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踏剑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逃离寒山,剑名江湖

江湖踏剑饮 青门寒客 3427 2019.03.15 23:30

  两日过去,寒山剑宗仍透着一股股压抑之感,想是柏梁连日大怒的原因。而此时的乾牢秘境内,楚云落闭目盘坐在布满道道剑痕的石壁前。这两日楚云落一直参悟这石壁上的剑痕,不说参悟大半,相比于刚开始的任由自己胡乱想象耍出的剑招,已是略有心得,毕竟楚云落的练武天分不是单单一两个人赞叹过的。

  脑海中剑招飘过,道道剑气挥出,楚云落睁开双眼,他从这些杂乱剑痕中悟出的剑招已是演练了一遍又一遍,但终究不是正解,感觉要么是顺序不对,要么是剑势不够,看着剑痕的楚云落又是陷入神游中。

  “咕…咕…”

  楚云落摸着肚子,看了眼身后的石棺,一阵大叹,“再破不开这机关,我恐怕要饿死在这了。”,接着又是嘀咕道:“连棺材都准备好了…还是牢房里舒服,至少还有饭吃!”

  埋怨过罢的楚云落忽而气势一变,定睛看着石壁,手提起斜放靠这石棺的黑剑,闭目,心中再次想过剑招,已是蓄势待发。

  一道寒光乍现,正是楚云落挥起黑剑,寒光过后是一道剑气发出,剑气正正劈进石壁上一道剑痕内。一招起,招招起,只见楚云落身影晃动,黄磷之灯光影闪动,又是几道剑气飞入陈旧剑痕之中。楚云落现在所用的剑招可算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但却给人一种流畅、古怪之感,可见楚云落于用剑一道着实根骨奇佳。

  剑招已过半,楚云落悟出的剑招已只剩最后五招了,楚云落内息流动愈加快速,剑势愈加强盛。忽而,石壁震动起来,灰尘簌簌落下。楚云落大喜,这已是石壁第三次有动静了,前两次剑招用完都没有打开机关,楚云落暗道:这次一定将你打开。

  楚云落更加沉住心神,竟是不自觉地用起了天下独步,楚云落身影已是模糊,下一招剑招用出,上一招的身影还未消散,不过瞬息间,已是肉眼可见四道身影,四式剑招!最后一招,楚云落身影回到正中央,一道由下往上的剑气挥出,随同是刚才那四式剑招的剑气,五道剑气几乎同是掠向石壁,填进了最后五道剑痕中。楚云落收剑身后,石壁动静愈加大了。下一刻,一道白光射近,楚云落眯了下的眼满是喜悦之情,这机关终于是打开了!

  石壁慢慢打开,白光慢慢变宽,楚云落回头望向石棺,心思一转,绕到石棺正面,挥动黑剑,黑剑落下,楚云落跃出机关。

  机关已是关闭,此刻的乾牢秘境内又是一副石棺静静摆着,几盏灯亮着。但不同的是,石棺上的人名已多了一个,楚天之后,正是楚云落之名!

  出了石壁的楚云落身处一个平常的崖洞之内,身后石壁并无异常。现在想想,这乾牢对于知晓这条密道的人来说,当真是上寒山的一条捷径,神不知鬼不觉。

  走出崖洞的楚云落看着眼前的景象,还有些许薄雾飘着,石崖上错落几棵大树挂着,听着这声声鸟叫,感受着这阳光,楚云落不禁展臂大呼。想必这儿就是寒山之背了,楚云落顺着山崖一跃而下,此等情境,还真像当初在星海城头次出洞,想及此,难免又想起盗帅,想起那个身在微雨涧的月初画。

  下到山脚的楚云落,回首看了看这寒山,寒山,我逃出来了!楚云落拍拍黑剑,将黑剑系起,背到背上,走向远方。

  朝着雪封地界方向赶路的楚云落露宿了一宿,翌日中午终是来到了一座小镇。楚云落此刻逃离乾牢,想必过不了几日,落云山庄叔父和秋叔他们那肯定是知道自己的消息的,楚云落思索再三,还是决定不回落云山庄了。等到千秋血和毒婆随同楚云落在乾牢消失的消息传遍天下,真不知这天下何处是他楚云落安身之地。

  楚云落到这小镇才发现,自己现在当真是身无分文啊,只得出了小镇继续小心上路,毕竟寒山不可能不派人搜寻,别还未出寒山地界就又被抓回去了。

  寻得一处河流,楚云落又喜又是哀叹自己还真是跟烤鱼有不解之缘了,要不是命运所迫,还真要跟铁柱和欢颜把酒言欢。

  “吃我一剑!”

  这稚嫩的声音传来,楚云落看去,两名孩童一人拿着一把木剑,稍大一点的小男孩在前面跑着,稍小一点的小女孩在后面追着。男孩欢笑过后,戏耍一句道。

  “你都追不到我,还想当什么侠女!”

  后面的小女孩被这句话气得更加努力地追赶,两人玩耍中不知不觉已经跑近了楚云落。

  “本侠女一定要恶惩你这歹徒!”,小女孩终是跑不动了,停下来一只手叉着腰,木剑则是指向小男孩,小脸还气鼓鼓地。小男孩转身朝小女孩做了一个鬼脸,不忘吐吐舌头。

  “你追不上我,我就是大侠,你就是歹徒!”

