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300英雄次元战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三十八话 银之鸟④

300英雄次元战争 极黑莲华 3988 2020.04.06 13:08

  嗖!

  一把细长的银色利刃突然从爱丽丝菲尔的体内冒出来,迎面撞上白金之星,刺穿了他的拳头,骨头之间的筋肉发出了可怕的声音。

  段名义的右手也受到了反馈伤害,中指和无名指下的籽骨被狠狠割断,手掌差点裂成了两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痛苦的哀嚎还没持续几秒,段名义立刻闭上了嘴,马上跑过去查看爱丽丝菲尔的状况。

  她没有一点动静,这把银刃确实是从她体内冒出来的,上面还挂着深红色的血珠,简直就是自杀式的反击,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说是脑震荡下造成的魔术失误,也不至于把自己伤成这样吧?何况爱丽丝菲尔的魔术本身就不算特别强,如果不是有意操作,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难不成她是有意自杀的?

  可狂三和段名义都知道,她是个自我至上、没有忠诚的自私鬼,不可能会突然自杀,这对她没有任何好处!其中一定有蹊跷!

  段名义踢开了她的面具,底下居然是——

  嘴唇被银丝缝上、活生生的女人!她的手脚到处缠绕着来自天花板的银丝,内骨骼被串上了丝线,丧失了基本运动能力,把她做成了活着的傀儡!而刚才那把银刃,就是利用体内银丝编织而成的最后反击兵器,一旦这个傀儡战败,那么银丝就会破腹而出,做出最后的反击!

  所以说,段名义只是战胜了一个人偶,真正的爱丽丝菲尔并不在这里?!

  为了给自己争取逃脱机会,她居然又卷入了无辜市民,做成了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傀儡!

  明明说好了某些英雄的善恶性会影响召唤师,可是爱丽丝菲尔的善良完全没有、一点都没有遗传到这个女人身上,反倒是她本人的邪恶远远超出了常人!

  她做人就没有底线吗?!

  段名义现在恨不得一拳捶爆她的狗头!

  “该死的畜牲!”

  段名义一脚踹在墙壁上,忽然注意到一丝不对劲。

  如果只是个傀儡,就算她用真人当作材料,也会出现违和感。段名义如此坚信这是真货,是因为爱丽丝菲尔说了太多挑衅他的话语。

  对了,说话,段名义在面具底下发现了类似麦克风的东西,爱丽丝菲尔的真身应该就是利用这个东西发出声音的,因为隔着一层面具,很难辨认出这是来自机器的声音。可关键不在于她要如何发声,而是爱丽丝菲尔说话的内容。

  爱丽丝菲尔说的每一句话都很符合战况,也就是说,爱丽丝菲尔很有可能知道这边的情况,可是这栋楼距离完工还要很久,连电路都没有铺好,不可能在这里安装监视设备,即是说——爱丽丝菲尔一直在场,而且目睹了战斗的全过程吗?!

  段名义明白了!

  这个傀儡的意义,不是为了给爱丽丝菲尔脱身,而是为了担任前锋,让爱丽丝菲尔看穿段名义的手段和招式!

  绕了这么一大圈,原来段名义还是掉进了她的陷阱吗?!

  ——

  爱丽丝菲尔站在段名义的身后,说道:

  “你应该明白我的用意了,空条承太郎。”

  “你这婆娘……你要杀掉多少无关的人才会满足?!”

  “无关?这个说法有点问题,躺在你脚边的那个人,呃,现在应该说是‘尸体’,她也是霍比的部下,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不是都说过了?我讨厌你们这种坏事做尽的人渣。你也不要给我装作假惺惺的样子,反正我做的事情比你少得多。”

  “什么……?”

  “我不想说太多,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等你躺在椅子上的时候让你说个够,不过那是用来拷问犯人的电刑椅,到时候你打算提问还是求饶都随便你。”

  “我建议你先躺上去体验一下,你就知道我会怎么做了。”

  嗖嗖嗖!

