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神国启示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那一夜

末日神国启示录 和平十字君 2077 2019.10.25 14:05

  汽车停在旷野里,耳边传来风的呼啸。

  漆黑的夜晚……

  令人压迫的感觉……

  管梦婷忽然从梦中惊醒,她擦了擦脸颊,发现连枕头都湿了。

  那个梦非常真实,她胸口起伏,直到现在,还无法确定自己究竟是从梦里醒来,还是仍旧在一个梦中的梦里。

  打开灯。

  一盏小灯只能照亮房间的一个小角落,却看不见大片的黑暗。

  慢慢清醒了,那种真实的感受仍旧淤积在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回忆那个梦,就好像自己正站在梦中的场景里,透过车的后窗玻璃看到里面正在发生什么。

  外面好像是海面,很黑。

  似乎还有汽笛声……

  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她不记得了。

  只记得那种有如实质的很可怕的感觉。

  手边是张伟彦的专线电话,很想打电话给他。

  不过,慢慢地,管梦婷变得更加清醒了,她点击了一下“清除”。

  张伟彦很忙,如果自己因为一个梦就打电话给他,他会生气吧?管梦婷也不想成为一个这么不靠谱的女人。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脸上露出了一些温柔的微笑。

  ……

  张伟彦醒了。

  在某一个时刻,他甚至弄不明白自己这是在哪里。

  他的肩膀上压着很沉的分量,就好像结婚那天管梦婷从他身上醒来的感觉一样。

  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想起了他存在记忆里的那些关于管梦婷的加密文件,又想起了昨天酒会上那些数不清的应酬……

  突然,张伟彦直起身,他惊诧地瞪大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状况。

  韩潇醒了。是被张伟彦无情地摔在前座的椅背上,脑袋敲到了方向盘而惊醒的。

  她的脸上挂着泪花,衣服都没穿。

  车子的前座椅背可以向后平摊开,不知是谁的“杰作”,当前座翻开以后,赫然和后座连在一起,成为了一张雪白的床。

  不过,这张“床”上如今睡了两个人,上面还有斑斑驳驳的污渍。

  “张总……你怎么了……”韩潇向着张伟彦熟练地爬过来,她并不知道张伟彦发生了什么事。

  “滚开!”

  “张总……人家做了什么事情得罪了你吗?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呜呜呜……”

  张伟彦心烦意乱,他迅速穿好衣服,也不顾车里的韩潇哭哭啼啼地央求他,自己开了车门就走了。

  来到海边,他怒吼一声,抱着自己的脑袋。

  慢慢地,他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他在晚宴上面,因为自己的大脑不堪重负,于是就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公司的系统托管,自己就去玩自己的事了,之后发生的事情,他真的可以说是一点也不晓得。

  他有十足的理由给自己找借口,可是当回头看到了身后的韩潇哭得一脸花妆的时候,他又心软了。

  调取了自己大脑里的记忆,张伟彦把昨天发生的一幕幕重新检查了一遍。

  韩潇不知道自己干嘛了。

  昨晚,她跟张伟彦一番相处,明明张伟彦对她的伺候很满意,还给了她奖赏,可是没有想到,今天早晨,张伟彦却突然醒来,大发雷霆,好似变了一个人。

  她的后脑勺火辣辣的,心里更多的是委屈和不甘心。

  可是张伟彦是她的老板,现在他们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还给张伟彦下了药,若是张伟彦不顾惜情分把她给告了的话,她不但不能从他这里得到好处,还会面临失业和赔偿。

  想到这里,韩潇心中的不甘心暂时被压下了,她不得不把自己穿戴整齐。

  “你想要什么?”张伟彦问。

  “啊?”

  “昨晚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你要多少钱,我一次性打给你,以后不要再在任何人面前提起。你以后仍旧可以做我的秘书,但是不要再妄想发生那样的事情。”

  韩潇没有说话,眼泪却“啪啪啪”地掉下来。她对张伟彦没有感情,更多的是委屈。

  他这样说话,让她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一个那种职业的女性。她向来觉得自己比那些人总要高级一些。

  “好了,不要哭。我很讨厌别人在我面前哭。”

  “对不起张总……昨晚我真的是情不自禁,因为你是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我想……”

  “我已经结婚了,我说过,我已经下了决定,以后不要再纠缠不休。我没有想要侮辱你的意思,但是昨天发生的事情我们都不愿意。”

  “这是什么意思?我并没有强迫您……”

  “好了,不要再说了。我给你账户打三千,这样够了吧?”

  三千块!

  韩潇心中充满愤怒!

  以前她陪那些老板的时候,怎么说一个月也能有一个十来万的包包,一晚上的价格平均也得上万吧?张伟彦这么大一老板,一晚上才给三千?真拿她当那个了?

  “车你开公司去吧,今天你也可以放个假,自己休息。我坐公交回去。”张伟彦说道。

  韩潇看着他的背影几乎看呆了。

  等到他走得没有影子了,韩潇才在他背后痛骂了一句:“艹!穷鬼!”

  张伟彦坐着车,发着呆。

  他把结婚戒指拿在手里,反复把玩。

  谁也不晓得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可是,就在公交停战的时候,张伟彦听到自己的身后,一个小男孩突然哭道:“哇!那个叔叔看起来好像一个鬼!”

  “不要瞎说。”他妈妈立刻捂住了小孩的嘴,然后朝回头的张伟彦歉意地笑了笑,快速跑下了车子。

  “鬼”这个字让张伟彦的手一抖,差点把手里的戒指掉下去。

  ……

  钟磊等人跟丢了张伟彦,又没有在晚宴上面得到任何线索,所以说那一场会议其实算不上成功。

  可也不算完全没有收获。

  其中最大的收获就是,他们“拦截”了管梦婷的父母。

  管梦婷是张伟彦的新婚妻子,对于X公司的内幕,她可能会有很多线索。

  张伟彦派他们公司的人给管梦婷父母安排了一个地方疗养,但钟磊想要把他们放在自己人手里监视,于是在梁小超的举荐下,他们准备把人放在震旦边境的一个小村落里。

  “你们的人X公司很有防备,可是我们的人一直很隐蔽,他们不知道。”那个研究神秘学的专家梁小超如此古古怪怪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