  小女孩一下眼红红的,倒是直接坐到了地上,将木剑丢在一边,两只小手揉着眼睛。

  “我不要做歹徒,我要做女侠!”,说罢,小女孩起身,一脸怒容朝小男孩说道:“我这就回去告诉父亲,你又欺负我。”

  这下小男孩可被吓到了,见小女孩转身就要走,赶忙跑过去拉住小女孩,小女孩气气地把手甩开,小男孩连忙哄到。

  “好好好,你就是女侠,哥哥给你当一辈子的歹徒!”,说完话的小男孩捡起木剑,将两把木剑一并交到小女孩手中,“哥哥这把剑也给你了,你以后就是舞双剑的女侠了,惩恶扬善,天下无敌!”

  小女孩这才喜笑颜开,闹闹过罢的两小孩终是发现了站在那看着他们的楚云落,见楚云落背负黑剑,眼里满是羡慕,但又不敢上前。楚云落之前一直看着他们,心里是五味参杂,但更多的还是对他们现在这份天真烂漫的喜爱,楚云落招手道:“这位大侠,这位女侠,要不要过来跟哥哥一块儿吃鱼?”

  小男孩挡在小女孩身前,“你是坏人吗?”,楚云落哭笑不得,偏头看向小男孩身后的小女孩,“你看哥哥是坏人吗?”,小女孩摇了摇头。楚云落坐下将烤好的两条鱼递向两小孩,两小孩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不过走了几步,在后面的小女孩倒是跑了起来,一下就跑到楚云落身前,转身对小男孩说到;“超过你啦!”,这下小男孩也跑了过来。

  河边,楚云落跟两名小孩坐着吃鱼,也倒是惬意。

  小女孩眼睛一直在楚云落的黑剑上打转转儿,终是仍不住问道;“大哥哥,你是大侠吗?”

  小男孩也投来期待的眼神,楚云落看着这两小眼神,想了想。

  “大哥哥当然是大侠了,还是那种很大很大的侠!”

  两小孩欢声大呼,“终于见到大侠了!”,又急忙问到:“那大哥哥你做过那些大侠的事?”

  楚云落摸摸小女孩的头。

  “大哥哥帮一个人拿回了一把剑,很重要、很厉害的一把剑,然后帮一个村子赶走了五个有趣的恶人。”

  小女孩忍不住问到;“为什么恶人还很有趣呢?”

  “因为他们……”,想到这,楚云落一下倒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等你当了大女侠你就知道为什么有些恶人有趣了。”

  “大哥哥,还有吗?”

  “有啊,大哥哥还救了一个小孩的性命,还帮助一位老人惩治了恶人,那两个恶人就是真的恶人了。”

  “真的恶人是什么样子的?”

  “真的恶人很讨厌。”

  小女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小男孩接着问到;“做了这些事就算大侠了吗?”

  楚云落拿起木剑放到小男孩手中,“做了正义的事就是大侠了,你刚才怕我是坏人,挡在了你妹妹前面,你就已经是个大侠了。”

  楚云落本以为小男孩会高兴大叫,没想到小男孩却是极其认真的点了点头,手中的木剑更握紧了几分,接着小男孩又转向楚云落。

  “大哥哥,能摸摸你的剑吗?”

  “对啊!对啊!大哥哥,能摸摸你的剑吗,它好厉害的样子!”

  楚云落刚想答应,一下想起自己刚拿起这把黑剑之时,窜入体内的那股戾气,这样给这两位孩子摸,恐怕会伤了他们。随即拿下黑剑,握在手中,注入一道内力。这才将剑递向他们身边。

  “小心手,这把剑很凶,只有大哥哥拿着它才听话。”

  小男孩和小女孩点头答应后,立即把手小心翼翼放到黑剑上,别说多开心了。由于楚云落内力注入的原因,两小孩也未有什么异常。

  此时河边林间走出一道身影,是一名粗布麻衣的中年男子。男子见河边少年与俩小孩这幅景象,拿定此少年并无恶意,便将脚步停了下来。男子眯眼望去,已是知晓少年正运着内力控着外露的剑气,男子再定睛一看,心中大叹,此剑非凡剑也!

  而此时的楚云落也是回过头来看向男子,男子不禁大异,这少年也不简单,内力不凡,竟是能知晓自己的到来。两人目光既已对视,男子便又举步走来,温声喊到。

  “子苏,子见,该回家了!”

  听这喊声,俩小孩一下转头看去,也不顾对这黑剑的喜爱了,立即奔向男子。

  “爹爹!”

  “爹爹,我跟哥哥碰到了一位大侠呢!”

  小女孩小手指着楚云落说到,楚云落起身将剑放回背上,朝男子点了点头,男子想了想,问到。

  “敢问少侠何名?”

  楚云落一笑回到;“无名之辈,前辈不知也罢。”

  男子点了点头,随后一手拉着一孩子走了去,走了几步的男子驻足回头。

  “此剑何名?”

  楚云落抬头看看了天,正如那天同盗帅靠在树下喝酒一般,有鸟飞过,有云飘过,还有酒入喉;又看了看身后不息的河流,这样的河流以前是有三个人闲坐畅谈的,楚云落低头,心中浮现远方那人的面孔,何人不忍是少年呐。此后之路,何去何从?心中之人,可否重聚?江湖之剑,是浮是沉?

  男子静静站在那看着这少年,未曾露出不耐之色。

  楚云落终是看向男子。

  “剑名,江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