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他到底是什么人

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 炳林 2054 2020.03.18 19:05

  郭大彪子吃了瘪,两只灯泡大小的眼睛瞪着曹德军的背影,嘴角啐出一口唾沫。

  “你等着。”

  曹德军嘴角微翘,用自己的余光见到郭大彪子离开了,心情说不出的爽朗。

  “小井夫人里边请,曹队长您先坐会,我先给小井夫人把把脉。”

  曹德军立刻堆起笑来:“孙大夫您先忙,我不急。”

  徐来被郭大彪子收拾了,脸上还隐隐作痛,曹德军看了眼啧啧道:“小兄弟,郭队长就是条疯狗,以后他来了,你可得离他远点。”

  说实话,徐来这个孩子哪都挺好,就是为人过于坦白直率,不论什么事儿都很容易表现在面上。

  他没有搭理曹德军,转身去了后院。

  还是老梁比较有城府,主动端来了茶水,请曹德军跟他手下两个兄弟坐下。

  而这边孙海川拉着小井夫人进了诊室,坐下之后,两人谈笑风生。

  曹德军看在眼里,心里非常的惊讶。

  他拉过老梁问了句:“我说,你们当家的跟这个小井夫人关系不错啊。”

  老梁嘿嘿的笑了:“别说是这小井夫人,就是船越太君家的人,有时候也会来找我们当家的瞧病。”

  “按理说咱们中医在鬼子眼里不算什么,他们比较相信西医药,怎么唯独对孙大夫情有独钟?”

  “曹队长,这你就不懂了,我们当家的水平那可是这个。”

  老梁伸出个大拇指接着说道:“再说了,尤其那些夫人们,一般都是疑难杂症,这可是中医的强项,时间长了,他们就习惯了。”

  曹德军点了点头。

  片刻后,小井夫人从诊室里出来,满面春风,好像是初恋的姑娘一般,那种笑容简直是幸福的要死。

  孙海川跟在后边连忙喊道徐来:“出来给小井夫人抓药,老梁去生火,尽快给小井夫人的药煎好了送过去。”

  老梁急忙跑到后院,徐来也嘟着个嘴,满脸的不情愿拎着药方在药匣子里取药。

  曹德军噗嗤笑了,贴近孙海川身边低声道:“孙大夫你还挺会伺候人的,瞧你把小井夫人伺候的服服帖帖的。”

  “曹队长见笑了,当大夫的本来就是个伺候人的活,人家是病号,当大夫的就得尽职尽责不是。”

  小井夫人付了钱,整整的三块大洋,看得曹德军身后的兄弟直冒口水。

  孙海川看得清楚,收下大洋之后,抽出了一块大洋,偷偷的塞给了曹德军。

  曹德军咧嘴笑了,见到小井夫人要离开,他立刻吩咐道:“你们两个,赶紧护送小井夫人回府。”

  这两个家伙脸色有点难看,但自己队长的话还是要听的,再加上他见到曹德军手里的那块大洋,两个人紧跟在小井夫人身后出了医馆。

  此时的海川堂内,就剩下忙着抓药的徐来,还有相互对视良久的孙海川跟曹德军。

  孙海川主动说道:“曹队长不是说有事儿要吩咐孙某吗,咱们进屋聊?”

  “正合我意,走走。”

  二人进屋之后,孙海川将诊室的门关上了,他小心的听了听窗外只有老梁劈柴的声音之后,堆起一脸笑来。

  “不知道曹队长此来找孙某到底是什么事儿?”

  曹德军同样是点起了一根老刀牌香烟,手中的火柴晃晃而灭。

  浓浓的一口烟雾吐了出来。

  “孙大夫,我记得咱们喝酒的时候你曾跟我说过,你让我调查李三枪的事儿。”

  “对,我是说过。”

  “李三枪的死……是被毒死的,所以我在想啊,要想知道他被谁杀的,就得知道他是怎么被毒死的,这点我还得请教下孙大夫。”

  孙海川知道眼前这个人非同小可,从他的眼神里,从他的作风里,不难看出此人有着一股深不可测的脑力。

  他故作认真道:“那不知道现在曹队长找到哪一步了?”

  曹德军从上衣兜里翻出一张纸来,将纸张拍在了孙海川眼前。

  这张纸是孙海川上次在鬼子那里写出来的药方,孙海川不知道曹德军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家伙在怀疑自己了?不可能,他绝对不会懂药方里的奥秘,即便是自己写的药方非常的明显,但这不代表谁都明白。

  曹德军笑了:“孙大夫,这药方具体是治疗什么,到底有什么作用,我还真不知道,但我假设一下,毒死李三枪的药就是这个方子,那能够写出这方子的人还有谁?”

  孙海川明白了,这曹德军是敲山震虎啊,估计他是怀疑自己了。

  “这药方其实非常的简单,汤头歌里也常提到这套方子,一般有点经验的大夫都能配伍的出来。”

  “那就怪了,明明是药,李三枪怎么就被毒死了呢?”

  曹德军自问了一句,随后他将药方收了起来,故作疑惑的又嘀咕道:“那药方看不出名堂,就得从怎么下的毒查起了。”

  孙海川连连称是。

  “对,这个也是关键,你想李三枪这等人物,身边都是亲信,怎么就能被这么轻易的下药了。”

  “对呀,据我了解,他死前没有什么病,也不需要吃什么药,那这药又从何而来呢?”

  “会不会是他家的佣人什么的?”

  “不会,我都查过了,那些人没有什么特别的。”

  孙海川还是一直在观察曹德军抽烟的习惯,还有那根洋火棍。

  他此时心中有七成的把握,这曹德军与害死祖孙二人的那个人极为相似,起码他是去过那里的人。

  那如果是他,他为什么要干掉祖孙二人,是为了保护自己?如果是,那他是不是一直在跟踪自己。

  那这个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孙海川的心里盘算着,而眼前的曹德军忽然间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顺手递给了孙海川。

  “孙大夫,跟我出去一下,可能有危险,你拿着它防身。”

  孙海川立马摆手拒绝:“曹队长,你这开什么玩笑,这家伙我可不会使,见到它心里都哆嗦。”

  “切,拿着,防身用。”

  孙海川感觉曹德军是在试探自己,他故作哆嗦的深处双手,故意将手握在了枪头。

  曹德军立马瞪大了眼睛:“哎,小心走火。”

  “咣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