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狂澜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白罗刹

狂澜记 风焰万丈 6016 2018.10.12 00:06

  回到村子的时候天色尚早,刚过了早饭的时刻,人们正准备着开始一天的辛勤劳作。

  “小和尚,可算回来了,找到山贼了吗?”一名老人担着一担柴火,弓腰驼背地缓慢挪动着步子,抬头看见迎面而来的惠泽和徐晋二人,便高声招呼起来。

  惠泽快步走到老人面前,行礼道,“小僧无能,未能找到山贼。但得了村里诸多照顾,无以为报,小僧想诵经三日为乡亲们祈福,以示感激之情。”

  “那可是好事啊!”老人高兴地说道,但随即又面露难色,“你也知道,村里现在可实在是拿不出供养啊。”

  “若不是村里的救助,小僧怕是病死了,岂能还要供养。”

  “那就辛苦小和尚了,”老人满脸堆笑,“我去叫大家准备香案。”

  村庄中心一小片空地上,一块长条形的石头被当作了案桌,上面点起了香蜡,几个馍馍放在上面作为祭品。

  一个拄着木棍,颤颤巍巍的老人,应该是村里的长老,对惠泽和徐晋二人说道,“稍后会有人送饭食过来,”又抬手指指旁边一座村屋,“晚上你们可以在那间屋里休息。”

  惠泽合十行礼,“多谢阿翁。”徐晋见状,也忙在后面拱手行礼。

  惠泽从箱笼里取出一件干净的旧袈裟披在身上,双手合十盘腿打坐在香案前,开始闭目诵经。村里一些善男信女也陆续跪在他身后,虔诚的祈祷着。

  徐晋在一旁的地上坐着看了一会,觉得百无聊赖,便起身在村里闲逛起来。

  这里居住着约有几十户人家,算是一座不小的村庄。晴空万里,人们都各自忙着自己手里的活计,孩子们对徐晋这个陌生人并不畏惧,欢快地跟在他身后,又笑又跳的。

  时光如此祥和地流淌着。徐晋回到惠泽诵经的地方时,已是炊烟四起,晚霞烂然。惠泽刚结束了一天的诵经,将袈裟脱下来仔细地叠好,放回箱笼内。两人来到旁边供他们休息的村屋,徐晋将黑雷拴在门口一根木桩上。

  一位大娘给他们送来了吃的,几个馍馍,一罐粟粥。两人行礼谢过后,徐晋又向大娘讨了一些粟杆来喂给黑雷。

  吃过了饭,徐晋来到屋外,仔细为黑雷梳理着毛发,黑雷惬意地甩动着尾巴。惠泽蹲在屋檐下,望着天空那一泓明月发神。月光皎洁如水,轻柔地从天空洒下来,清冷悠扬的覆盖了世间万物。

  “喂!”徐晋朝着像入定般一动不动的惠泽问道,“念完经,你打算又去哪里啊?”

  惠泽将思绪收拢回来,喃喃地说道,“不知道,我本来就是行脚僧,走到哪儿算哪儿吧。”

  徐晋坐到惠泽身边,“要不你跟我一起走吧?”

  “你打算去哪里?”

  “我要去南梁。”

  “南梁?”惠泽吃惊地看着徐晋。

  徐晋坚定的点点头,“怎么样?反正你也无所谓去哪儿,和我一起吧。”

  “我想想吧,我想想……”

  第二天一早,惠泽依旧身披袈裟,跪在香案前诵经。徐晋拿着一块砥石在认真地打磨着弓箭的箭头,准备一会去林子里打些野味回来。

  不远处腾起烟尘,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而来,很快便打破了村子的宁静。

  “难不成山贼又来了?”惠泽停止了诵经,站起来和徐晋一起张望。

  十余骑旋风般的冲进了村庄,顿时惹得鸡飞狗跳。

  领头那人鲜衣怒马,裹着一件火红的华丽绣袍,长发肆意飞散,脸上敷着粉,嘴唇却涂得鲜红,与煞白的脸孔形成强烈的对比。虽然骑在马上,但仍能看出体态修长,整个人散发着如妖魅般诡异美艳的气息。跟在身后的那些人,身穿统一的乌黑皮甲,手持各式兵器,气势汹汹,杀气腾腾。

  “这是男是女啊?”徐晋的语气满是疑惑。

  “白罗刹来取人了!”

