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伊人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等着我

伊人立 枕下有豌豆 2401 2020.03.10 00:06

  之后楚文清便要去绥阳。

  临走之前,她把家中一切都事无巨细地安排好。

  她最舍不得母亲,可是母亲如今也只能留在京中的将军府。她本想将顾尘留在将军府保护母亲,可是周湘没有答应。

  “清儿,娘如今在将军府,你若存娘便存,不要担心我。”

  “娘......”

  楚文清泪眼婆娑,此去一行,不知一年能见几回,娘身边没有亲人陪伴,身为女儿,竟不能常伴膝下。

  她不想去那绥阳,可是敌人虎视眈眈,多少双眼睛盯着这将军府,她不得不去。

  楚文清跪在周湘面前,磕了一个头。

  “娘,在家等我。”

  ......

  楚文清去绥阳的一年里,多次率领军队大败敌军,维护住了边境百姓的太平,楚文清的大名也渐渐为人所知。

  当地百姓人人夸赞。

  永安郡主,一介女流,巾帼不让须眉,是个有勇有谋的女将军。

  没过多久,京中传来消息,立九皇子襄王赵靖为太子。

  半年之后,皇帝宠妃贤妃孙芜薨逝。不久,皇帝病重于宫中,楚文清受命返回京都。

  楚文清奉召见圣,她走进赵平的寝宫,只见赵平躺在龙榻上,面色蜡黄,瘦骨嶙峋,呼吸若游丝,他缓缓地睁开双眼,见楚文清正站在自己不远处,面色阴冷,她并未开口说话,也没有行礼叩拜。

  “你来了,朕,朕知道你一直怨恨于朕......”赵平喘着粗气,说话都费劲力气,“朕后悔过......”

  楚文清冷冷地看着赵平,眸子深处却有涟漪。

  “他曾是朕最好的兄弟,后来,朕身居高处,时日愈长,朕愈害怕啊......”

  “朕,每日深夜都会惊醒,朕怕下一秒这江山就被人抢去......”

  “朕怕那黑暗里藏着人来杀朕......”

  赵平说着便看向楚文清。

  “你,能原谅朕吗?”

  “炎庆四年,西北边境大乱,父亲率七万军队,视死如归,大败敌军二十万,争得一方安稳,朝廷稳固。父亲归来,血衣如洗,昏迷数日,卧床几月。”

  “炎庆十一年,金国突袭,攻占大梁数座城池,父亲献计周旋敌军数年,斩敌首,破敌军,夺回城池。父亲一眼被斩,只视一目。”

  “炎庆......”

  ......

  楚文清字字说的清亮,声音回荡在空中,此时,她不是一个人,父亲,大哥,小关他们在,多少万为国身死的将士都在。那声音仿佛穿过层层墙壁,千军万马怒吼于此,冲向夜空中!

  “陛下,你问我原不原谅,你问过那五万冤死的将士们了吗!”

  “将士本该身死战场......”赵平声音微弱道。

  “那也不该是被大梁陷害而死!”

  “我父亲一生为了大梁!可他的头颅却被挂在大梁城门之上!”

  “他们尸骨未存,那奸臣们却能酒肉臭!陛下......五万将士肝脑涂地,他们的性命之于你,真的就视若草芥吗?”

  赵平闭上双眼,没有再出声。

  寝宫中归于平静,沉默良久,楚文清冷眼走了出去。

  她知道,赵平跟她说原谅也只是想临走之时寻个心安。

  她,偏不给。

  赵平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双目紧合。

  那个叫他大伯的小丫头再也没有了......

