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腥风血雨夜

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 炳林 2038 2020.03.27 19:02

  接下来,孙海川听见的却是密密麻麻的脚步声正围绕着德医堂攒动。

  孙海川无奈的摇头,这德医堂应该是被人盯上了。

  一阵皮靴的声音,从后门进了德医堂。

  “你地,出来滴死啦死啦地。”

  “太君,我可是良民啊,我可没有做犯法的事情啊。”

  孙海川看得清楚,来人正是那个日军电侦队的少佐。

  他只向身边的人摆了摆手,众人冲进后院的小屋,不一会这些人有跑了出来。

  “报告,屋里什么都没有。”

  少佐横了眼赵孟延,随手拍了两下他的肩头:“很好,既然没有犯法那我们突查就算白玩了,打扰了告辞。”

  少佐带着一干人等从后门离开了。

  赵孟延长出一口气,送走了鬼子之后,自己又回到了房间。

  而在他院子外边却埋伏了十数个鬼子兵,他们一个个蹲在那里,认真的听着屋里所出来的声音。

  孙海川大气不敢喘,只能老实儿的躲在院子里,忽然间他感觉院子里有黑影在动。

  “什么人?”

  孙海川立刻伸出食指,对屋子门前的人摆手,让他别说话。

  可那人似乎没有见到孙海川的存在,径直走到了门前,居然还打开了院门。

  “你们干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八嘎!”

  两名鬼子兵一人一枪托,直接将此人砸翻在地,回头又补了两枪托,此人额头鲜血直流。

  他模糊着,嘴里还不停的骂着。

  当他倒下的时候,这才见到了孙海川。

  孙海川脸色惊恐,他知道这位已经活不了了,光是头上流的血就够他死一回的了。

  两个鬼子看了眼地上的人,立刻转身报告。

  “那边。”

  这队鬼子从巷子里撤出了,渐渐的消失在箱子头里。

  没多会,城里不时的开始传来枪声。

  枪声飘荡在城中的上空,回荡在孙海川的心里。

  他知道这一夜不是寻常的一夜,搞不好真的会抓到自己的同志也说不定。

  孙海川一心慌乱,借着月色走在大路的边际往海川堂赶。

  这路上,枪声不觉,惨叫声时而出现,路上也会不时的见到一滩滩鲜血,那股子血腥的味道,让孙海川心跳的更快。

  可等他到了海川堂门前时,他发现赵孟延居然比自己走的快,走在自己的前头到了海川堂。

  “孙大夫,您的药我已经帮你筹措到了,明天一早就给你送来。”

  “放心吧赵大夫,那一块大洋我是不会要回来的,全当你的酬劳。”

  “这可是你说的,一块大洋,十五克川木通啊。”

  孙海川点了点头。

  大路上忽然跑来一队宪兵,一辆黑色的轿车驶过,赵孟延吓得一屁股坐在了海川堂的台阶上。

  轿车内的链子被掀了起来,一束目光从孙海川的身前扫过,窗帘又缓缓的落下,车子开远了。

  赵孟延灰溜溜的跑了。

  孙海川回了海川堂,将自己的药箱放下之后,转身出了后门。

  徐来一脸懵,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主子这是要去做什么。

  自从孙海川离开城外小村之后,曹德军跟后来的那个人在小屋里聊了很久,但始终保持着毕恭毕敬的样子。

  而那个破衣烂衫的老头只顾着蹲在院门口喝酒吃肉。

  等到来人要离开的时候,老头才从门口让开,憨憨的笑了声。

  那人戴上了礼帽,坐上了黄包车离开了。

  曹德军贴在老头耳边嘀咕了几句,老头一口干掉了酒壶里的酒。

  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加官进爵,我是有钱人了。”

  等到曹德军回到城里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深夜,也正好是孙海川从医馆里出来,直奔宪兵队的时候。

  还没等孙海川到达宪兵队,曹德军就从后边追了上来。

  孙海川早就发现了他,依然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等到曹德军拍了拍他的肩头之后,孙海川才惊讶的回了下头。

  “曹队长,你这是干什么,吓死我了。”

  “没什么,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给船越夫人看病,今天正是第二次行针的时候。”

  “我跟你一起去。”

  “啥?”

  “哦,别误会,咱们聊聊,我要去宪兵队办点事儿。”

  曹德军还是在跟孙海川讨论关于药方的事儿。

  孙海川一直在给他讲解自己所配方剂的要点,使用的时机等等。

  曹德军还真的一一的记下了。

  等到了宪兵队门口,宪兵进行了查问之后,看了孙海川的通行证便放了两个人进了宪兵队。

  孙海川故意再次经过上次的车库,此时车库门前已经没有人把守,这里就是电侦车的存放处。

  而曹德军也在暗地里不时的观察孙海川的一举一动,乃至一个表情他都不放过。

  绕过车库,孙海川去了船越夫人的房间,还是小岛一雄坐在门口接待。

  他手里拿着把三味线,嘴里哼着F小调的日本民谣。

  而船越夫人在屏风后边翩翩起舞,好像是一只大豆虫站了起来,两只手左拍拍右拍拍,但韵律节奏正好与乐曲合在一处。

  孙海川轻轻的拍了拍手,非常礼貌的问了句:“船越大佐在么?”

  小岛雄一停下了弹奏,船越夫人也回道:“是孙大夫来了吧,丈夫不在家,这个时间是不是有点晚了?”

  “不晚,此时正是阴气上升的阶段,此时行针刚好可以平衡夫人身上的阴阳之气。”

  “你们中医还真是讲究多,那就请孙大夫进来吧。”

  孙海川按照老方法给船越夫人行了针,一边聊着天,一边潜移默化的打听船越武夫的下落。

  “其实夫人的疾患再有几次就该有明显的改善,虽然中医的速度可能是慢点,但效果绝对是扎实可靠。”

  “这个我相信,不过大佐说了,如果有机会他也想尝试下你这针扎的感觉。”

  “大佐的腰伤其实很重,经不得劳累啊。”

  “谁说不是,这么晚非要出去搞什么测试,还要开枪抓人,你听听外边的枪声,明天又有的忙了,估计今晚是回不来了。”

  小岛雄一直像个木头桩子似的站在孙海川身后,那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孙海川的每一次下针拔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