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斩杀行动

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 炳林 2075 2020.03.08 19:22

  徐来忙抓好了药,打发了拿药的病人,出了后门往院子里去。

  孙海川没让杂货贩说一句话,他在等待徐来的回信。

  “师傅,没有什么大公鸡,是那叫花子起来上厕所,半路摔了。”

  “他?”孙海川立刻觉得不对劲,按照他开的方子,这家伙这个点应该还在睡觉才对,他下午能起来就不错了。

  难道被他看出来了?那家伙不像是懂药方的人,更不可能看明白自己下的药。

  杂货贩说道:“孙大夫这么忙,要不我改日再来?”

  “等等,我去去就来,你这病今天不看,明天会严重的。”

  说着话,孙海川出了诊室,他跟徐来要来给小叫花子开的补血方子,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可当他再看徐来的时候,那家伙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自己。

  “徐来,小叫花子怎么会摔倒的?”

  “师傅,这!”

  “你是不是没有按方子抓药,他需要多休息,不然伤口不会好的。”

  “师傅,我就是嫌他没钱给,方子里的药又那么贵,给他吃可惜了。”

  孙海川非常生气的拍了下桌子:“你可知道医者仁心么?人家没钱,生命都危在旦夕了,咱们就不能出手救一把么,这点心都没有,以后还怎么跟我学徒?”

  “师傅我错了。”

  孙海川狠狠地将方子扔给了徐来:“拿去重新抓,赶快给他喝下去。”

  其实,孙海川不是生气徐来给小叫花子的药配少了,而是差点耽误了他的大事。

  从他见到那个药方开始,他就怀疑小叫花子就是来监视自己的,而自己又歪打正着的收留了他,更是给自己找了麻烦。

  本打算弄点睡觉的药,让他睡一天,晚上郭斌来了,他也就可以不受监视了,可徐来却又闹这一出。

  回到诊室,孙海川一只手搭在杂货贩的脉搏上,另一只手在写着药方,而他没让杂货贩说一句话。

  “这位兄弟,本店少一味药,你先到旁边等一下,我看几个病人再给您抓药。”

  “哎,那你可快点啊,我下午还着急卖货呢。”

  半个时辰过后,徐来跑来了,擦着额头的汗说道:“师傅,小叫花子睡过去了。”

  “确定是按照我的方子抓的药?”

  “师傅,这回我是认真的,绝对没有掺半点假,那家伙睡的可香了。”

  孙海川点了点头:“去把这服药抓了吧,我要给这位先生敲敲肺,一天抽那么多烟,肺早就抽成烟囱了。”

  孙海川跟杂货贩递了眼色,两个人进了诊室的小屋里,他关了门,从腰间将那几张照片取出。

  “这是我洗出来的照片,这个人我见过,不过现在他在哪我也不清楚。”

  “老酒缸让我问候你,东西我带走,他还让我跟你说,现在济南的地下交通站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电台也只剩下一部,所以跟上级的沟通非常吃力。”

  “那接下来怎么办?”

  “还是老样子,你继续保持静默,找到沙漠,如果可以保证你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就立刻除掉他。”

  “我今天晚上有可能见到他,不过敌人一定会铁桶式保护,如果真的出了问题,那也一定会怀疑到我头上。”

  杂货贩思索了良久,两个人在一起窃窃私语,随后他将相片收好,拿着孙海川的药方从诊室走了出去。

  孙海川喊道:“切记按时吃药。”

  此人拎着烟斗,挑着担子离开了。

  孙海川不知道老酒缸会做什么安排,地下交通站受到如此大的创伤,估计除掉沙漠的人手就更加稀少,看来这件事情还得自己想法子。

  但到底想什么办法除掉他,他还得仔细斟酌一番。

  硬拼是绝对不行的,自己靠药物干掉他也不行,用针灸刺他的要害也是不可以的,究竟如何,孙海川僵住了。

  整整一下午,他除了看了几个患者之外,都是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思考着。

  黄昏过后,孙海川吃了饭,等待着郭斌的到来。

  直到午夜子时,他的卧室外窗被敲响,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孙大夫,队长让你去南街路口。”

  说完话,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消失了。

  孙海川急忙穿起衣服,拿着药箱出了后门。忽然间,两只胳膊被人架住了。

  “别说话,跟我们走。”

  借着月色,孙海川看清楚来人的衣服,应该都是行动队的。

  他被这两个人架着走到了南街口,十几个黑衣人围成了一圈,郭斌从黑影里走了出来。

  “对不住了孙大夫,此人关系重大,请恕我不得已而为之。”

  孙海川故作惊慌,嘀咕道:“这阵势也太大了吧。”

  与此同时,从南街靠北的路口缓缓的驶来一辆轿车,轿车的窗户用窗帘挡着。

  车子开到孙海川身前,车窗慢慢的放下了,而窗帘还是挡着的。

  从车子里边伸出一只手,手上只有三根手指,手心包裹着纱布。

  郭斌拔出了枪,顶在孙海川的脑袋上:“孙大夫,这就是伤者,请快速查看。”

  孙海川问道:“能不能把纱布拆下来让我看看?”

  车里人迟疑了半天,将手收了回去,一会儿伸出一只已经露出白骨的手心,这只手血肉模糊,还有恶臭的脓水渗出。

  “不好,他已经染上疮毒了。”孙海川立即将手指压在了那人的脉搏上,思索片刻道:“他必须立刻做清毒处理,我还得给他加服汤药。”

  郭斌轻道:“孙大夫,他已经高烧几天了,西药一直没有办法让他退烧。”

  “那就对了,西药没有对症。”

  孙海川立刻取出个小刀片,又拿出一个小瓶子。

  郭斌立刻警觉,将小瓶子跟刀片都夺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车里人问道。

  孙海川说道:“你手心的毒肉我必须把它割掉,不然就是华佗再来也没法让你活过下个月。”

  郭斌皱了皱眉头,他跟身边的人嘀咕了几句,一直没有让孙海川动手。

  而这正是孙海川想要的结果,在这里耽搁的时间越久,老酒缸他们就有更多的时间来准备。

  他的眼神在四周的黑影里搜索,忽然间发现了两个黑影窜上了一处屋顶。

  孙海川低声道:“里边的先生,可否让我看看你的舌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