  炎庆三十六年冬,梁元帝赵平驾崩,享年五十六。

  同年,梁建帝赵靖登基,改年号合昭。

  此后数年,楚文清镇守边疆,赵靖与之联合,巩固朝政,修律法,兴农业,整朝风,逐渐打压景王与邺王的羽翼,最终将其逐个击杀。

  梁国也日益稳固兴盛,梁建帝也颇得民心。

  合昭十年,周湘病故于将军府中,楚文清悲痛欲绝,自此驻扎边境,不再回京。

  “顾尘,你说我这一生是不是太失败。”楚文清站在一座小山之上,身负战甲,手拿宝剑,目视远方,脸上早已褪去了女子应有的秀气,只剩下多年征战沙场的锐气。

  顾尘还是同从前一般站在楚文清身后,微风吹起碎发,泪痣若隐若现,还似多年前那个身着靛蓝布衣的俊美少年。

  楚文清这十多年来,顾尘一直相伴她左右。战场上杀敌,顾尘第一便是保护楚文清,数次为救她而身陷险境,为她挡住敌人的刀枪剑戟,而他身上的伤从未断过。

  楚文清知道若不是他一直护着她,这条命早丢在了战场上。大哥将保护她的任务交给他,这一交便是一辈子。这十多年,楚文清相处最多是他,发火任性对着是他,最后留在她身边的也是他......

  都是他,她现在也只剩下了他。

  从什么时候开始,都是他了呢?

  ......

  数月后,夏国军队侵犯袩州,楚文清得知敌军首领名为金克。

  金克!

  楚文清眼中似有无数剑光飞出,表情也变得狰狞的可怕。

  那日凉州,父亲对战的敌首便是金克。

  她一定要亲手杀了他,将他的头挂在城门上!

  不日,大战开启,战场上刀光剑影,楚文清手拿双剑飞身斩敌,冲向敌军深处。她一边将冲向自己的敌军杀个干净,一边寻找着敌首金克。

  顾尘则护在她身后,将她未注意到的敌军挡下。

  忽然,眼前映入一穿黑红色铠甲之人,那人她在画像中看过,至今不敢忘记。

  金克!

  楚文清双目发红,手上青筋暴起,像一只发怒的狮子,她什么都不顾了,眼前只有一个目标,她发疯似的冲向那个目标!

  金克察觉到这股杀气,迅速调整与楚文清对峙。

  战场上全是兵器碰撞的声音和士兵的厮杀声。

  楚文清躬身杀死挡在前面的一兵,用力跃身踩着那人借力,自己腾空而上,将双剑指向金克的脖颈,金克迅速转身后退,用刀挡住一击。

  “啊!”楚文清发疯似的不顾周围一切将攻击全都放在金克身上。她力气不敌金克,但胜在身法敏捷,金克多次招架不住。楚文清虚晃一剑指向金克胸口,在金克抵挡之际,她转身一个回旋,将剑横在金克脖子处,用力往后一拉,金克双目睁大,头颅已被楚文清提在手上。

  同时,兵器插入身体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呻吟声......

  顾尘被十几个敌兵用长枪刺中了身体,就在楚文清不到半步的距离。

  顾尘为她挡住了这十几个长枪!

  “顾尘!!!”

  楚文清心若刀绞,她怒吼着将周围的敌兵尽数杀个干净,蹲下抱着顾尘。

  顾尘口吐鲜血,喘着粗气,身上尽是刺穿和被砍的伤口,血流如柱,早已染红了战衣,看上去狰狞一片。

  陈文清泪水滑落,滴在顾尘的脸上,印在那颗她怎么也看不够的泪痣上。

  顾尘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抹去她脸上的泪。

  原来顾尘对于她是如此的重要,他们也早已密不可分。

  周身都是一片黑暗,陈文清觉得周围的厮杀声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了她和顾尘两个人。

  她怀抱着顾尘,就像拥着最后一丝世间的温暖。

  原来她最后到底是谁也没有保护好。

  爹,娘,大哥,小关,大嫂......

  顾尘......

  她将脸贴着顾尘,闭上双眼,嘴上漏出了微笑。

  太累了,真的太累了......

  身后敌兵偷偷贴近......

  ......

  “顾尘,若有来世,我定会抓住你,缠上你,你要等着我啊!”

  “好。”

  ......

举报

作者感言

枕下有豌豆

枕下有豌豆

女主一世结束啦,下一世走起。

2020-03-10 00:0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