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伊人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幼犬

伊人立 枕下有豌豆 1986 2020.03.14 14:03

  春日的校场连风都是和煦的。

  远处一群群穿着盔甲的兵拿着不同的武器挥舞着,四周的柳树刚抽出嫩绿的枝芽,杏花爆出花朵,一簇簇的,午后阳光洒下,白的耀眼。

  在这校场不起眼的一角,一位黄衣少女和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身影交织在一起。

  “食指靠颌下,左臂下沉......”

  “手肘内旋一些......”

  “扣弦三指开弓后再快些张开......”

  顾尘站在一旁不厌其烦的指导着楚文清,可是楚文清的心思可不在学习射击上面。

  上一世顾尘在她身边十多年,这些箭法顾尘也都教过她,她现在的箭术虽不及顾尘,但是也颇得他的真传。为了让顾尘多教她,她不得不装作一副箭术不精的样子。

  况且,她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可以和顾尘独处的机会,她可不想把时间全浪费在学射箭上面。

  “我右胳膊痛,抬弓抬不起来,你过来给我扶着点。”楚文清见顾尘只站在一旁,丝毫没有要亲手指导她的意思。

  这人真是冷清的过分了!

  她还指望着用这次机会跟顾尘拉近点关系呢。

  “小姐昨晚伤的是左胳膊。”顾尘悠悠地说道。

  “你还知道我伤着胳膊了啊,我现在变成右边疼了,抬不起怎么办?”

  顾尘走到楚文清的右边,伸出右手的食指,用指尖顶着,托起了楚文清的胳膊。

  有进步,总算是能主动碰她一次了。

  学了一天,顾尘也只是用手指点点楚文清故意做的不好的动作,给她调整回来,并无半分逾矩,任凭楚文清怎么撒娇,他都保持我自平淡如水的态度,耐心的教楚文清。

  天色渐黑,楚文清和顾尘二人已在校场回将军府的路上。

  楚文清一人略有心思地走在前,顾尘跟在她三四步的距离。

  顾尘这人在上一世便是人淡如竹的清冷,在跟着楚文清的十多年间,楚文清一直忙于征战,忙于保护将军府,忙于复仇,顾尘便一直默默地在她身边,直到最后为她而死。他好像一直话不多,楚文清也并未与他多交流。

  可是她现在已经开窍了啊,顾尘为她挡住刀剑的那一刻,她什么都看透了。

  她爱顾尘。

  至于前世情之何时而起,她也不清楚了,也许是初见时的惊艳,也许是那十多年相伴,也许是护她而死的感动。

  无论怎样,这一世,她绝对不放过他了。

  可是该怎样让顾尘也开窍呢?她使美人计,顾尘可是油盐不进啊!

  正当她心情郁闷之时,一声动物的哀嚎声传入她的耳朵。

  她顺着声音寻去,那声音好像在路旁的一堆草丛之中,她扒开草丛,一只黄毛幼犬虚弱地躺在地上,一声声可怜兮兮地叫唤着,犬声嘶哑,许是叫了很久。

  “好可怜的小狗啊!”楚文清眉头一皱,有些心疼的说道。

  她轻轻地抱起那只黄毛幼犬,放到自己怀中。

  楚文清跑到顾尘身边,“顾尘你看,这只小狗是不是生病了。”

  顾尘低头看了看小狗,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在小狗鼻尖摸了摸说道:“应该是。”

  “那我回府赶紧让谢大夫瞧瞧去!”说罢,便一路小跑到谢大夫处。

  谢大夫对着小狗瞧了瞧,便对楚文清说道:“小姐在哪寻得这只幼犬?”

  “在回府的路上,怎么了,它怎么样?”

  “这只幼犬恐是得了翻肠病。”

  “翻肠病?怎么说?”楚文清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病。

  “翻肠病是一种多发于幼犬的病症,发病时,幼犬不喜食物,偏爱饮水,上吐下泻,吐时腹部滚动,发出声响,似肠翻动,顾名翻肠。”谢大夫一边捋着长胡,一边娓娓道来。

  “那此病可有的治?”

  “此病难治,多看幼犬自身能不能挺过,挺过便无碍,我这有一些药丸,小姐若想救它,可每日将药丸给它塞服,定时给予极少量水,幼犬再渴,不可再饮水,不可喂食。”

  说完,谢大夫便从药箱中拿出一个白色药瓶,递给楚文清。

  “若幼犬能挺过七日,便可无碍。”

  楚文清接过药瓶,抱着小狗便回到自己的住处,顾尘则停在楚文清房门外,双手环抱着剑背对门挺直地站着。

  楚文清找了个软软的垫子放在地上,把小狗轻轻的抱到垫子上。小狗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楚文清看着它那副可怜样便有些心疼,拿出谢大夫给的药瓶倒出一粒黑色的药丸塞到小狗嘴中。那小狗一开始根本就对吃的没有兴趣,楚文清怎么塞它都不咽下去。

  “我是在救你,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是不吃药怎么会好呢,吃了快好起来,就可以跟着本小姐吃香的喝辣的啦!”

  说完楚文清抚摸了几下小狗的脑袋,那小狗好似听懂了楚文清的话一般,盯着楚文清呜咽了一声,便把药丸吞了下去。随后便又躺在垫子上一动不动,只是双目有神地看着楚文清,煞是可怜。

  “真乖!”楚文清轻笑了一下,然后拿来一个杯子放上水,端到小狗面前。

  只见那小狗立刻将嘴冲到杯子里,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楚文清立马撤掉杯子,她不知道这小狗竟然对水有这么大的反应。

  “你还真是很渴啊,可是谢大夫说你不能喝太多水,只能每次给你喝一点点。”

  小狗晃悠悠地费力站了起来冲着杯子走过去。

  楚文清有些不忍心,但还是没有给它水喝,她把小狗重新抱回垫子上。

  “你别乱动啦,等你以后好了想喝多少都可以。”

  小狗便又一副无精打采地样子趴在垫子上。

  楚文清见它没了动静,一边抚摸它一边说:“我给你取个名字就叫,小能,不知道是谁把你抛弃到路边,但是遇到我,你一定能好起来的。”

  小狗小能趴在那,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楚文清,好像在认真听着楚文清讲话,在楚文清的爱抚之下,不一会儿便闭上眼睛睡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