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突来的考验

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 炳林 2042 2020.03.08 19:22

  听了孙海川的话,郭斌停下了脚步,他凝视着孙海川,抄起桌子上的盒子炮就顶在了孙海川的脑袋上。

  孙海川不慌不忙,只说:“如果郭队长有什么怀疑的话,你大可以找别的大夫。”

  “他么的,日本人那里逼我出来找人看病,整个济南的中医全都说看不了,就剩你这里了,还说要见人。”

  “看病人不是很正常的么?”

  “日本人不让那人见到外人,你说我让你见了,他们不还得一顿臭骂?”

  孙海川急忙摆手道:“那算了,我也看不了了,郭队长你还是让那个太君自己想辙吧。”

  郭斌将枪收了起来,嘀咕着日本人太欺负人了,随后又一通骂,才平稳的坐了下去。

  “这件事你可记住了,千万不能对任何人说。”郭斌附在孙海川耳边说道:“这个人我让你见,但只能看他的手,给他把脉。”

  孙海川应了,郭斌同样是将十块大洋还了回去,临走还对孙海川说:“明天晚上我来找你。”

  孙海川看得出来,郭斌这个胖子虽然是狡猾的很,手上估计也有不少同志们的血,但能看的出来,他在日本人手里干的并不舒坦。

  沙漠这么重要的人在他手里,哪怕是少了根头发,郭斌都免不了受到责罚,他的小心与谨慎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孙海川将郭斌送出了医馆的大门,徐来从厨房端出来一锅脏水。

  “给我吧,你回去帮咱们的厨子做饭。”

  他接过了脏水,倒在了门口的水沟里,顺手从地上拾起半块砖头,按照约定摆在了石狮子的下方。

  孙海川在房间里,等了一晚上也没有自己人来找。直到第二日清晨,后院的公鸡打鸣了,海川堂的大门被敲响了,而且敲的很急。

  徐来急忙跑出去开门。

  “谁呀,大清早的就来,还没起来呢。”

  门打开,从外边跑进来一个叫花子,这家伙一脸的血,还没等说话就倒在了医馆正堂。

  徐来大叫不好,孙海川急忙套了衣服跑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

  徐来道:“刚开门,他就倒了进来。”

  “快把他扶进去。”

  孙海川立刻去柜台准备了些止血药,拎着药箱就进了诊室。

  他看了看这个叫花子,回头让徐来去打盆清水来。

  孙海川发现叫花子的脸颊被撕开了一处伤口,很深。

  抓了把止血散,他用手轻轻的撒在了伤口处,随后又接过徐来的毛巾,帮叫花子身上擦拭干净了。

  徐来问道:“师傅,他这是怎么了?”

  “估计是失血过多晕厥了。”

  “没事儿吧,可别死咱们这里。”

  “不要紧,你去门口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人。”

  不到一刻钟,叫花子醒了过来,嘴里嘀咕着要喝水。

  厨子梁中山端来了一碗小米粥,孙海川帮忙喂了下去。

  他问道:“你这是怎么受的伤?”

  “被枪打的,子弹从我脸颊蹭了过去,没想到打的太深了。”

  “谁开的枪?”

  “日本人,我在城外苞米地里睡觉,不知怎么了就跑来个人,这个人也是一身血,后来他带着我跑,结果日本人就朝我开枪了。”

  孙海川点了点头,他让叫花子先好好的躺着,随后他让徐来去准备套衣服,然后把后院的厢房收拾下,让这个人在家养几天。

  徐来很不情愿的说道:“师傅,这个人什么来路咱都不知道,收留他干什么?”

  “哎,让你去就去,没看他被日本人打伤了么,现在让他走,还不如直接送给日本人毙了他得了。”

  徐来嘟嘟囔囔的,跑到后院里去。

  叫花子从怀里翻出一个纸团,问道:“你是孙大夫么?”

  “正是。”

  “那个人让我把这张纸交给海川堂的孙大夫,你姓孙这个就给你了。”

  孙海川打开纸团,居然是一剂药方,这是治疗妇科疾病的方子,这叫花子是什么人,他说的那个人为什么要给自己方子?

  他忽然间想起一件事情,刚到济南的时候,为了筹建这个海川堂,一号首长给的接头暗号就是一剂药方,里边的内容就是接头地点跟时间。

  他恍然大悟,这个方式早就取消了,看来这是沙漠的又一次把戏。

  这也很正常,毕竟自己要去见他,他谨慎点也是对自己的保障。

  知道此事,他忽然感觉这个叫花子不能留了,可是如果不留,对方一定会怀疑自己的。

  但是,信号已经放了出去,想必不久就会有人来找自己,那到时候这个家伙恐怕就是危险的存在。

  孙海川思索着,他将手里的药方交给了徐来。

  “你照着方子抓药。”

  “来病人了么?”

  “没有,是他带来的,估计是他家里有什么人要看病,他也说不明白,把药抓好,等他走的时候让他带回去。”

  “那药钱谁给?”

  “算了,他都这样了还要什么药钱?再给他按照我的方子抓药,他的外伤也需要吃点内服药。”

  孙海川顺手又写了一剂药方,徐来带着一脸的不满情绪去抓药。

  叫花子被送到了后院,孙海川还特地嘱咐,一定要盯着叫花子把药吃下去。

  上午他诊治了几个病人,正午的时候,一位挑着担子的杂货贩进了医馆。

  此人嘴里叼着大烟袋,咕嘟咕嘟的冒着烟。

  “我来抓点安心散。”

  “别在这里抽烟,里边有病人呢。”

  孙海川见到来人,心中大喜,他火速看完手里的病人,随后将杂货贩请了进来。

  “安心散需要看人开方。”

  “哦,我就是半夜老睡不着觉,要不你帮我把把脉?”

  杂货贩将烟袋在鞋底敲了几下,孙海川同样是用手在桌子上敲了几下。

  两个人都露出了笑容,来人刚要说话,孙海川立刻打住了他,只将他的手抓了过来,将三只扣住他的脉搏。

  “你的脉象没事儿,估计是晚上有什么声音吵到了你。”

  “咣当!”

  孙海川感觉自己诊室外有一声响,他立刻警觉。杂货贩也警觉起来,眼睛四下打量着,随后凝视着孙海川。

  “徐来,去后院看看,是不是谁家大公鸡跑院子里吃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