  爱丽丝菲尔早已在黑暗的墙角中藏好了银刃,从多个方向一起攻击,幸亏那些都是银丝编织的武器,稍微遇到一点光照就会显露出闪亮的光泽,不可能成功偷袭。

  段名义模仿着枪战片中的翻滚动作,躲过了恐怖的银雨,连忙跑向附近的柱子背后。

  爱丽丝菲尔故意站在原地,操纵银丝,让落地的银刃再次漂浮在空中,组成了王之宝库般的银色剑雨,大声说道:

  “如果刚才是我亲自和你打,说不定我已经输了,我是个很粗线条的人,因为这种事情,我的生活总是不顺利呢。如果我安装在楼下的炸弹精密度更高一些,你应该也不会活着走到这里。”

  “你不是打算活捉我吗?”

  “如果是昨天,我确实还在算计该怎么把你抓起来,但今天组织那边发来了消息,我已经没必要再和你闹了,我和你还站在这里,只是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让你彻底咽气我才能安心。但我也担心组织的消息可能是假的,所以啊,如果条件允许,我还是打算把你活捉一问究竟,如果出现什么状况,我也会考虑直接把你杀掉。”

  “所以说我和你之前到底有什么恩怨?!(这是真心话,我真不知道你这婆娘到底为什么要针对我)”

  “明知故问,我不会回答第二次。”

  “是上次你说的‘不能忍受段名义和我们这些人渣在一起’吗?!你和段名义又是什么关系?!还有,我听他说今天他在街上遇到你了,你好像打算袭击纳萨利克的人,但是你没有在他面前动手,这是为什么?!你在打什么算盘?!”

  “问那么多问题我可答不上来,只是一个路过的魔法熟女想要拯救一个误入歧途的孩子而已,至于今天遇到他却没下手……老实说我不懂你们怎么会和纳萨利克合作,明明前天你和奇儿都是纳萨利克的敌人,今天却帮助纳萨利克。啊,算了,组织阵营什么的都不关我事,我只管做任务和拿钱就好。这些可都是我的真心话,我不擅长说谎。”

  “少骗鬼了!”

  段名义从柱子后面冲出来,立刻锁定了远处的爱丽丝菲尔。

  嗖嗖嗖嗖嗖!

  爱丽丝菲尔抛出空中牵挂的银剑,形成了室内的银色之雨,虽是丝线编织的利刃,却能轻易割断骨肉。

  欧啦欧啦欧啦欧啦!

  段名义竭尽全力地冲刺,白金之星在前方使出拳击,用拳侧把剑刃推开。如果是正常状态下,这点程度的火力不足为惧,可是刚才段名义与傀儡的战斗使出了太多的力气,伤口渐渐裂开了,精神有点没法集中,右手也被傀儡的银刃给刺穿,白金之星的右手连一半力气都使不上来。

  哧!哧!哧!

  稍微分神,三把银剑就插在他的身体上,立刻喷出了暗红色的液体。估计连三分之一秒都没过去,就差点受到致命伤,要是身体真的撑不住了,不用一秒就会死去。

  “唔……咳……Star Platinum!”

  他大声喊出了替身的名字,给自己强制打起精神,使出了更快的攻击,更快的速度。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这些银剑好像停住了,他自己依然可以自由行动,可是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多久,银剑又再次加速,他不得不拼尽全力把它们打飞。

  刚才那种感觉多半是极限状态下的错觉,据说在职业拳击手的眼中,一发拳击的持续时间可以长达几分钟或几个小时,有充分的时间去思考如何应付。其实是大脑的运作超越了平时的速度,形成了这般仿佛时间减速或停止的错觉,是很常见的人体潜力爆发现象。

  段名义完全没有在意刚才的那种感觉,一口气冲到了爱丽丝菲尔面前的两米位置。

  爱丽丝菲尔或许是被段名义的气势给吓到了,稍微后退了一小步,而段名义则是紧追着挥出一拳——同时从同一方向挥出自己的拳头。

  本来段名义应该从另一个方向挥出拳击,如果爱丽丝菲尔想要躲过段名义的拳头,肯定会躲到另一边去,就会撞上白金之星的攻击,可是这一招早就对傀儡使用过了,她一定有所防备。所以段名义要反其道而行,自己和白金之星同时挥出左拳,那么她会看见段名义使用左拳,肯定会误以为白金之星使出的是右拳,这样一来她肯定会主动接下段名义的左拳,一定会被白金之星打中。