  “完了,那姑娘被山贼掠去,这下交不出人,要出祸事了……”村民们开始窃窃私语。恐惧的气氛逐渐蔓延,有小孩开始啼哭,大部分村民慌忙躲回家中,将门窗紧闭起来,只有少数人远远的围观着事态的发展。

  “这就是白罗刹啊,看来还是人嘛。”徐晋自言自语的嘀咕。

  一个大约五十左右的男人连滚带爬地扑到白罗刹的马前,手里捧着一贯大钱,正急切地分辩着。几个喽啰跳下马,朝那男人家的方向走去,须臾便将一个妇女,一个青年,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丢到那男人的身边,一家人顿时哭作一团。

  “那一定就是把那姑娘卖掉的人家吧。”徐晋有些幸灾乐祸。

  白罗刹不耐烦地摆摆手,喽啰们心领神会,将一家人并排着跪立在地上,双手反扣,使他们无法挣扎。

  白罗刹跳下马,摊开右手,一名喽啰将一把装饰华美的匕首的刀柄轻轻放在他的掌心。

  全然不顾一家人撕心裂肺的哀嚎求饶,白罗刹一把揪住那男人的发髻,凌冽的刀锋在脖颈上一舔,皮肤及筋肉被切割开一道长长的裂口,鲜血争先恐后地从这口子中汹涌出来。

  “住手!!”还没等徐晋反应过来,惠泽已经大喊着冲了出去。徐晋慌忙一手抓起自己的枪,一手抓起和尚的铁杖,赶快追了过去。

  白罗刹瞟了一眼,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他丢开还在抽搐的男人,伸手抓住了旁边早已吓得半死的妇女的头发,动刀之前,他还特意转向惠泽的方向,刀刃再次切开皮肉,血涌如泉。丢开妇女,任她趴在地上抽搐抓挠,又抓住了那青年的发髻……

  等惠泽冲到近前时,一个喽啰正一手环腰抱起那小男孩,一手掰住他的头,男孩大声哭嚎,手脚拼命乱蹬,企图阻止步步逼近的死神。

  惠泽闷头冲过去,一下撞翻抓着男孩的喽啰,并迅速将掉在地上的孩子抱在了怀中。

  “为何要胡乱杀人?”惠泽怒目而视,大声斥责,“这还是个小孩,你们难道没有人性吗?”

  “收了我的钱,我要的东西却不见了,”白罗刹摆弄着手中的匕首,“这种无信之人,不该杀吗?”

  “他们不是把钱还你了吗,为何还要下手?”

  “我不需要他还钱,我要的是人。交不出人,那只能用他们一家的命来补偿。”

  徐晋此刻也跑了过来,站在惠泽身旁,愤怒地质问道,“如此草菅人命,你们就不怕有报应!”

  “嘻嘻嘻……报应……嘻嘻嘻……”白罗刹用袍袖遮住嘴巴,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尖笑。

  “这一带的土地田产,山林村庄,都是我家的!这些贱民是靠着我家的田地才有口饭吃,如同家畜一般,我想怎么处置都行,谁也管不了。”

  “这是人!不是畜生!”徐晋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怒不可遏的吼道。

  “哈哈哈哈……”白罗刹笑得前仰后合,“在大爷我眼里,和畜生没有区别,包括你,还有那小秃驴,都是一样的。”

  “想要做出头鸟吗?”白罗刹收住笑,目露凶光,“你们会被砍成肉泥的……”

  徐晋无视白罗刹的恐吓,冷冷的回应,“你试试……”

  “晋,你先把孩子抱走。”惠泽把已经吓呆了的小孩递到徐晋手中,又接过自己的黑铁棍,“这事我来解决!”

