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待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出城狩猎

待明 一帆过万山 2100 2017.10.13 02:30

  “盖府君到,开中门!”郭崇韬气沉丹田,应用吼功,朝着门内喊去。原来,郭崇韬不仅少时跟随盖昱学习经学、法学、兵学还得异人传授练得一身武艺。今日安修平与李存穆这一场大戏引得围观群众上百人,熙熙攘攘,喧闹不已,郭崇韬有心一展本事,就以气沉丹田,慢慢地放松胸肋,使气像山间细水般呼出,口鼻姿势好像闻花,可声响却如炸雷一般,令人骇然!州学门房听闻这一声金刚吼,便知道是太原府晋阳县令郭崇韬来了,而这郭崇韬从来是跟随州学祭酒盖府君署事,但凡见到府君身旁多半随侍着郭崇韬。门子大开州学中门,围观百姓也自觉分立两旁。

  安修平听到这一声宛若惊雷的通报,心中猛然被下了一跳,“这家伙,幸好这里没有京剧,如果他生到我那一世界,估计还能和声若洪钟的铜锤花脸康万生先生较较高下呢,什么?盖府君到了!那方才我与李存穆这一番争斗便被他看到了,不知他会如何看待今日此地所发生的事情,我还是人随形式,见招拆招吧。”盖昱见到州学门房已将中门大敞,围聚百姓也已四散,就信步向门前走去。李氏兄弟看到盖府君到来,立马变得十分恭顺,两人站立大门左方柱前,垂首而立。这时安修平方才第一次见到这河东镇第一谋臣!盖昱刚一站定,便说道:“今日州学秋季入学,十分热闹,所幸并无大碍产生,李存穆、安修平二人才可堪教,特命直接进入内学。李思源骄纵跋扈,乱伤无辜,罚俸一年,着开镇西疆。各位太原百姓散了吧!”盖昱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段话,便令安修平内心十分震惊,“我没有想要李思源受罚这么重啊,他可是李绍荣的心爱义子,你把他罚的那么重,以后少不了对我打击报复了……”尽管心中腹诽,但是安修平也并未表露出来,因为他知道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如今思虑再多也是并无益处。安修平倒是对于盖昱所说的进入内学读书并无感觉,直到他进入内学之后才发现,所谓历史果真是被人任意打扮的小姑娘,历史中不知淹没了多少奇人异事。

  盖府君在门前吩咐完毕后,便自行进入州学中自己的办公阁楼上。安修平的所有束脩礼被毁坏的也是七七八八,安修平又看了看被扶上车子的阿奴,看来今天报名入学是不行了。他向李存穆做了一揖,告了个辞就转身自己驾车回家了。并相约三日后,共同来州学报道。李存穆眼望着渐渐驾车远去的安修平内心闪烁不定,表情似乎若有所思,而他身旁的李思源则对着远去的安修平投去了怨毒的目光,锐利的似乎要剥开这个人!但是这一切,安修平却都没有看到,他操心的是阿奴有没有大碍,以及到家之后如何向阿母解释这一车子被毁坏的丝绢酒肉。

  安修平驾车刚刚走到坊门就看到母亲正和坊正一同向坊门外走来,安修平急急忙忙将车子停放在路边迎上了母亲。安母远远的的看到驾车的人似乎是安修平,心中更加担心。由于听说坊正传话,李氏兄弟和自己的儿子在州学门前起了争执,甚至动起手来,阿奴还被打翻在地,更往后李存穆与自己儿子两人甚至比起了赤手下油锅,如何让她不担心呢。安母没有听坊正继续回话,便跟着他就要往州学走去。刚到坊门便看到了驾车而返的安修平。安修平走近安母,当街施礼说道:“阿母,儿子不孝顺,没有能够把束脩礼送给州学各位师长,还让阿奴为我受伤,阿母为我担忧。”安母仔细端详了安修平之后发觉他并无受伤痕迹,又看了看他的手,眼中竟然饱含了泪水。安母自从安承禄卫主身亡之后,便独自拉扯这两个孩子,兵荒马乱,颠沛流离的生活使得安母早已经不是当年初出闺阁,涉世未深的小女子了,是真正的成长为了一名伟大的母亲。然而当她看到自己孩子被人欺负时,内心却充满了焦急,以至于过于激动竟然流出了泪水,安母抬手拭去了眼角泪水之后,轻轻抱着安修平说道:“无碍,无碍,只要我的二郎平安归来就好,这就好。”坐在架子车上的阿奴早已经在路上颠簸中醒了过来,阿奴见到主母过来,急忙翻身下了车,纳头便拜,直呼愧对主母,这个深目隆鼻的八尺汉子竟然也痛哭起来,自己身为仆人却不能护主无忧,着实万死难辞。安母安慰了阿奴便拉起他们回了家。

  在家中经过一天的休整,阿奴已经并无大碍,安修平也趁着入学报名前的空闲时间想要去城外散散心,正好昨天夜里李存穆遣人送来了细绢五匹以作赔罪,并邀请安修平第二天出城游猎。安修平两世为人却并没有经历过骑马狩猎,不过他内心从来都有一个追风逐电,牵黄猎兔的梦想,就当即答应了下来。转眼到了第二天,安修平从马行租了一匹并不高大的黄色母马,以作出行之用。原来由于叛军肆虐,各地节度使自行募军守备,马匹便成为了战备物资,一般人家十户征收一马,故而马匹便紧俏起来,原本一些公卿世家或许备的有马,但是一般人家出行只能雇马而已。由于安修平长兄安从荣乃是黑甲都百夫长,因此家中养有良马两匹,只是这次安从荣出镇容秀城将马全部取走了,安修平只能退而求其次到马行租马。

  安修平骑着黄马往城门走去,只见李存穆早已立马城门,静等着安修平。李存穆身着大红圆领罩袍,下穿宽腿皮裤,脚着乌青马靴,头戴棕色胡帽,腰间系着蹀躞带,悬着佩刀、刀子、砺石、契苾真、哕厥、针筒、火石等物品,马旁插着颇具胡风的骨质弓珥大弓,另一旁放着四羽大箭,果然一派堂堂将门虎子风范。安修平反观自己,不觉哑然失笑,坐下一匹弱瘦黄马,腰间斜挎一把切刃仪刀,马上放着一副弩弓,比起李存穆这拉风造型可差的太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