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荆楚风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双喜临门

荆楚风雷 江淮渔翁 3328 2019.06.08 07:43

  对于风雷营的所有弟兄们来说,楚幽王六年的八月十五日,绝对是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这一天,风雷营的两位教头猴子和占越同时大婚。

  从李鹤交代大兄留心两人的婚事到现在,不过月余,李为高效率地完成了李鹤交办的任务。与其说李为的办事能力强,不如说金钱的威力太过巨大。

  当圭园主人要为两位下属遴选佳偶的消息一放出来,圭园便成了婚姻介绍所,各式各样的媒婆,不管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纷至沓来,每日围着园主夫人叽叽喳喳,各说各的贤惠,各夸各的好,把个园主夫人扰得不胜其烦,最后,由夫人亲自拍板,选中一位张姓女子和一位刘姓女子,分别配给占越和猴子两人。

  与此同时,李为在南门看中了两处比邻而居,建筑格式几乎一模一样的的小院,其中一个小院的主人还不大愿意出手,但架不住李为财大气粗,直接用钱砸他,小院主人很快就屁颠屁颠的搬家腾地方了。

  李为之所以看中这两处院子,主要是考虑这里离着风雷营特别近,出了南门,往东一拐,一箭之地,就到了风雷营。

  任何时代男女成婚,不外乎议婚、订婚、迎亲、结婚四个阶段。但在春秋时代和战国前期,周礼盛行,上流社会成婚,又将这四个阶段进行了细化,分成了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等六个步骤。

  到了战国后期,诸侯各自为政,礼崩乐坏,礼无定法,婚礼的仪式,也根据地域、阶层的不同,经济水平的高低,呈现出不同的色彩。

  比较起来,楚国在诸侯各国中,仍然是坚守周礼最好的国家,要不也不会出现一个被后世史学家所公认的,“周礼最后一人”的楚怀王,此人一生坚持“行必周正”,即便被囚禁,也持礼不屈,至死不让寸土,留下千古佳话。

  在楚国,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百姓人家,到了战国后期,婚礼形式也有了巨大的改变,但无论怎么翻新,仍然是建立在周礼基础上的进步,并没有逾越太多。

  李为商贾出身,本就不耐俗礼,在他看来,只要是能用钱办成的事情,都不叫事。所以,在操办两人的婚事的手法上,他采用的手法就是一贯的伎俩,拿礼金开道,用金钱说话。事实证明,这一招,在任何时代都是最经典、最行之有效的。

  张姓人家和刘姓人家本就是小门小户的本分人家,无论是占越还是猴子,人才又都是不差的,更何况面对着堆成小山一般的蚁鼻钱,以及包着红纸的明晃晃的金叶子,两家还有什么话说?

  诚意,很多时候不就是体现在金钱上吗?失去了金钱这种硬通货作为基础,你跟我说的真诚,怎么体现?

  一切,都在快节奏的进行,一切都很顺利。

  八月十五这个日子,是李鹤定的,天上月圆,人间团圆嘛。

  当两架披红挂彩的牛车,拉着两位美娇娘,缓缓驶进小巷的时候,婚礼达到了高潮。早早到来观礼的风雷营一百多位兄弟,加上圭园的工匠代表,一律身着大红深服,分列小巷两厢,鼓着掌,一遍一遍的高声唱和:“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这个节目,是李鹤亲自安排的,事先经过演练,所以绝对整齐划一。

  掌声、口号声,引得路人和小巷居民纷纷驻足引颈,翘首围观这一别开生面的婚礼。

  李鹤笑容满面地站在巷子正中间,陪着都是一身大红喜服,帽子上别着红色绢花的猴子和占越两人,准备迎接渐渐驶近的喜车。

  李鹤看着身边的的猴子,一脸猥琐的笑,哈喇子都快流出来的样子,心里好笑,轻轻地踢了猴子一脚,低声说道:“你有点出息行不?”

  猴子涎着脸,不知羞耻地问站在一旁抿嘴偷乐的芳姑:“芳姑你告诉我,新娘子漂亮不?可不能被占越的婆娘比了下去,你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人长啥样,急人不。”

  周围人一阵哄笑,李鹤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别急,一会你就能见着了。”

  猴子抓耳挠腮,仍是一脸猴急。

  转眼,喜车来到,按照事先的安排,婚礼分先后进行。

  占越年长,先下车的是许配给他的张姓女子。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占越背着一身大红礼服的新娘子进了自家院子。

  由于占越是孤身一人,没有父母,在占越的坚持要求下,李为夫妻临时充当了占越的高堂角色。

  当占越携新娘子双双跪在李为夫妻面前时,大家都注意到,平素一贯不苟言笑的占越眼圈红了,他高举着盛满糖水的陶碗,声音哽咽。

  “园主,占越本是两世为人,没有园主,占越早就不知埋骨何处了,更不敢想还有今天这样的好日子。园主对占越,恩同再造,占越不会说话,只能以这碗甜水表达心情,此生此世,占越生是园主的人,死是园主的鬼。”

