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狼战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默默无语

狼战江湖 寒鼠 2169 2019.01.12 03:50

  “冷大哥,他们是谁啊!”马盈盈小声问冷如风。

  “哦,我忘了介绍了,这位是盈盈姑娘,这是我师叔齐大侠,这位呢是默默姑娘!”冷如风还不太善长这些客套的礼节。

  盈盈笑着都问了好,就把他们让进屋子喝茶。

  齐一飞一看盈盈,这也是个漂亮姑娘啊!虽然比这默默看起来要稍逊色一点,但是也是百里挑一啊!难怪这小子刚才不想回答呢!原来还认得这么多好看的姑娘。

  上官默默倒是不客气,屁股一抬就坐在桌子边上盯着冷如风,一句话也不说。冷如风几次看她都被她的眼神逼的闪开了,心里也是扑腾腾直跳,不知道她下面想干啥。

  “冷大哥,你好久都没来了,你去哪里了,我可想你了。”马盈盈倒完茶就搬个小凳子坐在冷如风身边说道。

  “嗯,盈盈,时大哥来过没有。”

  “时三叔还是上次跟你一起来过,之后也没来过。”

  “哦,马大叔干什么去了。我想问下他时大哥的事。”

  “他一早就出门了,没说!”

  齐一飞听着他们二人的谈话就觉得别扭,哥啊!叔的分不清辈份。他那里知道其中的缘由。

  “茶喝完了,再给我倒一杯。”上官默默看他们俩那么亲切的样子,脸上早就不高兴了,几口喝完茶,没好气的说道。

  盈盈应了一声,一提茶壶没水了,就提着壶去灶间烧水去了。

  “风儿,这地方你经常来啊!这盈盈姑娘对你挺好的。”

  “我就跟时大哥来过一次,这才是第二回,这不是上官姑娘要找时大哥吗?时大哥说要找他就来这里。”

  “你骗人,你就是想来见见心上人。”

  “你胡说什么?盈盈还是个小姑娘呢?”

  “她那小了,都快跟我一样高了。”

  “师叔,我去给你抓几副药来,一会我跟盈盈说叫她做饭,等我回来喝酒。”冷如风没理默默,觉得她有点花痴啊!

  “冷大哥,你去那啊!”上官默默跟着冷如风出了门。

  冷如风没理她,到灶间跟盈盈说了声便牵马出了门,他不让小沟跟着,叫它老实在院里待着,带着它可不方便了。

  上官默默气恼的回来坐在桌边不吭声了。

  “上官姑娘,喝茶了。”盈盈帮她续了杯水。

  “不喝,告诉我,你跟冷大哥是什么关系。”上官默默生气的问道。

  “冷大哥就是冷大哥啊!什么什么关系啊!”盈盈一时没搞明白她的意思。

  “上官姑娘,我看你也别胡闹了,你不过是昨天才认识风儿的,就上赶着要嫁给他,你说他能同意吗?”

  “就是他不同意我才要嫁给他,如果他同意了,我还不嫁呢!”

  “哟,赶情这么大的事你是在赌气啊!你并不是真的喜欢风儿啊!好在他没同意,不然被你害死。你这姑娘什么都好,就是嘴不好。”

  “你才嘴不好呢!”

  “冷大哥才不喜欢你这样的呢!这么厉害,我都不喜欢。”盈盈一听她喜欢冷大哥,心里就不高兴了,嘟着嘴说道。

  “关你什么事,冷大哥不喜欢我难道喜欢你,可笑。”上官默默看着盈盈说道。

  齐一飞偷眼看着这二个姑娘,他心里好笑,这风儿也真招女孩子啊!这刚出上都碰上二个,以后不定还有多少个呢!现在这二个就要打起来了。

  “反正冷大哥不喜欢你这样的,虽然上的还不错,但是脾气太坏了,冷大哥喜欢温柔的,像吴姐姐那样的。”盈盈还挺有心计,故意把吴秋月拉出来了。

  “你说什么,还有个吴姐姐,你告诉我姓吴的是谁,在哪里呢!”上官默默气恼的问道。

  “我才不告诉你呢!为什么要告诉你啊!吴姐姐比你漂亮多了,温柔多了,那像你个母老虎一样。”

  “你,我今天非教训教训你个死丫头。”上官默默真是被气到了,起身就要去打盈盈,盈盈早闪身跑出了门,上官默默追了出去,却在门口撞到汉子身上。

  “哪里来的野丫头,敢在我家撒野。”那汉子手一招便扣向上官默默的锁骨,她一时没防备,被扣个正着,锁骨被扣着当然是动不得了,但是嘴没被封住。

  “放开我,你是谁。我知道了,你一定是那个疯丫头的疯子爹对吧!我刚才帮你管教你女儿呢!”

  “你是何人,来我家有何贵干?”那汉子正是马三元。

  “好汉,有话好说,先放开她,她是风儿的朋友。”

  “风儿?您说的是冷兄弟吗?他来了,在那里呢?”马三元放开上官默默就冲进了屋子,但是并没有见到冷如风。

  “他去给我配药去了,一会就回来。”齐一飞看到又飞奔出来的马三元笑着说道。

  “老头,刚才着了你暗算,咱们再打三百回合。”说着上官默默就要往上冲,完全是一副野孩子的样子。

  齐一飞动了下手指点了她的穴道,免得她真出手伤了人,那风儿回来就不好交待了。

  “敢问前辈是?”

  “在下齐一飞,盈盈,快进来吧!她不打你了。”齐一飞笑着答了一声又转头唤外面的盈盈。

  “玉笛仙翁齐大侠,晚辈得见前辈,三生有幸。”马三元一听吃了一惊,看他的相貌装束也像,又是冷兄弟带来的,一定是没错了。虽然二十年前见过一回,但那时头发还是黑的。

  “你一定是盈盈的爹吧!这风儿叫你马大叔,你叫他冷兄弟,盈盈叫他冷大哥,这不是乱了辈份了吗?怎么能这么瞎乱叫呢,江湖有江湖的规矩。”

  “是是,齐大侠快请屋里坐,盈盈,快给齐大侠倒茶。”

  “爹,都喝过两泡了。冷大哥去配药了,他说一会回来跟你喝酒,还问时三叔来过没有。”盈盈对着默默做了个鬼脸跑了进来。

  “那好,你赶紧去做饭,多弄几个好菜,齐大侠快请进。”

  “一会老实点哦,不然连饭都不给你吃,就让那头狼看住你。”齐一飞小声跟上官默默说了二声便解开了他的穴道,进了屋子。

  上官默默揉揉肩膀,没进屋,生气的蹲在门口想等着冷如风回来。

  “姑娘,快进来喝茶,刚才不知,多有得罪,请别见怪!”马三元倒是不计较出来给默默赔了个不是,盈盈老远看看气得直跺脚。

  “我才不生你气呢!我生的是你冷兄弟的气。现在不气了,好,回去喝茶。”上官默默转脸就好了,跳着跑进了屋子,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