  “那你千万小心!我把孩子带到安全的地方就马上来帮你。”

  惠泽坚定地点了点头。徐晋抱着孩子刚想转身离开,却被喽啰们拦住了去路。

  “这待宰的小崽子,你们这么轻易就想带走?”白罗刹歪着头,嬉皮笑脸的问道。

  徐晋也毫不示弱,单手将枪一挑,“这孩子我们今天救定了,看谁先来做我的枪下之鬼!”

  “哎呀!这小子气势好盛啊。”白罗刹说道,“今天真是有趣,干脆这样吧,大家都是武人,我们就以比武来决定这小崽子的生死如何?”

  “呸!你们也配称武人!”徐晋朝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沫。惠泽拦住徐晋,上前一步说道,“好,怎么个比试法?”

  “当然是你们赢了的话就饶了那小崽子啊,就看你们的能耐了。”

  “行!对手是你吗?”惠泽朝着白罗刹又踏近一步。

  “这小崽子的命还不配让我出手,”白罗刹扫视了一圈手下的喽啰们,“你们都是我豢养的悍勇之士,今日谁来为我出头?”

  “我来!”话音刚落,一个高大精壮的身影便应声站了出来。

  惠泽定睛一看,那是一名身材高大的壮汉,头发稀疏,面相颇为凶悍,手持一柄粗糙的开山大斧。

  白罗刹对壮汉说,“不可轻敌,可别给我输了。”

  徐晋轻声问惠泽,“你行不行啊?这壮汉看来不是那么好对付,可千万当心啊。”语气中满是担忧。

  “而今唯有全力以赴了!”惠泽回应道,“事关那孩子的生死,我不会输的。再说,你不是想看我的棍法吗,这下你可要看仔细了。”

  双方上前,铁杖在惠泽手中随意的旋转舞动了几下,徐晋突然觉得那根看起来笨重的铁棍,在惠泽手里变得轻巧了,显得虎虎生风,心里也踏实了一点。

  那壮汉倒很直接,也不搭话,冲过来当头就是一斧,惠泽轻轻侧身闪过,斧刃深深地劈入脚下的土中。

  惠泽随即发起反击,铁棍迅猛地袭向壮汉的面门。那壮汉身躯虽然庞大,却远比想象中更为灵活,歪头躲过铁棍,顺势将大斧提起,拦腰便砍了过来。

  躲闪已经来不及了!惠泽只能用铁棍招架,斧刃撞在铁棍上,迸发出清脆的声响和耀眼的火星。

  力量上壮汉有绝对的优势,虽然惠泽挡住了这次劈砍,但虎口被震得发麻,整个人也被这股力量击得一个踉跄,倒退了好几步。

  “别跟他硬碰硬,先周旋一下啊!”徐晋焦急的喊道。

  惠泽调整了一下呼吸,定了定心神,重新摆好架势,准备开始第二回合的较量。

  壮汉企图乘胜追击,抡起大斧没头没脑的一顿乱劈。惠泽聚精会神,灵敏的左右躲闪,尽量不与其直接兵器相交。

  逐渐把握到壮汉的节奏后,惠泽变得游刃有余起来。瞅准了一个空隙,铁棍迅速而准确地击中了壮汉的左膝。一声脆响,伴着壮汉一声惨叫,左膝变形成一种极不自然的形状。剧烈地疼痛让壮汉站立不稳,重重摔倒在地上。

  惠泽收起铁杖,转身面对白罗刹,“胜负已分,可以放那小孩走了吧。”

  白罗刹仰天大笑起来,“你这秃瓢,既然是对决,那必然要以死相搏,至死方休,否则何谈胜负。”

  话音未落,惠泽听见徐晋一声大呼,“当心!”随即感到脑后一股冷风袭来,急忙闪身躲避。

  斧刃几乎贴着惠泽的身子砍下来,若非躲闪及时,这一击必死无疑!

