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四处旅行的圣武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遇事不决怂一波

四处旅行的圣武士 红白喵 2029 2019.02.17 12:00

  在两天后得到了城外小屋的一个信息,详细咨询情况后,发现处于林木紧密环绕的地方,出入口只有一个。

  陆离先是看了琳娜一眼,随后对苍老的房主说:

  “感谢你接受咨询,我们要离开了。”

  “没事没事,你们这些小青年确实应该离危险分子远一点。”

  老人摆摆手,似乎对客气很不习惯。

  陆离是在一次不利的咨询中刺激性的说“你这种房子亡灵法师都不会租。”结果“谁说的!老约翰的房子都被租了!”,然后当然是“我不信,除非你拿出证据。”了,最后,他们走了过来。

  咨询过程还算友好,只是老人因为很久没人跟着说话音调有些奇怪,反应有些迟缓。

  “我们走了,再见。”

  “嗯嗯嗯,再见。”

  陆离拉住正在思考的琳娜一起往临时居住的地方走去。

  “前辈,接下来我们是继续侦查还是直接进攻?”

  走着走着,琳娜如梦初醒,拍拍陆离的肩膀,问道。

  “回去等待其他圣武士有闲暇,我认为这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处理的了。”

  陆离头也不回的回答道。

  “可是那只是一个应该是青铜阶的亡灵法师啊。”

  琳娜有些着急,似乎不想让自己的冒险就这样结束。

  “专门找一个易守难攻,回避侦查的地方的亡灵法师肯定有问题,这就代表着他会很重视自己的安全,这样就代表着他的居住地很是危险,我们只是新人,挑战一个有据点的法师不是我们能力范围内的事情,虽说如此,只要多几个正式职业者我也敢冲击一次,不然瞻前顾后真的是太过懦弱。”

  陆离回过头,一一解释道。

  “好吧,前辈。”

  琳娜依然是感到有些羞愧,于是回避了陆离的视线,低头看向地面。

  陆离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收拾完一些小东西之后,两人往神殿走去。

  在等待了一段时间后,布道完成的拉卡特大主教招呼陆离一起到后庭来。

  “陆,任务已经完成了吗?”

  拉卡特大主教微微转身,向落后他一个身位的陆离询问道。

  “我侦查到亡灵法师的住所之后自认为能力不足以强攻所以回来请求援助。”

  拉卡特当然知道没有完成,单纯看陆离没有变化的阵营灵光就知道了,询问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距离当然也是老实的交代自己面临的情况。

  拉卡特主教沉默了一下。

  “陆,其他圣武士目前都有事,并且这几天都抽不出身,这件事只能你自己解决,不过你为什么不找一下冒险者呢?”

  看起来求援是失败了,不过好歹有了一个思路。

  “我明白了,三天之内此事一定会有结果。”

  陆离做出保证。

  “陆,注意你的安全,神殿不愿意看到任何一个人平白的损失。”

  拉卡特叮嘱了一句,陆离知道他说的是真话。

  “我明白,那么,主教我先离开了。”

  陆离回应并请辞。

  “去吧去吧,陆,祝你事情顺利以及个人安全。”

  拉卡特微微一笑。

  行过礼之后,陆离回到前庭找到了正在无所事事的琳娜。

  “琳娜,你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冒险者吗?”

  他开门见山的问道。

  “城南的绯色之蛇酒馆,我听说他们一般在那边聚会,不过前辈,他们不怎么可靠。”

  陆离当然知道,冒险者大都是为了钱才行走在各个地方,如非必要,也是一点险都不肯冒,并且一般来说也缺乏职业性的道德,为了理想,为了增长见闻,为了锻炼自己的从来都只是少数。

  “总要有能用的人,不然我们的危险就太大了。”

  陆离点点头表示认可,随后提出了自己的理由。

  “我明白了,前辈。”

  琳娜的神情有些低落,陆离看到这一幕,略加思索后说:

  “琳娜,应该善于利用众人的力量办事,圣武士可以独行,但正义的阵营绝不会让人孤独。”

  “明白了,前辈。”

  琳娜有些惊讶于突如其来的解说,不过随即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看的陆离呆了一下。

  “琳娜,你真美丽。”

  他由衷的赞美道。

  “前辈现在好像很轻松?”

  琳娜偏过头,眼睛望向远方,似乎是无意的问道。

  “只剩最后的决胜了,我当然是轻松了一些。”

  虽说还有冒险者没有雇佣,不过这只是一件小事,几天的繁忙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他当然是轻松愉悦了,胜利后感觉应该更好吧?

  路上,“琳娜,介意说说你的故事吗?”

  陆离有些好奇他这个侍从的生活。

  “我没有什么故事啦,不过如果前辈想要了解的话,我还是可以说说的。”

  因为最近屡屡做出被劝下的行动所以有些沉默的琳娜晃动了一下脑袋,露出了追忆的神色。

  “我出生在一个小贵族的家庭内,是母亲生的第二个孩子,哥哥大我三岁,一直致力于法术奥秘的研究所以没怎么照顾我,不过如果有空,还是会很笨手笨脚的陪我玩,父亲靠领上级的薪水和很多社交维持生活,家里总是热热闹闹的,我的家境还算好啦,因为母亲是能源局主管审批的副局长的女儿,还自己经商,所以从小到大都没受什么委屈,只不过还是想做些什么吧,我不想在虽然有趣但没什么意义的社交中度过自己的一生,所以用自己的零花钱报考了骑士学院,很累,一开始我整晚整晚的哭,不过后来在老师朋友们的教育下渐渐成长了起来,到了现在更是成为了前辈的侍从……我很满意,并且期望做出更大的事业。”

  有时甜蜜,有时无奈,有时不好意思,有时从容,最后化为一番憧憬。

  距离就这样看着,没有说什么话。

  “那么我们都要加油啦。”

  最后,他这样说,笑了。

  这次他们装备整齐,所以引来了更多的关注,不过也无所谓了,先期的情报已经获得,他们已经没有必要伪装自己了,因为职业性质,也不会有人随意的得罪一名圣武士,那么……

  绯色之蛇酒馆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