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如果他还不出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关于他的消息

如果他还不出现 争远 2526 2019.02.13 04:51

  “缓缓,别玩电脑了,赶紧出来吃饭吧。”

  “好了,来了。”

  老妈喊我吃饭的时候我跟网友“又见秋风”聊得正欢。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不知不觉到了吃饭的时间了,愉快的星期天又结束了,跟网友道了别,走出房间,老妈的饭菜已经摆满了满满的一桌。

  “哇,今天的菜好丰盛啊。”我眼前一亮,把手伸向一盘香喷喷的盐焗鸡爪,老妈迅速地用手拍打了一下我的手背,训斥道,“不许这样,像你这个年纪的人都可以当妈了,你还一点规矩都没有。”

  我委屈地吐了吐舌头,说,“妈,批评我的时候能不能不要顺带挖苦我?”

  爸爸看在眼里,心疼了一下我,坐下来对老妈说,“孩子喜欢就由着她吧,在自己家就没必要说规不规矩,以后她要是嫁人了,我怕就你最不习惯了。”

  “就你做爸的会袒护她,她身上的毛病都是你惯出来的。”老妈嘴一撇,言语间散发着浓浓的臭酸味。

  我跟爸爸无辜地相觑一下,还是尽量保持老虎发威前的平静吧,我们不约而同地拿起了碗筷,开动起来。

  老妈摘掉围裙坐下来与我们一起,刚拿起碗筷,菜还没夹起来,话又在嘴边响起,“你们知道今天谁打电话来了吗?”

  “谁啊?”老爸头也没抬,吃饭吃得专注。

  “秋姝。”老妈加重了音调。

  秋姝是老妈的小学同学兼发小,也是赵建琛的妈妈。我记得赵建琛与陈文洁大婚那天,她是没有出现的,据说是把小元接回h市老家来了。大家猜测,儿子结婚不出现,还带走了孙子,不知是不是对儿媳妇存有不满。

  “说了啥那样大惊小怪的?你们不是一直有联系吗?”爸爸一脸不以为然。

  老妈放下了碗筷,一副事态严重的模样,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她一脸诡异的神情高度引起我的注意,“说出来怕吓坏你们。”

  我跟爸爸面面相觑,忍不住又笑起来。

  面对我们父女的不屑,她有些生气了,一字一板地说,“建琛又离婚了!”

  此话一出,我整个人都僵住了,手里的碗筷停留在半空中,一丝半语都说不出来。老妈连连用手晃了晃我手臂,生怕我累着双手似的,“缓缓,你没事吧,吓到你了?吃饭吧,这样提着碗筷一动不动你不累吗?”

  我没有作声,缓缓地把手从半空中搁下手,思绪混乱至极。她与陈文洁最终的这个的结果是我万万没想到的。老爸也笑不出来了,很快他就按捺不住了,难以置信地说道,“不会吧,这婚才结了多久?又离了?把婚姻看成游戏这么儿戏么?”

  “他妈亲口说的,还能假?”老妈急了,一下子又恍然大悟道,“离了都有一年了,现在想想,怪不得过年那会儿文洁没跟着过来拜年,原来早就分了。”

  我依旧一句话也没说。自从上次婚礼之后,我跟赵建琛就没有再联系,就连我辞职收拾行李回老家也没跟他见过一面,说过一声。赵建琛每年过年都会上门拜访,以往每年我都在家里呆着,帮着爸妈招呼客人,张罗饭菜这些。而这两年,我都不在家里过年,除夕团年饭一吃完,第二天便踏上旅途出去玩了,一直玩到年初七八才回家。因此总是错失了与他见面的机会。或者这样说吧,是我故意这样错开了时间。

  “建琛这孩子在婚姻这块实在太离谱了,岂能让他这么轻率儿戏,想结就结,不想结就离,把婚姻当什么了?”爸爸脸一黑,把碗筷一放,厉声说着,方才的食欲似乎消失得无影无踪。

