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账簿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257 2020.05.20 22:55

  昨日那几个男人为我找来的下人的衣衫被锦霜很是大气的扔到了一边。

  “这人不过在此与我同住几天罢了,你们只当是我朋友就好,”锦霜坐在桌旁看着前面的几个男人很是为难的样子,“她一个女孩子家能吃你们多少米?若是不放心,她这几日的生活开销便从我的月银里扣就是了。”

  我看着几个男人离开的背影:“明明是个住着女儿家的院子,为何侍奉的竟然都是男人,还是这样健壮的男人?”

  锦霜轻轻叹了口气:“你以为你打动他们留下你来的是你曾经在戏班子里学过几年吗?他们只是看中了你会些武功罢了。这里的姑娘大多是从小便被送了来,跟着这里的师傅学习武艺,学得好的呢自然日后会被捧到天上去,不过若是学的不好也无妨,自小练出来的轻功让他们的舞姿比别的园子里的姑娘都轻盈的多,也算是能在建安城里养活的了自己。”

  “那两个师傅便是教你们武艺的师傅吗?”我伸着头看了看他们,“我小时候的师傅总是凶神恶煞的,他们对你倒是客气的很。”

  “对我自然是这样,”锦霜抿了口茶水,“纨青姐走了后,我便是红绡院的头牌了,红绡院的收入还不是要仰仗我。并且他们只是那群孩子们的教习师傅罢了,对于我们而言,他们只是一群看管我们的人。”

  “看管?”我皱了皱眉,有点疑惑。

  “就是看管。进了红绡院一日便再无出去的可能,即使以这里很多姑娘的本事足可以挑起一家不大的歌舞坊了。”锦霜一面说一面打开了衣柜为我挑拣衣服,翻了许久才翻出一件白色的底衫和青色的褂子扔在一旁的床上,“若是像普通的歌舞坊一般,只是派几个老妪,大概是看不住这些从小练武的姑娘的,所以才让这些教习师傅看守着。一来的确有些功夫在身上,二来我们也都是他们从小教大的,多少对他们有些畏惧。”

  “我看你倒是丝毫不怕那些人,”我将白色的衣裙拿起来在身前比量了一下,倒算是合身,“对他们还挺不客气的。”

  锦霜从妆奁里拿了簪子出来,对着比了许久才选定了一支色彩清淡的:“我从未将他们当做师傅,只不过是利用他们而已。你年纪大概与我相仿,倒是全身透着一股清冷气,难怪你家夫君不喜欢你。”

  我换上锦霜为我找出的衣服,又被她按在桌旁梳妆:“难道男人只喜欢那些穿红着绿的小丫头吗,也不见你穿些大红大紫的衣服。”

  “你说的是那些肤浅的男人,你家夫君看起来气度不凡,不像是普通的男人。”锦霜用梳篦沾了水,将我头顶的发髻梳的一丝不苟,下面的头发依然顺滑地披散着,多了几分温柔气,“只是将你的素净化为温柔,多掩盖几分清冷,否则哪有男人敢靠近你。”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在锦霜手下变得娇俏了几分,有些快活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却突然想到:“你我今日也不过第二次见面罢了,你为何对我的事情如此上心?”

  锦霜愣了愣,小声说道:“我倒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我痛快的点了点头:“你尽管说就是了。”

  锦霜大概没料到我会如此不设防,先是怔了一下,方笑了起来:“和你说话就是痛快,但我倒是要先问你一事,你与那日你来寻的男子并未成亲,可是真的?”

  我早先听锦霜一口一个“你夫君”,如今却突然被这样问了一句,不觉惊了一下:“是。”

  锦霜见我并未有什么表情,方继续说:“那日来的那位男子也已经娶了亲,对吗?”

  我皱了皱眉头,脸色突然严肃起来,有些严厉地看向锦霜:

  “你还知道些什么?”

  锦霜却也不似方才那般娇俏可爱,脸上多了几分凌厉,走到床边很是骄傲地坐下:

  “我还知道,那日来的那位大人已经娶了赵家的姑娘,赵佩瑶,而你一定不是她。”

  我摇摇头,冷笑了一声。锦霜见我笑了,骤然站起身来:“你笑什么?”

  “你想干什么?”我冷眼看向锦霜。

  锦霜被我突然的杀气吓了一跳,却也快速恢复正常:“你先放心便是,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明明你们两个是相爱的,却还要眼见着他娶了别的人,换做是谁都会难受的。”

  “我只是想,或许我们是站在同一条线上的。”锦霜见我不说话,语气轻柔了下来,“你可知道,这园子的主人是谁?”

  “是他派你来和我说这番话的?”我冷笑着看向锦霜,“那你尽管转达,他想对我做什么尽管动手便是,不必搞这些拐弯抹角的勾当。”

  “看你像个聪明人,怎么不动脑子想想,是你自己进了红绡院的,他又怎么能提前做好准备?”锦霜不在意地看着我,“别忘了,我方才说过,我们是在一条线上的。”

  我有些困惑的皱了皱眉,如今的歌舞坊里时兴卖自家主子吗?

