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伊人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只要是你想要的

伊人立 枕下有豌豆 2054 2020.03.16 17:29

  不一会,只见楚文清抱着几本书走到楚关面前。

  楚关瞪大了眼睛,拿起一本书看了看。

  “姐,这是......”楚关不得其解。

  “这是民间话本子。我觉得你没看过,专门让玉玲跑去给你买的。”楚文清一脸的开心,提着一本便往小关脸上凑。

  “姐,你突然给我话本子干什么?”

  “就是,突然想给你......”

  楚文清说到这,便想起上一世,楚关得知大哥给她几本话本子看,一直跟楚文清要着看,楚文清一直没有给他。直到她再也找不到他......

  楚文清知道楚关可能只是随口说说,或许他根本也对这些不感兴趣,但对于她却成了一辈子都无法疏散的郁结,每当她看到街上卖话本的,她便忍不住想买,忍不住想起小关和大哥。

  她平常从未对楚关有过长姐该有的好,从小到大都是楚关让着她,楚文清做错事,楚关主动帮她背着,好东西也都是让给楚文清。她前世每每想到这一切就会痛的喘不过气来。

  还好,这一世,小关又回来了。

  她还有宠着小关的机会。

  楚关随手翻看了几本,便把书放到楚文清手中说道:“原来话本子是这样的啊,姐,我没兴趣,还是你看吧。”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我都给你找去。”楚文清满脸期待。

  “我不太喜欢看这些故事,太假了。”楚关随口说道。

  “哦......”楚文清眸色暗了暗,眼里的失神一闪而过,随后又开口道:“那你喜欢什么东西啊?”

  小关挑了下眉,想逗下楚文清,“我喜欢什么你都给我吗?”

  楚文清面色严肃认真,她没有丝毫犹豫地点了点头,一字一句的说道:“恩,只要是你想要的,我一定给你弄到!”

  楚关本就是想打趣楚文清才问她这句话,没想到自己亲姐一副认真的样子,他眨了眨眼,心中流过一股感动,不知说什么好,便对着楚文清轻轻地喊了声:“姐......”

  “小关......”

  “娘叫我来喊你去吃饭......”

  “哦......”

  ......

  接下来几日,小能一天比一天精神起来,有一日,它竟然站着到处溜达找食吃。楚文清拿来一块馒头掰成小块,放到它面前,小能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几天不吃饭,这会病好了,肯定也饿急了。

  “你终于好啦!”楚文清开心地抱起小能,把它放在自己怀中。

  小能摇着尾巴,舔了舔出楚文清的手。

  “真乖,去玩吧!”楚文清把它放到院中,小能到处用鼻子嗅着,感受着新鲜的环境。

  午后,楚文清仍是日日不落的拉着顾尘去校场,当然,她瞅着机会就会逗顾尘,吃他的豆腐,惹得顾尘本来一张清冷的脸经常变得五彩缤纷,楚文清却很是得意。

  到了晚上,万籁俱寂,楚文清坐在闺房之中,望着窗外杏花,若有所思。

  再有半月,箭术大会便要在景林园举行。

  箭术大会是梁国在京都每年都举办的盛会。到时,京都中几乎所有的王公贵胄都会来参与,场景热闹非凡。偶而也会有别国公子来京参与其中,所以箭术大会也可以作为两国交好的一次政治交涉。

  楚文清清楚的记得上一世中,在这次大会里,她都未取得三甲,被那得头甲的六皇子胞妹平阳公主赵凝好一顿嘲讽。

  那赵凝与她同岁,但自小就对于射箭有极大的天赋,她的母妃元妃便给她请来了最好的弓箭手,加上她极有兴趣,别的公主在深深宫廷中莺歌燕舞,她就在宫中一得空便练射箭,久而久之,她武功没有,偏就练就了一身好箭法。

  “将军府的女儿,竟连三甲都进不去,真是可笑!”

  楚文清仍记得赵凝嘲讽她的语气。

  她苦笑了一下,当时她还年幼,听得这话气的几日不曾吃下饭,还大言与那平阳势不两立,现在想来真是年轻气盛了些。

  后来的赵凝,广望台上,一人独立持弓对得底下千万敌军而面不改色,在楚文清心中是一抹浓墨重彩的红罗花。

  赵凝因于将军府拒绝了与其兄长的联姻,才对楚文清有很大怨气,不过,楚文清已多活一世,她早已不会对赵凝的毒舌放在心上。

  箭术大会......

  楚文清想要开始自己的计划,但是她现在手底下可信任的人很少,办起事来会很麻烦,得赶紧找些可信之人才行。

  玉玲自小便跟着她做贴身丫鬟,上一世也是自始至终都忠心将军府,玉玲是绝对可信的。

  还能找谁呢?

  楚文清有些乏了。

  “算了,明日再想吧!”楚文清伸了伸胳膊,躺床上便沉沉睡了过去。

  翌日,楚文清和家里用完早膳便牵着小能去府中花园溜达。

  不远处一个穿棕黄麻衣的小厮正在打扫庭院,楚文清端坐在草地上瞅着那小厮,双手托腮想了一会。

  庆东,上一世自母亲亡故后,楚文清便遣散了将军府中的所有丫鬟小厮,只有他跪地不愿走,说要报答将军府的恩情,一个人一直守着将军府。

  至于什么恩情,楚文清皱了皱眉,手指放到嘴边回想着。一旁的小能嗅了一会草地,便趴在楚文清腿边憨憨地睡着了。

  楚文清隐约记得,这庆东有一个亲姐姐,后来染上了恶疾,庆东得知后心急如焚,可手中又无钱医治,向周围人也借不到那么多钱,他求助无门,于是便想求于大将军楚飞云,可那几日楚飞云和谢大夫他们并未在将军府,正巧被楚文清遇到了。楚文清立马给了他一袋银子,还为他找了大夫。但是最后,庆东这个姐姐也没有救回来,楚文清还给庆东几日假,让他好好安葬姐姐。

  虽是未救回姐姐,但是庆东还是记住了这份恩情,一点一滴的报答回来。

  他那时应该很绝望吧,所以才会一直记得。

  不过她还记得当时给庆东姐姐医治的大夫很可惜地说过,他姐姐这病发病急,但若是再早几日医治,或可医好。

  庆东姐姐死后不久便是箭术大会......

  也就是说,这几日他的姐姐就会得病,而他此时还不知道,若现在让他去找大夫,或许还能救回。

  楚文清想到这便叫了正在打扫的庆东一声,向他招招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