交好是真,可他也是人臣。我能想到的,他不会想不到,可他为何会如此纵容赵廷瑞做出这些危险之事?”邸恒神情很是严峻,“他也曾是征战沙场的人,在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人,怎么会如此懦弱,连这些事情都要避而不管?”

  “因为他是人臣,也是父亲。他自己经历过生死,不希望你也将自己置于危险当中。”我轻轻叹了口气,拍了拍邸恒的胳膊,“不管怎么说,你们都还是父子,也不必闹得太过僵硬,若是他不支持以后这些事情便避开他就是了。”

  邸恒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你可知道再过月余是什么日子?”

  我掐着指头算了算:“今年是定国成立一甲子了,可是要行什么礼数?”

  邸恒点了点头:“下个月十五陛下要与群臣一同去建安西的护国寺中与群臣一同祭天祈福毕竟是大的礼数,总有些准备工作要提前去做。按说从前都是我父亲的事情,今年他向陛下荐了我去,多少要离开建安一段时日。”

  我轻轻点了点头:“你去便是了,难不成在建安还有什么放不下心的事情?”

  邸恒有点无奈地看向我:“我特意来与你说了此事,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我愣了一瞬,有些好笑地挥了挥手:“你只管去就是了,我自然不会出什么事情,我向你保证,你离开建安的日子我就安安心心的呆在三味堂里,谁都不去招惹,什么事儿都不会出的。”

  邸恒看着我,虽说点了头却还是一副不放心的表情:“若是有什么事儿尽管让玲儿去我府上找她爹说去,他能出面解决的自然会帮你,若是棘手的事情他也会去找了廖胜来,或是直接派人来告诉我。”

  “自然是知道的。”我用力的点了点头,“天色不早了,你可要回去?”

  邸恒看了看窗外的天,站起身来:“总不能白来一趟,给你做些吃的再回去也不迟。”

  .

  赵佩瑶看向窗外的天色,已经开始泛黑了,估摸着今日邸恒不会回来早了。

  “就算你不为自己想,你也总要为程湘想想,”赵佩瑶抿了一口茶,看着眼前的耿闻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如今邸恒既然已经娶了我,你难道要看着她嫁给邸恒做个妾室吗?或是就像现在这样不明不白的跟着他?程湘还小,有些事情她想不明白,如今虽说我已与她无关,可总还要替她考虑着。”

  “是她自己不愿意的,我又能有什么办法?”耿闻清苦笑了一声。

  “劝自然是要劝的,可若是劝不住了,用些旁的方法也不是不可,不论如何你也要让程湘看见你对她的真心才是。”赵佩瑶细细地为耿闻清分析着,“如今邸恒娶不了她,她又如何不会动摇?只是如今还没有谁能推她一把,若是你替她做了决定,虽说当下她或许不理解,日后这定然是为了她好的。”

  “还是顺着程湘自己的意思来吧。”耿闻清摇摇头,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感情之事,岂是能勉强的?”

  “你当真是个榆木脑袋,怎么与你讲不明白?”赵佩瑶有些着急地白了他一眼,“你若是个男子,此时就不该这样自怨自艾,由着自己的心上人不明不白的跟了别人。邸恒不过是仗着家里有些权势,而你如今跟着赵大人自然是前途无量,岂能就这样甘心屈于他下?就是因为你这软弱的性子,程湘宁愿做个邸恒养在别院的外室,都不愿跟着你做个堂堂正正的夫人。”

  “你可要记得,是谁逼得你不得不背井离乡来到建安,连你父亲离世都未能回去见上一面。”赵佩瑶见耿闻清神情微动,也缓了缓口气,“当下你与赵大人合作,邸恒迟早是要被你踩在脚下的,若是此时不制止她随着邸恒坠入深渊,你便是在害她。”

  “你当我没试过什么法子吗,我还能如何做?”耿闻清苦笑着看向赵佩瑶。

  “我方才不是说过吗,程湘还小,有些事情你若等着她自己想通便晚了,需要有人从背后推她一把。”赵佩瑶默默地抿了口茶水。

  “程湘不是这样的人,我又怎么能对她做这样的事情?”耿闻清摇了摇头,眼神却飘忽不定。

  赵佩瑶抬起眼皮看了耿闻清一眼,随即垂下眼睑去:“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更清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