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我娘有点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尘埃落定

我娘有点强 肥无腰 2058 2019.11.21 20:13

  就算宁采臣聂小倩不知道“杀虫剂”是什么东西,但也能想得到。

  顾名思义,太容易理解了。

  诞生于尸山血海之中、以官员贪欲为食的官蠹,最终竟然死于杀虫剂。

  叶繁只能摊摊手:他高中文理分科,学的就是化学呀!

  天然杀虫剂这些,度娘上不要太多。

  用信徒万千神鬼莫测的度娘来对付官蠹,其实官蠹死得也不冤。

  宁采臣苦涩地笑了笑,感觉有些怀疑人生。

  他的二伯将他变成了怪物,躲在背后暗搓搓地谋划着这一切,结果没两下就被灭掉了,还连累他也要死了……

  他的目光最终落到了聂小倩身上,目光几度变幻,最后竟然带了些温柔缱绻,不舍地说道:“小倩,爱妻……是我对不起你,你……你能原谅我吗?”

  聂小倩没有说话,但坚定地摇了摇头。

  宁采臣眼中的光芒渐渐暗淡了下去,他微仰头看着聂小倩,却又不全是在看她,仿佛在透过她怀念什么一样。

  “你不原谅我,我……也不怪你。当初……当初我是真的喜欢你的……我后来……我一直都喜欢你的。”宁采臣断断续续说道,嘴里淌出了鲜血。

  聂小倩还是没有说话,随即低下了头。

  是,你当初是喜欢我,后来却日日殴打我,我不要这样的喜欢。

  宁采臣眼神越来越暗了,手也无力地垂下,喃喃道:“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我……我好想回到八年前……去兰若……寺……见你……”

  聂小倩面无表情,依旧一言不发。

  是,她也想回到八年前,回到八年前戳穿自己双眼:叫你眼瞎,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人!

  真正的宁采臣,又贪心又懦弱又无能又暴戾……这样一个男人,她图他什么呢?

  是图他自幼失怙寄人篱下?还是图他拳头够大打人够痛?还是图他……

  好吧,或许她当初只是图他是个“人”罢了。

  谁想到了最后,他竟连个人都不是了。

  叶繁摸了摸鼻子,自觉地和胡叔站在了一旁,把主场让给宁采臣和聂小倩两个人。

  说起来,宁采臣和聂小倩在《聊斋志异》中是响当当的名字,他们的爱情,被无数次改编、歌颂,让人为之感动为之哭泣。

  谁料,个中真相竟然会是这样呢?

  在聂小倩的沉默中,宁采臣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面容至死都是意难平。

  为着他不能最终成为或剥离的官蠹?还是为着得不到聂小倩的原谅?

  叶繁也不得而知,但宁从之死了,宁采臣死了,他这样是为聂小倩讨回公道了吧?

  这个时候,聂小倩终于抬起头看向宁采臣,两行泪静静淌了下来。

  “……”叶繁想说些什么,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踮起脚尖,拍了拍聂小倩的肩膀,然后走出了门外。

  胡叔抚了抚美髯,也不知该说什么,匆匆跟上了叶繁。

  一切都平静下来了,一切也都结束了。

  聂小倩定定地看了宁采臣好几眼,眼泪慢慢干了。

  人鬼殊途,她如今终于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当他是人的时候,她拼命追随他而去;当她逐渐有了人的真意时,他却已经不是人了。

  她与宁采臣,始终都不是走在一条道上。

  事到如今,她也知道了,人鬼难分,有的鬼似人,有的人如鬼。

  或许,这就是她下山八年所得到的道理。

  如今,他已经死了,不知会不会像她一样变成鬼,但她不会理会了,她应该回到她该回的地方了。

  站在门外等候的叶繁,看着院中一片狼藉,皱起了小脸,心情并不轻松。

  宁家的事看似解决了,但底下的疑团并未解开,他还是有很多东西想不明白。

  旁的暂且不说,这首要的……他低头看了看,这个剑匣子怎么会跑到他胸口去了?

  这个剑匣子似乎有很大的威力,能克制着怪物,怪物却又无比想得到它。

  怎么有点像“唐僧肉”的感觉?

  叶繁觉得要弄清楚剑匣子的奥秘,就要找到燕赤霞才行,但燕赤霞已经云游四海了,去哪儿找他?

  一旁的胡叔忍不住急急问道:“小少爷,那宁从之都死了,难道还有帮凶?不怕,不怕!我已经传讯给夫人了,夫人很快就会来的!”

  被他这一打岔,叶繁倒是笑了:“胡叔,没有事了。官蠹十分难得,宁从之没有帮手了。你不用担心。”

  至于胡叔传讯给娘亲……虽然他不知道娘亲怎么想的,但她肯定不会来了。

  不然,也不会让他跟着聂小倩来到金陵了,娘亲应该有什么深意的。

  叶繁觉得自己的脑瓜子是敌不过他娘千年的精明的,便决定什么都不想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

  但胡叔还是抓心挠肝的,问出了最想知道的:“小少爷,您……您是怎么知道我是狐狸的?还有寺庙中的那些……”

  他明明掩饰得很好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叶繁心情更好了,他眼中都是笑意,小脸却故作严肃,这样道:“是娘亲告诉我的。”

  “哦……是夫人说的啊!”胡叔恍然大悟,又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就说嘛,他掩饰得很好,小少爷是不会发现的,原来是夫人说出来的。

  可是,就是夫人让他们要好好掩饰的啊……胡叔不禁迷惑了。

  叶繁侧过身子,笑得眉眼都弯了。

  不都说狐狸精有七窍玲珑心,既魅又精,骗死人不偿命那种吗?但他身边的胡叔,实在太二了点。

  不,其实也不止胡叔,兰若寺中其他妖精鬼怪也差不多。

  想来,是兰若寺与世隔绝,又或是娘亲将它们保护得很好。

  幸福的人才能二呀。

  但这对它们是好还是不好呢?万一娘亲出了什么事,兰若寺有了什么变故,它们又该怎么办?

  恰在这时,聂小倩走了出来,朝叶繁福了福身子,她眼眶红红的,但脸容还算平静。

  刚高考完就穿越过来,然后一直在学习的童子鸡叶繁,现在还不是很了解男女之间的爱情,他挠挠头,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

  于是,他只能看着聂小倩,发出了那句灵魂拷问:“那……现在去吃什么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