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神国启示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总裁先生的失误

末日神国启示录 和平十字君 2039 2019.09.26 22:34

  深海市五六万一平米的小窝成了许多人的“战斗堡垒”。

  老式小区的二楼阳台靠近一楼天井,有些一楼住户把天井封了,就导致二楼阳台成为一个“重灾区”。

  时不时有“六楼住户突然变异,掉到一楼天井,爬进二楼咬死住户”的类似新闻传出,于是住在二楼的居民家家户户都用木条把自己家的窗户给堵上了。

  就好像当年给自己家装“鸟笼”一般。

  到了后来,每天上街就是搏命,那些有班上的都不愿意去了,老百姓天天在家唉声叹气,看着远处的蓝色巨网,对着自己的家人发泄着怒火。

  死了很多警察。

  街道上,不再有大量警察巡逻,就连蓝色电网那里的警察也都已经撤离,那道“生死门”暂时封闭,深海市彻底与外界“断连”。由于没有物资供应,米价一夜之间涨到五六百一斤,到处都是动乱、哀嚎。

  前一天,全球死亡人数52万;后一天,这个数字变为104万。

  那些住在一楼的住户遭了秧,天天提心吊胆。

  外面都是游荡的变异者,它们不害怕白天的日光,总是成群结队聚集在一处。

  华夏花园六楼顶部,一些聪明的住户利用楼与楼之间的短小空隙搭建起了三条木质通道。每日早晨,由最靠东边的住户往楼下扔东西吸引丧尸群的注意。然后,由几百米开外的最靠西边的住户,冒着风险外出去购买粮食。

  这样的分配并不合理,后来,爆发了一场暴乱,有一名住户在暴乱当中被人扔下六楼。在此之后,人们才开始轮流进行他们的工作。

  世界混乱不堪,可是在这个时候,张伟彦所在的豪华游轮上,却每日载歌载舞,胡吃海喝。

  经过长时间的航行,游船停靠在一个海岛,进行船舶的修整工作。

  船上的人终于有机会下船,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

  当然,有件事不能忘记。

  “戴好口罩!”张伟彦扔给管梦婷一只贴合她脸型的高科技口罩。

  那口罩是贴合管梦婷面部特征特制的,佩戴的时候没有一丝缝隙或者不舒适,就好像是人体的第二层皮肤。

  “我很好奇你们公司为什么能够一下推出这么多反人类的高科技产品?”

  “今天不谈工作。”张伟彦制止了管梦婷。

  有王俊麟所在的地方必然有那几个女人。那几个女人在安装了X-VR之后几乎就没有从那系统里出来过,不过今日游船停靠小岛,她们几个才急着出来。

  “小俊俊,我打个电话回家哈。一会过来陪你。”其中的一个女人在看向王俊麟的时候突然多了几分亲昵。

  她正准备像在伊甸园的时候一样跑上去跟王俊麟忘情接吻,一阵风一吹,她突然意识到这不是虚拟世界,这才中断了自己的念头。

  她的脸上泛起了一丝不自然的红晕,然后走了。

  那几个女人也都怪怪的,躲开了人群,然后,各自找了一个方向。

  “奇怪。”王俊麟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张伟彦也不想呆在人太多的地方,他一言不发地带着管梦婷,七绕八绕,绕得她快晕了。

  “你慢点走,我腿疼。”管梦婷看到前方的人突然停下脚步,正准备回身的时候,她想起那天在医护室里的公主抱,连忙后撤一步说道,“我自己能走。”

  “你是一个很奇怪的女人。”张伟彦说道。

  管梦婷沉默了片刻,突然认真起来:“你说的没有错。”

  “我看人很准。”张伟彦笑了笑。

  “那你说说,我在你心目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男孩子气,一点也不淑女,目中无人,工作狂……嗯,唯一的一点好处就是诚实。”

  “所以说,你就是因为诚实才看上我?”

  “咳咳咳……”张伟彦被管梦婷吓得呛了一口口水。

  管梦婷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被我猜中了?”

  “……”张伟彦白了她一眼。

  事先准备好的台词,都被管梦婷这么乱来给打散了。虽然张伟彦表面上风平浪静,心里却风起云涌,他有无数的话想要对她讲,在经过一些比较危险的地带的时候,他都想就这么把管梦婷拥在怀里,拉近两个人的距离。

  可是管梦婷总是很厉害,她能够穿着高跟鞋跳过湿滑的大石头,并且稳稳地站在距离他一臂之遥的距离朝他比划胜利的手势。

  虽然附近都没有旁人,可是他们两个始终就保持着这么一臂的距离。

  虽然张伟彦没有说什么,但是他急促的呼吸和灼热的体温早就出卖了他。所以管梦婷一直在刻意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讲真,她不讨厌张伟彦这个人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他让她对有钱人的偏见略微有了一些改观。可是在某些方面她却知道他们之间必然存在的不合。比如,关于秘密。

  其实,张伟彦所见到的只是管梦婷的一个面向。她可能表面看起来比较大胆,实际上心非常细,要不然当初也没资格进报社做校对这样的岗位啊。

  管梦婷敏锐地察觉到在路西法病毒的疫苗、X-VR系统等一些公司高科技装备方面,张伟彦一直没有说真话。当然,公司新技术一定会有秘密,可是凭女人的第六感,管梦婷感觉这个秘密可能并不简单。

  就拿自己嘴上这个口罩来说吧——

  管梦婷假装随口问了一句:“这个口罩很贵吧?”

  张伟彦马上很诚实地回答:“还好,外面买大概十几万块,不过你的这个是公司实验室产品,不要钱。”

  “诶?那岂不是跟疫苗价格差不多?”

  “嗯嗯……”张伟彦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你看那,有一棵柿子树被鸟吃了。”

  管梦婷顺着他的手看过去,不再提问。

  她只是把疑问存在了心里:

  张伟彦为什么大费周章去帮她定做这个口罩,而不是简单地给她来上一针?难道说……那个疫苗有问题?

  再聪明的男人都没有女人的细腻,张伟彦丝毫没有察觉到身边这个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女人,实际上已经开始怀疑他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