  然而,这次的攻击没有奏效。

  爱丽丝菲尔连银丝都没有布置,无法通过丝线振动来感知白金之星的位置,理应不可能察觉到白金之星的拳头在何处,可她居然还是躲过了白金之星的攻击。

  遇到这种情况,段名义当然会发出惊叹:

  “你怎么可能……?!”

  “你的右手已经重伤,不能再用了,包括你的替身也是这样。如果你打算随机出拳,我不知道该怎么躲,注定要吃下你这一拳,就算是受伤的右手,也能把我打吐血。可是你的呼吸完全乱了,这表示你心里急着分出胜负,才没有闲工夫使用没力气的右手打我,难得有一次攻击机会,你肯定会用‘没受伤的左手’,也就是能够发挥全力的‘替身的左手’来攻击我。”

  “是吗……可能你不知道,除了打拳,我的白金之星还有一个本领。”

  【流星指刺】!

  白金之星的两根手指突然伸长,就像从手上长出了一支长枪,一击划破了她的右肩。她从来都没有放松警惕,刚才已经建起了银丝网,被她看穿了攻击来向,只有衣服破了一小块而已。

  咚!!

  爱丽丝菲尔一脚踢中了段名义的腹部,那里是被妖梦捅穿的部位,好不容易止住的血液再次迸发而出,渗透了衣服,从指缝间流出,满地都是。

  传来火烧般的疼痛,段名义顿时感觉头晕目眩的,有点无力和呕吐感,恐怕在几秒内都难以集中精神控制白金之星。

  爱丽丝菲尔带着些许嘲笑的语气说:

  “看来你和其他人玩得挺凶啊,衣服地下肯定到处都是伤,你拖着这样一副半死不活的身体还敢来找我,是嫌命太长了吗?”

  “我只是为了……她……唔啊?!”

  咚!!

  又来一脚,把段名义踢飞出去。

  这次特地瞄准了他的左胸下方,那里是被剑子打伤的部位,好不容易恢复大半的骨骼被她这一脚踢断了,剃刀般的断骨割伤了内脏,传来一阵阵钻心的刺痛。

  段名义已经很难思考该如何反击,只能使出最后的气势,大声喊出替身的名字:

  “Star Pla——!”

  可是爱丽丝菲尔完全没有怜悯之心,吟唱技能——

  【召唤师技能·灼烧】!

  无法抵御的烈火遍布了段名义的全身,皮肤和肌肉被残忍地焚烧,骨骼和神经也无法幸免,从内到外都是超高温的痛苦。就像有一群火焰编织的蟒蛇,紧紧缠绕着他肉体和精神体,大脑好像被塞进了锻铁炉,快要炸开了。

  光是这样还不够,她再打个响指,插在段名义身上的那些银剑做出指令——

  啪!

  三支剑化作了银之鸟,撕开了他的伤口,随着喷发的大出血,三只银鸟在空中划过华丽的银色弧线。

  段名义终于无法再支撑自己的身体了,脑袋一垂,从窗户掉出去。

  爱丽丝菲尔慢慢走向染血的窗边,说:

  “这里是四楼,就算你想说这是你的逃跑路线,你也会被活活摔死。刚才对你使用的【灼烧】也是专攻精神体的招式,你的精神体已经毁掉大半了,你在恢复之前都没办法使用替身,想要抓住墙壁偷袭我的可能性是零。”

  本来她是如此自信,想去窗外看看空条承太郎的尸体是什么样子,可是,都过去几秒了,居然还没有落地的声音。

  地上也没有血迹,段名义根本没有掉落到地面上。

  “闪现……吗?”

  爱丽丝菲尔的脑中浮现出这个想法,并确信段名义已经逃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