  逃过一劫的惠泽惊魂未定,而那壮汉居然靠着残存的那条好腿站了起来,呲牙咧嘴,目露凶光,抡起斧头还要继续战斗。

  “惠泽,杀了他!别犯傻!”徐晋对着惠泽大声喊道。

  “可…可我们只是比试高低而已,如何能取人性命啊?”

  又一斧奔着惠泽袭来。

  再次闪身躲过后,惠泽听到徐晋对自己怒吼着,“你不杀他,他可是会杀你的!念经念傻了吗?”

  “你同伴说得对,你不杀他,他可是要杀你的。”白罗刹看着一直在躲避退让的惠泽说,“你不是想救那孩子吗?想赢就只能杀死他,否则不但救不了孩子,还得搭上你自己这条小命呢。”

  “你是在救人啊惠泽,这是逼不得已啊!”徐晋大声疾呼。

  惠泽依然在一直躲避壮汉的攻击,并未反击。白罗刹不耐烦的打起了哈欠,“太无聊了,本大爷可没那么多心情在这里耗。”然后故意抬高了声音大声说道,“所有人听着,五个回合之内,若还没有分出胜负,就一拥而上,把他们全部砍成肉泥!”

  “惠泽,你听到了吗?杀一个人就可以解决的事,你要再下不了决心,一会咱们就得杀光他们所有人了!”

  徐晋的话显然逗乐了白罗刹这帮人,爆发出一阵哄笑。

  就在这哄笑声中,惠泽突然像是清醒了过来般,用铁杖架住了大斧。

  “你我无冤无仇,但今**不得已,只能取你性命,不要怪小僧……”惠泽低声对壮汉说道。

  壮汉咆哮着再次抡起大斧。但这次他没有再将斧头砍出去的机会,惠泽手中的铁杖如同一条黑色巨蟒,直扑壮汉的头颅。强烈的旋转将棍端那些铁齿化为魔鬼的利爪,在接触到目标的瞬间,便将头颅撕得粉碎,只剩一团混沌的血雾以及飞溅的碎渣……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在所有人的惊愕之中,壮汉轰然倒地,下颌以上的部分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条软塌塌的舌头搭在剩余的骨肉外面,鲜血顿时溢满了地面。

  徐晋费了些力气,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嘴巴合上,他终于明白惠泽当初为何会说这棍法过于凶悍。

  几声掌声让所有人回过神来。白罗刹拍着手,赞赏的说道,“精彩,太精彩了!小和尚居然有这样的神技。”

  惠泽低头对着地上的尸体,双手合十,“南无阿弥陀佛……”

  眼中闪着隐隐的泪光,惠泽转头问白罗刹,“现在胜负已定,可以饶过那小孩了吧?”

  “当然,我说话算数,”白罗刹摆摆手,“那小鬼可以滚了。”

  那小孩挣开徐晋的手,哇哇大哭着迅速跑开了,徐晋甚至来不及拉住他。

  惠泽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是一命换一命,但他心里觉得,自己的做法是对的。

  白罗刹又开口了,“小崽子的事情解决了,现在该是解决咱们之间的事情了。”

  “咱们之间有什么需要解决的?”徐晋不解的问。

  “你们杀了我的人,不会以为可以就这样算了吧?”

  “喂,是你说必须要以死相拼的!”显然徐晋对这个说法相当不满。

  “一码归一码,刚才是决定那小鬼的死活,你们赢了,我也饶过了小鬼。但你们始终杀了我一个手下,总得有所交代吧。”

  “那你又想怎样?”徐晋怒不可遏,“也不要一个一个上了,来,一起来!今日无非就是你死我活,我可不会手软的!”

