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神国启示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这个实习记者怎么回事

末日神国启示录 和平十字君 2376 2019.08.27 09:52

  两个人坐在车上,听着冯易彤一个人骂骂咧咧声讨黄小明。

  “好像快到了。”管梦婷忽然说道。

  “咱俩是一个地方下,学姐,那我们先走了啊。”夏梦远对冯易彤非常礼貌地打了一个招呼,等两个人下车以后,在门缝缝里,还能看见冯易彤歪着嘴的样子。

  管梦婷叹口气,本来以为报社是个比较简单的地方,没有想到,这个打开方式好像不太对啊。

  夏梦远看了看手机里的消息,说:“哟,你采访的对象竟然是这个人!羡慕。”

  “谁?”管梦婷并不认识。

  于是夏梦远给她介绍:“这个人是X公司中国区总裁。X公司你知道吧?专门研究高科技的。这次听说他们也加入了病毒抗体的研究。最近他们还准备发售一款最新产品,不知道是不是和抗体有关。”

  “哦?”管梦婷想了想,问道,“可是……采访究竟要提些什么问题?”

  “emmm……这样吧,你也别太紧张,放松心情,就当朋友聊天,不要太注意形式。把实习生牌子戴好,这样人家也不会对你太高要求。一会我帮你问问老师,有没有发言稿给你。”

  看得出来,夏梦远这个人蛮细心的。管梦婷听从他的安排,边戴上牌子边说道:“谢谢啊。我不紧张,别担心。”

  “好的,加油哦!”夏梦远笑了笑,边挥手边指了指右边,示意管梦婷走那个方向。

  报社在全国很有地位,单位的老师都已经帮助他们安排好了采访的场所、约好时间。实际上,如果不是这一次的突发性疾病,单位人手不够,这一场重要的采访本来轮不到管梦婷。

  采访稿竟然也准备了,报社的老师通过手机发送给管梦婷,告诉她到时候开着录音笔照着念就好。

  一切安排停当。

  这时,房间的门被推开。

  走入大门的,是一个长相沉稳的青年。

  这个男人,并不高大,也不魁梧,更不是奶油小生那类人。只是看起来比较清爽,一点也不油腻。反正,跟她脑补的霸道总裁完全不一样。

  张伟彦早就注意到了那个坐在墙角边沙发上有点局促的样貌清秀的小记者,转身关门的时候,他笑了一下。

  “您好。”管梦婷说。

  张伟彦看着她,她距离他足有一个办公室那么远,一副游离在外,恨不得马上结束的样子,跟其他的记者一点也不一样。

  管梦婷低头看了一下手机,然后才抬头说道:“张先生,您好,我是XX报社的实习记者。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一下您,您介意我使用录音笔吗?”

  张伟彦很少被实习记者采访,一般按照他的性格,早就发飙了。可是看着眼前的这个女记者,长得挺好看的,张伟彦也就没生气。

  那女记者似乎不像其他人一样对他毕恭毕敬的,好像不清楚他的实际身份,很少碰到这样的人,有点意思。

  他的嘴角挂起了一丝笑容,走到管梦婷身边,从高处俯视着她,故意用深沉的语调对她说道:“你认识我吗?”

  “不太看新闻,今天刚认识,真的不好意思。”

  嘴里说的是“不好意思”,却没有半分不好意思的样子,她很冷淡。

  张伟彦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记者”,心里十分惊奇她的回答。凭感觉,张伟彦觉得这个记者性格仿佛很滑稽。没有一板一眼的,没有谄媚,就好像是在面对一个很普通的人,她手忙脚乱的只是那些仪器设备,但是跟他却没有关系。

  管梦婷竟然把他这么一个重量级的受访对象晾在这里了。

  盯着管梦婷的腰和屁股,张伟彦倒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是觉得很好奇这个女人。

  是策略吗?他想。他紧紧地盯着管梦婷,不知道她究竟是单纯还是故意使计谋这样面对他。

  “可以开始了吗?”

