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在异界传播正能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好弟弟和好姐姐

我在异界传播正能量 嘲火 2242 2019.06.05 22:00

  无功不受禄。

  林火并不打算把《炼骨经》白白送给门下弟子修炼。

  毕竟上品心法的价值实在太高了。

  连这种级别的心法都随便送的话,那门下弟子定然不会再努力去完成建设任务,甚至懈怠修炼。

  所以,他打算将这门心法奖励给建设任务做的最积极的前十名弟子。

  其他弟子若是想修炼,宗门功勋必须要达到100点。

  到目前为止,宗门建筑算是全部落实了,金光宗也开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

  但是,宗门资金却是一个大问题。

  这些天他将金光宗藏在各处的库银统计了一下,结果全部加起来只有25万两左右。

  可是,金光宗每月光给弟子发的福利都已经过万了。

  算上宗门日常支出,区区25万两可维持不了多久,如此就更别提缴纳给万宗殿的贡银500万两了。

  对了!

  林火突然想起宗门建设系统里还有两个建筑并未落实。

  “系统大哥,我想问一下冶炼房和研究院的开启条件是什么?”林火问道。

  若是冶炼房能先开起来的话,那么他就能通过卖武器和丹药来解决资金问题。

  【你需要将其它建筑全部提升到2级,才能开启冶炼房和研究院】

  全部建筑都升到2级吗?

  主殿、厢房、修炼房、任务堂。

  一共四个建筑,每个建筑升级都需要完成1000个建设任务,四个也就是4000个建设任务。

  以目前的建设任务完成速度来看,要想完成4000个......至少也得40天。

  一个多月的时间吗?

  也还可以接受。

  毕竟离缴纳贡银的时间还有半年。

  算了算了,先不操心这些问题了。

  这段时间先修炼《炼骨经》把底子打结实了再说。

  虽然通过服用经验丹,他将修为提升到了淬体八重。

  不过他却是清楚,这个淬体八重只是徒有其表而已,并没有真正的淬体八重实力。

  所以,他必须得将底子夯实。

  否则,万一跟人起了矛盾,结果他这个淬体八重的修士被人家淬体五重给吊打的话,那可真是太丢人了。

  心中一定,林火从床上爬下,准备去任务堂看看弟子们的表现。

  吱呀!

  门被推开。

  聂画晴闯了进来,表情凝重。

  “宗主姐姐,您这是怎么了?怎么看上去心事重重啊”林火困惑的问道。

  “你先坐下,我有事和你谈”

  两人在桌前对坐。

  “莫非是香茗这小子的修炼出了问题?”林火皱眉问道。

  因为聂画晴现在的主要工作便是指导陈香茗修炼,所以他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这一点。

  “不是”

  聂画晴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说道:“林火啊,我知道你建立任务堂是为了宗门好”

  “可是,咱们宗门本就不富裕。

  哪来的这么多银两去购置奖励之物?

  我听说那把清铁剑品质还不低,乃是下品中的极品。

  光这一把剑,怕是就花去了宗门大部分库银吧?”

  林火还以为聂画晴要说什么大事呢!

  原来是以为清铁剑是他用宗门库银去买来的。

  等等,大部分库银是什么意思?

  难道下品武器很值钱吗?

  “宗主姐姐,一把下品武器值多少钱?”林火问道。

  “一般的下品武器至少在万两白银以上。

  而那把清铁剑乃是下品中的极品,算是有价无市,至少也要10万两左右。

  不是,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买的武器难道你都不知道价格吗?

  你不会被坑了很多钱吧?”聂画晴骇然问道,很是紧张宗门库银。

  啥?

  这玩意这么值钱的吗?

  一把清铁剑才只要5点正能量值。

  如果他买上个50把,再转手卖掉,那贡银不就有了吗?

  叮!

  【提醒宿主,系统武器可无法批量购买哟。

  清铁剑一个月只能购买一次】

  听后,林火微微一愣。

  上次购买的时候明明没标注限购条件。

  怎么现在就变成一个月只能购买一次了?

  麻蛋。

  肯定是系统知道了他的想法后故意改成限购的!

  不过这毕竟是系统的东西,他也没权利要求这要求那的,只能遵守系统的规则。

  “唉!”

  林火轻轻一叹,望向聂画晴,解释道:“宗主姐姐,你想错了,宗门的库银我一分没动,这把清铁剑是我个人的东西”

  “什么!

  不可能,我听杜安说你明明只是个一穷二白的乡下臭小子。

  你怎么可能会拥有这么贵重的剑”聂画晴一脸鄙视的说道,压根就不信林火的鬼话。

  ???

  乡下臭小子,还一穷二白?

  杜安真这么介绍他的?

  看来是时候得找杜安谈谈人生了。

  他记得杜安只是淬体六重,应该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这个问题他也的确得找个合适的理由解释一下。

  毕竟以后他还会购买更多的道具来奖励给金光宗弟子。

  可是,该编个什么理由好呢?

  经过一番思考。

  林火霍然站起,面向门外。

  恰逢此时,一阵微风吹来,撩动起他秀丽的长发。

  “聂大姐,事到如今,我也就不再隐瞒我自己的身份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此刻林火身上平添一股悲凉之意。

  “其实,我本是龙州林家家主之子。

  奈何我那父亲受小人暗算,修为跌落。

  没了实力,又怎能保住权力?

  我父亲后来被族内其他人联手夺走了家主之位。

  更可恶的是,他们担心我父亲有朝一日修为恢复会报复他们,便对我们全家痛下杀手。

  我父母为了保护我,不幸......

  最后只剩下我一人逃了出来,并流落至此。

  虽说我已虎落平阳,但身边依然还有些许家当。

  那把清铁剑,便是我所剩不多的家当之一”

  林火如泣如诉,凄凄惨惨戚戚,使得房内气氛充斥着哀愁。

  或许是想起了自己的遭遇,聂画晴感同身受,眼眶不禁红润了起来。

  不过......

  “林火,敢问这龙州位于何处?”

  长这么大,她还从未听过有龙州这处地方。

  “龙州位于东方,山川壮丽,幅员辽阔,是一处资源丰富的好地方”林火目露回忆道。

  他的感情并未掺假,眼中的思念也是真切。

  听着林火真情实意的介绍,聂画晴便不再怀疑。

  “放心吧林火,待我金光宗崛起之日,我定会率领全宗上下前往龙州替你报仇的”聂画晴笃定的说道。

  别吧。

  打打杀杀多不好啊!

  林火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他也没想到自己按照小说剧情编的身世竟然这么容易就让聂画晴相信了。

  或许,小说中的那些狗血剧情是真的也说不定。

  “我的事算得了什么!

  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事,便是让金光宗发展壮大”

  林火眼泛泪光,但却眼神坚定。

  如此大公无私的人,谁会去质疑他说这句话时的决心?

  “林火,我的好弟弟”

  “聂画晴,我的好姐姐”

  两人相拥在一起,抱头痛哭。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