  “你要做什么?”我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锦霜从自己枕下取出一个不大的本子来递给我:“我是他园子里的姑娘,又是如今的红牌,他养了我这么多年自然是要留着我有用处的,他的事情我也多少知道一二。这是红绡院的账簿,我自己在书房翻抄了许多日才得了这样一本,你便帮我将它带出去吧。”

  我将锦霜翻抄的账簿拿在手里翻了几页,她的字倒是比我不知要好上多少:“你可看过?可有什么异常?”

  锦霜还没说话,房门却突然被人推开。

  “你这是做什么,好端端地闯人家姑娘家的房间,我若是正在更衣,看园子里的姑姑不挖了你的眼睛。”锦霜朝门口的男人喊道。

  “有人点了你。”门口的男人朝我不耐烦地喊道,“快些收拾妥当了出来。”

  锦霜朝我吐了吐舌头:“带你出去的人来了,快些去吧。虽说你的情郎身居高位,可进了红绡院的园子再出去的女子你还是第一个。”

  “我走后他们会为难你吗?”我有点担忧地看向锦霜。

  锦霜很是笃定地摇了摇头:“你只不过在此住了一晚,又是与我同住前屋,既没有跟着我们练武,也没有进了姑娘们日常教习的后院,不会有什么大事。更何况你的那位情郎总算是身居高位,这等小事想必已经打点好了,不过是花些银子的事情罢了。”

  “红绡院的姑娘既然不可以出去,那总是可以被赎走的吧?”我突然想起这一茬。

  “有些是可以的,但像我这样就绝对不行了。”锦霜笑着挑了挑眉,“只是那些能被赎走的多半样貌平平,或是不论舞姿还是武艺都很是一般,也没什么机会出园子。而那些品貌皆端的姑娘,便只能被那一个人赎走了。”

  我觉得满心还有无数问题要问她,可门口的男人已经开始不耐烦地催促。我忙将账簿收入衣服宽大的袖子里,锦霜有些仓促地说:“我不过粗略识得几个字罢了,哪里看得懂账簿,只是我知道,他所有见不得人的银钱都是用红绡院的账目来走的,你讲账簿拿回去,我想必然会有用处。”

  我郑重地点了点头,锦霜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日后你大可再来找我,只是不要再翻墙了,像那日一样扮了男装找我就是。”

  “竟然还不忘要挣我的银子。”我开过玩笑后恢复了严肃的神情,“不过今日的事情多谢你。”

  “你不必谢我,是我应该谢你。”锦霜也郑重地看着我。

  .

  我跟着领路的小丫头穿过红绡院的楼阁,正要踏上二楼的楼梯时,肩上突然多了一只手。

  “这可是你们新来的姑娘?”我还未回过头去,一股辛辣的酒气就直冲我的眼睛,“样貌很是端正啊,来我这桌陪我喝两杯吧。”

  “这位爷,这个姑娘是旁人点了的,赶着要去呢。”领路的小丫头笑着说道,“爷若是想要,我这就去后院给也通传几个长得标致的来。”

  我想要将他的手从我的肩上拨下,他却突然用力将我拉到他怀里:“爷差银子吗?姑娘想要多少尽管开口,这红绡院里还没有爷点不到的姑娘。”

  .我有点厌恶的皱了皱眉,看这人手臂上满是肥油,不像是练过的样子,想着要不要干脆使了劲将他胳膊掰过去算了,却见二楼一个身影翻身而下,抓住了他的手臂反剪到背后。

  “不好意思,这个姑娘是我的了。”邸恒将他用力一推,他便重重地摔在了桌子上。邸恒伸手拉过我,一面瞪了我一眼,一面将我挡在了身后。

  “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啊?你是谁啊你?”摔倒的那个肉球显然不服气,却也不敢再上前动手,只是远远地爬了起来朝着邸恒狂叫,“院子里出来卖的姑娘,还不是谁给的钱多就是谁的?爷就不信爷还有差钱的那一天。”

  那人越说越是激动了起来,朝着我们走过来,邸恒伸手掐住他的脖子,让他离自己一臂远:

  “你若是还有胆子对她胡来,你便能知道我是谁了。”

  邸恒扔开他,拉着我风一样地向门口走去。我看到那人想要借着宽大的衣摆绊我的脚,不觉微微一笑,走近时故意将脚伸到他的腿下,猛地掀起来,看他一个不稳翻倒在地。

  我看向地上躺着的人:“连这点本事都没有,还学着给人暗中使绊子,还是当心自己崴了脚吧。”

  邸恒却依旧面无表情,拉着我大步流星地走出了红绡院的大门。

  我吐了吐舌头,这次好像当真惹到他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