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疯武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黑雾

疯武传说 定心以笔 3924 2018.12.06 23:34

  望着地上渐渐冰冷的尸体,黑斧帮的人完全懵了,这似乎是在做梦,包容易是他们帮中最强的至高拳师,怎么可能被人一招斩杀呢?

  但是转念一想,对方可是‘黑白浪客’叶之沐啊,要知道多年前的那一天,此人仅仅只是为了一个女人一记耳光,连杀了三名破境高手,这一度让各大势力为止震动,此事影响极大,波及到周边几个城池都不停议论,但是相对普通人而言,上到王权贵族、下至黎民百姓。他们可管不了这么多,他们甚至认为这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只是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以下克上、不顾一切的英勇行为。虽然最后是几大势力联手捉拿,但依然没能生擒他,却也将其赶出了夏城。

  可是,人们管不了这么多,依然爱他,使其名声大噪,使其毫无意外的列入了‘地榜第一’的位置。

  然而今天,又是这样的剧情,为了一个女人,他直接斩杀包容易。他回来了,还是依旧没变。其他人坚持纷纷开始跪地求饶,虽然叶之沐浑身不带一丝杀气,双眼涣散,但是这些人知道,他是天生缺陷,从小无法辨识颜色,也就是说他的世界只有黑白,这使得其出手时更是不会捎带一丝感情,就像刚才这样。

  “你们走吧,真是扫兴,下次记得不要再冲动做事了。还有,不要再欺负女人了,可记住了!”

  黑斧帮的人听了,哪里敢不答应,一边点头,一边推搡的跑出了饭店。

  之后,叶之沐拿了些银子给掌柜的,然后对那个女人说道:“好了,一不小心又惹事了,这样的话,估计又要被追杀了,走了。”

  随后,那女人看了看这里的场景,又想了想后,竟直接跟在叶之沐的方向跑去了。

  狼顾府正中心,屋面上数道身影不断飞掠而过,李景宝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但是依旧没有追上前面那人。内心焦急的他,不可能停下,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追上去。

  这时他身边多出了两人,李景宝瞥了一眼,说道:“方天硕、刘章,你二天不用管我,通知其他的兄弟,绝对要在东墙口拿下他!”

  “是!”二人相视一眼,答道。

  随后他二天便向另一个方向离去了。

  而前方,那黑衣人虽然很强,但却不恋战,一直避开与杨若蛮交手。而杨若蛮也清楚,放走此人意味着什么。

  终于,他看准前方的一块空地,直接爆发全身力量,瞬间提上速度,冲到其身后挥拳砸下,将那人逼到了地面上。

  那人下地后滚了两圈,半蹲在地,手中拿着一把弯刀。

  “虽然不知道你们的目的,但是你们的做法无疑在自寻死路,要是不把太后乖乖放回来,你们的下场将会凄惨无比。”

  “别说废话了,剧本早已在脑中,后果怎么样我不清楚,但是凄惨的那个可不一定是谁!”

  “噢?看来你们是信心满满啊,那我倒要先看看,你能不能从我手里走掉!”

  这时,直接冲出近百位黑甲士兵,将这里重重围住。

  望着周围杀气重重的这些人,黑衣人眉头微皱,不知在想什么,只是摆好了防御的架势。

  “还死撑?!”杨若蛮一挥手,周围所有人同时冲上前向其攻去。

  黑衣人看着这些人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他左手一掷,一块黑色的方布将自己遮住,然后就在几人刚刚来到其跟前时,地上发出爆裂声。随后的,是一片喷出的黑雾,这些士兵一碰这些黑雾,纷纷捂住眼睛,惨叫了起来。

  “不好!”杨若蛮见此,连忙后退,因为时间仓促,他没来得及布置弓箭手在这周围,眼看着黑雾中,那人披着黑色的布冲了出了,然后向另一边的巷子走去。

  杨若蛮知道,那边的巷子很多,要是被其混了进去,那就不好再找了。

  “哼,这就是一国之中最好的兵力水准吗?”