  坐在张伟彦旁边,管梦婷感觉到一种无与伦比的压力。倒不是因为采访。

  事实上,她所有的问题,张伟彦都回答得非常认真详细,管梦婷一边采访一边心里就可以脑补出大纲,她甚至能立马察觉到这一定是一篇非常好写的稿件。

  关键在于,张伟彦的眼睛一直盯着她,从脸看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搞得她很拘束。

  “最后一个问题,听说X公司正在致力于路西法病毒的抗体研究,到目前为止有什么进展吗?”管梦婷问完了问题以后抬头,发现张伟彦竟然还盯着她。

  表面上没有反应,不过张伟彦的心里却冒出了一丝丝失落,他也觉得自己今天的反应奇怪极了。不可否认的是,眼前的女人是个长相美丽大方的女人,不过他也不是没有见过更美的美女,他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实习记者究竟哪里能够吸引他。难道只是想换换口味?

  他觉得房间里有点燥热,一股幽香传入他的鼻子,让他心情愉悦。

  他的手放在扶手上,随后,他立马看到管梦婷竟然把自己的手给拿了回去,紧紧地抱着稿子,坐在位子上能离他多远就离他多远。

  张伟彦的好胜心一下被挑了起来。

  他笑着,转过脸直视着管梦婷,挺直了身子凑近录音笔,严肃地皱着眉头说道:“感谢这位记者的提问。这也是我今天非常想要和大家分享的一个话题。实不相瞒,我们公司昨天在研究方面获得了很大的进展,即将进入人体实验阶段。如果顺利的话,我们可能会在十五天之内获得各项许可,随后就可以通过市面向大家发售。”

  听到“发售”两个字,管梦婷心里一跳,她看向张伟彦,两个人的眼睛终于对视在一起。

  张伟彦看到管梦婷吃惊的表情终于觉得心里的一杆秤稍微平衡了一下,他继续说道:“路西法病毒造成的死亡给很多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痛苦。我们X公司致力于以高科技解决人们的实际困难。大家的需求在哪里,我们就会在哪里。感谢XX报社对我们的采访,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说完了最后的宣传语,张伟彦自己熟练地关掉了录音笔。然后,他站起身对管梦婷伸出一只手说道:“好了,谢谢这位记者小姐对我的采访,我想说的都说完了。”

  看着那只伸过来的大手,管梦婷明显地犹豫了一下,最后,似乎是为了不让对方难堪,她草草地把自己的手伸出去,轻轻地握了握,说了一声:“谢谢张先生。”

  态度好冷淡啊,这样的人也能当记者吗?张伟彦忍不住吐槽。

  他从口袋里掏了掏,最后,摸出一张名片说道:“这是我的私人电话。记者小姐,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额……是吗?那个不重要吧?”

  “是吗?将来我们公司有什么最新进展的话,你可以采到独家新闻哦!”张伟彦挑衅地看着她。

  “独家新闻”四个字还是有一点吸引力的,不过以后来采访的未必是她,也许是报社的其他人。为了公司利益,她双手接过张伟彦的名片,客气地点头说道:“谢谢张先生。”

  “你的名字呢?”

  并不想惹麻烦。

  举起手里的实习生牌子,管梦婷微笑含蓄地说道:“请叫我实习生。”

  收拾好东西,管梦婷离去的身影十分果断,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留恋的样子,就好像一开始的时候一样,又把他晾在这里了。这让张伟彦有点恼火。但是,心里面却是痒痒的。

  舔了舔嘴唇,他决定也给管梦婷来一个恶作剧,以他的身份,对付区区的实习记者还不简单吗?

  他给之前报社联络他的那个老师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中,他语气冷峻,质问道:“你们派来的是什么记者?不,我要她当面向我道歉。时间地点我发给你,叫她别再迟到,我很忙。”

  对方恭敬、紧张的样子让张伟彦很受用。两下一对比,管梦婷那张冷漠的表情又出现在他脑海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