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我不是灵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 潘如齐

我不是灵宠 开花的仙人球 2153 2019.04.09 12:30

  再看看被撞坏的门和窗,下一刻潘如齐似乎才反应过来,猛地从地上坐起,紧张的将手探向自己胸口,摸索了片刻,才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

  “路公子,救命之恩在下感激不尽!”潘如齐站起身来,对着路云初作揖。

  “你怎知不是我偷袭你?”路云初好奇地问道。

  “路公子行侠仗义名震玛法大陆,在下只一介普通百姓,身无一技傍身,路公子法力盖世,若是想谋害在下,何必将在下迷晕才下手?更何况,若是路公子出手偷袭在下,此刻应早已得手,何以还在此待我醒来?”

  潘如齐又将手指向被破坏的门窗说道:“若在下所料不错,这门定是路公子救人心切踢破而入,而此窗应是窃贼非路公子敌手故破窗而出。”

  “阁下当真是慧眼如炬!”

  路云初看这潘如齐只醒来片刻功夫,竟能临危不乱看清形势,逻辑清晰地将事情分析得如此透彻,不由地心生倾佩之意。

  当下又提示道:“我看那贼并非想害阁下性命,似是想窃取何物。你且看看是否丢失财物。”

  潘如齐这才将眼光看向他床头的包袱,简单翻查后道:“并无财物丢失。”

  片刻又道:“只要此物未曾丢失,便是在下大幸!”

  说完,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布包。小心翼翼打开布包,即刻便有一缕紫色光彩流转于幽暗的灯光下,煞是耀眼夺目,赫然正是上午他刚拍得的石榴石发簪。

  看到发簪无损,潘如齐再次宝贝似地将它安放于布包内,仔细包裹好,再小心翼翼地放入怀中。

  “阁下可知何人欲窃你财物?”路云初有点猜不透了。

  对于这个问题,潘如齐却是一脸疑惑不解。

  路云初思忖,若照上午在拍卖行的竞拍形势看,与潘如齐争得最激励的便是王友财。但那王友财本也是富贵之人,不至于施如此下三滥手段来窃取。

  且那王友财非修炼之人,即使他手下有修炼之人护院或为其谋事,其功法修炼境界也未必能躲避过刚才自己使出的那招大火球。

  潘如齐并未打算深究谁人要窃取他的财物:“在下来落花城只为这石榴石发簪。本打算明日一早再启程回浣夜岛,如此看来,此地已不可久留。”

  “路兄弟!”潘如齐再次向路云初作揖,并改称呼为“兄弟”,显然已不把路云初当作外人:“在下可否恳请一事?”

  还未待路云初作答,他便急急地说出他的恳请:“路兄弟可否将在下送至城外的传送石?在下想即刻启程返回浣夜岛。”

  路云初看看被自己踢坏的房门和黑袍人撞坏的窗户,对潘如齐说:“可以!这门窗你赔。”

  他不是不想承担,只是他没钱承担了……

  潘如齐听完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路兄弟如此爽直!这门和窗理当由我来赔于店家!”

  当下潘如齐收拾了行礼,去楼下退了房,再照客栈的估价赔了门窗钱。

  出了新悦客栈,路云初特意走到那窗户下的街上,想看看黑袍人在跳落窗户后有没有留下蛛丝马迹。只是可惜,仔细察看半天,并没有找出什么有用的线索。

  由于潘如齐并非修炼之人,路云初便没有带他瞬间移动。

  瞬间移动施法过程中,会产生极大的气场压力,这种压力对于没有法力护身的普通人会有极大的身体损伤。

  当初他将他的姑娘从落花湖救起,只想到让她不要再暴露在那些异性不怀好意的眼神中,情急之下才带她瞬间移动到北山。

  幸好他的姑娘并非普通人……

  二人一路走着聊着。

  浣夜岛为玛法大陆东南部浣夜海上的一座小岛,浣夜海里以出产浣夜珠闻名。

  普通浣夜珠可磨成细粉,或用于调制女子胭脂水粉,可使女子皮肤细腻光洁;或用于内服,调理女子生理机能,养血美颜。

  极品浣夜珠非但有普通珠子的功能,若随身携带可起到避水的功能。只是极品浣夜珠却是极难打捞到的。

  这潘如齐便是浣夜岛上一介有名望的富商,主要以打捞浣夜珠,并将其出卖至玛法大陆各地为生。

  潘如齐与其娘子本育有一子。两年前,刚刚成年的儿子带着几名打捞工人出海,却再也未回来,从此生死未卜。

  从那之后,潘如齐的娘子日日坐于海边等待爱子归来,由于忧伤过度,再加上日积月累受海风侵袭,身子逐渐衰弱,三个月前竟已卧床不起。

  潘如齐与娘子恩爱夫妻近二十载,爱子失踪已让他痛不欲生,再看娘子身子日益垮掉,更是让他痛觉人生无常。

  前些日子,落花城即将拍卖千年石榴石发簪的消息传至浣夜岛。

  他早听闻极品石榴石对普通人有强身健体的功效,且这次还是一块千年极品石榴石,其功效更甚于平常。因此这才赶到落花城参加此次拍卖,只想着为娘子拍下这枚发簪,期望着能助娘子早日康复。

  温文尔雅的潘如齐说完这些,那双眼睛早已湿润:“我纵有万贯家财又如何?不能保家人健康平安,这一生亦是枉然!”

  路云初听完,内心唏嘘不已。

  他无亲人,甚至连前十五年的记忆都不存在。幸好他还有师父与师姐妹,嗯,现在他还有他的姑娘和他的小猪。他一定会保护好他们……

  二人于落花城的深夜缓缓走着,聊着。半个时辰后终于走到城外的传送石。

  潘如齐看着传送石,知道与路云初的分别在即:“路兄弟,若不嫌弃,日后你我兄弟相称可好?”

  从潘如齐对待家人的态度,路云初便知其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当下抱拳尊敬称道:“潘兄!”

  潘如齐听得这声“潘兄”,竟激动得再次热泪盈眶,连声应答:“哎!哎!”

  随即喃喃着:“真好!潘某人今日多了一个兄弟,潘某人今日多了一个家人!”

  路云初看他如此,心里也是感慨万分,他又何尝不是从此多了一个家人呢?

  潘如齐临传送前,突然塞给路云初一个小布包,还不待他反应,便已转身开启传送,只留下一句话:

  “好兄弟,我知你看不上这些身外之物。这是为兄送与你的见面礼,你且留着作个纪念吧!”

  路云初看着潘如齐被传送消失的身影,静默半响。

  最终打开手里的布包,只见一颗如鸽子蛋大小的浣夜珠在黑夜中熠熠生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