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我娘有点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官蠹

我娘有点强 肥无腰 2039 2019.11.16 22:27

  胡叔和聂小倩下意识看向门口那里。

  那里什么都没有,小少爷在对谁说话?

  这个时候,叶繁再一次说话了:“怎么?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宁大人,宁从之大人?”

  “宁从之”三字一落,不管怪物样子的宁采臣,还是书生模样的宁采臣,神情顿时都变得惊恐起来。

  这两者都不可置信地看着叶繁,特别是那半边怪物,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珠子都瞪得快脱落了。

  他们的表情,都在说明了一个事情,那就是叶繁说对了!

  在那空无一人的门口,的确是有人或东西的,他或它就是宁从之。

  宁从之,这不是宁采臣的二伯吗?宁采臣的二伯,如今在京兆为官啊!

  聂小倩已经懵了,她跟随宁采臣下山之后,只见过宁从之两三次,但她经常听宁采臣说起宁从之,对其也不算陌生。

  宁采臣常说,宁从之怜惜他们孤儿寡母,一直都很照顾他们,对他们非常好。

  特别是在宁采臣考上举人之后,宁从之四处为他奔波劳走,如此宁采臣才能被授予官职。

  但小少爷说,那空空的门外,就站着宁从之!

  小少爷的语气,绝不是什么好语气,满是厌恶,似宁从之做下了万恶不赦的事。

  小少爷提到了官蠹,官蠹究竟是什么东西?就是宁采臣那半边怪物吗?

  可是,门外依然没有什么动静,并没有叶繁唤着的“宁从之”出现。

  叶繁还坦露着胸膛,他按了按胸口的剑匣子图案,笑道:“宁大人,你以为我在蒙你?宁大人,你我都心知肚明,宁采臣一个小小的七品官,怎么可能养出一个官蠹?“

  “真正的官蠹,是你才对,是也不是?”

  叶繁这么说之后,那空空的大门外终于出现了动静。

  仿佛空间猛地扭曲了一下,也就是眨眼之间,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怪物!

  那是怎样一个怪物啊!

  它的样子,和宁采臣那半边怪物非常相似,同样都是青面獠牙,指甲同样都又长又锋利。

  不同的是,宁采臣只是半边怪物,宁从之却是一个完整的怪物!

  如此一来,名为宁从之的怪物就有八只手臂,八臂上下挥动着,就像一只……奇形怪状的蜈蚣。

  这样联想着,叶繁突然觉得眼前可怖的怪物有了一丝喜感。

  但在其他的鬼和妖看来,感觉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他们感到非常畏惧,想不由自主地匍匐跪下来,想对这个怪物顶礼膜拜。

  这个怪物的身形并不如何高大,但他们却觉得它蕴藏着无穷力量,在它面前,他们觉得自己如同蝼蚁一样渺小。

  宁从之突然“哈哈”笑了起来,声音异常尖锐,让聂小倩忍不住捂住耳朵。

  只听得宁从之笑道:“小儿,没想到,你竟然知道官蠹,还知道这背后有本官的存在,本官真是小瞧你了。”

  宁从之的话,就是赤裸裸承认叶繁的话,在场的人妖鬼已经不知道该有什么表情了。

  特别是宁采臣,表情一言难尽,既畏惧又愕然。

  二伯,这个怪物竟然是一直对他十分关爱的二伯!

  “宁大人,你何止小瞧了我,你还小瞧了许多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宁采臣早已知道了吧?”

  “若不是这样,聂小倩怎么能回到兰若寺?”叶繁这样说道,看向了宁采臣。

  聂小倩和宁采臣闻言,俱都心神一震。

  聂小倩迷茫至极,喃喃脱口道:“小少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能回到兰若寺,不是宁采臣前去会友、仆从拿剑匣子去清洗,再加上七月十五中元节,她鬼力回复,所以才顺利离开宁家回到兰若寺。

  听小少爷的意思,明显是别有内情,怎么回事?!

  宁从之立刻就相信了叶繁的话语,他恶狠狠盯着宁采臣:“你早就知道了?”

  叶繁没有出言,相比起聂小倩和宁采臣的震惊,他的反应就太平静礼物。

  其实,早在聂小倩回到兰若寺的时候,他就觉得奇怪了。

  那个剑匣子既然那么厉害,一直压制着聂小倩,又怎么会让其顺利离开呢?

  他本就心存疑问,跟随聂小倩下山就处处谨慎,也在思忖着其中原因。

  剑匣子在他脑海中显出的画面,只是方便他猜测罢了。

  他不知道宁采臣是怎么发现不妥的,也不知道其对剑匣子做了什么,但他肯定,聂小倩回兰若寺求助必定有其从中推动。

  换句话说,宁采臣是希望兰若寺中有人来的。

  或许,是宁采臣发现自己成为了怪物,想他娘下山来帮助他吧。

  呵呵,宁采臣人那么差,想得还挺美的……

  纵然知道宁采臣变成这样是宁从之所害,他也没有半点同情。

  要知道,官蠹之所以能够官蠹,不管是内因还是外,必要的一点就是贪欲。

  宁采臣如果不贪,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倒是聂小倩,怔怔地看向宁采臣,心头复杂难言。

  宁采臣变成不人不鬼的怪物,是他二伯害的,那么他的种种行为,是不是有苦衷?

  想着这样的可能,聂小倩却不感到有什么欢喜的。

  不管宁采臣有什么样的苦衷,这两年多来她日日遭遇殴打,这个是事情;殴打她的人是宁采臣,这也是事实。

  她不会因为宁采臣的苦衷而忽视这些事实,更不会因为这些苦衷而原谅他。

  至多就是,得知他会变成这样是有原因的,只是略有一丝安慰罢了。

  这丝安慰,让她告诉自己,当初在兰若寺前救下宁采臣,不完全是个错误,跟着他下山,也不算是彻底失败。

  ——但她的确后悔不已。

  她时常在想着,若是当初听从夫人的劝告就好了,若是当初她没有跟着他下山就好了。

  幸好,现在还不算晚,虽然过了八年,但她以后还有无数个八年,她绝不会再辜负自己!

  至于向宁采臣讨回公道……宁采臣变成这副模样,她其实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意。

  如此,她其实已经算讨回公道了。

  只不过,她想着略有一丝安慰,但叶繁接下来的话语,却连这丝安慰都不会给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