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别怕,我是英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马背上的英雄(五)(求推荐票)

别怕,我是英雄 懒牛头 2101 2019.01.11 23:14

  任行开口问道:“抢走你钱的那伙人是什么人?”

  闻言,莫迪咬着牙道:“扎克,一个该死的恶棍,他抢走了我所有钱!”

  任行微眯着眼道:“你知道他今晚会来?”

  莫迪眼中闪过一丝惊色,他呼道:“你怎么知道?”

  任行将之前对塞尔多夫说的话重复了一遍,“今晚你楼上楼下来来回回走了十多趟,你有什么心事?是不是对扎克的到来心慌意乱?”

  莫迪怔怔地看了任行好一会儿,叹道:“今晚我特别的心神不宁,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莫迪住了嘴,皱起了眉头,他不知该从哪里说起。

  “你慢慢说,不用着急。”塞尔多夫插嘴打趣道,“反正你今晚是睡不着了,不是吗?”

  莫迪一点都不觉得塞尔多夫的话好笑,更加愁眉苦脸,就地坐下,说道:“扎克是个该死的山贼,他的山寨就在那座背靠着湖的尖顶山上,每个月13号,他会下山挨家挨户的收孝敬钱,他就是这么低劣的活着的。”

  “今天明明才4号。”塞尔多夫接道。

  “没错,今天是4号,可是那辆装满金币的马车就要来了。”

  塞尔多夫不由得抓紧了被子,有扎克这样的竞争对手可不是件好事情。

  扎克有人有枪。

  他呢?

  两个人,两把枪。

  “扎克对车上的金币一定很眼馋的,想要得到那车金币,就要有足够的火力,所以,他来打劫伊弗镇,把抢来的钱换成子弹和枪。”

  “其实不止是今天晚上,从知道那辆马车要经过伊弗镇后,每晚我都心神不宁,楼上楼下的来回走动。

  扎克一定会抢走我所有钱的,如果我撒谎,没有把钱全部交给他,他一定会杀死我,再带走我的钱。

  今晚,我终于下定决心,把钱都放在了吧台上,结果你们看到了,扎克来了。”

  “你为什么不带着钱走呢?”塞尔多夫道,“离开伊弗镇,逃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能逃到哪里呢?”莫迪拔掉手里酒瓶的木塞,连灌了好几口,神色凄苦道,“如果是以前,我或许能逃走,现在我带着钱上路,很快就会被杀掉的。

  伊弗镇周边都是来找机会的亡命之徒,我在他们眼里就是一块鲜美的牛里脊肉,他们会把我大卸八块,连条底裤都不会给我留的。”

  莫迪说着说着竟流出了眼泪,他抹了一把鼻涕,哭道:“不管车上的金币有没有被扎克得去,他都不会出现在伊弗镇了吧?

  今后镇上的居民一定不用再担惊受怕,过上和平的生活了吧?”

  “我美丽的妻子,朱迪斯,我很抱歉,我还是没能为你报仇,你的丈夫,是个胆小懦弱的人,他……他……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啊!!”

  莫迪号啕大哭,伤心无比。

  “你的妻子是被扎克杀的?”任行从莫迪的话里得出信息。

  “是……是的……是的……”莫迪悲泣道,“她被扎克掳走,过了十天才送回来,那时的她身体已经冰冷了,身上到处是伤口,她被……被很多人……我从来……从来没见过那么惨的死法……”

  莫迪上气不接下气的痛哭,每每想起妻子朱迪斯,他就无比痛恨自己的懦弱无能。

  为什么好人总是得不到好报,坏人却总是逍遥法外呢?

  “你就从来没有过准备吗?”任行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视着莫迪,“我是不信的。”

  塞尔多夫疑惑地接道:“你是指什么?”

  “莫迪,你有没有存很多子弹,想着有一天杀死扎克,还有他的所有手下?

  当然了,你始终没有那个勇气,但我不相信,你看到妻子凄惨的死状,什么都没做,你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吗?”

  塞尔多夫下意识地看向表情渐渐变化的莫迪。

  “我的确做过一些准备。”莫迪擦掉脸上的眼泪,神色悲哀道,“就像你说的,我的确存了很多子弹,可那又怎么样呢?”

  “把子弹给我,我为你端了扎克的山寨。”任行的语气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从容。

  莫迪震惊道:“你没开玩笑吧?”

  “我像在说笑吗?”

  “他的手下有一百多人!!”

  任行傲然道:“不管他有多少人,杀死一个人只需要一颗子弹。”

  莫迪猛地从地上跳起,抓紧任行的手,“你……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同样的话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莫迪松开任行的手,倒退靠在墙上,他需要消化一下任行的话。

  “任,快来!你快过来!”塞尔多夫大叫着对任行招手。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没有冲昏头脑,我很清醒。”

  “不,你傻了,你是真的傻了。

  你是什么枪法还有人比我更清楚吗?

  你去扎克的山寨就是去找死,比我今天干的事还要没有脑子,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你?

  我要跟你说明白,我是不会陪你送死的!!”

  “你就在房间里养伤,不用陪我,我自己能搞定。”

  “疯了,疯了,你简直疯了。”

  “我的兄弟,你到底受什么刺激了?”

  “是因为我今天闯出的名声吗?”

  “塞尔多夫,我没有疯,我会解决那帮山贼的。”任行手放在塞尔多夫的肩上,稍微用了点力,示意他冷静。

  “小子,你在想什么?”成南风也搞不懂任行的想法,他疑惑道,“你的枪法烂得难以直视,力量还被封印,你有什么办法杀死那伙山贼?

  你不会是想依靠我吧?

  我必须严肃提醒你,你不能总想着依靠我的力量,这对你的成长是不利的。”

  “老成,你不要多想。”任行回道,“我不会依靠你,我要用那伙山贼来练习我糟糕的枪法。”

  “啥玩意?”成南风惊愕道,“你是疯了吗?难道你不知道靶子也可以练枪法吗?”

  “一个死物能让我的枪法有多大提高?

  想要在短短两天时间变成一个神枪手你觉得现实吗?

  只有在生死边缘游走,我的潜力才能被激发,枪法才能突飞猛进。”

  “不是,小鬼,你这样做太……太……太……夸张?不,激进?不对,冒险?

  不对,都不对,我实在想不到用什么话形容你的行为,你不能这么干,你不能拿命去拼啊!”

  “老成,你是劝不动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