  老妈好像看不出爸爸已经气在心头,毫无顾忌继续说道,“离了一次,说是性格不合,我能理解,第二次还离,那就得想想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问题?不过,这次还好,没有孩子拖累。”

  “爸,妈这是别人家的事,我们还是少些议论吧。建琛哥是大人,不是小孩,他自然有自己的想法,会妥善处理自己的情感,轮不到我们操心。”我试着终止这个话题。

  “什么别人家的事?建琛是别人吗?我们不也是希望他过能得好。”老妈立即冲我表明立场。

  只有爸爸把我的话听进耳朵里,他叹了一口气,重新拿起碗筷,夹起一块爱吃的香酥鸡肉,缓缓地叮嘱道,“不管怎么说,现在快过年了,他要是有过来,我们就尽量不要提这事,缓缓说得是,他不想说,自然有他的道理,免得尴尬。”

  显然,爸爸内心是有些悲伤的,在他眼里,赵建琛是他最得意的门生,也是唯一一个把他当做儿子培养的学生。而赵建琛对待爸爸也是无比尊重,知恩图报。他们师生情谊深厚,自然不希望他的婚姻生活落得如斯田地。

  老妈顺从地点点头,下一秒矛头又指向我,“如今相亲结婚也不靠谱,缓缓,妈再也不会强迫你找对象了,婚姻这种事还是得慎重,对象慢慢找,慢慢看,看清楚点。”

  出于女人脆弱的心理,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开始萦绕着她,让她看起来感性了许多,我握了握她的手,安慰道,“恩,我知道了,妈,你放心。”

  “缓缓,”爸爸扶了扶眼镜,语重心长地说,“又快过年了,这次就不要往外跑了,你都有好久没见过你建琛哥了,现在又遇到这种事,有时间跟他好好聊聊,开导开导他,你在s市时,人家也帮过你不少忙。”

  是啊,年又快到了,每年这个时候我都想尽办法逃出去,错开与赵建琛见面的机会,前几天还在跟佩妮讨论着,过年想去吉林看雪,这下爸爸的吩咐又跟军令如山似的,容不得抗令。开导?怎么开导?倘若他现在就站在我面前,大概我会紧张到连问候的语句都忘了。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老妈迅速地帮腔,“你爸说的对,这次就听一下你爸的,以后要出去玩,多的是时间,劳动节,国庆节都可以去。”

  说得我好像只顾玩似的,一个普通上班族,每出去游玩一趟,钱包也会受很大的伤,我只是还没学会怎么面对他。

  “我知道了。”我低声答着,又陷入沉思中。

  吃完晚饭,帮忙做了些家务,便回自己房间呆着了。躺在床上,想起刚从s市回到这里那会儿,总是没法提起精神,那种心情像是一个不小心被石头绊倒,整个人掉进井底,虽然死不了,只是受了点伤,却不管怎么努力地爬都无法爬上来。

  这口井把我紧紧地困住,让我无法逃脱,既然无法逃脱,那我可以学会开导自己,改变自己,让自己开心地被困此地吧。

  于是,我买来了乳胶漆,调制自己喜欢的淡粉色,把房间的墙面刷了一遍,顿时整个房间的气息活跃起来。那张从初中时期便伴随着我的书桌经历了岁月的摧残,桌身的油漆陆陆续续地掉,我巧手一挥,用网购的墙纸给它重新量制了一套衣服,经过包装,焕然一新地重现在我眼前,与四壁的颜色也相当合衬。还有,我最喜欢的一角,飘窗上的帘灯,随着窗帘垂放,一闪一闪的,像可爱的萤火虫满满地栖息在茂盛的藤萝里,在赏心悦目的同时,又能让人置身在一片温馨,浪漫的星海里,不可自拔地舒心愉悦。

  从此,这个房间成了我心口里的那口井,我要在这口井里开心地活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