  话音还没有落,就见一纤细的身影凌空一掌,刮起阵风,随后落地后一踏地面将尘土扬起。最后,双手一抱,一股气劲散去,将黑雾混着尘土重新压回地面。

  她看了看远处的黑衣人,将手中的石子一甩,直接击中其后背,让其倒地一动不动。

  “你是…?”

  “还不去抓人,多余的就勿多言了。”来人正是被庞静拜托而来的虞欢,杨若蛮被其一瞪,居然没敢吱声,只能老老实实吩咐手下去抓人。

  那黑衣人此刻睁着眼,但是穴道被封,无奈动不了。

  “慢着!有人来了!”虞欢侧身一望,只见一人慢慢从黑暗中走出。

  杨若蛮也看见了这人,也不知为何,小退了半步,内心生出了一丝惧意。

  “哎呀呀,这位难道是位列天榜的虞女侠,真是不错的眼神,今日一见,当真是不凡啊。”那人是个身材矮小,头戴毛绒小毡帽的老头,只见他一捏下巴的那一小一撮胡子,摇头叹道。

  “你带着犯人先回去,此人很不简单,身上散发出让我感觉很不舒服的一种气息。”

  “明白了。”杨若蛮知道,能让她这么说的人,绝对非同小可。

  望着准备退去的杨若蛮等人,那老者又开口了。

  “各位还请留步,那个小子是帮老头子我跑腿的,还望将他还来。”

  杨若蛮听了,居然身形一顿,停了下来。

  这时的他感觉很奇怪,因为这声音是从他脑子里发出来的,从而使他不得不停下脚步,张眼一望其他人同样止步不前,从他们表情可以看出,应该也是遇到了同样的情况。

  感受到这边异样的虞欢,微瞪双眼,侧身对着那老头道:“同样的话我不说第二遍,要么走,要么死!”

  “别急嘛,走自然会走,等老头子我带上东西先。”

  虞欢看了看对方,然后不知何时,两把银色弯刀出现在了手中,不再出声的她变得愈加恐怖,气势猛地朝对方压去。

  “有意思,那就玩玩吧。”老头在其刀域笼罩之下居然毫无惧色,只是举起了他干瘦的手掌,缓缓摆动。

  只见以老头为中心,其身旁的空间貌似变得迷幻了起来,而其挥舞的那只手也出现了残影。

  不远处的杨若蛮见到此景,不由晃了晃脑袋,因为那老头的手此刻看起来已是好几十只之多,场面十分的诡异。

  就在这时,老头居然率先动了,其身形很快,完全没有体现出老态,而其漫天的手之像从各个方向强行向虞欢攻去。

  “装神弄鬼!”只见反手握刀的虞欢,一抖手腕,斜着往上一拉,银色的刀刃上光芒一闪,瞬间将周围的手像淹没去尽。

  “厉害!”杨若蛮内心喊道,果然不愧是位列天榜的高手,气质与实力皆是不同凡响。

  不过令人震惊的还在后头,直接刀光散去后,那老头竟然用那只手捏住了虞欢高举的刀刃上凌空倒立。

  “嗨!”老头大喊一声,全身快速旋转起来,接着这力量直接将虞欢提了起来,紧接着他的手装了几圈,捏出三根手指刺向虞欢咽喉。

  作为成名极久的高手,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打中,只见她随意一晃,借力用刀背击中自己的脚底,横移了出去,但是那老头可不准备收手,伸出的三根手指再次变幻出残影追去,不过这一次是对准了虞欢的双目。