  “哪里来的野犬,敢在纥骨少爷面前撒野!”一个喽啰跳出来,挥起手中的长刀便要来砍徐晋。

  徐晋也不躲避,挑开迎面而来的刀锋,手腕一抖,就刺穿了来者的胸口,又用力一挑,鲜血划出一道弧线,那人被挑到空中,甩出几步开外,只挣扎了几下,便咽了气。

  这下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其余的喽啰们一窝蜂扑向徐晋和惠泽二人,手中的兵器齐刷刷掩杀过来。

  刀枪剑戟飞舞碰撞在一起,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白罗刹脱掉绣袍,转身取下挂在自己马匹上的长戟,大喝一声,“停手!”

  喽啰们停止了挥舞手中的兵器,并迅速散开。白罗刹长戟一挺,指着徐晋,“这小子挺狂妄的,本大爷来做你的对手,你若能赢……”

  话还没说完,徐晋已经挺枪杀了过来,白罗刹挥戟挡开,两人立刻便混战成一团,他们的身形被锋刃的寒光包裹其中,钢铁碰撞擦刮的声响不绝于耳。

  一声震耳欲聋的猛烈碰撞声,将缠斗在一起的两人分开。徐晋往后急退几步,靠着枪杆使劲抵住地面,才稳住了身体。而白罗刹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不屑一顾的说道,“我还以为有多厉害,不过如此而已。”

  徐晋怒目而视,一副毫无畏惧的势头,但衣袖和裤腿已有好几处被划破的口子,有些口子上还泛着点点血迹。最严重的一处,从左脸颊一直划到耳廓,所幸伤口并不深,但仍有不少鲜血顺着脸颊流下来。

  惠泽连忙靠过来,紧张而关切地问道,“晋,没事吧?”

  徐晋抬起手臂擦了擦脸上的血,“不碍事,不过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确实有些厉害。”

  “要不换我来吧!”

  “你也不一定就是他的对手,”徐晋压低声音,“现在这情势,咱们得想办法尽快脱身才行。”

  “你有什么想法?”

  “暂时还没有,你也想想,看如何脱身。”

  见两人一直在嘀咕,白罗刹不耐烦了,“还打不打啊?要不你俩一起上也可以啊!”

  “你也太小瞧我们了吧,”徐晋高声回应,“我一个人对付你,绰绰有余了!”

  “那就继续啊,好久没这样舒展筋骨了!”白罗刹一个箭步朝徐晋窜了过去,手中的戟呼啸着袭向对方的胸口。

  两人再次战成一团。徐晋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冷静,不再猛打猛撞,挡住对方的攻势,再伺机反击。白罗刹攻势虽凌厉,却没有再占到什么便宜。

  暴风骤雨般的互斗持续了好一阵,两人依旧没有分出高下。

  “这样耗下去可不是办法。”徐晋心中默想,闪身跳出白罗刹的攻击范围,靠近惠泽低声问道,“你会骑马吗?”

  惠泽点点头,“但骑的不太好。”

  “一会儿黑雷过来的时候,你抢匹马跟我冲。”说完徐晋打了个响亮的呼哨。

  白罗刹挑着眉毛,“怎么,难不成你们还有同伙?”

  徐晋不置可否。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所有人循声望去,只见一匹高大的黑马风一般的冲了过来。

  徐晋翻身跃上马背,手中长枪左右挥舞,掩护着惠泽。惠泽见状,连忙挑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匹马爬上去。

  两人挥舞着手中的兵器,闯出喽啰们的包围,策马飞驰,冲出了村庄。

  “哈哈哈哈,太有趣了。”白罗刹高声大笑,“这可比女人有意思多了。”转头吩咐身边的一个喽啰,“你立刻回去召集府里人手,尽快追上我们。”

  说完,白罗刹翻身上马,招呼其余的喽啰,“所有人跟我来,咱们要狩猎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