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我娘有点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宁采臣不是人

我娘有点强 肥无腰 2064 2019.11.14 22:48

  就在宁采臣凑过去的时候,那个剑匣子突然发出了一道炽热的光芒,那光芒刺眼至极,让叶繁聂小倩这些在场的人和鬼都没有能反应过来。

  当这种强光褪去,叶繁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先前直接撞进他胸口的剑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

  胡叔脸色大变,立刻冲上前着急地说道:“小少爷,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那剑匣子……那剑匣子……”

  胡叔看着叶繁的胸口,说不出话来。

  那样的强光之下,他们自然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因而什么都看不到,但在他们闭上眼睛之前,那剑匣子分明是冲着小少爷的胸口而去的!

  现在那个剑匣子莫名奇妙消失了,那……小少爷有没有什么事?

  胡叔心里一阵紧张,他是奉夫人的命令前来保护小少爷的,若是小少爷有什么意外,他们他怎么向夫人交代?

  他也无法原谅他自己啊!

  他明明知道,那个剑匣子有问题,怎么还让小少爷凑上去呢?

  此刻的胡叔有说不出的后悔和惊恐,恨不得先前以身挡在小少爷面前。

  可是意外出现得太突然,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想以身代之都不行!

  叶繁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摇头答道:“胡叔,你不用担心,我很好,没有什么事情。”

  他的确没觉得没有什么事情。不,更准确地说,是有事发生的,因为他感觉他好了,感到浑身轻松!

  就好像有什么真的撞到了他心里,将某种一直桎梏着他的东西冲破了一样,让他感到有种说不出的轻松愉悦。

  感到浑身一松的,除了叶繁,还有聂小倩。

  就在那道白光闪过,那个剑匣子突然不知道所踪的时候,聂小倩感到那股一直压制着她的力量骤然消失了。

  过去面对着那个剑匣子不由自主产生的畏惧和虚弱,一下子全部都不见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那个带着某种压制力量的剑匣子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那个剑匣子,真的是消失了?”聂小倩喃喃说道,有些不敢相信。

  她用心去细细感受也了一番,发现压制真的没有了,随即内心涌上一股狂喜。

  她兴奋得大声叫道:“小少爷,那个剑匣子,它消失了!”

  属于宁采臣的剑匣子,旁人怎么都拿不走毁不掉的剑匣子,已经消失了!

  不用聂小倩仔细说,叶繁和胡叔也能明显感觉到了。

  因为现在的聂小倩,与刚才那个摇摇欲坠、虚弱得就要晕倒的她,差别实在太大了!

  无需再怎样花心思去确认,他们都清楚:那个剑匣子真的消失了。

  叶繁一脸懵逼: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剑匣子怎么突然消失了?那么消失的剑匣子哪里去了?

  他低头看着自己胸口,不由得开始想:难道那个剑匣子真的冲进他的胸口了?

  开玩笑,这怎么可能?

  再说了,那个剑匣子是带着某种压制力量的,如果真的冲进了他胸口,为何他觉得浑身轻松?

  胡叔也觉得茫然,小少爷的脸色明显比先前红润了些,精神好得不能再好。

  看来,小少爷的确没有发生什么事。

  叶繁正想开口说话,忽然感到胸口一阵阵发热。

  刚开始的时候,是有些温温的感觉,但渐渐越来越热,似有什么在他胸口灼烧一样。

  又好像,有什么仿佛要从他胸口冲出来,热得他无法承受,忍不住用力撕开了胸口的衣裳,想让自己凉快一些。

  “小少爷……小少爷,你看!”聂小倩惊恐地叫了出来,用手指着叶繁的胸膛。

  只见少年白皙的胸膛,渐渐浮现出一个黑色的图案,那图案由模糊到清晰,最后竟然成了一个剑匣子,和刚才他所见到的那个剑匣子一模一样!

  剑匣子上古朴独特的花纹,也让他感到无比熟悉。

  他胸膛前的剑匣子,分明就是刚才消失的剑匣子!

  胡叔和聂小倩都愣住了,他们瞪大眼看着叶繁的胸膛,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

  这一鬼一妖,虽然有法术,但还真没有见过眼前这种情况。

  不,应该说,这种情况发生在他们的小少爷身上,所谓关心则乱,他们完全没能反应过来。

  叶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伸手抚摸着这个图案,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在他印象中,这个剑匣子既然是压制聂小倩的,助纣为虐,与宁采臣加害于聂小倩,那肯定不是什么东西。

  现在,这个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剑匣子,出现在他胸口。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竟然感觉这么良好,就好像有什么失去的东西重新回到他的身体一样。

  这个剑匣子,本该是属于他的。

  他完全不能解释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但……这种感觉是真的!

  这个剑匣子出现在他的胸口上,他终于能够清楚这个剑匣子的花纹装饰了。

  他终于知道为何会觉得这些花纹熟悉了,因为它们和兰若寺上装饰的花纹一模一样!

  这个剑匣子,是从兰若寺中出来的?又或者,这个剑匣子与兰若寺是同一个时代的、出自同一批刻画纹饰的人?

  不管怎么说,这个剑匣子与兰若寺肯定有着什么样的联系!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叶繁也不知道为何就变成了这样,他正想说些什么,忽然一个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这是一个书生,长相温文尔雅,他踏入房中的瞬间,却“噗”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下一刻,书生的面容变得扭曲起来,他死死地盯着叶繁,愤怒地喊道:“是你拿走了我的剑匣子?是你拿走了我的剑匣子!还给我!”

  他大叫着向叶繁扑过来,却被叶繁轻巧地躲开了。

  这个书生,就是宁采臣!

  从他出现那一刻起,让叶繁感到极其不舒服的阴冷和恶意便瞬间暴涨,它们全部化成了黑色的东西,汹涌着想将叶繁包围。

  在这样的漆黑中,叶繁却目光晶亮,他的目光穿透了这些黑暗,将隐匿在其中的东西可看得一清二楚。

  他看着口吐鲜血的宁采臣,冷冷地说道:“宁采臣,你不是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