  面对这不依不饶的老头,她有些怒了,只见其深吸一口气屏住,再次抖动手腕,两把弯刀同时转起,仿若手间两只银轮,极度美轮美奂。

  老头瞥了一眼,表情微变,因为他感受到了一丝杀气顺延,眼看两只银轮逼近,只见其中间的漩涡貌似连光都能吸收进去。

  下一刻,两个银轮碰撞,发出一种尖利又清脆金属音后,银色的雾芒散落天地间,但不过一瞬之后,又继而消散。

  杨若蛮瞪着双眼,望向适才爆裂的正中心,虞欢依旧持刀而立,只不过其脸庞多了几滴汗珠,地上也多了几块破布,从色泽上看,应该是那老头的衣服。

  “怎么样了,他死了吗?没理由啊,闻不到一丝血腥味,怎么不见了踪影?”就在其思考之际,一侧发出惨叫声,杨若蛮望去后,那老头早已提着黑衣人闪进黑暗之中。

  “愣着做什么!给我追!”杨若蛮反应过来后,立即大声下令道。

  望着前去追击的这些士兵,她没有阻止,只是张开手掌翻来覆去,又想了想刚刚发生的事,陷入了沉思。

  卓涵三跟着这个怪人走了好几条街,虽然她也是第一次见到此人,但却意外从其身上感受到浓烈的安全感。

  叶之沐走的不快,对于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这人,他也没有制止,反而很有默契的维持这种处境很长一段时间。

  可是,平静终究是要被打破的,十几名青甲卫士很快将前后封堵,杀气弥漫。

  这种情势下,叶之沐微微侧身开始观察,很快他便认出这些人的身份,心中暗道不妙。因为在此夏城之中,他唯一不想招惹的正是皇家的人。

  就在对方剑拔弩张即将动手之际,一人出现在前方的房檐上。

  “叶兄,好久不见了。”

  一听这声音,他眼神微变,追寻望去,只见那人半蹲着,肩上扛着一杆长枪,熟悉的姿势,让他立刻就忆起了对方。

  “意哥。”叶之沐微微闭眼,瞬间让自己从回忆中抽离,咧嘴念道。

  “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与你重逢,我刚才看到黑斧帮的包容易死了,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你干的吧。”

  “没错,我刚刚杀了个人,动手之前,就警告过了,不过没用,只能怪其自己倒霉了。包容易…这个名字倒是很有意思,我记下了。”

  “真不愧是当年最能惹祸之人,消失这么久,一回来就搞出这等祸事,不用猜,我想又是因为女人吧!”

  听完这话,叶之沐尴尬一笑,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

  “好了,客套话我就不再多说了,你身后的这个女人,是上面要的人,看在我的面子上,安分从这儿离开,我就当没见过你,如何?”何意笑了笑,一指身后的小巷,轻声道。

  “嘿嘿,你是知道小弟脾气的,性子太直,学不来拐弯,还希望放人一码。”

  听了他的话,何意笑容慢慢敛去,他明白的,对方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暂且不说交情,一旦动起手来,必定会产生伤亡。因为他天生有视觉障碍,眼中只剩黑白,所以看不见鲜血的他,对人命无比淡漠。换句话说,他就是一个异常任性的人。

  在想了片刻后,何意做了决定,手掌一扬,四周的青甲卫士瞬间退去。

  “这次就算了,不过你还是小心点,虽然你很强,但在夏城,想你死的人,依然不在少数。”说罢,他便一跃,消失在了黑夜中。

  见到这些执杀卫退去后,卓涵三松了口气,刚想上前道谢,可情况却有些不对劲,只见叶之沐身形晃了晃,然后点了自身好几个大穴。

  “你…怎么了?”

  只见他长呼一口气,回过头来,脸上还有着些许无奈,之前与包容易交手时,他其实是受了伤的,但是不能让执杀卫发现,只能强行撑着,使得现在有些气脉混乱。擦去嘴唇上的鼻血后,对卓涵三笑了笑。

  “女人,你身上还有银子吗?”

  “有。”

  “那好,带我找个客栈过夜,记得要低调些,但也不要找太差的客栈,最起码要干净舒适。”说完这些,他便退到一边的巷子里,直接靠在墙角坐在了地上,像是睡着了。

  望着这个对任何事都淡如茶的男人,卓涵三鼓了鼓嘴,直接转身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