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伊人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箭法

伊人立 枕下有豌豆 1998 2020.03.15 19:27

  夜里,楚文清正睡的香甜。

  一阵阵奇怪的声音从房中传来,把楚文清从梦中拉回,她起身下床,将玉玲唤到身边点好灯烛。

  只见屋中原本在垫子上睡觉的小狗不见了,她寻着那奇怪的声音找去,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小狗。

  小狗缩在一个墙角里,头向着里面,正在呕吐着,肚子还发出阵阵响声,表情显得很是痛苦。

  楚文清还闻到一股腥臭异常的味道,刺鼻极了。

  玉玲赶忙跑去打扫,“小姐,这小狗还是放到外面吧,奴婢来看管着它。”

  楚文清蹲在地上看着小狗,心想它这样放在屋中确实不妥,院中地方大一些,或许对它来说也更好些。

  于是便将它抱到屋外,放到棉垫上。

  那小狗身型看着比之前更加瘦小,虚弱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楚文清一直蹲着抚摸它,玉玲见状便过来对着楚文清说道:“小姐,你别摸这小狗仔了,它身上太脏了。”

  楚文清曾征战多年,什么血腥恶心的场面她都见过,小狗身上再脏,对于她来说也不算什么。

  “玉玲你去歇着吧,我睡不着了,在这待会。”楚文清对着玉玲温柔地说道。

  “小姐,你若真担心这小狗,还是交给奴婢来看着吧!”玉玲瞅着自家小姐确实是挺疼爱这只刚捡来的小狗,也不忍让楚文清大晚上的守着一条狗。

  “不用,你快歇着吧,明日还得有事交代你呢!”楚文清对着玉玲摆摆手。

  玉玲无奈的站了一会便走了,她知道自家小姐的性子很倔,她说要怎样便是劝不回来的。

  楚文清双目一动不动地盯着小能,心中若有所思。

  她看见这条小狗就总会想起想起前世的自己,弱小,无助,独自在暗暗黑夜中缩在墙角,希望有个人来帮她。

  前世她穷极一生,费劲心力,却一人都未保护好......

  而重生一世,若是一开始连只狗都保不住,还谈何护着他人!

  她非要把它救过来!

  这是她对自己暗下的决心,也是对上天说的话。

  顾尘本就在楚文清院中一处石柱边休息,听到动静,此时也早已来到楚文清身后。

  “顾尘,小狗更虚弱了,你说它会活下来吧?”楚文清一边抚摸着小狗一边说道。

  “属下不知道。”

  “你在这先看着,我去拿药。”说完,楚文清便进屋,不一会手里拿着一颗药丸,还有一杯水走了回来。

  她将药丸放在小狗嘴边,小狗此时连动都不怎么动了,于是便让顾尘掰开它的嘴巴,将药强行塞了进去。

  小狗呜咽了几声,仿佛痛苦极了。楚文清虽于心不忍,但是既然是救它,就得狠点心才行。

  让小狗喝了几下水后,楚文清便收了水杯,放到顾尘手中。

  “我给它起名叫小能,你觉得如何?”

  “属下觉得甚好。”

  楚文清莞尔一笑,靠近小能的脸,对着它说道:“你看,顾尘都夸你的名字甚好,你不好起来对得起谁?”

  顾尘:“......”

  楚文清一晚便也没心思睡觉,她隔半个时辰就给能能一颗药丸,一点水,顾尘也一直在楚文清身旁陪着。

  直到天亮,第一缕阳光洒在院中,小狗小能安安静静地睡在棉垫上。

  自夜里小能吐了那一回,一晚上便也没有再吐,楚文清见它似乎有好转的迹象,加上昨晚顾尘在院中陪她一夜,她的心情大好。

  午后又是校场操练,楚文清将能能交给玉玲照看,便颠颠儿地领着顾尘去校场学射击。

  “顾尘,你来射几箭,让我见识见识。”

  楚文清将弓箭交给顾尘。

  顾尘接过弓箭,在楚文清还未反应过来之时,搭箭,靠弦,预拉,开弓,一气呵成,箭就已经稳稳地射在了正靶心上。

  楚文清眸色明亮,她又递给顾尘一支箭。顾尘接过,又是势若闪电把箭发出,只见那箭呼啸而过,把之前在靶心的箭劈开,又稳稳落在靶心上。

  楚文清递过三只箭,顾尘仍是毫不顿气,三箭齐发,皆落在对面三台箭靶靶心之上。

  箭法精妙,早就引来了诸多士兵观看。

  “顾侍卫的箭法果然堪称是高手,我要是有他这样,我能横着走......”

  “这可不是说说就行的,射箭这本事,可是要有天分的......”

  周围士兵都在叫好称赞。

  顾尘提弓退到一角,他不太习惯这么多人盯着自己。

  “兄弟们看够的话都继续操练去吧!”楚文清见状,便对着周围士兵下命令。

  “是!”

  众人皆散。

  楚文清笑意盈盈地走到顾尘面前,故意与他贴的很近,“顾侍卫真是厉害!”

  她目光对着顾尘,明眸宛若秋水。

  顾尘后退了一步,转头看向别处。

  楚文清轻笑出声,转身走去拿弓,“顾尘!过来呀!”

  顾尘扭头看过去,远处少女持弓而立,笑容明朗若晴日,灿烂极了。

  再回府已是夕阳落幕,楚文清看到院中的能的精力似乎好了些,虽还是趴在垫上,有些虚弱,但是它一天也未拉未吐,见到楚文清,尾巴竟还摇了一摇。

  “不错!”楚文清蹲下便一直摸它的头,许是生病的缘故,它的毛摸起来涩涩的,皮肤很紧,鼻子也很干。

  “小家伙别让我失望啊!”

  “姐,你真捡了只小狗啊!”

  楚关的声音传来,朗朗若夏日。

  楚文清赶忙拉着他蹲在一旁看小狗。

  “昨天拣到它的时候都快死了,今日好很多。它叫小能,我取的名字。”

  “恩,像是你取的。”楚关一边摸着能能,一边悠悠地说。

  “什么叫像是我取的?你有何意见?”楚文清立马双手抱胸,斜眼盯着楚关。

  “当然是名若贤主,霸气的很呢!”楚关神采飞扬地调侃着楚文清。

  楚文清也被楚关逗笑,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着楚关说了句:“你等我会,我去给你拿个东西。”

  说完便跑进屋中,楚关不知楚文清要拿什么给他,歪了歪脑袋,继续低头逗着小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