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伊人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月下少年

伊人立 枕下有豌豆 2032 2020.03.12 00:12

  楚文清在将军府这几日不是赏花便是逗鸟,练兵场她也未曾去过。

  自前世楚飞云逝去以来,楚文清还从未有过如此放松,她就是想休息几日,前世太累了,她想用这几日弥补回来。原来有父亲他们在,她当真可以无忧无虑。

  入夜,楚文清正端坐在自己闺房之中,赏着杏花,忽然听到门外有踱步之声。

  “小姐。”

  一声低沉又带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好似六月翠竹。

  楚文清忽地站起,心跳也跟着加快,她走出房间。

  只见院中青年身着墨色夜行衣,黑发束起,额边两束碎发垂下,手持一柄长剑。身躯凛凛,双眸若星,鼻若悬胆,眸下一颗泪痣点缀。夜色深深,月华垂空而下,铺满院落,院中杏花飘香,夜风袭来,散落一地,暖香扑鼻。只此一眼,便是万年。

  长得真是好看啊!楚文清看呆了。

  顾尘躬身抱拳行拜,浑身上下风尘仆仆,略有一丝疲惫,看似刚执行完任务便来了这。

  “小姐不知寻属下何事?”

  楚文清此刻正望着顾尘发呆。

  “小姐?”顾尘见楚文清半天没有动静,抬头看楚文清又问了句。

  “啊......”楚文清终于缓过神来,她望着顾尘笑着,向顾尘勾了勾手指。

  顾尘往楚文清方向走了走,在离楚文清不近不远的地方停了下下。

  楚文清抿了抿嘴,仍是向顾尘勾了勾手指。

  顾尘一脸的不解,但还是往楚文清那里挪了几步。

  楚文清没有了耐心,上前几步抓住顾尘的手拉着他便往屋里走,并顺手关上了门。

  顾尘从未进过楚文清的闺房,于情于理于府中规矩,他都不该进来,即便是楚文清硬拉着他进来。况且,自家小姐刚才还......拉着他的手......

  楚文清一脸炽热的目光盯着顾尘,往床边走去,坐了下来。

  顾尘不知小姐到底要找他做何事,还要闭门来商议,但此刻他被楚文清盯地混身不自在。

  “小姐,到底是何事?”见楚文清一直不说话,顾尘继续半弓身子,双手抱拳开口问道。

  “你刚执行任务回府?”

  “是。”

  “你累不累啊?”楚文清明眸闪动,声音温柔和顺。

  顾尘身子明显一顿,“属下不累。”

  “几日劳顿,怎么可能不累,我觉得你累。”说完起身走到顾尘身边,伸手又拉上顾尘的手往她床的方向拉。

  顾尘有些慌乱,忙挣开楚文清的手,“小姐这是做什么......”

  “我让你躺床上休息啊!”楚文清笑吟吟地望着顾尘,双目清澈透亮。

  顾尘慌乱地后退一步,“属下自己有床,小姐若无事,那属下就告退了。”

  说罢,只见一股疾风吹过楚文清,顾尘黑影闪过,房门已开,房中只剩下楚文清正伸着的手。

  她挑了挑眉,努努嘴,走到床边坐下,眼睛望着门外,嘴角不知觉地上扬了起来。

  顾尘害羞起来原来如此可爱,早知道她以前就多逗逗他了,真是让人越来越喜欢。

  想到这她眸光一闪,坏笑着躺在了床上。

  顾尘在将军府作为贴身大侍卫是有自己的一小间屋子的,但是房中却无多余摆设,一床一桌一凳,无他。

  平常他居无定所,极少睡在房中,为了保护主家,房顶,树干都是他的睡眠之地。这样一有动静,他便也能立刻察觉。

  顾尘不知今日他家小姐怎么了,举止行为和看他的眼神都有些怪异,但是作为刚执行完任务疲惫至极的他也未多想,便合眼睡了过去。

  夜色沉沉,已是子时三刻,月上柳梢头,整个将军府静悄悄,偶闻有夜鹰啼叫声。

  顾尘房间的房门被人悄悄推开,楚文清猫着身子尽可能不发出任何声响地进来。

  上一世顾尘教过她轻功,以她现在的功夫,顾尘应该觉察不到吧。楚文清如是想着。

  她进入房间又缓缓地将房门扣上,这一系列动作下来,花了她不少时间,顾尘武功高强,听觉敏锐,她生怕将顾尘弄醒。

  楚文清惦着莲步,一点一点往顾尘那里挪着,房中顾尘的呼吸极静。

  就在她快要挪到床边时,只闻耳边呼呼一阵风,一道黑影从床边瞬间便移到她身后,她只感觉手肘与脖颈一阵剧痛,身体被身后之人擒制地不能动弹。

  “哎呦!”楚文清痛的惊呼了一声。

  身后之人反应过来是楚文清的声音,迅速收手,楚文清差点往前跌个狗吃屎。

  这“偷人”也偷的太失败了吧!

  楚文清心中连连叫苦,人不仅没偷到,面子也丢了,胳膊也差点就废了。

  “小姐?”顾尘的声音里夹杂着些不可思议。

  月色从窗缝中钻进,照的一室有了些光亮。

  “顾尘,我胳膊废了。”楚文清蹲在地上,一只手抱着另一只刚被人擒住的胳膊。

  顾尘刚擒住楚文清时便觉察到了异样,所以他并未太多用力,也知道这会儿楚文清的胳膊被他抓的只是痛了些,也无大碍。

  “我去找大夫。”顾尘转身便欲动身。

  楚文清上前拉住顾尘衣服一角,“别别别,我无碍的......”楚文清悻悻地说道。

  若是让府中人知道她堂堂郡主夜闯侍卫房被人捉个正着......这这这......

  “你扶我起来便好......”

  顾尘将楚文清扶起,正欲放手,楚文清一脸坏笑地顺势倒在顾尘的怀中,双手环抱着顾尘,装作痛苦地呻吟道:“我的脚......你快扶我坐床上!”

  顾尘被楚文清正抱个满怀,身体僵硬着,听楚文清说脚痛便也来不及多想,忙抚着她坐到床上,自己再回到床前站着,一副听候命令的样子。

  趁着月色,楚文清能看到顾尘瘦高挺拔的身型一动不动地站在她面前,上一世,他就是用这副身躯为她挡住了敌人的刀枪。

  这一世,她用自己的身体来回报他倒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吧。

  楚文清想到这嘴角便上扬了起来,一副色狼之色,但是房中太黑,顾尘可看不到楚文清的模样,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此刻正在被眼前这位小姐惦记着。

举报

作者感言

枕下有豌豆

枕下有豌豆

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2020-03-12 00:1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