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热血对阵

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 炳林 2029 2020.03.31 22:23

  孙海川的话让周围的几个人一阵憨笑。

  在这地下黑市里转悠了一阵,赵孟延又带着孙海川从小路绕了回去。

  按照来时的路,回到了破屋门前,孙海川拿回了他的针盒,出了门之后孙海川突然停住了脚步。

  赵孟延愣了。

  “走啊?”

  “我有件事儿想请你帮忙。”

  “嗨,你孙大夫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说吧。”

  “赵永奎赵家你可知道?”

  “当然!”

  “前日赵美莎,也就是赵永奎的千金,找我帮忙打听下军火的事儿,刚才见到市场里有人卖这玩意,能不能帮忙问下。”

  “赵家买军火?”

  “对!”

  “他们不是要跟日本人合作么,军火可以让日本人提供呀。”

  “这事儿你有所不知,他们有可能是自己要成立个后备力量,而且赵小姐身边也要有个高手保护,所以他们要个我都叫不上来的东西。”

  “什么?”

  “叫什么枪?”

  “冲锋枪?”

  “不对!”

  “机关枪,步枪,手枪,猎枪,微信枪?”

  孙海川摇摇头。

  赵孟延也挠了挠头,他一时间也想不出个什么。

  孙海川故作疑惑:“奇怪怎么想不起来了。”

  猛然间,他眼睛一亮随口说道:“对了,叫击枪。”

  “那不就是机关枪么!”

  “不对,击在中间。”

  赵孟延也如梦初醒:“狙击枪?”

  “对对对,狙击枪,要效果最好的。”

  赵孟延掂了掂手:“那玩意可不好弄,我还真得去问问。”

  孙海川的意思是让赵孟延直接回去问,而赵孟延直摇头。

  “这里三天只让来一趟,出来了就得等三天以后才能再进。”

  孙海川点了点头。

  赵孟延道:“这也好办,三天后我来帮你问,不过你可得跟赵家说好了,这玩意价格可不是一般的贵,起码得五十块大洋,或者是小金鱼一条。”

  孙海川点了点头:“赵家不会差这个钱的。”

  “那就好办。”

  两个人回了医馆,赵孟延一头钻进了自己的房间,悍然睡去。

  次日天明,孙海川照常接诊了几个病人,快中午的时候,赵美莎依然是老规矩找他去钟楼,说是要在那里给自己的老妈画个像。

  赵孟延见着赵美莎之后,也不断的瘪嘴。

  “这孙大夫艳福不浅,这么漂亮的姑娘也能勾搭上,不过也算是郎才女貌了。”

  一下午的时间,赵美莎画了城中的景色,然后把自己印象当中的妈妈画在了钟楼上,随即眼泪滚落而下。

  送走了赵美莎,孙海川借着黄昏人稀,再次钻进了钟楼。

  这次他来是为了找好自己需要的位置。

  赵美莎画画的地方太过明显,如果在这里动手的话会很容易被发现,而且钟楼逃脱的话也只有一条路,从顶部到底部最快的速度跑下去也得三分钟,那就很容易被人抓到。

  孙海川前思后想,这钟楼是狙击的极佳地点,山本即便是在宪兵队里,只要他一露头,完全可以将他当场击毙。

  可是逃脱的路线?

  孙海川在钟楼上巡视了半天,发现从钟楼顶部的塔尖有根主体钢梁,如果用一条绳索垂到下方的平房区,自己可以借助滑轮迅速逃进平房区。

  那里就一定安全了,对自己逃离也非常的有利。

  而坐在钟楼顶部的夹缝里,视线最好,也最为隐蔽,而且在这个地方可以看得见宪兵队内部的一切。

  这个任务是他跟老酒缸从苏区出来的时候就带着的,一直没有机会实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即便是有些冒险,孙海川也得尝试一下。

  暗杀,这也是他逼不得已的办法,关键是接触不到山本,不然的话一定会有别的办法。

  孙海川计划好了一切,刚从钟楼顶端的夹缝攀爬下来,忽然间发现了一个黑影在赵美莎画画的地方徘徊。

  那人蒙着面,穿着一身黑布衣,带着一副礼帽,脚下一双长筒靴。

  孙海川本能的也将自己的面部遮掩住,又将自己的长衫脱掉,只穿着里边的衣服。

  “什么人?”

  “我还想问你呢。”

  两个人二话不说,相互之间好像是有很大的默契,相互出手对攻。

  来回数个回合,孙海川感觉此人的手力非比寻常,而且此人的脚法非常的凌厉。

  而孙海川的功夫也不赖,二人打的难舍难分。

  钟楼上的弦子被两个人踢得乱颤,楼梯外钟表的指针都为此停止了转动。

  孙海川顺手抄起用来调整针摆的板凳当做武器,而对手也抄起地面的一条木板用来格挡。

  二人上下翻飞,打的天翻地覆,直打到二人各自气喘吁吁,相互之间都不言语。

  片刻间,那木板直奔孙海川劈来。

  孙海川只一只手接住,另一只手肘直接将木板击碎,转身一脚侧踢,来人晃了个趔趄。

  而那人同样是挥手一拳,孙海川手里的长凳也被从中间击碎,自身也被透了一拳,后退数步。

  也就在此时,城中忽然枪声想起,有警队的人在吹哨子。

  “打到日本帝国主义!”

  孙海川知道又是学生出来游行了,那人夺路冲下了钟楼。

  孙海川并没有追他,只是小心谨慎的趴在钟楼上观望,发现那人钻进平房区之后不见了踪迹。

  这个人到底是谁,似乎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但又很陌生。

  孙海川摘下缠在面部的手绢,穿上了长衫同样是下了楼,直奔医馆去。

  回了医馆,已经有两名学生在医馆里疗伤了。

  徐来急忙跑来跟孙海川介绍:“这两位少爷,师傅你务必给治过来。”

  “怎么回事?”

  “他们都是齐鲁商社的公子。”

  “齐鲁商社的公子怎么会到街上游行?”

  “这!”徐来说不出一二三来。

  那两个学生异口同声:“国难当头,身为国人,我们愿为国家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嗨,你们老实儿的,别让爹妈操心,就算是报效祖国了,就凭你们有什么实力去跟人家鬼子斗,喊两声就把鬼子赶跑了,那是需要军人的。”

  说话间,孙海川即刻让徐来准备药物,立刻帮着他们上了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