  李为“呵呵”笑着,接过陶碗,一饮而尽,然后扶起占越,轻轻说道:“大喜的日子,咱们不要说这些生啊死的,,不吉利!借用一句二公子的话,祝福你们夫妻二人,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啊。”

  占越这边仪式举行完毕,众人又来到猴子的院子门口。刘姓新娘下得车来,站在踩凳上,等着猴子来背。

  不知是新娘丰腴了一点,还是猴子故意出相,当新娘往他背上一趴的时候,猴子竟然一个趔趄,唬的芳姑赶紧伸手去扶,惹得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进来屋内,猴子的老娘一身簇新的袍服,端坐堂前,当身着喜服的一对新人跪在面前时,老太太“呵呵”笑着,可是笑着笑着,却喜极而泣,昏花的老眼里,泛起点点泪花。

  猴子慌忙高喊:“老娘哎,今天儿子大喜,您可不能哭啊。从今天开始,儿子一定听从二公子的话,加把劲,给您生一窝小猴子啊。”

  一句话,不但逗乐了众人,也让老太太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笑着啐了儿子一口。

  吉时一到,喜宴便开始了。风雷营的小伙子们一阵忙碌,就从院子里直到小巷子口,一拉溜架起了长长的桌案,反正都是事先就炖好的各式大肉,尽管往桌案上摆,酒肉管够,不怕大家吃不到嘴里去。

  李鹤端着大海碗,挨个给风雷营的弟兄们敬着酒,弄得众人个个满面惶恐,口中连称不敢。

  这个举动在李鹤看来,再正常不过了,但他忘了,身处这样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此举在别人眼里,还是有些异类,难怪众人都现出明显的不适应。

  李为一旁看着,也只能暗暗摇头,对于这样一个一贯不走寻常路的弟弟,他的任何脱俗的想法,异类的举动,李为已经学会了接受。

  婚礼进行到现在,李为夫妻征婚观礼的任务便结束了,交代了李轲几句需要注意的事项,夫妻俩便乘车返回了圭园,李鹤骑马随行。

  圭园。

  卧榻上,李为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捶了捶酸胀的后背,看着李鹤说道:“鹤弟此举,用心良苦啊。这一场喜庆,真是一场及时雨,一扫风雷营这一段时间的阴霾啊。”

  李鹤笑着说道:“知我者,大兄也。但是带一支队伍,单靠这些手法是不行的,还必须激发出队伍的血性,并长久地保持住这种血性。”

  “下一步,我打算把人员重新编组,让各小队之间竞争起来。这次跟我去陈州前线的人,全都是舔过血的,是我的宝贝,全部要用起来,几个特别优秀的,要提拔成教头,项大将军既然给了我五百人的编制,我必须要用好用足。”

  “风雷营有了五百人,才能算得上初具规模,这五百人全都经过战场的考验,我才能心安。”

  李为点点头,说道:“我虽然不了解你对将来有什么安排,也不明白你心里到底在担忧什么,但我知道,你的方向是不错的。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会尽全力支持你。”

  “月底,我会送一批货去平舆,你可以安排一部分人跟着,路上碰到一些蟊贼之类的,也好拿他们练练手,以战代训嘛。”

  李鹤点点头说:“以战代训,大兄这个想法不错,再好的训练,也赶不上真实的战场环境锻炼人。”

  说到这,李鹤突然问道:“大兄,你在黔中郡可有朋友?”

  李为笑笑,说道:“生意人走南闯北,广交四海,哪里没有一两个相熟之人,要说朋友,那就要看你准备干什么了,生意场上的朋友,大多是逐利之交,难以托付重任的。”

  “比如像你这次在阳夏碰到的卫明,虽然我与他相识十年,生意上也多次打交道,但如果不是他与你有共同利益,他是绝对不会出手帮你的,明白吗?”

  李鹤点点头:“这点我明白,我只是想去黔中郡看看。据说那里虽然穷山恶水,但民风却很彪悍。其实,越是这种地方,就越容易出现勇武好斗之人,我去看看,如果有机会,我就招一批人回来。”

  “不瞒大兄,我对前两年被我当街杀掉的那个獠人太有兴趣了,一直在心里念念不忘,这类人,天生就是战士。据说,黔中郡那边的大山里,就是獠人的聚集区。”

  李为看了看李鹤,沉吟了一下,说道:“你如果单纯就是想招兵买马,这没问题,反正看着合适你就带回来,不合适就算了。”

  “黔中郡那边,以前每年我都会去一次,这两年去的少了。有个生意上合作多年的朋友叫梅岭,在黔中是数得着的富商,生意做得很大,但因为多年偏安黔中一隅,眼界有限。你如果去了,尽可以找他,总的来说,这人还算厚道。”

  “李轲跟我多次跑过黔中,他跟梅岭也很熟悉,你这次去,把李轲带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