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青春日常 穿越之鹊起云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二章:前尘篇——重生

穿越之鹊起云梦 四粟 2029 2018.11.09 10:10

  “投胎是什么意思?”秋衍歌不大理解。

  “去了你就知道了。”白衣人扯了扯嘴角,百面团似的脸上出现了个僵硬的笑容。

  “你能说清楚些吗?”秋衍歌实在没明白自己的处境。

  白衣人却不再说话,只是痴痴看着河面,眼中思绪万千,似乎是在回想着什么重要的经历……

  秋衍歌只好看向一直一言不发的黑衣人,发现他只是冷然站在白衣人身边,不时为他绾好被风吹散的白发,眼中亦有波澜,也没有半分要搭理自己的意思。

  这两个人……

  秋衍歌叹了口气,只好往前方的木桥那边走,婴勺跟着他走在花丛间,两人相隔不远,几乎并排而行,但是秋衍歌却始终没有发现身边有人。

  好不容易走到那女子面前,秋衍歌看着她的银发,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银发少年的影子,烦躁的甩头,还想着这些做什么,最危急的时刻阿婴没有来救他,如今来了这阴森森的鬼地方也没见到他来找他……他算是看明白了,对于他们圣兽而言,他这个人族不过是蜉蝣蝼蚁,不值一提!

  若是我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秋衍歌眼中闪过一丝寒芒,阿婴,你这样轻视我,若有机会,我会让你好好弥补……

  一人多高的大锅里不断冒着水汽,锅沿几乎高过了秋衍歌的眉心,他看不见锅里的东西,只听的到咕嘟咕嘟的冒泡声,银发女子双手抓着一根小腿粗的木勺,在里面不断搅拌着……

  “这位姑娘,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秋衍歌站在她面前半晌,这女子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顾自看着锅里,目不斜视。

  听到问话,女子手中动作一顿,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睛看向他,女子被水汽熏得微微湿润的朱唇轻启,“你要投胎吗?”

  又是投胎?

  “投胎是什么意思?”秋衍歌无奈反问。

  女子眼波闪烁,带着一丝向往指了指桥对面,“你走过去,在河的对面乘船离开,就叫投胎,就能活。”

  “走过去?”秋衍歌看了一眼那晃晃悠悠的小木桥,十分怀疑它能不能承住自己的重量,万一掉下去……

  下面是奔腾的河水,秋衍歌不禁皱眉,这水那么急,看样子只深不浅,怕是直接会被淹死……

  而河的对岸,果然泊着几条白色小舟,被暗黄色的河水映衬着,泛出淡淡的紫光来……

  河水这样急,为什么那几条小船却纹丝不动?

  秋衍歌深觉这地方有古怪,但是女子的话对他很有诱惑力……

  活?

  若是能活,他再不济也是灵帝巅峰,离了圣域他到哪里都是至强的存在!

  “你说真的?”秋衍歌咽了咽口水,眼中有一些跃跃欲试。

  “爱信不信。”那女子眼中神采淡去,又恢复了之前不大有生气的样子,语气浅淡,像是轻蔑,又像是满不在乎。

  秋衍歌被她这样一噎,顿时心中不悦,顿了顿,又问道,“你既然知道去对面能活,为什么自己不去?”

  “你看不出来么?”女子古怪地看他一眼,“我已经死了。”

  死了!?

  秋衍歌忍不住心中一寒……

  这女子除了发色异常,并没有哪里怪异,跟先前那两个人相比不知道正常了多少倍,但她却言之凿凿说自己死了?

  十有八九不是诓骗他……

  秋衍歌颤声说道,“你死了……那我……”

  女子忽然抬起木勺,锅边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白瓷小碗,她将木勺里的褐色汤汁倒入碗中,把汤倒的七分满,热气在瓷碗中升腾,香气刺激着秋衍歌的味蕾,这碗东西看上去简直极致美味……

  “这是什么?”不知何时,秋衍歌脑海里刚刚还一直萦绕的问题已经变了,他现在只想着这碗汤是什么滋味……

  “好东西。”女子把瓷碗推向他。

  秋衍歌本能的接住。

  “这一路还远,喝下去暖暖身子吧。”女子说着,死水一般的眸子忽然潋滟出水光,两颗莹珠从她颊边滚落。

  秋衍歌不知道她为什么落泪,他只是觉得这周遭好像真的越发冷了,自己需要暖暖身子……

  这女子不像是有歹心的,喝她一碗汤也没事吧?

  想着,秋衍歌已经把碗送到了嘴边,液体滑进口中,秋衍歌的脑中忽然闪过许多片段,零零散散,支离破碎……

  有一男一女朝着他招手,哦……是他爹娘,他记得他们早就死了。

  有个绝美少年对着他浅笑,好熟悉……那是……是谁来着?

  忽然一张血盆大口朝他撕咬过来,又化为烟幕不见。

  耳边不断响起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在裂开,在远去……

  秋衍歌喝完汤,仔细看了看碗,连半丝裂痕都没有啊,难道他刚刚幻听了?

  “好了,你可以过去了。”女子接过他手中的空碗,语气里有隐隐有一丝激动。

  秋衍歌一脸茫然地望着她,这人是谁?自己刚刚拿的是她的碗?奇怪……自己拿她的碗做什么……

  见她示意自己过桥,秋衍歌没做他想,便走了过去,这木桥看着不结实,实际走上去的时候稳稳当当的,半丝不带摇晃。

  秋衍歌过了桥,看见了那几条小舟,便走过去,随便选了一条坐上,小舟原本泊在岸边纹丝不动,此刻载了人,竟然晃晃悠悠往河里漂了……

  奇异的是,河流依旧湍急,小船却行驶的很稳。

  见他顺利上了船,婴勺终于忍不住走出花丛,走到河畔,望着渐行渐远的小船。

  银发女子见了他,惊讶的微微张嘴,立刻跪倒在大锅边,头深深的埋在地上,满满的恭敬。

  秋衍歌坐上了船,不知怎的就困的厉害,他伸了个懒腰,余光一瞥,见对面的岸边似乎有个月白色身影,但是他并未仔细去看,而是在小船上舒服的躺好,闭上了眼睛……

  “果然是都忘了。”少年似有感叹。

  “殿下,都说了不要从曼珠沙华丛里出来,会被看到的!”饕餮追了出来。

  “无妨了,”少年转过身,看向饕餮和蠃,脸上竟然出现了许久不见的笑意,“回圣域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