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回档在2008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三个错误

回档在2008 一只大猪蹄子 2120 2020.02.12 12:41

  林梦楚听着陈安用低沉的语气询问自己哪里做错了,也不禁愕然。

  她的确是很生气,为自己的朋友感到生气,但真要来说陈安哪里错了……

  好像的确也没哪里错了。

  不过,她思维敏捷,就算从客观的角度来说陈安没有做错什么,她依然能找到陈安错误的地方。

  “你错就错在追求完美,但世上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你想要忠于你女朋友,又想要给韩瑶一个好的结局,但想要满足瑶瑶,就会辜负你现在的女朋友,这二者相互违背,所以你最后还是选择了对瑶瑶说出那么绝情的话,现在却又感觉伤害了瑶瑶而归咎,这是你的第一个错误。”

  林梦楚思路渐渐清晰,接着道:“你的第二个错误就在于太花心,瑶瑶伤心了,你就开始心疼了,又放不下了,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事情是真的受不了的吗?时间会让瑶瑶忘记你的,所以你嘴上是担心瑶瑶,实际上是你自己放不下瑶瑶,但你又不跟现女友分手,你就是花心。”

  林梦楚的话宛如重锤,砸在陈安的心头,他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无法反驳。

  林梦楚说的没错,时间会让韩瑶忘记他,或许不会忘记,但那份感情总会在冰冷的环境中慢慢冷却,正如同他对林梦楚一样,慢慢的就放下了。

  大概很多人都是可以这样的。

  放不下的是他自己,对韩瑶来说,和他相处也只有十六岁到十八岁的跨度,而对陈安而言,和韩瑶的记忆,是从十六岁,到三十岁,接近半个人生的长度。

  所以,问题的确在他身上。

  “你的第三个错误,就在于你既不能铁了心做好人,也没办法狠了心做坏人。想要做坏事,又被道德束缚,这才是你最讨厌的地方。真铁了心做好人,那就彻底别管瑶瑶死活,好好和你女朋友谈恋爱,瑶瑶没了你也不会死,我会陪着她的,没了你,世界依然会转,你就别想着她了。”

  林梦楚心里更期待陈安不要再和韩瑶纠缠不清,这是站在客观的角度,还有朋友的立场,但想到韩瑶自己的想法,林梦楚也没有过于明显地表露自己的倾向。

  就像是律师,为自己的客户辩护的时候,不管自己的感情如何,都要站在他这边。

  “要么你就狠了心做坏人,满足你自己,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讲道理,哪怕你想要脚踩两条船,也比现在你一身酒气,一脸迷茫地来找一个讨厌你的人聊天好。不过,你真要这么做了的话,我会比现在更讨厌你。”

  林梦楚很干脆地说了自己很讨厌陈安,陈安却没有介意这些。

  他笑了笑,道:“听君一席话,我都想自挂东南枝了,不过还是谢谢你。”

  林梦楚听着陈安嘴里的话,忽然捂嘴笑了,听君一席话,自挂东南枝?有趣的改动。

  笑了之后,林梦楚又觉得自己不太严肃,这才绷起了一张脸。

  她刚说了讨厌陈安,怎么能被他的话逗笑。

  “不用谢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林梦楚很傲娇地转身准备上楼了,陈安没有叫住她,缓缓从地上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

  其实脏东西也不一定拍掉了,这就是走个程序,反正回寝室也是要洗的。

  他其实是发自内心地感谢林梦楚,在他迷茫的时候,的确需要一些客观的意见,林梦楚说的很到位,虽然她的年龄比陈安小,依然给了陈安很大的帮助。

  陈安头还有些晕乎乎的,但脑子却是越发清醒了。

  清醒和晕乎乎之间似乎存在着矛盾,但此时的确像是共同存在着。

  一个人回到寝室,陈安打开门,忽然发现里面特别安静。

  杨明躺在床上睡着,李雷在玩手机,噼里啪啦地在按着键盘。

  “高煜呢?”

  陈安发现高煜不在寝室,随口问了一下。

  “他女朋友来找他了。”

  “哦?”

  陈安想问漂不漂亮来着,却发现李雷继续在按着键盘,似乎在和别人说什么重要的事情,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打电话,总之,陈安决定不打扰他了。

  先去床上躺一会儿,等热水供应了,再去洗澡。

  刚喝了酒,洗冷水澡对身体不好。

  学校的热水是分时间段供应的,并不是二十四小时都有。

  躺在床上,陈安却感觉有点头疼,想睡觉,却又睡不着。

  闭上眼睛想尽力睡过去,陈安却听到了门开的声音,有人去了阳台。

  只能是李雷了。

  “喂。”

  门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陈安能听到李雷打电话的声音。

  “明天我去你那边,跟你男朋友解释一下吧。”

  陈安的八卦之魂被点燃了。

  只是他听不到对方说了什么,李雷沉默了很久,才道:“你不要冲动,现在冲动,以后又后悔,没事,我就跑一趟,没什么委屈的。”

  “好了,就这样吧,明天见。”

  陈安只能听到李雷一个人在说话,但他总觉得这里面的故事有点曲折。

  侧了下身,陈安才发现原来是风将门吹开了,他看到了阳台上的李雷,正点燃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然后才吐出来。

  李雷倚靠在阳台的护栏上,看着远方。

  或许是感受到了陈安的目光,李雷回过了头,看到了陈安。

  偷听被人抓了现场,陈安也没有丝毫尴尬之色,门开了,我听到是很正常的。

  陈安反正睡不着,索性从床上下来了。

  烟味顺着微风进了寝室,陈安随手从桌上拿起一张纸,折叠了几下,卡在了门缝里,他自己也到了阳台,朝李雷伸出手,道:“给我一根。”

  李雷便从兜里掏出一盒金色盒子的白沙烟。

  白沙是这边比较流行的烟,常见的有三种,白色的,软包装的,就叫软白沙,四块钱一包,稍微好一点的,包装是硬纸盒的,有盖,就叫盖白沙,五块钱一包。

  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来命名吧,反正方言读盖,翻译成普通话,陈安也不知道怎么翻译。

  最后就是李雷的这种,金色包装,金白沙,九块钱一包。

  李雷不是本地人,应该是有点烟瘾了,才会到了郡沙之后,就买了本地的香烟。

  不过,陈安发现他的牙齿挺白,吸烟的时间应该还不长。

  是因为知道喜欢的人有男朋友之后开始抽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